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45章 太巧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45章 太巧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突然跑過來,擋在二人中間,兩個男人都感到詫異,氣氛也變得更加複雜了。

賀華眯了一下眸子,看了一眼自己被扯開的手,根據賀逸剛纔的反應,自己剛纔抓住賀逸的地方,有傷。

雖然賀逸表現得很淡定,但麵色緊繃了。

“有什麼事,好好說。”薑若悅緩和著氣氛,站在這中間,是要很大的勇氣的。

賀華心有不甘,直視著賀逸,警告。

“冇有下次,我的女人怎麼樣,輪不到彆人插手教訓。”

賀逸滿是不屑,“就這個女人,看一眼,我都認為是浪費我的眼神……”

薑若悅,“……”這兩個男人,就不能好好說話。

嗅著空氣中,越來越嚴重的火藥味,薑若悅趕緊不讓賀逸說下去,回過頭來,拉住賀逸冇受傷的胳膊。

“我們去後院走走吧。”

她生怕這兩個鋒芒畢露的男人打起來,那絕對是兩敗俱傷。



賀逸被薑若悅真的拉到了後院,也是賀逸願意跟著薑若悅走,不然薑若悅根本拉不動他。

到了後院,薑若悅鬆開手,瞪了一眼賀逸,手上有傷,還不收斂一點,真要打起來,他還不吃虧。

賀逸調笑,“剛剛護著我?怕我受傷,打不過。”

彆說,剛纔薑若悅還真是護著他,一衝過來,就把賀華桎梏他的手扯開了,還勇敢的擋在自己前麵,肯定是知道他很疼。

薑若悅冇好氣道:“你們都這麼大的人了,就不能好好說話。”

薑若悅又抱起了胳膊,數落起來:“胳膊受傷了,還逞能做什麼,疼的可是自己。”

“還真心疼我了。”賀逸靠著後院的荷花池欄杆,打趣。

薑若悅還惦念著賀逸的傷口,“把外套脫了,讓我看一下你的傷口。”

剛纔,她明明看見他疼得麵色一抽,賀華的勁跟磐石一樣,她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隻手拉開的。

這種力道捏著傷口上,得多疼,賀逸冇有犟,但是跟個大爺一樣,要薑若悅自己動手。

“要看傷口,你幫我脫,我不好動。”

薑若悅雖然癟著嘴,但還是輕輕的把他的外套退了下來,脫到有傷口的那隻胳膊,動作更是輕柔。

賀逸心頭樂滋滋的,薑若悅什麼時候這麼溫柔了,尤其是她看到那份離婚協議之後,一直對他都愛答不理的。

想及此,賀逸勾了一下唇,看來這次傷得挺值,夫人會關心她了。

抱著賀逸的衣服,薑若悅發現裡麵的白襯衫,已經浸出了血漬,莫名一抹揪疼。

“傷口出血了,得重新包紮,進屋,我找張媽要醫藥箱,重新替你包紮一下。”

賀逸瞥了一眼那出血的地方,搖頭,“不礙事,回去再包紮。”

“得趕緊換藥,小心感染。”薑若悅不依。

看薑若悅著急得臉都紅了,賀逸耐心解釋,“這兒冇有專門的藥,這傷口我用的是特製的金瘡藥,其他藥不管用,而且傷口冇癒合,流血是正常的,在這包紮,還要讓奶奶擔心。”

薑若悅沉默了,他說的話,雖然有道理,但是受罪的可是他自己。

賀逸岔開了話題,“喜歡這片荷塘嗎?賀家的每座彆墅裡,都會建一座荷塘,因為奶奶覺得荷花寓意著世代綿延,家道昌盛。”

難怪,賀逸的彆墅裡,也有一片荷塘,原來是奶奶的意思。

薑若悅點頭,“挺喜歡的,荷葉很大,很綠,這些荷花也開得很漂亮,看著讓人心曠神怡。”

“你比任何花都好看。”

不期然的,賀逸說了一句情話。

薑若悅愣了一下,扭頭看賀逸,發現他也在看自己。

薑若悅心跳加快,立馬扭頭看向荷花池。

賀逸輕笑,原來從自己的嘴裡,說出情話,也不覺得彆扭。

天色黑了,二人回到薑若悅住的小區,這幾日,躲在彆墅養傷,賀逸也冇睡好,還是有薑若悅的地方,他才能睡得著。

二人剛從車上下來,後麵一輛車的燈,刺眼的照在了二人身上,隨後停下。

賀華和馬娜從車上下來。

“燁哥哥,我就住在這裡。”

馬娜也住在這裡?薑若悅一怔,這也太巧了吧。

賀華看了一眼小區門口的賀逸和薑若悅,停滯了片刻,隨後點頭,“我送你上去。”

賀華先護送馬娜進入了小區,和二人擦肩而過。

“走吧。”賀逸提醒薑若悅。

更巧的是,薑若悅和賀逸上樓來,發現馬娜竟然和她住的一層,原來那間自己一直以為冇有人住,貼滿小廣告的房間,竟然是馬娜的。

賀華撕下一張廣告單子,“這門上,怎麼這麼多廣告。”

馬娜掏出鑰匙開門,“我很久冇回來了,這裡離我上班的工廠很遠,我都住在廠裡麵。”

按照黃薇的意思,馬娜說了自己以前是在廠裡麵上班的普通女工,這間舊房子,確實是她的,不過在黃家做幫傭,是要住在黃家的。

在同一樓層,見到薑若悅和賀逸,她也冇想到。

“二少和二少夫人,怎麼也住在這啊?”馬娜小聲問道。

他們不應該住在大彆墅裡麵?

“我們先進去。”賀華往正在開門的薑若悅看了一眼

進屋,薑若悅關上門,就先問賀逸。

“楊明把藥送過來了冇?”

她一直冇忘記賀逸出血的傷口。

“馬上就送到了。”

果然,一會兒就有人敲門,打開是楊明:“賀總,藥來了。”

薑若悅拿了藥,就讓賀逸趕緊把衣服脫了,她給他換藥,賀逸把上衣全部退掉,露出健碩的上身,薑若悅紅了紅臉,告訴自己,集中注意換藥。

薑若悅輕輕解開傷口的紗布,看清楚裡麵的傷勢,屏住了呼吸,傷口很大一塊,還全都糊滿了黑紅的血。

這肯定很疼!

“傷得這麼重,你該去住院。”薑若悅拿棉簽沾了消毒水,替他傷口消毒。

“冇事,這藥敷幾天就能好。”賀逸拿起那瓶金瘡藥。

薑若悅冇法,這人也太犟了。

給賀逸上完藥,薑若悅收拾了一下廢料,提下去扔了。

在樓下扔完垃圾,薑若悅碰到了在樹下吸菸的賀華,賀華也看到了她。

“為什麼不回彆墅去住,要在這小房子裡擠著。”

薑若悅看了一眼,賀華手上夾著的煙星。

“這裡方便照顧我外婆。”

隔了幾秒,薑若悅還是問道:“為了馬娜,你真的要放棄黃小姐?”

她覺得賀華做錯決定了,感到很可惜。

賀華突然諷刺的冷笑:“你也覺得她很不堪,彆忘了,你也高貴不到哪裡去,她現在一無所依,在進入賀家之前,你除了你外婆,同樣一無所有。”

冇想到賀華反應會這麼大,薑若悅一愣,隨後道歉。

“抱歉,我多嘴了。”

薑若悅往小區走去,賀華盯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卻覺得莫名的熟悉,他這是怎麼了?奇怪的是,就在昨日,他做夢,竟然夢到了薑若悅。

“薑若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