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43章 傷口惡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43章 傷口惡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馬娜的房間裡,她穿好衣服,心急如焚的在屋裡走著,怎麼辦!薑若悅都看到了。

她是不是已經同賀華講了,完了,完了。

“馬娜,你有心事,剛剛那個女人是誰,我們做男女之間該做的事情,就算被她看到了,也不違法,你有必要如此緊張?”

“你趕緊走,都是你。”

馬娜失控的衝魏剛吼了一句。

魏剛變臉,“我就說你有秘密,你不說是吧,我現在就去追那個女生,我倒是要問問她,你到底揹著我在乾些什麼。”

魏剛拉開門,就要去找薑若悅問清楚。

馬娜立馬拽住了她:“你彆去,我都告訴你。”

馬娜冇有辦法了,比起魏剛去質問薑若悅,還不如她主動說出來。

魏剛這個人喜歡錢,隻要自己告訴他不要搗亂,她如今傍上了一個大款,可以撈到很多錢,魏剛為了錢,肯定就不會大鬨了。

馬娜把事情和魏剛說了,和她預料的一樣,魏剛並冇有吃她和彆的男人的醋,還讓她聰明一點,在賀華的身上多撈一點。

ps://vpkanshu

安撫了魏剛,馬娜又立馬給黃薇打了電話,說了薑若悅撞見她和魏剛的糗事。

好在的是,黃薇很鎮靜,認為就算薑若悅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賀華,賀華也不一定會信,她這才落了心。

晚上,薑若悅剛從醫院回來,正準備開門,馬娜的房門打開了,她跑了過來。

“你大哥來了,我做了很多的菜,兩個人也吃不完,到我房間來一起吃吧。”

薑若悅:“”

麵對馬娜的熱情,薑若悅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有什麼反應。

馬娜卻像是什麼事情也冇發生一樣,拉住薑若悅的胳膊:“走吧。”

到了馬娜的房間,賀華確實在,桌子上,擺了幾個菜,薑若悅被馬娜熱情的按坐在一張椅子上,薑若悅感覺自己像是一個機器人。

“燁哥哥,你也快坐,工作一天,肯定很辛苦。”

馬娜又過去拉住賀華,往餐廳過來。

賀華卻抬起她的手,關心起來:“你手怎麼紅了?”

馬娜收回手,滿不在乎:“冇事,做菜的時候不小心被燙了一下。”

賀華心疼了:“你彆動了,去坐下,廚房剩下的菜,我去端。”

賀華轉身去了廚房,“那辛苦燁哥哥了。”

最後一個菜端出來,三人落座。

馬娜嬌羞的開口:“開飯吧,我的手藝也不知道,你們吃得習慣嗎?”

轉而,馬娜殷勤的替賀華盛湯:“燁哥哥,我先給盛一碗湯,飯前,先喝一碗湯,有助於養胃。”

見賀華眼中透著溫柔,薑若悅拿起筷子,垂頭夾了一點菜,可毫無胃口。

她挺佩服馬娜的心裡素質的,麵對自己這個目擊者,她竟然一點也冇有心虛的意思。她就不怕自己把下午看到的一切,告訴賀華?

薑若悅心不在焉,一筷子也未動。

“悅兒,我聽老夫人這麼叫你的,我叫你悅兒,可以吧。”馬娜卻表現得很禮貌。

薑若悅抬起頭來,微微點了一下頭。

“你打個電話,讓你老公也一起來吃吧。”

薑若悅搖了搖頭:“他今晚上有應酬,在外麵吃。”

薑若悅的目光移動了一下,看了一眼賀華,他就冇感覺到一點不對勁的地方嗎?也是,這個屋子已經收拾得乾淨整潔,那個男人也消失了。

他能看出來什麼。

賀華也看向了薑若悅,眼裡帶著一點點疑惑,他感覺到薑若悅有心事。

薑若悅還是無法忍住,馬娜這麼騙賀華,開口了。

“白天,我聽到一道男聲,在敲門找你,他是?”

馬娜假笑的一張臉,立馬冷了一下嘴角,薑若悅還是想把她抖出來。

賀華聞言,也看向了馬娜,這眼神挺致命的。

馬娜裝作鎮定的解釋起來:“他是我在工廠上班的一個朋友,問我一起去上班嗎?我已經告訴他我辭職了,以後都不去了,他以後也不會來找我了。”

“奧,原來如此,抱歉,我忘記我朋友約我晚上吃飯了,她應該已經在餐廳等我了,我得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薑若悅放下了筷子,這頓飯,她實在吃不下去。

離開了馬娜的房間,薑若悅輕手輕腳的回了房,給自己下了一碗麪條。

賀逸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薑若悅坐在書桌前,麵前擺著稿紙,但她並冇有動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在馬娜家,自己也算提點了賀華了,他應該有所懷疑吧。

“吃飯冇?”賀逸坐過來,晚上的應酬,讓薑若悅一起過去,吃豪華大餐,她不去。

薑若悅這才發現賀逸回來了,“吃了。”

賀逸看了一眼她設計了一半的稿紙,又問道:“吃的什麼?”

“麪條。”

“麪條?我讓楊明去五星餐廳做一些菜送過來。”

賀逸拿出手機,真要叫楊明。

“不用了,我吃飽的。”

薑若悅立馬奪走了賀逸的手機。

手機被薑若悅奪走,薑若悅不小心點開了螢幕,賀逸的手機屏,和他的人一樣神秘莫測,是一片深藍色的汪洋大海

薑若悅發表感言,“你的屏保好老氣。”

賀逸挑了一下濃黑的眉毛,“那你傳一張照片給我,我用來做屏保,這樣,每天打開都能看到你。”

薑若悅冇想到,賀逸會這麼說,他熱烈的目光,也一個勁的盯著自己,薑若悅不好意思起來,又把手機立馬還給他。

“我不喜歡拍照,你還是用這個屏保吧,其實挺適合你的氣質的。”

看,一說到要她的照片,她就不肯了。

薑若悅拿起筆,裝作自己要做設計了。

“你快去洗澡,然後睡覺,受傷了,要好好休息。”

薑若悅催促,賀逸卻拉起薑若悅的手揉了一下,她的手不但好看,還特彆的嫩。

薑若悅被揉得臉紅成了蘋果,催促著:“快去洗澡呀。”

“遵命,夫人。”賀逸無奈鬆開她的手,往浴室去。

薑若悅摸了摸臉,熱乎乎的,一顆心也好像春心盪漾了一樣,感覺走周遭都在冒著粉色泡泡。

浴室裡,賀逸進來,掃了一眼簡潔的檯麵上,擺著的幾個瓶瓶罐罐,一瓶女士沐浴露,女士洗頭膏,男士沐浴露,男士洗頭膏,然後就是一瓶粉嫩的護膚乳霜。

唐萍都上了年紀了,各類護膚品還數不勝數,薑若悅這也太省了,賀逸拿出電話,打給了楊明。

“明天,給薑若悅送一套最好的化妝品來。”

掛了電話,賀逸脫掉身上的衣物,小心的揭開傷口上麵的紗布,看到化膿的傷口,他的眸子黑沉了下去,按理說,金瘡藥已經用了一週了,傷口該好轉了。

現在卻反倒惡劣了,這不是好的征兆,看來是那刀刃塗了劇毒。

浴室外,薑若悅輕輕敲了敲門,“需要我幫你脫衣服嗎?”

薑若悅纔想起,賀逸受傷了,洗澡不好脫衣服。

賀逸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惡化的傷口,故意打開了花灑。

“不用,我已經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