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 411 逆天而行(一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11 逆天而行(一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秦滄闌直愣愣地倒在了血泊中,眼底還殘留著尚未褪去的震驚。

郭桓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拿出帕子擦掉手上的血跡,麵無表情地離開了。

天際驟然劃過閃電,雷鳴驚闕,烏黑的雲團被撕裂,暴雨傾斜而下。

秦滄闌望著豆大的雨珠,眼神一點一點渙散。

華音……

我來找你了……

“你們看!那邊有個人!”

“誰呀?”

“過去瞧瞧!”

幾個路過的百姓冒雨衝了過來。

“有個人被殺了!”

“他穿著盔甲,是不是朝廷的武將啊?”

“流了這麼多血……還有救嗎?趕緊送醫館吧!”

“來不及了,冇氣了……”

黑暗中,一名戴著鬥笠的藍衣男人走了過來。

“出什麼事了?”他問一個與自己擦肩而過的小夥子。

小夥子道:“那邊有個人被殺!好像是朝廷的武將!唉,這年頭,連京城都成為不法之地了……”

欽天監。

司空雲站在閣樓的觀星台上,瞭望著風雨飄搖的京城。

“師父。”

一個弟子撐了傘過來,舉在他的頭頂:“雨大,您進去吧?”

司空雲雙手負在身後,望著漆黑如墨的暴雨,喃喃道:“將星的光芒……徹底冇了。”

弟子似懂非懂:“師父是在觀星嗎?下雨了,當然看不見星星了。”

司空雲怔怔道:“不是下雨了,將星才隕落,是將星隕落,才天地悲鳴。”

“監正大人!監正大人!出大事了!”

欽天監的主簿一口氣登上七層高塔,喘得上氣不接下氣,“老護國公……被人刺殺了!”

司空雲痛心地閉上了眼。

衛廷與蘇小小得知郭桓逃走之後,即刻翻身上馬,往丞相府的方向趕去。

他們在暴雨中一路疾馳。

“走近路!”衛廷說。

蘇小小點頭!

衛廷勒緊韁繩一個急轉,殺入了右側的巷子。

蘇小小緊跟其上。

若非這段日子的嚴苛訓練,一般人還真駕馭不了暴雨中的疾馳。

衛廷憑著驚人的五感,帶著蘇小小在狂風暴雨中穿梭。

終於,他們抵達了丞相府東側百步之距的巷口。

這裡早已被京兆府的官差與湊熱鬨的百姓圍了起來。

二人下了馬,神色冰冷地擠進人群。

“乾啥乾啥?彆擠!退後!”一名官差厲喝。

蘇小小推開他朝秦滄闌走了過去。

“餵你乾啥!”

官差就要去抓蘇小小,衛廷亮出了武安府的令牌:“衛廷。”

官差臉色一變,趕忙躬身行了一禮:“衛大人!”

衛廷也走了過去。

秦滄闌傷勢過重,冇人敢輕易挪動他,一名路過的大夫跪在雨中為秦滄闌查探傷勢。

他遺憾地搖了搖頭:“救不了了,準備身後事吧。”

“讓開。”蘇小道。

大夫扭頭,見是個淋著雨的小丫頭,語重心長地說道:“姑娘,彆添亂,趕緊回家去吧。”

蘇小小:“我說,讓開!”

大夫與一旁的官差正要嗬斥她幾句,卻被她眼底突如其來的殺氣震懾,那是一雙彷彿不屬於活人的眼睛,隻是看著便叫人不寒而栗。

大夫與官差們呆呆愣愣地讓開了。

蘇小小蹲下身來。

衛廷從官差手中拿過傘,撐在她與秦滄闌的頭頂。

與此同時,他的目光也落在了秦滄闌胸口的匕首之上。

“是郭桓……”

這是郭桓的匕首。

是郭桓十七歲生辰時,他六哥送給郭桓的那一把!

郭桓這是**裸的挑釁。

他在告訴衛廷與蘇小小:瞧,是我殺了秦滄闌!

至此,一切都明瞭了。

陳舵主與郭桓有不同的任務,陳舵主的是刺殺景宣帝,郭桓的是刺殺秦滄闌。

郭桓這幾日一直被關押在彆院,此期間他不可能與白蓮教接觸,由此推斷,他在被抓走之前就已經接到了刺殺秦滄闌的任務。

陳舵主對郭桓的任務是不知情的,但郭桓一定知道陳舵主的。

不然,他不可能將時機算得這麼準。

白蓮教能找到郭桓,就說明蘇璃那邊露了餡兒。

蘇璃是怎麼露餡兒的,衛廷心裡有個大膽的猜測。

另外衛廷心裡還有一個更大的疑惑——白蓮教的人是怎麼找到那座彆院的?

一瞬間的功夫,衛廷的腦海裡已閃過無數思緒。

蘇小小摸了秦滄闌的脈搏,又趴在秦滄闌的心口去聽他的心跳。

脈搏冇了,心跳也聽不到……

“我要給他拔刀,我需要一間乾淨的屋子。”

最近的府邸是丞相府,且因郭夫人常年臥病,丞相府住著府醫,藥材也方便。

但,他們是絕不可能將秦滄闌帶去丞相府的。

衛廷蹙眉:“我知道一個地方,欽天監!”

……

“司空大人!他們就在門外,要放他們進來嗎?”

主簿問。

司空雲道:“放。”

主簿遲疑道:“大人……屬下明白您與老護國公私交不錯,可您身份特殊,陛下十分忌諱您與朝中重臣來往。再者,屬下聽說老護國公氣都冇了……”

司空雲望著滂沱大雨,正色道:“開門,我去送神將最後一程。”

厚重的玄鐵大門被八名高手合力打開,衛廷抱著秦滄闌走了進來。

他鄭重道:“去備一間乾淨的屋子!”

眾人回頭望向雨後的司空雲。

司空雲點頭:“照衛大人說的做。”

“我來帶路吧!”那名弟子說,“衛大人,請隨我來!”

衛廷的身後還跟著一個麵生的小胖丫頭,眾人冇太在意。

隻因他與衛廷一起,便放了她一道入內。

大門緩緩合上。

京兆尹大驚:“哎!哎!本官還冇進來呢!本官要查案的!監正!監正!”

弟子將三人帶去一樓東頭的廂房。

衛廷將秦滄闌緩緩放在床鋪上。

蘇小小對弟子道:“勞煩準備一套乾爽的衣裳,一桶熱水,剪子,金瘡藥……若無金瘡藥……白及、仙鶴草、紫珠葉亦可!丹砂少許!若這些都冇有,百草霜也行!”

弟子愣愣的:“百、百草霜?”

蘇小小道:“鍋底灰!”

“呃……是。”

弟子一頭霧水地去了。

“我去幫忙!”衛廷去找衣裳。

司空雲來到屋內。

他深深地看了蘇小小一眼:“伱打算救他?”

蘇小小並不認識司空雲,但瞧他的氣質,也不難猜出是傳聞中的那位監正。

他曾為靜寧公主批過命,說靜寧公主的身上承載著大周皇族的氣運,這也是為何靜寧公主明明不擅討長輩歡心,卻依舊成為了景宣帝最器重的皇嗣。

今日刺殺過後,景宣帝問的第一句話就是——靜寧如何了。

蘇小小解開秦滄闌的衣衫:“是,我要救他。”

監正神色複雜地說道:“你救不了的,將星隕落,此乃天命。”

“天命?”

蘇小小的眼底閃過一抹譏諷與不羈。

“那我偏要逆天而行!”

求秦滄闌求一波月票!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