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 第八章 下墜......下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當猩紅籠罩大地,他竟成了救世主! 第八章 下墜......下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猴子和白龍知道潘月的身份後立刻惶恐地撲到地上向他跪拜,想到自己先前傲慢的言語不由得冷汗直流。

雖然在潘月的極力解釋下他們終於相信聖子不會降罪於自己,但三人的相處明顯多了一份拘謹。

潘月簡單問了一些光之子的情況,二人低著頭唯唯諾諾如實回答,那模樣讓他感覺自己像是領導來基層視察工作。

“我可以去聖壇裡麵看看麼?”

據二人所說,“至高之人”二十多年前正是在這座山上創立了光之子,這裡供奉著的是他當初留下的聖物。

這個要求讓猴子有些為難,他緊張地撓了撓頭,耷拉著腦袋不敢直視潘月。

“額......上麵命我們在此看守是為了防止外人私自闖入,可聖子您......”

白龍心中倒是有了主意,連忙伸手捂住猴子的嘴。

“聖子,我們去附近巡視一下,您好好休息。”

說罷,他偷偷衝潘月眨了眨眼,俊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微笑。

“......”

潘月原以為光之子是個十惡不赦的邪教,如今看來這些信徒倒也不全是怪人。他啼笑皆非地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緩緩地走入了聖壇,此時天空中那駭人的血紅色黯淡了一些,這個世界的人正是以此區分白天和夜晚。

晚風吹拂搖曳的火把,潘月在聖壇中的倒影也隨之扭動,他一步步走上台階,隻見圓壇的中央豎立這一塊高大的石碑。

這塊石碑的表麵佈滿了深深的、不規律的劃痕,在那一道道劃痕的間隙下麵隱約可以看見一些連貫的線條,看上去像是有人刻意將一些重要的文字抹去,潘月仔細地觀摩著它,心中莫名地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終於,他在靠近石碑邊緣的地方看到了幾個被忽略的完整文字。

潘月愣住了,隨即快速倒退了幾步,瞪大眼睛驚恐地盯著石碑。

“仁慈的......賜福......死後。”

這是石碑上僅剩幾個能依稀辨認出的文字。

潘月大口喘著粗氣從揹包中拿出趙叔叔的手稿,搖著頭喃喃自語。

“不......趙叔叔......我.......”

不光是石碑上的文字,“至高之人”的筆跡也和趙叔叔一模一樣。

潘月將那張手稿緊緊攥在手中,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石碑的另一麵。

“趙清泉,楊柔,1991年7月23日。”

石碑的另一麵完好無損,上麵的字跡清秀儒雅。

這是趙叔叔和楊阿姨的名字,二人的名字中間還刻著一個愛心。

潘月終於明白了地圖上那個標記的含義——他曾聽趙叔叔提過,這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

讓潘月感到驚恐的不僅僅是趙叔叔可能就是創立光之子的“至高之人”,還有不久前猴子在閒聊時提到的一句話。

“凡人加入光之子的方法就是對著光之子信徒親手寫的禱文吟誦一遍。”

潘月清楚地記得自己在湖光村外對著手稿唸了一遍禱文。

他遲疑著緩緩仰起頭,那暗紅色的背景下,隻有光之子信徒才能看到的群星正靜靜地凝視著他。

從這一刻起,潘月在往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敢再看向天空。

他的腦袋“嗡”地一聲炸開,整個人失去支撐般跌坐在地上,雙手無力地垂在腳邊。

潘月,這個被人類抵抗軍看作救世主的少年,竟真的成了光之子的聖子。

他的身體周圍不受控製地冒出火焰,最初是自然之力生成的淡藍色,很快被另一股黑色的火光籠罩。

那來邪惡的、來自地獄的火焰勢頭比淡藍色的火焰凶猛許多,迅速將潘月整個人包裹起來,雙肩包和數不清的手稿在火光中化為灰燼,包括那將他帶入地獄的禱文。

當潘月清醒過來的時候,麵前隻剩下了那塊石碑。它就在那裡巍然不動,彷彿在對潘月發出無聲的嘲笑。

忽然間,潘月的手邊觸碰到一個冰涼的物體,低頭一看竟是一把細長的鐵尺。

“楊秀。”

尺上的刻度早已被歲月磨平,唯有這兩個娟秀的字清晰可見,估計是恨早以前就放在揹包裡的。

“嗬嗬.......楊阿姨,你可彆也給我留下什麼小驚喜......”

潘月苦笑著搖了搖頭,猶豫片刻後還是將那把鐵尺放入口袋貼身帶著,隨後緩緩起身攥緊雙拳,黑魔法無師自通的湧入他的體內,能量場將他周圍的空間扭曲成一個氣泡。

下一秒,他把自己傳送到了山下。

他不敢再麵對猴子和白龍,發瘋一般向湖光村跑去。

死池。

他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和深淵中那個整日在他耳邊呢喃的怪物同歸於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潘月歇斯底裡地笑著,彷彿想將一腔怒火傾瀉到那個帶來災難的邪神身上。

忽然,一陣怪異的感覺讓他停下了腳步和笑聲——危險的預兆。

黑魔法讓潘月的感知能力大幅提升,他雖然看不見實體,但能清楚地感受到一隻異界魔向自己飛來。

這裡離湖光村還有一段距離,顯然它不是來自死池,隻是被那癲狂的笑聲吸引而來。

緊接著,潘月感到了一陣精神波動,那是異界魔想要徹底摧毀他的心智。他腳下的土地忽然變得異常鬆軟,最後化為了一灘流沙。

潘月深陷其中,拚命地想要掙紮卻無濟於事。

下墜......下墜......

隨著流沙漸漸冇過他的脖子,密密麻麻的爬蟲從流沙中鑽出。

下墜.....下墜......

它們飛快地鑽進潘月的耳朵、嘴巴、眼睛......劇烈的刺痛反覆折磨著他的神經。

下墜......下墜......

流沙冇過了潘月的頭頂,他感覺自己的呼吸幾乎要停止了,身體不受控製地穿透底麵下無儘的黑暗下墜。

那是深邃的、一望無際的黑暗和寂靜。

忽然,無數隻黃白相間的眼睛出現在黑暗中,那些眼睛又細又窄,瞳孔向上拉伸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長度——絕不是人類的眼睛。

隨著那些眼睛眼睛的靠近,潘月看到了那個怪物的臉。

它散發著紫色的光芒,皮膚粗糙得像是經過了幾萬年的洗禮。

潘月的大腦已經停止運轉,冇有恐懼也冇有癲狂,隻是神經像是一根緊繃的皮筋被拉扯到了極限,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斷裂了。

下墜......下墜......

就在潘月彷彿快要被那可怕的怪物吞噬的時候,口袋裡那把鐵尺冰涼的觸感喚醒了腿上的一部分知覺。

楊阿姨的鐵尺。

記憶中楊阿姨和趙叔叔柔和的微笑取代了眼前的夢魘,緊接著耳畔傳來方陽沉穩的聲音。

“彆怕。”

鐵尺散發出純白色的光芒,一股暖流順著它流向潘月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喚醒了他的整個身體。

爬蟲消失了,它根本就不存在。

黑暗也逐漸退散,雙腳重新感受到了踩在大地上的踏實,光芒重回潘月的雙眼,此刻除了憤怒之外多了一份堅定,嘴裡蹦出對那怪物的譏笑。

“你的幻象太弱了,現實遠比它可怕得多。”

自然之力和黑魔法在他體內交融,一股充沛的能量充滿全身。他從口袋中拿出鐵尺緊緊握在手上,第三種能量也隨之湧入。

法器的靈力。

藍黑相間的火焰和白色的聖光彙聚到潘月的手上,巨大的能量波直衝那虛無的異鬼。

“我,潘月,人類的救世主和光之聖子,還會怕你?”

隨著潘月的怒喝,潘月感受到了異界魔痛苦地嘶鳴,它帶來的精神波動越來越微弱直至完全消失。

啪。

死去的異界魔現出實體,軟弱無力地摔落在地上,那詭異的幻象背後不過是一隻長得酷似貓頭鷹的怪物,區別隻是它的羽毛是紫色的。

“高等異鬼,不過如此。”

經過這一戰潘月終於冷靜了下來,比起貿然去死池麵對未知的事物,他還有更重要的使命。

短短一天時間內遭遇這麼多變故,潘月不由得感到身心俱疲,他用鐵尺在四周劃出一個純白色的結界後就在原地沉沉睡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