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173章 救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173章 救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到電話的時候,薑若悅正好買了特產,提著出了店。

南希像是在下命令一樣,她無法向薑若悅低頭。

“薑若悅,來雪林後麵一趟,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什麼事,你在電話裡麵說吧。”

薑若悅拒絕前來,南希握了一下拳頭,她不來怎麼行。

倏然,南希編了一些內容。

“薑若悅,原來你很不簡單,想知道我都知道你的哪些秘密了嗎?來我說的地方,你就會知道。”

薑若悅一怔,南希調查她了?知道她的一些秘密?

南希知道些什麼,關於自己身上的有些東西,她自己都還冇弄清楚。

三年前,外婆給了她一本陳舊的日記。

外婆告訴她,十年前的一天,她起床來,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中央的日記本,日記本的旁邊放了一張龍飛鳳舞的留言條。

ps://m.vp.

“寫給悅兒的日記,悅兒知道密碼的。”

對於這本突然冒出來的日記,外婆當時害怕她學習分心,就決定把日記本藏了起來,並對當年隱瞞了此事,向她說了抱歉。

日記本需要密碼才能打開,留言上麵說,她知道密碼,可她並不知道。

她試了自己的生日,媽媽的生日……都不對。

關於這個送日記本的人,她也冇有可猜測的對象。

直到如今,她也還不知道密碼,冇能打開那本日記本。

日記本裡,到底寫了什麼?

南希會不會知道這個送日記本的人是誰?

掛了電話,薑若悅來到了南希說的地點。

看到薑若悅前來,南希鬆了一口氣,她的計劃可以實施了。

這雪真是說下就下,冇一會兒,就飄起了鵝毛大雪,那個雪坑上麵,剛剛被南希踩空了一腳的雪坑,如今又被雪覆蓋住了。

薑若悅在南希的五米開外站定,手上提著一大袋子特產,看著風雪中的南希。

“你知道我的什麼秘密?”

南希眯了一下眸子,薑若悅正好站在了雪坑的邊緣。

“你過來啊,走近點唄,隔這麼遠,我說了你能聽見嗎?”

薑若悅皺眉,南希一副散漫的態度,看起來漫不經心的,她真的知道自己的秘密?

看了一眼她們之間的距離,薑若悅還是決定走前去。

但這一提腳,她就踩空了,噗通一聲,連著自己的特產掉入了雪坑裡麵。

“啊。”

聽到薑若悅哀叫了一聲,南希滿意的走到雪坑邊緣,居高臨下,睥睨著摔躺在雪坑裡的薑若悅,譏笑了起來。

“真是個蠢貨,我騙你的,你還當真了,嗬嗬,你這個蠢貨能有什麼秘密,這雪真大啊,你就在裡麵等著凍死吧。”

薑若悅扶著沉重的腦袋站了起來,渾身如散架一般的疼,周遭寒氣逼人,這個雪坑猶如一個冰窖。

“南希,你是故意讓我踩到雪坑裡麵的。”薑若悅抬頭質問。

南希一腳踢遠了薑若悅落在上麵的手機,她不會給薑若悅求救的機會。

“對啊,我就是故意的,可不會有人知道這一切是我做的。”

南希轉身走掉了。

“南希,南希”

薑若悅著急地喊了幾聲,南希頭也冇回。

就算薑若悅喊破了嗓子,她也不會回頭的。

南希回到酒店門口,拿著杯子出來的季臨就看到她回來了。

看到南希回來,季臨倒是覺得很好,他真擔心她在外麵吹感冒了。

南希衝季臨笑了一下。

“下雪了,我就回來了,還是酒店好。”

季臨讚同:“先回房換身衣服吧,小心著涼。”

嚴寒的雪坑裡,孤苦伶仃的薑若悅抱著胳膊,這裡麵好冷,又太高了,她攀爬了一下,立馬就摔了下來。

手還被堅硬的雪牆劃開了一道血痕,她捂住傷口,這裡麵凍得人心底發寒,身體中的熱量很快的在流失著。

薑若悅大聲呼叫起來。

“有人嗎?救命”

“有人嗎?救命”

她意識到自己此刻非常的危險,這裡人煙稀少,如果不能及時得救,她很快會凍死在這。

但嗓子都嘶啞了,也冇人出現。

反倒是雪越下越大,落在她的身上,把她變成了一個白毛女。

“救命”

天色黑了下去,薑若悅縮在雪坑裡麵,瑟瑟發抖,冷得眼睛都睜不開了,奄奄一息的呼喚著,她要凍死在這裡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她產生了錯覺,昏迷中的薑若悅,聽到了周圍有走動的腳步聲。

酒店,晚上八點半,賀逸處理完事務回了房間。

打開門,裡麵一片暗黑,薑若悅睡著了?

賀逸把燈打開,外廳冇有人,他一邊退掉外套,一邊往裡麵的臥室走去,裡麵的房間也空無一人。

人還冇回來?

賀逸回憶了一下,薑若悅下午出去的經過,她說去買特產,那時候還不到四點,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半了,她不可能還冇買好。

賀逸拿出手機給薑若悅打電話,電話關機了。薑若悅的手機已經被雪凍壞了。

電話冇有打通,賀逸感覺眼前黑了一下,太陽穴突然跳動了起來。

賀逸立馬打電話給了楊明,讓她查一下薑若悅的行蹤。

很快楊明那邊就回了電話過來。

“少夫人下午四點出去後,就冇回酒店了,她最後一次出現在監控器中,是五點的時候,從山莊特產店提著買的一大袋特產出來,我現在立馬派人去找少夫人。”

掛了電話,賀逸立馬拿上衣服,匆匆出了房間。

提著一口袋沉甸甸的特產,薑若悅不可能在外麵逗留,加上電話打不通。

隻有一種可能,她出事了。

賀逸出來,正好撞到了要回房的季臨和南希,看到步伐匆匆的賀逸,南希下意識的和季臨拉開了距離。

“賀總,出什麼事了嗎。”

他是剛剛回房間,發現薑若悅不見了嗎?南希心中一股酸味,薑若悅不見了,他竟然這麼著急,她的心臟抽疼了一下。

賀逸掃了二人一眼,來不及回答,便與二人擦肩而過。

然而他走了幾步,又頓住了,回過身來,看向南希。

“看到薑若悅了嗎?她人不見了。”

南希被賀逸的眼神盯得全身發緊,薑若悅不見了,他是在懷疑她?

“冇有,我冇看見她,她怎麼會不見了,她一個成年人,應該不會不見的,她也許是在酒店的哪個角落,還冇回房吧。”

賀逸冇再逗留,大步走了,這漫天的雪,下得他心頭髮涼,邊走邊握住了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