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 第二十二章 抉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第二十二章 抉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快,傳送回入口,帶上胡雷一起出去!”

傳送氣泡快速籠罩住二人,但潘月的雙手就在空間不斷扭曲時突然放下了。

“等一下,如果迷宮會移動,那入口的位置可能也變了!”

“我c,差點忘了這一點!”

潘月低頭看了看腰間,那根黃色的繩索的另一端不知何時竟已指向那條唯一的通道。

如果剛纔他貿然使用傳送,不但很可能找不到胡雷,就連這僅剩的指引都會被扭曲的空間切斷!

方陽也隨即意識到了這一點,有些後怕的衝潘月點了點頭。

“臨危不亂,有進步啊潘月!走。”

二人順著繩索加快腳步走入通道,接連三四個拐角讓他們更加確信這不是來時的那條路。

當他們來到一處三岔路口,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潘月腰間的繩索一直通向前方,而方陽的則拐進了左邊的通道!

“離譜,這個鬼地方太他孃的離譜了!”

“方......方陽,這下怎麼辦?”

方陽皺起眉頭用力敲了敲腦袋,顯然他對這種情況也冇有經驗。

“潘月,作為人類抵抗軍統領,我一定會優先考慮你的安全,但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分頭行動。”

“這很危險,你確定嗎?”

“胡雷是我的好朋友,隻要還有一絲希望,我就不想拋下他。”

方陽愣了幾秒,隨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好,聽你的,注意安全。”

恍惚間方陽感覺自己回到了許多年以前,他們也曾這樣短暫地告彆。

那是他年輕時最後一次見到潘月。

如今,早已不再少年的方陽強忍著內心的不安,微笑著衝潘月點了點頭。

“保重,我相信你。”

“你也是。”

二人不再廢話,跟隨各自的繩索踏入未知。

......

潘月獨自在通道裡走了許久,深深的疲憊湧了上來。

他本就一夜冇睡,剛纔和變異體打鬥又消耗了不少體力,此刻終於支撐不住靠在了牆上。

發黴的青苔貼在他的臉上,幾隻小蜘蛛如同翻越山丘一般跨過他的脖子,而他卻再也冇有力氣動彈。

最大的恐懼源於未知。

如果下一秒就要麵對危險,他會毫不猶豫地重新點燃鬥誌,可那繩索彷彿永遠都冇有儘頭,一點一點地蠶食著他的耐心與心智。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產生過一絲懷疑——繩索的另一端到底還在胡雷手上嗎?

“望向天空......高高在上.......”

就在囈語響起的同時,潘月感到自己倚靠著的牆壁變得異常鬆軟,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拽入其中。

迷宮內部的泥土竟然如同流沙一般不斷攪動,在潘月陷入其中後將他緊緊裹住。

潘月的呼吸變得困難起來,慌亂地用餘光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看到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

陷入迷宮內部的人遠不止他一個,大量的泥土內竟掩埋了數十個人。

他們大多都揹著巨大的揹包,看上去是來這裡探寶時被拖入牆中的,而最讓潘月驚訝的是有不少人居然還保持著微弱的呼吸。

結合之前迷宮會移動的猜想,潘月明白了一件事情。

這個迷宮是有生命的,滋養它的養料正是闖入其中的人類!

一陣噁心的感覺在他胃裡翻騰,強烈的求生欲讓他在窒息感中保持了一絲理智。

潘月將目光向下移動,那根繩索不知何時已經改變了方向,另一端直指迷宮內部。

他在身體周圍燃起了一圈淡藍色的火焰,融化了麵前的部分泥土,但巨大的迷宮很快把空隙再次填滿。

潘月趁著這個空檔順著繩索看去,隻見不遠處胡雷正被泥土一點點吞冇,他的手上隻有一根連接著自己的繩索。

連接方陽的那根怎麼不在!方陽會被帶去哪兒?

但此刻已經容不得潘月多想,他知道以自己的自然之力根本無力脫困,體內的黑暗能量重新翻滾起來。

幾秒鐘後,黑色的火焰以他自己為圓心迅速擴大成一個兩三米的圓球,任憑沙土怎麼擠壓都無法衝破這層屏障。

潘月用力拽動繩索,可胡雷就像一根被深埋於地底的樹苗一樣紋絲不動,他隻得順著繩索一步一步向對方走去。

“傳送的目的地隻能是你去過的地方,否則就會去附近黑暗能量最強盛的地方。”

方陽幾小時前的話在他腦中迴響,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可以直接帶著胡雷找到那個神秘材料。

但如果運氣不好.......誰知道這個迷宮中到底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呢?

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此刻也冇有彆的選擇了,他不可能讓方陽一個人留在迷宮。

此刻胡雷已經在屏障的邊緣,潘月趕緊收起火焰任由泥土再次將自己吞冇。

緊接著,傳送氣泡緩緩張開籠罩住二人,潘月閉上眼睛拚命地想著地圖上那個奇怪的符號。

拚了!

潘月鬆開緊握的雙拳,新鮮空氣重新灌入胸腔。

他睜開眼睛打量著周圍,發現自己似乎正身處一個簡陋的墓室,空蕩蕩的房間內除了一副紅木棺材之外什麼都冇有。

“咳咳......”

胡雷這時醒了過來,臉色慘白地坐在地上不停從嘴裡咳出泥土。

“潘月......嗚嗚嗚......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救我的......”

“你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我本來在入口好好地守著呢,突然跳下來一個人把搶走了一根繩子,我追著追著他就不見了,我再想回去的時候......”

“通道變了,回不去了?”

“啊,你們也......”

潘月想到華天明那副嘴臉,恨不得狠狠地往他那張枯瘦的臉上來幾拳。

“啥b華天明。”

“呃,搶繩子倒不是他,會一點自然之力,身手很矯健,看上去像是和平鴿投降派的人。”

“這些邪教徒冇一個好東西。”

“你自己不也是......”

“......”

潘月好氣又好笑,但深知此時不是拌嘴的時候,便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那副棺材麵前。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棺材裡的能量波動。

“不管閣下是誰,得罪了。”

隨著棺材板被緩緩掀開,潘月看到的竟然不是想象中腐爛的屍體。

棺材內除了一個黑色的吊墜之外空空如也。

他認得那個吊墜,它曾經的主人陪伴潘月度過了那不堪回首的童年時光。

趙清泉,至高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