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00章 讓我抱一會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00章 讓我抱一會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出商場之後,黃薇總感到不對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賀華。

“你和弟妹剛剛聊了什麼?”

賀華往前走的腳步頓住,皺了一下眉頭,露出一絲不耐。

“冇聊什麼,接電話的時候看到了,過去打了一聲招呼。”

黃薇呼吸一窒,可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本來,她也不是什麼小氣的女人,但賀華和薑若悅之間,她總感覺有些異常。

在老宅的時候,她也有這種感覺。

她第一次見到賀華,就體會到了,他是一個冷漠到骨子裡的人。

他不屑於同任何人打招呼。

而且剛剛在店裡遇到的時候,他不是坐在沙發裡麵,冇有動一下?

但是在外麵接了電話,怎麼又過去打招呼了,這不挺矛盾的。



自己過去的時候,薑若悅的麵色還非常的蒼白,二人聊了什麼,薑若悅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黃薇主動上前,挽上了賀華滑膩的袖子。

“你知道嗎?那次在老宅,我還看到弟妹在給賀逸按摩呢,兩個人的感情真令人羨慕。”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些!表明薑若悅和賀逸感情很好。

然而賀華隻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不知道有冇有聽進去黃薇的話。

他從手機裡麵抬起頭來,麵無表情,“我要去趟西城考察項目,不能繼續陪你逛了。”

黃薇怔了一下,慢慢抽出了手來。

“那好吧,開車慢點。”

賀華上車離去了。

黃薇怔在原地,有些無措,不過她很快又安慰起自己來。

其實今天也不錯了,他竟然陪了自己逛了商場,也是破天荒一回了。

某家醫院,薑雨柔剛進行了洗胃,虛弱的躺在了病床上。

“舅舅,怎麼樣,我傷到了子宮了嗎?我還冇有嫁人啊,我的子宮絕對不能有問題。”

姚均看著報告,歎了口氣。

“這藥怎麼會進了你的肚子裡了?柔兒,不是舅舅說你,你這做的什麼事。”

薑雨柔害怕的哭喪著臉,“我……都是那個傭人害的,她把我的杯子搞混了,舅舅,你先說說我到底傷得重不重,我以後還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要說完全冇有影響,那是不可能的,這是巨寒的藥材彙集在一起磨成的,對女性的子宮傷害極大,你以後怕是很容易流產。”

薑雨柔:“……”

她哭得更凶了,豆大的淚珠滑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我不是立馬趕來醫院了嗎?為什麼還這麼嚴重。”

一旁的姚茹也立馬抓著姚均的肩膀搖晃了起來。

“哥,你這都是研製的什麼藥,藥性怎麼這麼大,柔兒都還冇嫁人,嫁人之後,必須要有自己的孩子,你知道,流產對女人的傷害有多大嗎?”

薑雨柔以後必定是要嫁入豪門的,而這些豪門,都非常的現實,女人要想站穩地位,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

甚至越多越好,這可是爭奪家產最有利的條件。

“當時你找我拿藥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這藥的厲害性,你還說藥越烈越好,正好可以一下子除掉薑若悅,誰知道你們這麼不小心,用到了自己身上。”

姚均扯開了姚茹的手,自己也覺得冤枉。

“媽,怎麼辦啊,我好害怕。”

姚茹又撲到了薑雨柔身邊,安慰起已經哭成淚人的薑雨柔來。

“柔兒,你彆害怕,以後懷上了,好好養胎,就不會小產了。”

雲城一家美容醫院。

“馨姐,我來看你了”田嬌走入了齊馨的房間。

齊馨把田嬌召了過來,指了一下自己鼓起來的胸部。

“你看看,我現在是不是比以前大多了。”

田嬌眼睛立刻睜大了,看著齊馨鼓鼓的胸口,“大多了。”

“弄這玩意,可真疼,這段日子疼得我都無法睡覺,你說逸哥哥會喜歡嗎?”

田嬌吞了吞口水,馨姐也用力太猛了吧,這都起伏的山巒了,至少也是d了吧,田嬌肯定道。

“會喜歡的,不是說男人都喜歡大的嘛,肯定喜歡了。”

田嬌的肯定,讓齊馨感覺一切都值了。

“對了,我讓你幫我調查薑若悅的資料,你調查好了嗎?”

田嬌從自己的包包裡麵翻出來幾張紙,遞給了齊馨。

“調查好了,這些都是。”

齊馨立馬翻閱起來,“太好了。”

“你聽說冇,你逸哥哥對她可好了,在暮雪山莊,竟然拍下了一個價值一億的髮卡送給了她,讓雲城的千金名媛都羨慕死了。”

齊馨倏然捏住了紙張,“有這事?”

這些日子,她都窩在這個美容醫院裡,做了手術之後,備受折磨,就冇怎麼關心外界的事。

“嗯,貨真價實,那髮卡我看過圖片,可漂亮了,還是王室遺留的,真讓人嫉妒,她有什麼呀,竟然能擁有那麼珍貴的一枚髮卡。”

“我看一定是這個狐狸精,要逸哥哥給她拍的,真是個貪婪的女人。”

齊馨發狠道,“不行,我得趕緊除掉她,不然她會更加占據逸哥哥的心。”

她立馬翻閱起薑若悅的資料來,看了一會兒,她陡然抬起頭來。

“薑若悅還有一個在醫院住院的外婆?”

“對的,她外婆還病得挺重的,說是命不久矣了,每天還要花去高昂的醫療費,這筆醫療費,想必也是你逸哥哥支付的,不然她哪來這麼多的錢。”

沉默了半晌,齊馨冷哼了一聲。

“嗬,我有辦法了,這次,我一定要讓逸哥哥徹底恨透了薑若悅。”

奈何自己還不能出去走動,還得在這個爛地方休養一陣,這件事情,看來自己隻能在背後指揮了。

田嬌蠻是好奇,“什麼辦法?”

齊馨朝著田嬌招了招手,“你把耳朵湊過來,然後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聽後,田嬌衝齊馨比了一個大拇指,“太妙了,馨姐你就是聰明,殺人都不用自己拿刀的。”

和童晚分彆後,薑若悅回到家中,找出了賀逸買的那一瓶香水,她噴了一點在雪白的脖子上。

神秘的香味,立馬氤氳了出來,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妙,薑若悅拿著精美的瓶子輕輕的晃動了一下。

倏然,背後傳來了腳步聲。

她一回頭,賀逸已經來到了她的身旁,他鬆了鬆領帶,俯視著她拿在手中的香水瓶。

賀逸喉嚨一動,這是他買的那瓶香水?

薑若悅立馬彆開臉,撫了一下額頭前的碎髮,緩解緊張的情緒,悶悶開口。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賀逸把薑若悅扳了過來,拿過她掌心的瓶子隨手放下,又突然臂彎一收,把她豎抱了起來,壓在了牆上。

他抬頭,深情的看見了她的眼裡,灼燒著她,薑若悅隻覺得腦子轟的一下。

這香味實在太誘人了,讓他喉間輕輕的滾動。

薑若悅捂了一下唇,輕聲道,嗓音裡還帶著驚嚇。

“你做什麼。”

他這樣抱著她修長的腿,她比他還冒出來了一節,把她嚇得不小,可看他的神色又很迷惑人。

“彆動,我不做其他的,讓我抱一會兒。”

賀逸忽然把頭埋在了她的脖子處,輕輕的嗅著那一股芬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