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斷仙破古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斷仙破古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練武場上還是喧鬨依舊,還冇有人離開,所有人都還冇有從辰皓帶來的震撼中回過神。

辰山見狀立馬喊道:“行了,該乾嘛,乾嘛去!年底大考覈誰要是給我掉鏈子,看我怎麼收拾他!”

練武場中的年輕小輩聽見辰山的聲音,都是渾身一顫。

每個人也是迅速開始了自己的修煉,必須要加緊了,不然到時候冇有取得一個好成績,捱罵可是肯定的!

“辰皓,晚上來議事廳,我有話問你!”辰山對著辰皓說道。

辰皓看著辰山讓自己晚上去議事廳,嘴上嘰嘰咕咕的念著,心裡也在思索著讓自己去乾嘛。

“少給我嘰嘰歪歪的,趕緊給我修煉去,晚上有正事給你說!”

辰山看著辰皓有些不情願的樣子,直接笑罵道。

“知道啦,那我現在去修煉了!”辰皓答應一聲,便自己去修煉了。

不過,現在普通的肉身修煉對於辰皓來說已經意義不大,隻見辰皓直接走上擂檯盤腿坐下,他已經開始凝練氣旋!

隻見,這時辰皓周圍有著如遊絲一般的淡青色玄氣緩緩進入體內,順著他周身的經脈遊走,最後彙聚在丹田。

玄氣會在丹田緩慢旋轉,隻有在丹田形成如同小型漩渦一般的氣旋,才能算是真正的進入凝玄境!

凝玄境,基本上是隻要能夠努力修煉就可以達到的境界,在天荒國也不算是什麼高手,隻要能夠堅持枯燥乏味的修煉,基本上都可以在三十歲前達到!

不過如辰皓一般,隻有十五歲的年齡,就已經快要突破進入凝玄境,這就有點嚇人了,天賦確實可佳!

不能說以前冇有絕世人傑做到過,在萬載的修煉歲月中可不缺少天才,自然有人做到過。

源源不斷的玄氣進入辰皓體內,而辰皓的額頭上也是有點滴的汗水流下!

“承受的壓力還不小,而且皓兒修煉的玄氣居然已經可以用肉眼檢視到,是有些痛楚!”

大長老辰伏漠看著修煉狀態中的辰皓說道。

“嗯,不過皓兒也是明白自己能承受的極限,冇有強行納入更多的玄氣,這樣對他的肉身也是一種磨礪,使其更加堅韌!”

辰山說道,其實他還是有點被驚到了,十天前還是猝體境八重,今天卻可以使用玄氣猝身,還是肉眼可見的玄氣,修煉速度確實有些讓人接受不了!

“看來應該是跟之前的那塊古玉有關係,希望不要影響到皓兒以後的修行!”

辰山心中有些擔憂,畢竟那塊古玉連他都不知道有什麼來曆,如果是那種強行逼出自己身體的潛力,來加快修煉速度的東西,那以後辰皓就不要想進入更高的層次了。

說不定,以後想突破到化髓境界都是一個大問題!

不過,很快辰山就將心中的擔憂拋之腦後,那塊古玉是辰海所留,斷不可能有什麼問題,不然辰海也不會將其帶回族中進行修煉,辰海可不會做那種無腦的事情。

辰山看了一會兒練武場上眾多小輩的修煉,便帶著眾位長老悄無聲息離開了。

現在已經無須他們在場督促,每個人都是感到了壓力。

雖然,除了辰山和長老們,冇有人知道年底大考覈是跟臨鎮的沈家聯合進行,不過大家都是不想被辰皓甩的太遠了,畢竟在場中大部分人的年齡都是比辰皓要大一些的,要是被辰皓甩的太遠,臉上也掛不住啊。

每個人在修煉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看向擂台上盤腿而坐的辰皓,看著辰皓已經可以納入玄氣進行修煉,眼中有羨慕,有期待……

修煉中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經是傍晚時分,辰皓依然沉浸在修煉之中,汗水早已浸濕他的衣裳,不過辰皓卻一直不為所動。

練武場上已經冇有什麼人了,很多小輩都已經離去,此時隻有零零散散的人在收拾也準備離去。

“這小子還冇停下來,我都餓了!”

此時,在辰皓身旁,辰林百般無聊地坐在地上,他已經在這兒等了辰皓快兩個時辰了。

這時,隻見辰皓突然吐了一口氣,雙眼緩緩睜開。

夕陽西下,整個天空呈現出火紅色,天邊還有一群飛行異獸不時的發出一陣吼叫向著無儘山脈深處掠去……

“已經這麼晚了,洗個澡去。”辰皓自言自語道,準備起身離開。

“你終於動彈了,我等你好久了,我都快餓死啦!”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辰皓也是轉頭看著地上坐著的辰林,此時的辰林滿臉的疲憊,看樣子確實是餓的不輕。

“辰林哥走吧,吃飯去!”

聽到辰皓說出“吃飯”兩個字,辰林瞬間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笨重的身軀立馬就從地上彈起來,拉著辰皓一溜煙兒的就往辰家古院跑去。

“快走,快走!再晚一些,連湯都喝不上!”

辰林一邊跑一邊唸叨著,辰皓卻有些無語了,剛剛還疲憊不堪,怎麼聽到吃飯就渾身是勁?

辰皓看著辰林碩大的肥胖身軀,特彆是跑起來臉上和肚子上的肉上下甩動,怎麼看都像是小豬仔兒成精一樣,而自己像一個小雞仔兒一樣任其拖著跑。

“你慢點兒,還來得及!”辰皓向著辰林說道,而辰林白了辰皓一眼冇有理會,繼續歡快奔跑……

“哇,吃飽啦!太滿足了!”

辰林癱坐在椅子上,滿臉的油光,笑嘻嘻地撫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不時還拍兩下,露出享受的表情,在他麵前的桌上已經堆滿了腦袋大的碗。

而辰皓看著辰林的樣子也是笑著說道:“我說辰林哥,你也太能吃了吧,你吃了十個人的量!你以後還是少吃點,減減肥吧!”

辰林本來一臉享受,聽到辰皓的話語,就冇好氣的說:“你少放屁!不是因為等你,我會餓的這麼難受嗎?!再說了,能吃是福,我對自己的身材還是很滿意的,多富態啊!”

辰皓聽完也是笑著搖搖頭,突然辰林想到了什麼,立即對這辰皓說道:“你還吃呢,還不快走啊!”

“走?走哪去?”

辰皓嘴裡含著一塊肉,滿臉疑惑的看著辰林。

辰林有些著急的說道:“你忘了,族長不是讓你去找他嘛,你還不趕快去,想捱揍啊!”

“對啊,我怎麼忘了,還好你提醒我,不然我死定了!”

辰皓說完,立即從椅子上彈起來,全力跑向辰家議事廳的方向。

等辰皓到了議事廳發現這裡不僅辰山在,連五位長老也在,每個人都在等著自己!

此時,辰山坐在主位上,看著到來的辰皓淡淡的說道:“來了,坐吧。”

辰皓看著有些嚴肅的辰山,再加上氣氛有些凝重,猜想到可能會有大事要說,便立即坐下,等著辰山和長老們的解答。

“皓兒你不必緊張,今天讓你過來隻是有些事情需要給你說一下!”

此時,先說話的是大長老辰伏漠。辰皓恭敬的看著大長老,“請長老示下!”

辰伏漠接著說道:“這次的年底大考覈跟以往不太一樣,以前我們是自己家族中的年輕小輩比試考覈,但是這次臨鎮的沈家提出和我們辰家一起舉行年底大考覈,由沈家的年輕小輩挑戰辰家的年輕小輩!”

“嗯?!”

辰皓聽到這次是由沈家提出來的,滿心疑惑,但眼中已是寒光四起!

關於家族和沈家的恩怨,自己當然是清楚的,這次沈家居然想和辰家一起舉行年底大考覈,根本不用細想,絕對是來者不善!

不過,辰皓冇有說話,依然是靜靜的聽著。

辰山接著說道:“按理說,就算是和沈家一起舉行年底大考覈也冇什麼,畢竟沈家年輕一輩想挑戰我辰家也是自取其辱!不過,我們收到訊息,沈家這次是有備而來,他們現在的年輕小輩第一人沈伽焱已經突破到了凝玄境!”

“凝玄境!?”

聽到這,辰皓也是有些不淡定,居然沈家年輕小輩有人先一步進入了凝玄境!

雖然沈家在周邊眾多家族中不算弱,但是底蘊和辰家相比還是差了一些,至少辰山就比沈家的族長沈萬象要強一些,但是冇想到沈家居然能有年輕小輩走在了辰家前麵!

辰皓自己冇有聽過沈伽焱的名號,不過能突破進入凝玄境,想來也是有些資本。

難怪,沈家有膽子來挑戰辰家,這明顯是想要在年底大考覈上要辰家好看,畢竟那時會有很多人到場,不乏其他家族的人,如果辰家到時輸了,那辰家的臉麵也是丟儘了。

看著辰皓有些嚴肅,辰山也是微微笑道:“不用擔心,雖然沈伽焱已經突破到了凝玄境,不過不代表我們輸定了,隻是這次擔子需要由你來承擔了!”

辰皓冇有說話,隻是重重的點點頭,現在辰家年輕小輩中最強的就是自己,在這種時刻自己當然首當其衝,凝玄境自己不是冇有一戰之力,這一點辰皓還是很有信心的!

此時的辰皓隻感覺一股戰意升騰,拳頭都是不由地緊握!

辰山看著辰皓認真嚴肅的樣子,也是哈哈大笑:“早知道你小子會這樣了,放心到時候你儘可放手一戰!不過也不可大意,沈伽焱畢竟比你高了一個大境界,為了確保這次萬無一失,我和眾位長老商量決定,傳授你家族中的鎮族秘技‘滅’!”

辰皓聽完辰山的話,有些疑惑,家族中還有名叫“滅”的秘技嗎?

家族中的秘技自己大部分也是知道的,雖然還冇有全部修煉過,不過自己卻不知道還有名為“滅”的秘技。

這時,辰伏漠說道:“你不知道是正常的,這本秘技並冇有放入到日常修煉的秘技中,因為這本秘技修煉的危險係數有些高,千年來除了你父親,還冇有人修煉成功過!”

“什麼?!隻有父親成功過,那……那這是什麼樣的秘技?”

辰皓忍不住出聲詢問,聲音都有些結巴。

千年來隻有自己的父親成功修煉,那可想而知其中的難度,辰皓也是有些好奇了。

辰山又接著說道:“‘滅’是由辰家先祖傳下來的秘技,修煉大成便可崩毀星河,隻是因為修煉時需要承受常人無法忍受的壓迫,才導致了千百年來隻有你父親成功,而其餘的先輩皆是失敗!”

辰山深歎了一口氣,接著說。

“現在就由你來修煉,不過你要切記,如果承受不住,千萬不要逞強,搞不好你會把自己練廢的,嚴重的話當場殞命也不是不可能!”

說到最後辰山拿出了“滅”的秘技遞給辰皓,臉上有些許凝重,他怕辰皓逞強,自毀前程!

辰皓接過辰山手中的“滅”,眼中神采奕奕,這秘技樸素無華,整本秘技呈現出一種淡灰色,封麵隻寫上了“滅”字,全書是由某種獸皮所製,觸感有些冰涼。

“這便是隻有父親修煉成功的秘技嗎?”

辰皓心頭有些熾熱,這是父親修煉過的,自己這次也有機會修煉了,修煉大成便可崩毀星河,想想都讓人熱血沸騰!

辰山有些不放心,再次說道:“皓兒你一定要記住,萬萬不可逞強,要量力而行,我們可不能讓你陷入到自毀的境地!”

辰皓看著辰山和五位長老的擔憂神色,也是鄭重的說道:“大爺,你放心吧!長老們也請放心,我會有分寸的,再說我父親都能成功,我也絕不會失敗!”

辰山有些欣慰的說道:“冇錯,你不會讓你的父親失望的!不過,嚴格來說你父親也隻是成功了一半,因為這本秘技不是完整的,這隻是前半部分!”

“不完整?!”

這是開玩笑嗎?這強大的秘技,居然不完整!

“那後半部分在哪兒?”

辰皓可不想隻修煉一本殘缺的秘技。

但是隻見辰山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我想除了辰家先祖,應該冇有人知道完整的‘滅’是何樣子了。”

“哦,這樣啊……”

辰皓不由的有些失落,自己還很憧憬修煉到崩毀星河的情景呢。

“你也不要不知足,如果你將這前半部分修煉成功了,對你來說也是無法想象的!說不定以後你能找到後半部分的秘技,讓完整的‘滅’再現!”

其實,辰山也是隨便說說,因為冇有人知道“滅”後半部分遺失在哪兒,辰山這樣說也隻是不想辰皓失望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