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 第三十一章 祂不在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第三十一章 祂不在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無儘的黑暗吞噬了潘月眼前的景象,在散落周圍的寥寥星光中,他又看見了那隻曾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巨大眼睛。

不止是眼睛。

這一次,潘月窺見了祂的全貌。

祂有著數不清的眼睛、耳朵和嘴,而那顆巨大的恐懼之眼僅僅隻是其中一個用來觀察這個世界的工具。

潘月漂浮在虛空中觀察著祂,漸漸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祂似乎來自更高的維度,因為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祂的形態。

隨著觀察角度的偏移,那些器官的排列不斷髮生著難以理解的變化,潘月嘗試著盯住一張紅得異常顯眼的嘴唇,可下一秒它就如同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了遙遠的另一端。

而祂的中心則是一個穩定的球狀流體,它透著深邃的漆黑,但顏色的深度遠超任何人的想象,就連那遍佈整個空間的黑暗虛空都被一點一點地吸入其中。

潘月的身體不受控製的向祂飄去,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他感覺自己正在一點點的被巨大的引力撕裂......

深淵之外。

對於其他人來說,潘月僅僅在一瞬間就發出了劇烈的顫抖,身體像是被怪力撕扯一般用力向外延伸,暴起的青筋遍佈了每一個角落。

華天明和探險家見狀立刻同時出手,冰霜沿著地麵爬到x先生的身上快速蔓延,無數黑煙直撲那雙來自虛空的眼睛。

“湮!滅!”

撒無再一次發出深沉的咆哮,整個房間瞬間被它強大的能量場所籠罩,幾人周圍的空間向被一隻巨手攥住一般扭曲著向內坍縮,所有人的骨骼被擠壓著發出怪異的聲響。

好在潘月趁著它分心的空檔從虛空回到了現實,劇烈的疼痛感讓他在恢複意識的一瞬間迸發出巨大的能量,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屏障將空間撐開了一些。

“撐住......再撐一會兒就可以了......”

華天明的臉上此時竟然露出了一絲狡詐的笑容,一邊鼓勵眾人一邊和探險家一起阻擋撒無的視線,而白龍和猴子也終於從驚恐中回過神來,幫助潘月一起阻止空間的坍縮。

幾個人就這麼和撒無僵持了片刻,探險家的體力率先透支,原本凝結在撒無身上的冰霜開始消融。

掙脫了一部分的撒無抖了抖身上的碎屑,並在一起加大了擠壓空間的力度,白龍和猴子頓時口吐鮮血倒在地上。

轉眼間,房間內就隻剩下了潘月和華天明還在苦苦支撐,空間在能量場中被不斷擠壓, 潘月獨自一人拚勁全力也隻能讓這個趨勢稍微減緩一些。

在這生死關頭,潘月再一次感受到了命運的捉弄——他從來冇想過,有一天會和自己最痛恨的人並肩作戰。

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光球在房間內閃過,三個熟悉的身影讓他精神一振。

那個趁亂溜走的祭司居然帶著方陽和胡雷來了!

方陽顯然對此已經有所準備,雙臂一振後一股勁風向外呼嘯而去,驅散了三人周圍的能量場,胡雷和祭司則趁著這個空隙衝向撒無,各自手中一黃一黑兩條繩索捆住了它的胳膊。

原本已經趴在地上的探險家此刻也受到了鼓舞,用儘全力迸發出的能量竟然讓房間內下起了冰雹,隨著風向猛烈地砸向撒無。

撒無在眾人的圍攻下終於再也無力凝聚能量場,隨著方陽的自然之力擴散到整個房間,原本扭曲的空間被一點點地撫平,原本快要被碾碎的五個人如釋重負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聖子,神器!”

潘月在華天明的提醒下從口袋中拿出閃耀著聖潔光芒的鐵尺,快步衝到撒無麵前。

“有趣,人類。”

就在鐵尺即將刺入它胸口的一瞬間,撒無帶著x先生的軀體消失了。

沉默。

剛經曆了這次生死一線的惡鬥,潘月縱使再想報仇也無心提起。

他努力讓自己不去回想剛纔那無儘虛空中的撕裂感,強打起精神看向華天明。

“它跑了?”

“跑了。”

“你費勁周折把它引過來,然後就這麼個結果?”

“嗬嗬,把它引過來就夠了。”

華天明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什麼意......”

潘月話音未落,忽然有幾十個黑衣信徒傳送到了房間內。

“大主教,我們得手了。”

“辛苦了,你們下去休息吧。”

為首的男子朝著華天明行了個禮,將一個麻袋重重地摔在地上後就帶著其餘的人離開了。

“聖子,這纔是我真正的目的。”

華天明說著朝麻袋踢了一腳,裡麵竟然滾出了一具屍體。

喪鐘的屍體。

那張令人作嘔的臉上沾滿了鮮血,看上去比原先更為滲人,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數十個傷口。

“要不是撒無一直護著這個老東西,我早就把他宰了。”

原來這纔是華天明的計劃!

還冇等潘月開口,探險家就已經怒吼著衝到了華天明麵前。

“你們襲擊了和平鴿總部?徐振光怎麼樣了?”

“你放心吧,我這次特意交代他們不要對徐會長動手。我本來就隻針對投降派的人,你又是聖子的朋友,我自然不會為徐會長。”

“......”

眼見探險家鬆了口氣,華天明又看向了潘月。

“聖子,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你,我,方陽,現在世上能量最強大的三個人類。包括我們在內的八個人才勉強打退撒無,你還急著殺我麼?”

“.......”

“這還僅僅是被撒無附身的人類,它的本體比這強成百上千倍。況且至高之人留給你的吊墜隻能吸收自然之力,你有把握戰勝我麼?”

“......”

潘月被他說得啞口無言,把目光轉向了方陽。

“做你覺得正確的事情。不管你怎麼選擇,我都會站在你這邊。”

“好吧.....但至高之人的事情我是不會忘記的。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和你做個了結。”

“冇問題,聖子。”

潘月深吸一口氣,提出了一個困惑許久的問題。

“光之子和投降派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互相仇視?”

“投降派隻想取悅吾主,以求審判之日來臨時可以苟活。而我們,想和主談判。”

“談判?你就不怕邪神生氣?”

“主不在乎。不管是祂還是祂的眷屬,都隻能感受到我們的情緒,並不能理解我們具體在做什麼——你能理解螞蟻的行為嗎?”

這時,潘月彷彿明白了什麼。

他為自己的猜想感到憤怒,那種生命被漠視帶來的怒火甚至遠超自己目睹趙清泉的死亡。

“整個世界被光圈籠罩......生靈塗炭.....麵目全非......難道隻是因為......”

“冇錯,祂隻是喜歡感受我們的痛苦,僅此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