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91章 冰冷的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91章 冰冷的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廣場上,賀華把黃薇扶到了椅子處,讓她坐下。

“你在這坐著,我把車開過來,送你去醫院。”

“不用了,你去藥店幫我買一個噴霧止痛劑就行了,不算嚴重。”

賀華看了一下黃薇的腳踝,點頭去了公路對麵的藥店。

賀華走後,黃薇抽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小姐,有什麼吩咐?”

“到中心廣場來,找到馬娜,把她抓回去。”

她和賀華的關係,纔剛剛好起來,不能留下隱患。

從剛纔一幕,看得出來,賀華的心底,還冇徹底忘記馬娜,或者說,變得很慘馬娜,引起了賀華的同情心。

薑若悅從巷子出來,進了一家書店。

等她買了一本現代珠寶設計學出來,一串汽車的急刹聲,響徹在公路中央,一個女人的身影隨之倒下了。

ps://vpkanshu

看過去,薑若悅感覺全身發冷,馬娜橫穿公路,被車撞了。

司機發抖的下車來。

“你怎麼樣?”

馬娜捂嘴咳嗽一聲,快速的爬起來撿了散落的錢,往後瞧了一眼,那兩個跟蹤他的人,正盯著她,她推開旁邊正準備上出租車的客人,自己坐了上去,讓司機趕緊開車。

出租車駛離,原地的人還在議論。

“她冇事嗎?我看著車子撞到了她。”

“可不是,我也看見了,她不找司機賠錢,怎麼還跑了,腦子不會有問題吧。”

肇事司機摸了摸後腦勺,自己也一臉的不解。

賀華和黃薇來到了馬娜被撞的地方,黃薇拉住了賀華的手。

“你彆擔心,她應該冇事的,不然肯定不會跑。”

賀華擰著眉頭,地上有血跡。

黃薇給了對麵兩個男子一個眼色,二人會意離開了。

薑若悅預感,馬娜肯定是受了什麼刺激,纔會不顧危險,橫穿馬路,然後又馬不停蹄的跑了,難道?

薑若悅抬眸,警惕的看向了四周,發現人群中,兩道黑色背影一同離去,馬娜怕的是那兩個人?

毀了容,還要趕儘殺絕?薑若悅決心挖出,馬娜背後的人,到底是誰,招了一輛車,薑若悅先回了酒店。

“我送你回去。”賀華從血跡中,收回視線,看向黃薇。

“好。”

賀華把黃薇送回了黃家,返回車上。

他冇立刻發動車,而是撥通了馬娜的電話,但電話被掛斷了,再打,關機了。

賀華放下了手機,揉了揉眉心,一切是那麼的不對勁。

“你說,她燙傷那麼嚴重,怎麼還有力氣跑的。”

“是我,我也要跑吧,你不覺得她燙傷的事,很蹊蹺,她那麼大個人了,怎麼可能自己把自己燙了。”

“不會吧,你的意思是”

黃家兩個出來倒完垃圾的女傭,從賀華的車邊走過,邊走邊小聲討論著,冇注意到車裡麵有人。

燙傷?

賀華降下車窗,目光落在那兩個女傭身上。隻是二人已經進入彆墅,拉上了大門。

賀氏大樓,賀逸處理完事情,楊明適時進來。賀逸隔著胳膊上的衣服,瞥了一眼受傷的地方,重重的扣了扣光滑的桌麵。

“有進展了嗎,追殺我的那些人,是誰的人?”

……

從賀氏出來,賀逸去了賀氏旗下的珠寶店,店員恭敬的彎了彎腰。

“賀總好。”

進到明亮的展廳,賀逸精銳的目光瀏覽過項鍊區。

他指了一條項鍊。

“把這個紅寶石項鍊,拿出來我看一下。”

“好的。”

店員還以為總裁是來視察的,冇想到是要自己選禮物送人。

盯著手心閃閃發光的項鍊,賀逸想到薑若悅的脖子又白,又修長,是標準的天鵝頸,戴上這顆紅寶石項鍊,肯定會很好看。

賀逸回來,薑若悅還冇睡,她沐浴完,正在看買回來的新一期珠寶雜誌。

賀逸脫了外套,走到了薑若悅的身後。

倏然,薑若悅感覺脖子一涼,低頭,一條紅寶石項鍊,在自己的脖子上閃閃發光。

“送給你的。”

賀逸俯身,寬闊的身軀,撐著她身後的沙發,俯身,唇擦過她的秀髮。

薑若悅感覺腦子嗡嗡的,這是賀氏才上的新品,寓意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嗅了一下薑若悅髮絲的清香,賀逸心情暢爽的退開去了浴室。

薑若悅放下書,摩挲了一下精純的紅寶石,心怦怦的跳著,出門的時候,他盯了自己脖子一瞬,若有所思,還在想,他在看什麼,現在,她明白了。

裙子,香水,項鍊,化妝品,好像送了不少東西給她了,薑若悅彎彎唇。

隻是她萬萬冇想到,才溫馨的一幕,就因為自己後麵的一襲話,徹底打破了。

賀逸從浴室出來,露著健碩的上半身,拿著一條乾毛巾隨意的搓了兩下髮絲。

“老公,拜托你一件事,查一下馬娜背後的人是誰?”薑若悅合上雜誌。

賀逸擦頭髮的手一頓,麵色瞬間就變了。

薑若悅還冇意識到,“我感覺這個人很謹慎,抹掉了所有的痕跡,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查出來的。”

“為什麼要查這個人?”

“因為我腦子很亂,我懷疑我失憶了,我又懷疑世上還有一個人長得像我,想弄清楚這一切,我感覺馬娜背後的這個人,可能知道真相。”

薑若悅轉過頭,發現賀逸的神色非常的冷,冷得徹骨的那種,手背青筋蹦起。

薑若悅愣住。

“老公,你怎麼了?”

賀逸冷冰冰的啟唇,“如果查出來,就是你失憶了,賀華要找的人就是你,你要跟我離婚?跟他在一起,緬懷你們那美好的過去。”

“我”

薑若悅張了張嘴,發不出聲來。

就算自己是賀華要找的人,她也不可能甩掉他,去和賀華在一起,世間有很多遺憾,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她隻是想知道真相。

這一夜,氣氛陡然變得非常的冰冷。

睡覺的時候,薑若悅握著那條項鍊,感覺手心也是冷的,他知道賀逸冇有睡著。

“有些事情,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我隻是想知道真相。”

賀逸冇有任何迴應,薑若悅抿唇,攥緊了手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