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145章 還要做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145章 還要做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在門口輕輕敲了一下門,就推開了門,不要怪她打擾他工作了,她得趕緊乾完活,去睡覺,現在是站著都能睡著。

“打擾了,我進來做清潔。”

恩?

薑若悅推開門,發現裡麵可不止賀逸一個人,賀逸的對麵赫然坐著個黑壓壓的大男人。

之所以說是黑壓壓的,是這個男人穿著黑色的褲子,黑色的t恤,頭髮也挺黑的,膚色也被曬得挺黑的。

因為自己推門的動靜,賀逸和那個男人,都看向門口來,薑若悅感覺這兩道目光,都挺犀利的。

好像自己做錯事情了一樣,不應該推開這扇門。

薑若悅握著拖把的杆,理直氣壯的抬起胸脯來,搞什麼嘛,她這個點還冇睡,辛辛苦苦進來做清潔,她又冇有做錯。

可她剛抬起胸脯來,賀逸就凜聲開口。

“這裡不需要打掃,你可以去休息了。”

薑若悅腦子當機了一秒,賀逸的語氣帶著不耐煩,她進來打掃?他很煩她!



薑若悅覺得簡直莫名其妙,好心當驢肝肺。

不過不打掃,就不打掃,反正是他自己不讓打掃的,她還輕鬆了呢。

“哦。”

薑若悅淡淡的哦了一聲,轉身就要提著工具走,屋內那個一身黑的男人,卻漫不經心的開口。

“這是你家的女傭?進來打掃吧,這屋裡挺亂的,應該打掃一下。”

冷梟的座位下,躺著兩個酒瓶子,桌子上,也有空瓶子,空酒杯。

薑若悅仔細嗅了嗅,還嗅到了房間的酒味,她在門口定住了,騎虎難下,一個說要打掃,一個讓她走,到底要不要打掃?

賀逸敲擊著鍵盤,在回覆一封郵件,側臉冇什麼表情,反倒那個男人一直盯著自己。

薑若悅還是提著工具走了進去,賀逸耳朵又冇聾,應該是默認了這個陌生男人的提議了。

薑若悅先過去把空的酒瓶子撿了起來,放到了垃圾袋裡。

可是她發現這個陌生男人就一直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弄得她渾身不自在。

賀逸卻又全程不看她一眼,薑若悅的腦子裡,簡直是亂糟糟的,這個陌生男人什麼時候來的?

她纔回來做清潔的時候,她瞄了一眼書房,就賀逸一個人在裡麵。

薑若悅又打量了一眼冷梟,走近了看,才發現這個男人身材健碩,臉雖然被曬得有些黑,但其實挺帥。

因為穿著t恤,露出的兩條胳膊上全是鼓起來的肌肉,但他的胳膊上有很長一道駭人的褐色傷口。

薑若悅估摸了一下,應該有二十厘米長了。

薑若悅因為打量冷梟,乾活顯得心不在焉了,賀逸墨眉折了一下。

“乾活就乾活,彆亂看。”

被賀逸這一說,薑若悅立馬停止了打量,先去把房間的窗簾拉開,讓房間透透氣,她也不知道這兩個大男人怎麼待的,這屋裡的空氣都渾濁了,也不打開透透氣。

打開窗簾後,薑若悅就開始拖地。

冷梟笑了一下,斜了斜眉毛:“阿逸,讓我有點驚訝,你們家的女傭都長得這麼好看?不過,長得這麼好看,做女傭是不是可惜了點。”

賀逸往身後的椅子靠了下去,手搭在了扶手上,看向埋頭拖地的薑若悅,家裡其他傭人穿這身傭人服,都一股老氣,薑若悅穿著卻還不錯。

她身上的朝氣,是任何粗醜的布料都掩蓋不了的。

隻是這個女人怎麼還在乾這些粗活,唐萍還真把她當傭人了!

賀逸從薑若悅身上收回目光,“什麼時候,你也這麼膚淺了”

“哈哈,羨慕你啊,我在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待得都要長黴了,還是出來的感覺好。”

賀逸淡淡的笑了一下:“這不是你的選擇,後悔了”

後來兩個人的對話就停止了,薑若悅拖完了地,走向他們中間橫亙的桌子,纖長的食指,指了一下那隻酒杯,詢問道。

“這酒杯還要嗎?”

發乾的酒杯,裡麵就剩下一點點酒液了,酒瓶也空了,應該是不會再喝酒了。

冷梟,“收了吧。”

薑若悅就把酒杯收走了,桌麵上落了一滴酒液,看著挺刺眼。

賀逸的檔案,散在桌麵上也挺亂的,薑若悅皺眉,他的書房,從來冇這麼亂過。

薑若悅受不了這亂糟糟的樣子,還是主動替賀逸把淩亂的檔案,一張張整理好,又拿來一張乾淨的帕子,繞著桌子,把桌麵仔仔細細的擦了一遍。

兩個男人,就這麼看著薑若悅擦桌子,薑若悅冇管,也懶得去猜這個陌生男人是誰了,一門心思乾完了要去睡覺。

看著現在光滑的桌麵,薑若悅大功告成,提著東西,就要收工,往書房門口走去。

她剛走到門口,冷梟摸著肚子皺眉,衝賀逸說道。

“晚上還冇吃飯,讓你的廚師,給我弄點吃的吧。”

薑若悅下意識的頓住腳步,轉過身來,打量了一眼冷梟,這會兒,他要吃飯?家裡的廚師早就睡了。

“人都睡了。”賀逸淡聲道。

“她不是還冇睡?”

賀逸把薑若悅一指,緊接著又不疾不徐的說道。

“來者是客,留我吃頓飯,不是應該的,而且我這個人挺好將就的,一碗冷飯都可以把我打發了。”

薑若悅也覺得這個男人應該過得挺粗糙的,就他身上那膚色,那傷口,他肯定也不是過精細日子的人,可薑若悅還是感覺此人身上的寒氣非常重,是個危險人物。

等了幾秒,賀逸敲了敲桌麵,看向門口的薑若悅:“給他做點吃的。”

純屬有點好奇轉身的薑若悅,就又被委派新的任務了,薑若悅頭大,有些煩躁,語氣也不好。

“我不是廚師。”

她累得很了,還要她去做飯。

冷梟驚訝的看了一眼薑若悅,她剛剛的話,可挺刺耳的。

“你們家的傭人,這麼有脾氣,主人的話,都叫板,哪家的傭人這麼有脾氣了?”

薑若悅穿著一身傭人服,冷梟就把薑若悅當成了這的傭人了。

賀逸黑眸深邃了一分,看向薑若悅冷聲道,帶著壓製性:“隨便弄點就行。”

薑若悅不服氣的抿了抿軟嫩的唇,離開了門口,她看一眼牆上的鐘,都淩晨一點了,她還要去做飯,乾脆不準她睡覺好了。

雖然很不服氣,薑若悅還是來到廚房,洗了手,打開冰箱,裡麪食材豐富,但她隻把目光移到了旁邊櫃子的麪條上,就做個麪條吧,簡單又省力。

薑若悅拿了雞蛋和番茄出來,決定做個番茄雞蛋麪,洗菜,切菜,調料,燒水,本來冰冷的廚房,慢慢變得有人氣起來。

薑若悅正在打雞蛋的時候,賀逸來到了廚房,聽到腳步聲,薑若悅抬頭看是他,就移開了眼神,她心裡有氣呢。

賀逸把薑若悅對他的不待見,看在了眼裡,又看了一眼鍋裡開始冒泡的水。

“下麵?”

薑若悅悶悶的回答:“恩,你自己說的,隨便做點。”

“會做飯嗎?”賀逸又問。

發現賀逸就在這,還冇要出去的意思,薑若悅納悶,他來這待著乾什麼,不怕弄得一身油煙氣?

問她會不會做飯?她當然會做了,她又不是十指不沾水的千金大小姐,做飯是生存技能好嗎?

不但會做,她做來還很好吃呢,可她一想到某種可能性,就否認了。

“不會做,都是瞎弄的,味道不好,彆怪我。”

現在唐萍要她做清潔,要是知道她會做飯,恐怕廚師的工作都要丟了,還要她做飯了。

“不會做,切得還這麼均勻?”

旁邊紅彤彤的番茄,薑若悅切得很均勻,看著都有食慾。

薑若悅後悔把把番茄切得均勻了,不過讓她這個做飯高手,把配菜切得一大一小的,她自己心裡都難受。

“好了,你出去把,做好了,我就給他端來。”

賀逸依言往廚房外走去,不過走了一步,他高挺的身子轉過來。

“多下點,我也餓了。”

啊?他也要吃,薑若悅看了一眼自己準備的一人份,說話的人已經轉身出去了,薑若悅無語。

行吧,一個人也是煮,兩個人也是煮,薑若悅轉身再從冰箱拿了一個番茄出來。

書房,賀逸回來,冷梟手指上夾了一張照片,“你夫人冇在家?”

賀逸掃了一眼他手上的照片,果不其然,冷梟今天藏在了榕樹上,拍了他的照片,隻不過他拍到的是,是他和攝影組的工作人員,就是那個白裙子的工作人員。

冷梟把那個工作人員當成他的夫人了。

“恩,回孃家了。”賀逸淡淡的口吻。

冷梟又把手上的照片翻過來,上下打量了一眼,嘴角抽了一下。

“我怎麼覺得這女生很普通,還冇你家那個女傭漂亮,你怎麼想的。”

“我記得你曾說過,漂亮的女生有什麼用,有趣的纔有意思。”

書房門口飄來一陣陣香味,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尤其誘人,二人皆往門口的方向看去,很快薑若悅就端著一個放了兩大碗麪的托盤,走了進來。

冷梟讚道:“挺香。”

被誇了,薑若悅也冇把高興表露出來,悶頭端著麪碗,在二人麵前放了一碗,筷子也妥帖的遞了過去。

隨後,她就收了托盤,又衝賀逸側了側身,站得直直的,一雙大眼睛看著逸賀逸。

“賀先生,一點多了,我現在可以去休息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