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放眼諸天,數我最浪 > 第6章偶像,我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放眼諸天,數我最浪 第6章偶像,我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夏日炎炎,午後的太陽火辣辣地曬著大地,空氣中瀰漫著燥熱的氣息。

“找了好長一段時間,終於找到了。”

一個身穿華服的黑髮少年,看著前方大約一裡處的小村子,口中喃喃自語道:“史萊克學院我來了,我們馬上就可以並肩戰鬥了,偶像!”

心中懷著朝聖的想法,玉天葬快速的朝著那村子的方向走去。

來到近處,玉天葬的心情就更加的激動了。

隻見村口處擺放著一張桌子,桌子後麵坐著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

那用木頭搭成的拱門上,懸掛著一塊看上去有點破爛的牌匾,上麵刻有簡單的五個字“史萊克學院”。

在這五個字前麵,還有一個綠色的頭像,看上去像是一種人形怪物的頭。

那桌案後的老者胸前,也帶著一個類似的綠色圓形徽章。

這就是史萊克學院的校徽。

此時,前來史萊克學院報名的人員,已經有上百位了。

不過,跟玉天葬的亢奮不同,這些人都是皺著眉頭,顯得十分不滿意。

“有冇有搞錯,這就是所謂的魂師學院,還是號稱畢業就能成為帝國子爵的學院?”

這是排在玉天葬前麵的是一位少年,他的父母都跟在他的身旁,這話就是從少年母親口中說出的。

“這是武魂殿的人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吧,可這學院也實在破爛了點。”

少年的父親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老鐵,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就算是武魂殿的人,他們的話也不一定都能信!”

“須知,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財帛動人心呢!”

就在這時排在少年前麵的一位黑衣少年,他忽然轉過身來,笑眯眯的說了一句。

“這位兄弟,你的意思是?”

聽到這話,少年的父親有些似懂非懂的問道。

“有可能是虛假宣傳,也有可能是收受賄賂......反正,你們懂得!”

黑衣少年聳了聳肩,一副告誡的模樣。

“說的也是,不過既然已經來了,那就再看看吧。”

少年的父親沉吟片刻後,如此說道。

類似的對話在排隊的人群中絕對不少,大部分少年和父母們的臉上都流露著濃濃的失望。

但是,玉天葬聽到黑衣少年這麼說,可就不爽了!

史萊克學院是什麼?

是萬古無一的學院聖地,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絕世天才。

不信?

你也不看看後世的封號鬥羅,90%都是出自史萊克學院。

我大史萊克,更是裂土封王,擁有完整的自治權,包括不限於軍隊,財政!

武魂殿這個肮臟的機構,也隻有在宣傳史萊克學院這一點上,做的非常正確。

“你這小子亂說什麼東西?史萊克學院可是一個......(一萬字的拍馬屁)!”

玉天葬的那雙異色眸子,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黑衣少年,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難不成,我又碰到了一個唐大神王的鐵粉?”

心中帶著疑惑,蕭河轉過身去,用資訊探測器檢測了聲音的主人。

【姓名:玉天葬】

【性彆:男性】

【年齡:十二歲】

【靈魂:穿越】

【狀態:正常】

【武魂:黃金聖龍、天邪靈眸】

【先天魂力:十級】

【魂力:三十八級】

【魂環:黃黃紫】

【魂骨:無】

【係統:抱大腿係統】

【技能:黃金龍爪、聖龍之怒、聖龍之息】

【成就:萬古第一狗,唐家神界執法者】

【氣運值:5萬~50萬】

......

看完這個資訊,蕭河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怪異了起來,彷彿有些驚喜交加。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個天粉級彆的存在。

喜的是,又出現了一頭可以被宰殺的豬玀。

“對對對,你說的對。”

這個玉天葬雖然是天粉,但是暫時冇有惹到蕭河,他也不想多說一句話。

“哼,你知道就好,但凡你再說一句史萊克學院的壞話,我對你不客氣!”

玉天葬冷哼一聲,囂張的氣焰完全不加掩飾。

“對對對,你說的對。”

強忍著一巴掌拍死玉天葬的衝動,蕭河深吸一口氣,淡淡說道。

蕭河的重心並冇有放在玉天葬的身上,他的目光落在了隊伍的最前麵,也就是報名的地方。

那位坐在桌子上,負責報名的老人,看上去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一身的打扮,說好聽點是樸素,說難聽點就是一個邋遢的窮鬼。

“這傢夥應該就是李鬱鬆吧?”

蕭河又一次使用了資訊檢測器,觀察了這個老頭的資訊。

【姓名:李鬱鬆】

【性彆:男性】

【年齡:六十四歲】

【靈魂:正常】

【狀態:正常】

【武魂:龍紋棍】

【魂力:六十三級】

【魂環:白黃紫紫紫黑】

【魂骨:無】

【技能:龍套不配有技能】

【成就:無】

【氣運值:兩千~五千】

......

“好傢夥,區區兩千,都不夠塞牙縫的!”

就在蕭河嫌棄李鬱鬆的氣運值的時候,一個少年已經走到了報名的案桌前。

“老先生,我是來報名的。”

“嗯,報名費十個金魂幣,放在那個箱子裡就行了。”

李鬱鬆懶洋洋的說道。

“哦,好的。”

跟隨自家孩子過來的父親,連忙掏出十個金魂幣,放到木箱子裡。

“伸出一隻手。”

少年如言將手伸到李鬱鬆麵前,李鬱鬆在他手上捏了兩下,向他搖了搖頭,道:“你的年齡不符合,可以走了。”

“啊?我兒子隻是剛剛纔過了十三歲的生日,您看是不是能通融一下?”

少年的父親,下意識的賠笑道。

“我們學院的規矩你們不知道嗎?我們這裡隻收十三歲以下的孩子,超過十三歲的一律不收。”

李鬱鬆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那我們的報名費……”

少年的父親,試探性的問道。

“一經報名,概不退還。”

李鬱鬆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十個金魂幣意味著什麼?

對於普通家庭而言,這十個金魂幣,相當於他們十年以上的積蓄!

被人就這樣敲詐走血汗錢,少年的父親又豈能容忍?

“你們這不就是騙錢嗎?快點將報名費退給我們,否則我們就不走了!”

少年的父親忍不住怒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