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孤城萬仞山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英雄本—色,果然一點不錯!”

木淩風看著一個個表情,真是讓人忍俊不禁,尤其把“色”字說得特彆重。

這幫人可是江湖上豪傑俠士,更是各個城域中的人傑高手,可是一說到要一睹楊小姐的芳容,竟然如此有失風範。

木淩風把轎簾慢慢拉開。

轎簾一點一點一寸寸往上抬起,慢慢地,慢慢地……

這分明是木淩風故意而為之,為的就是玩趣他們,吊他人的胃口。

突然轎簾掀開,剛閃了一眼,轎簾又被猛地放了下去。

“都看到了吧,都看到了吧,美不美啊?我問你們楊大小姐美不美?”木淩風開起玩笑還真是夠有勁,把他們調起七暈八素的。

這一舉動,把一旁的田方和趙界鬨得笑了起來,看到這幫大俠的饞樣,誰不想笑呢。

“好了,不逗你們了,看吧,作君子之觀!”

木淩風終於還是把轎簾掀了起來,大家終於得見楊大小姐的芳容了。

轎中雖然不是很華麗,但是足夠秀雅,一位身著紫色錦衣的姑娘半躺於轎中間,紫色羅緞清新素雅,冇有太多的花紋鑲綴,但紫羅衣之下是一幅極為修長的身段,隻見一雙纖纖玉手平放在胸前,果然是此女隻應天上有。

可是……

眾人驚呆了,如此如仙般身段,已然令人驚歎此人的天賦之美了,但其天使的容顏在哪裡呢?

是的,眾人之所以驚,更是有些美中不足的失望。

原來這幅好身段之上的絕世美容卻被一個麵具給罩住了。

麵罩做得特彆精美,也是紫色的,蓋在楊小姐的臉龐之上,隻小露著眼睛、鼻子和嘴巴。楊小姐那一對緊閉的眼睛,長長的睫毛蓋著其雙眼顯得嬌美清秀,而高挺的秀鼻之下,隻看就能感覺一種如沐香馨的芬芳,尤其那微合的嘴唇,雖然有些蒼白,但其細膩精緻的雙唇更是如花瓣般相吻合著。

大家所謂的一睹芳容,不過是一睹芳身。

不過從其修長流韻的身段可以想象,這楊大小姐還必然是位大美女。

“好啦,到此為止!”木淩風把轎簾放了下來。

“我的木大俠,楊小姐戴著麵罩,也冇有看出個所以然來啊,能不能摘下其麵罩讓我們真正的一睹其美韻。”

賀莽有些小失望。

“彆說你們,我跟田方和趙界一路護送過來,都冇能睹其芳容,也隻是見到這般!”木淩風說道。

“既然大家都未見其真容,要不我們把她的麵罩摘下來看看!”賀莽實在有些心有不甘。

“賀兄,恕木某直言,此舉千萬不可,使命在身,信守篤定,這是規矩,這是我等行走江湖最起碼的信譽。”

“我們不要為難木兄了,他已經是給足我們麵子了!”陸修平此時很淡然。

“紫薇渲情,仰心如夢!美,實在是美,果然名不虛傳,得此一見,蕭某心足慰矣,不作他求!”蕭然看著轎門悠悠慨歎。

“你說的是啥,酸不溜秋的。”賀莽笑著問蕭然。

木淩風道:“看來蕭兄弟當是君子之觀,懂得世間之事不完美纔是餘味綿長呀。”然後又對賀莽說道:“賀兄,方纔蕭兄的話你冇有聽明白嗎?‘紫薇渲情,仰心如夢’,你細品一下!”

“紫薇啥?啥如夢?紫……夢……哦,厲害,楊紫夢,漂亮呀,蕭兄弟竟然把楊大小姐的芳名如果道出,果然是高雅之士啊,不像我這個大老粗,慚愧慚愧!”

賀莽連連擺手,自嘲為自己找台階下。

袁缺以前當然不像眼前的這些大哥,都對楊大小姐有所瞭解,但此刻這麼一說,才知道,原來楊大小姐芳名——楊紫夢。

方纔袁缺也在後麵看到了轎中的楊小姐,讓他最原始的年少心中頓時泛起了微微的波瀾,或許是方出山,對於塵世間的一切還是很懵懂,但當看到一襲紫羅緞的楊小姐躺在轎中那曼妙的身段,他心中是極為驚奇的,他覺得,原來女人可以這樣令人觸動,尤其是楊小姐的美,雖然未見其真容,但這種朦朧的感覺卻是如一股春風吹進了心窩,心中的花兒便應時綻放。

這是袁缺第一次有了這種感覺,他感覺很美好,想著想著,臉上竟然慢慢泛起了笑意,這也是他難得的笑,看來美的力量是可以改變一些事物的。

這時的袁缺,心緒開始有些對這楊紫夢有所攪動了,所以忍不住多看轎門幾眼。

袁缺心中在想,這麼好的姑娘,怎麼會得這種怪症呢,這般如活死人,看著讓人實在是揪心。

此時,他心中便泛起一種淺淺的意識,他一定要好好保護好這位楊大小姐,一定要找到鬼醫洛無塵,一定要讓這麼美麗的姑娘好起來。

“木大哥,快給楊小姐喂水吧,等下我們好趕路!”袁缺不再多想,就這樣提醒木淩風。

其實這話也是心中已經記掛著楊紫夢了。

“對了,木兄弟,你給楊小姐喂水不得取下麵具嗎”賀莽有些著急,“要不這事由我來代勞吧!”

木淩風笑了笑賀莽,說道:“方纔你們不是見了嗎,楊小姐雖戴麵具,但嘴是露著的,賀兄彆擔心啊!”

“你這樣幫她喂水,保不齊你會偷偷摘下麵具看呢?”賀莽越說越來勁。

大家都在笑賀莽的擔心過度,雖然他自己知道這話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

木淩風隻是笑了笑,不想正麵去跟賀莽扯,因為他知道賀莽此刻的心緒。

“袁兄弟,為了打消賀兄的擔擾,勞煩你來為楊小姐喂水吧!”

木淩風此話一說,大家心照不宣,此舉甚是妥當。

因為大家知道袁缺自山中而來,還是不太深諳人間俗事,而其在大家的心目中是相當敬佩之人,當然大家都不敢說什麼。

“我……”

袁缺卻吱吾遲疑了。

“袁兄弟去喂楊小姐,我放心,就讓袁兄弟去!”賀莽說著自己的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

大家都笑了,一個個指著賀莽,都不知道說他什麼好,原來一位那麼豪氣乾雲的大漢,此刻卻變得如此像個小孩子。

其實大家看得出來,賀莽是故意這麼囉嗦的,隻是為了讓大夥開心開心。

袁缺卻一下木訥在那裡,腦子裡突然僵住了。

“袁兄弟,你不願意嗎?”木淩風追問道。

“我……不好吧,不太習慣!”袁缺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冇有,袁兄弟呢,纔是真正的正人君子,他去大家都放心吧!”賀莽還在那裡挑話題。

“好吧,那我來吧!”

袁缺走了過去,接過木淩風手中的水皮袋子,雖然心中有些激動,但還是安之若素地強裝平常。

木淩風再次挑開了轎簾子,袁缺躬身進了去。

現在楊大小姐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那極具魅力的身段直接給了袁缺一個巨大的衝擊,袁缺突然覺得呼吸有些急促,激動得有些呼吸困難,心跳得差點連自己都聽得到聲音。

當看到楊紫夢的麵具之下的美麗的睫毛,高挺的秀鼻,花一樣的雙唇,他竟然一下僵住了,感覺身子根本不聽使喚開始挪不動了,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燃燒起來。

但是袁缺是很理性的,他瞬間便調息了過來,儘量讓自己不要緊張,慢慢把水湊近楊紫夢的雙唇間。

當木淩風再次挑開轎簾子的那一瞬間,大家都忍不住頭都盯了上來,那搞笑的模樣著實是滑稽。

木淩風把轎簾子挑開慢慢又放下,隻留一角光亮,好讓袁缺更清楚的為楊紫夢喂水。

讓袁缺清醒過來的不是自我的調節,而是楊紫夢玉頸處圍繫著的一個大的香囊,香囊很大,幾乎把楊小姐的頸全包裹著,但其雪白的玉頸肌膚還是若隱若現。

袁缺明白這個香囊裡裝的一定是那所說的“仙血靈芝”,因為從他的鼻息間完全感覺得到,那股帶著血腥味甚是濃鬱。

袁缺把水皮袋子的嘴直接湊到了楊紫夢的嘴邊,然後輕輕慢慢地倒了起來,可是楊紫夢根本冇有知覺,水根本進不去,直接從嘴角流了下來。

袁缺有點慌了神。

木淩風瞟了一眼袁缺,看著他此時的動作有些笨拙緊張,不禁提醒一句,道:“袁兄弟,你可以把楊小姐的稍微撐開一些,水才能流進去。”

此話一出,一個個又開始躁動了。

“那豈不是有肌膚之親了,袁兄弟,你豔福不淺呀!”賀莽在外麵又叫了起來。

“賀兄,彆瞎說,這是在救人命,由不得你這樣瞎扯。”蕭然正顏道。

賀莽擺了擺手,然後做了一個自己抽自己嘴巴的動作,極為輕盈,然後擠出壞笑。

袁缺聽到木淩風這麼一說,反而更緊張了,他低下頭,可是他剛一低頭,眼睛正對著楊小姐的胸前,那微弱的呼吸間也帶起其美妙的胸前起伏,袁缺心中的火突然燒了起來,全身灼熱感再次焚燒全身,而且有一種強烈的窒息感覺。

袁缺深吸了一口香囊發出來的腥味氣息,然後用左手去輕輕觸碰到了楊紫夢的嘴唇,他的嘴唇那麼柔軟,一種觸電的感覺馬上走過袁缺的全身,這是第一次碰女孩的肌膚,簡直要了自己的命。

袁缺儘力控製自己的情緒,猛地吸香囊中的腥氣,把楊紫夢的雙唇輕啟,然後把水給慢慢地餵了進去,由於水下流需要時間,所以不能操之過急,隻能一點一點地倒,慢慢袁缺也就放鬆下來,冇有那麼緊張了。

袁缺自認為可以了,便馬上起身跑了出來。

他一出來的時候,大家驚愕地看著他,原來袁缺臉上通紅似火燒,而且還是滿頭大汗。

這一出,大夥都笑了。

“袁兄弟,恭喜恭喜,情竇初開嘍!”

這次第一個搶著說話竟然不是賀莽,而是蕭然。

大家一陣接一陣的笑,而唯獨袁缺感覺到那股火還在心胸裡燒著,遲遲難以熄滅。

他知道此時自己的樣子一定很窘,所以勉強自己擠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

“袁兄弟,終於看你笑了,還是笑得這麼的彆扭!”

賀莽又開始挑話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都在打趣開懷,而袁缺卻越發難為情,我把水袋遞到木淩風手裡,然後腳在橫石邊上一點,身子如鷂子般飛了下去。

“哈哈哈,我們的袁兄弟都不好意思了。”

“大男孩總要有的第一次嘛!”

“麵對楊小姐這樣的絕世美女,誰會冇有感覺呀,更何況袁兄弟正是情起年少。”

“………………”

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大家是開心了。

袁缺站在橫石下麵不遠處,抹了抹臉上的汗,儘可能讓自己心靜下來。

就這個時候,賀莽也躍下了大橫石,還有蕭然他們緊跟其後。

而木淩風、田方、趙界,再加上一個陸修平四個各把轎子一角抬杆,騰空落地,都下到了地麵之上。

“袁兄弟,不介意啊,我們冇有笑你的意思,這是好事,你是男子漢,都要碰上女人的,以你的武功和為人,將來會碰上更多的女人,慢慢習慣就好啦!”

賀莽笑著過去拍了拍袁缺的肩膀。

袁缺此時也平靜了下來,難為情的樣子還是在臉上掛著。

賀莽可能步子跨得太大,被震到了,突然臉上一陣痛苦色起。

“賀大哥,你的腳傷尚需要一段時間方能好透,你行動要輕快一些,不要如此大步用力!”袁缺這時終於找到話題,讓自己抽開心思。

“冇事了,袁兄弟,好多了,不多說了,大家還是趕路吧,真的不想在這破地方呆了,我如果要到了城裡,第一件事就是找好酒喝上一天一夜,到時候袁兄弟一定要跟我喝個夠!”

賀莽調節了一下腳步,然後邊走邊說道。

此時,天已大亮,霧氣也消散了不少,整個山林道間雖然不是很寬敞,但顯得格外的空曠,而前方的路也又在霧靄之下顯得那麼的陰森冷寂,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躥出什麼東西來,就像昨日的狼群一樣。

當他們走到板車起始的地方時,袁缺從道旁的石逢中折下一枝小樹杈,然後微微彎下身子在原來板車碾過的地方輕輕地抹掃。

還真的被袁缺說中了,經過這一掃,被碾過的車痕慢慢露了出來,看來大家是有跡可尋了。

大家依照袁缺的方法,賀莽、蕭然、李孤清、時待幾人走在前麵,走一段路便掃看一下地上的車痕,木淩風、田方、趙界、陸修平四人抬著轎子跟在後麵。

這樣一路行進了一段距離,依然還是有車痕,但是山道間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儘管是這樣,但大家還是高度警惕著,以防任何的突發情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