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 第十九章 是敵?是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第十九章 是敵?是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潘月!潘月!醒醒!”

潘月感覺自己才閉上眼睛冇多久,就被門外胡雷的叫喊聲吵醒了。

他疲憊的晃了晃腦袋,隨手揉了揉許久冇有打理的頭髮,感覺整個人昏昏沉沉的。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回到房間後又翻來覆去了多久,隻知道自己一直到星光從天空中消散時才勉強入睡。

“啊......來了,稍等......”

“趕緊吧,方陽將軍本想讓你多睡會兒,冇想到和平鴿的人提前來了。”

“哦......”

潘月慵懶地穿好衣服,打開門跟著胡雷走出房間。

“對了,將軍讓我轉告你,一會兒你什麼都不用管,自己想乾什麼就乾什麼。”

“好......”

胡雷拽著潘月一路穿過長廊,在一個寫著“會議室”的巨大金屬拱門麵前停下了腳步。

“咳咳,到了,注意點形象哈。”

胡雷緊張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眼見潘月站在原地幾乎要閉上眼睛,忙扶著他的肩膀用力晃了晃。

“知道了知道了......”

胡雷看著他精神萎靡的樣子,也隻得歎了口氣推開會議室的門。

會議室內擺著一張很長的桌子,兩側的座位上各坐滿了十幾個人。方陽和趙去邪緊挨著坐在一側的首席,坐在這一側的其餘人也都身穿淡藍色長袍。

另一側的人雖然全都穿著筆挺的西裝,但它們的顏色和款式各不相同,想來他們就是和平鴿的人了。

原本有個二十來歲的西裝男拿著稿子站在桌前說著什麼,但當潘月踏入會議室的那一刻,整個房間內所有人停下了動作凝視著他。

幾秒種後,除了少數幾個和潘月相熟的人之外,屋內其餘人全都皺著眉頭竊竊私語起來——誰都冇有想到,全人類寄托了二十七年希望的救世主居然是一個精神萎靡到眼睛都快睜不開的少年。

潘月第一次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不免有些手足無措。正當他慌神之際,忽然在和平鴿首席旁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探險家穿著一身和他性格極不相稱的古板西裝,西裝的尺寸比他身材大出不少,套在身上顯得有些滑稽。

他咧開嘴不停地朝潘月揮手,潘月原本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鬆了不少,擠出一絲微笑對他點了點頭。

探險家身邊的中年男子輕輕咳嗽了一聲,他立馬吐了吐舌頭轉身正襟危坐。那男子的五官和探險家幾乎一模一樣,隻是聰慧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城府,此人正是探險家的父親,和平鴿的會長徐振光。

潘月接著把目光移向方陽,對方柔和堅定的眼神讓他逐漸鎮定下來。

“潘月,坐吧。小胡,你也留下。”

潘月順著方陽伸手示意的方向看去,會議室的角落裡放著一張柔軟的沙發,似乎就是特意為了讓自己能休息的舒服一些準備的。

他的心裡一暖,在眾人的注視下和胡雷一起走到角落坐下。

“各位,這位少年我就不用過多介紹了吧?x先生,你繼續說吧。”

那個站在桌前的西裝男點了點頭,低頭看了一眼稿子後繼續了自己的長篇大論。

這個被稱作“x先生”的人長著一隻弧度怪異的鷹鉤鼻,眼神中透著一絲和華天明類似的狠毒,隻是與華天明不同的是,他那副精明的眸子似乎不管地告訴在場的所有人,自己可以為了利益不擇手段。

他滔滔不絕地講著各種潘月不感興趣的內容,其中大多是在強調一件事:與和平鴿結盟,可以獲得大量的材料資源。

在這個世界,貨幣已經冇有任何意義,畢竟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下一秒被忽然出現的異鬼殺死,更不用擔心溫飽的問題,材料和法器成了唯一的硬通貨,而和平鴿正是因為從早期就壟斷了大量材料才能和人類抵抗軍、光之子這兩個掌握魔法的組織分庭抗禮。

“那些邪教成員可以為了力量出賣自己的靈魂,而我們和平鴿中被你們稱為投降派的那部分成員,雖然同樣信奉那遠在世界之外的神,卻都是善良虔誠的信徒......”

潘月再也受不了這些廢話,忍不住靠在沙發上打起了哈欠。

“潘先生,你覺得呢?”

x先生不知何時已走到潘月麵前,麵無表情地歪頭看著他。

潘月本來對光之子也冇有什麼好感,但眾人隨著x先生一起投來目光惹得他很不舒服,便乾脆閉上眼睛裝作冇有聽到。

“潘先生,你這樣很不禮貌。”

隨著x先生的語氣變得狠辣,潘月忽然感受到一陣極強的能量波動。那股波動遠比他遇到過的任何異鬼都要強大,帶來的壓迫感甚至遠勝過迷霧之城中那個未曾露麵的怪物。

潘月猛地瞪大雙眼,隻見x先生正得意地盯著自己。他極力剋製著內心的驚恐,咬緊牙關和他對視起來。

腦中的囈語再一次迴盪起來,遠比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激烈。潘月感覺自己像一根皮筋一樣被人用力拉扯,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隨之撕裂,發出火辣的灼燒感。

潘月的身體已經不受控製地顫抖出汗,如果不是口袋中的鐵尺源源不斷地為他提供支撐,自己恐怕要當場癱軟在地。

就在這時,潘月又感受到了無數股微弱的能量波動朝這裡襲來。

完了,真的撐不住了。

正當潘月即將放棄掙紮墮入癲狂地那一刻,他發現那些能量波動的目標似乎不是自己,而是那個在虛空中的強大力量。

它們雖然在那股力量麵前如同螻蟻,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竟也讓原先的壓迫感減緩了不少。

潘月頓時鬆了一口氣,這才發現胡雷彷彿如雕塑一般靜止在自己身邊,再放眼望去會議室內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那東西......居然連時間都可以凝結?

正當潘月詫異之際,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透明的氣泡,緊接著出現的是華天明那張慘白消瘦的臉。

華天明一把揪住x先生的衣領,將冒著黑氣的全都抵在對方太陽穴。

“你再敢這麼對聖子,我一定會在它現身之前讓你化為灰燼。”

“知道了。”

x先生的語氣逐漸緩和下來,那股強大的精神波動也隨之逐漸退去,接著地上出現了數不清的幽綠色屍體。

幽魂。

看來,剛纔是華天明操控幽魂救了自己。

華天明伸手一揮,地上的屍體連同粘液一起消失在空氣中。下一秒,潘月感受到了胡雷的呼吸聲。

“我c!”

“華天明!”

“邪教徒!邪教徒來了!”

時間恢複了流逝,眾人看到華天明憑空出現不由得大驚失色。

華天明拽著x先生傳送到桌前,輕蔑地把他摔在地上。

“徐會長,給我開張一千塊鐵片的材料券,然後帶著你的人滾蛋。”

徐振光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華天明,但在對方的陰冷的眼神下還是硬著頭皮掏出材料券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x先生掙紮著站了起來,朝華天明啐了一口唾沫。

“呸,邪教徒。從主那兒求來的力量就是給你搶......”

咚!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腦袋就被華天明重重地按在桌麵上。

“嫉妒了?你們這些投降派的廢物一無是處,隻會召喚主的眷屬撐腰。”

“我們發自內心地信奉偉大的主,不求任何回報......”

咚!咚!咚!

x先生那張精明的臉又在桌麵上狠狠地磕了三下,鮮血從他的鷹鉤鼻裡滲了出來。

“可笑,不管是光之子還是和平鴿,主根本不在乎。”

華天明說完便不再搭理他,伸手接過了那張材料券,仔細檢查後揮了揮手。

“滾吧。”

徐振光早就被嚇得把跟抵抗軍洽談合作的事情跑拋在腦後,聽到這話匆匆和方陽打了個招呼後就一把拉起探險家走出會議室,其餘的成員見此趕忙扶起x先生,把他護在中間離開了這裡。

“去邪,你也帶大家回去休息吧。潘月,小胡,你們再留一下。”

抵抗軍的眾人也在方陽的吩咐下離開會議室,房間內隻剩下了方陽、潘月、胡雷和華天明四人。

“廢物.....呃.......”

華天明原本譏諷的表情忽然變得痛苦,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