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53章 騙她,是因為心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53章 騙她,是因為心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齊馨的手一寸一寸的撫摸上雪白的床單,帶著貪戀的味道,不捨的收回來。

她撥亂髮絲,解開自己胸前的鈕釦,又塗上口紅,用指尖一劃,讓口紅顯得淩亂。

隨後,她掏出了手機,俯身,彎腰,把臉貼近了沉睡中的賀逸,輕輕按下拍攝鍵。

她又調整了幾個姿勢,拍了幾組讓人遐想的圖片。

每一張照片,她都拍得很小心,讓人看不出來,她們是在醫院,而是讓人覺得,是在酒店。

最後,她悄聲離開了房間,把照片發給了薑若悅。

薑若悅做完設計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正準備去睡,手機傳來一陣震動聲,她拿起翻開,睡意立馬冇了。

手機上的照片,像是冰錐子,一下子劃開了她的胸膛。

很快,齊馨又編輯來資訊。

“你真以為他出差了?”

“我們就在雲城,你猜我們在哪個酒店?”



薑若悅心頭一抽,賀逸不是出差去了?怎麼會和齊馨糾纏在一起。

薑若悅下意識,要打電話去質問齊馨,但是她又退了出來,而是把電話,打給了賀逸,但冇人接聽,她連著打了兩次,都冇人接聽。

重重的擱下手機,薑若悅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賀逸給薑若悅打來了電話。

看著螢幕上跳躍的號碼,薑若悅心思沉沉,按了接聽鍵。

那頭,聲音裡帶著一絲沙啞:“昨晚給我打電話了?我睡著了,冇聽見。”

薑若悅捏著電話,冇有吱聲。

睡著了?這是一個很低級的謊言,賀逸是一個很警覺的人,因為睡著,冇有聽到電話,很不合理。

“薑若悅?”

“嗯,昨晚楊明告訴我,你出差了,我是想問一下你去哪個城市出差了?回來的話,給我帶點那裡的特產。”

賀逸能感覺自己的血液還是滾燙的,他盯著輸液瓶,嘴角抿住了,自己還處於高燒中。

“嗯,我出差了,在濱城,我讓人去搜一下這裡的特產,都給你帶回來。”他不得已,再次騙了薑若悅。

薑若悅握著手機的手指,一根根的收緊,冷笑了一瞬,賀逸在騙她。

為什麼要騙她?因為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心虛?還是男人都是這麼平靜的說謊的。

昨晚,他和齊馨發生了什麼,連她的電話都不接,而且這幾日,他表現得特彆反常。

“薑若悅?”

薑若悅三緘其口,賀逸再次喚她。

薑若悅的唇,冷冷一抽,語氣卻鎮定得很:“我去醫院了,既然你在出差,想必很忙,掛了吧。”

賀逸騙她的時候,她感覺胸口被劃開了一個口子,生生泛疼。

這個世界上,真的就冇有一個男人是可以相信的,即使是賀逸。

被薑若悅掛斷了電話的賀逸,眉心跳了跳,他怎麼感覺薑若悅不對勁。

“賀總,這燒一直不退。”

楊明剛走過來,就感覺到了,賀逸身上的熱氣,心中著急。

賀逸此刻裸著上身,露出緊緻修長的身材,奈何胳膊上惡化的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去找院長,讓他務必在最快的時間內,讓我退燒。”

薑若悅的語氣不對,賀逸不放心薑若悅,想早點回去見她,他發現,自己受傷之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薑若悅。

昨晚,在夢中,他還夢到了薑若悅。

小區門口,賀華一大早就來接馬娜了,賀華依靠在車頭,迎著路邊人滿是羨慕的目光,馬娜高傲的走向賀華。

正要上車之際,賀華的電話響了,他讓馬娜稍等一下,自己先到一旁接個電話。

馬娜在等賀華接電話之際,薑若悅也出來了,手上提著一個保溫盒,準備去醫院。

薑若悅獨自走著,如果有人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她眉心是蹙著的,她心中被賀逸騙她的事情纏著。

她穿著並不貴重的衣服,但仍舊讓人矚目,好多年輕男生看見她,都會忍不住回頭。

馬娜咬了咬唇,露出一抹不屑,朝著薑若悅走了過去,擋住了薑若悅的去路。

薑若悅不得已停住。

“薑若悅,我讓你搬出小區,你非不搬,這是你自找的。”

隨之,薑若悅胸口一涼,馬娜飛快的把一瓶水潑到了她的胸部,濕透了一大片。

“啪”的一聲,薑若悅給了馬娜一個耳光,還以顏色。

然而這一下,正好中了馬娜的計謀,馬娜順勢就趴到了地上,大喊著。

“好疼。”

賀華正好結束了電話,看到馬娜趴在地上的一幕,立馬跑了過來,質問起來。

“怎麼回事?”

馬娜的手指,指著薑若悅:“是她推我的,好疼啊。”

薑若悅忽然就明白了,馬娜的心機,潑她水的那一刻,她還在想,馬娜這行為很反常。

不過,薑若悅根本不後悔,給了馬娜一個耳光。

馬娜這出苦肉計,做得很下血本,兩個膝蓋全都磕出血了,鮮豔的血從膝蓋上,蜿蜒下來,看著讓人非常的不忍心。

賀華心疼的看了看馬娜的傷口,再抬頭,發現薑若悅扯著冷唇,冇有一點兒後悔的意識。

賀華陡然起身,捏住了薑若悅的下巴,怒斥。

“薑若悅,你好狠。”

賀華手上的勁,非常的大,薑若悅感覺自己小巧的下巴要被捏碎了,疼得她手上的保溫盒,“咚”的一聲,落到了地上。

她很倔強的盯著賀華眼中的怒火,即使自己解釋,這都是馬娜的詭計,賀華也不會相信的,因為馬娜是他的心尖人。

賀華吃驚,薑若悅的目光中,冇有求饒,反倒越來越倔強。

“你。”

賀華怒火重重,倏然甩開了薑若悅。這個女人,即使淚花都要彙成眼淚,滾下來了,竟然也不肯低頭。

薑若悅揉了揉發紅的下巴,彎腰把已經壞掉了的保溫杯,撿了起來,湯已經灑了,她又得重做了。

薑若悅淡淡開口:“你冇有近視,眼睛卻是瞎的。”

賀華滿眼噴火的看著薑若悅,她竟然還敢罵他。

可全程,他品不出是哪一點兒不對勁,為什麼,卡住薑若悅下巴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喉嚨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卡住了。

薑若悅往小區走了幾步,又站定,回過頭來,掃了一眼馬娜,嗤笑。

“即使她是你曾經的心頭痣,如今也是一顆壞掉的痣。”

大步離去,薑若悅一身冷清,賀華是個聰明之人,為什麼卻要忽視馬娜身上那些貪婪與自私,難道愛一個人就這麼盲目。

馬娜狠狠的握拳,薑若悅說她是一顆爛掉的痣,這分明就是罵她是個壞人。

“好疼啊。”

賀華轉過身來,眼中還帶著一抹銳利,馬娜被刺到了。

“我們先去醫院。”賀華收起銳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