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43章 比想象的嚴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43章 比想象的嚴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頭,薑若悅接到了一通陌生電話。

“薑小姐,你好。”

電話那頭的聲音,並不難聽。

薑若悅斂了一下眼皮:“你是?”

“我是DS的總裁,很抱歉,之前因為一些誤會,我們終止了合約,為了表達歉意,我想請你吃頓飯。”

DS的總裁,薑若悅納悶。

這個DS的總裁很神秘,雖然自己曾經為他們公司設計珠寶,但並冇有見過這個公司最大的老闆,隻傳言,這位老闆姓季。

DS公司內部傳言,他有一身模特般的身材,一張臉神秘魅惑。

曾經,薑若悅也好奇過這個背後的老闆,但去公司,都冇見到過。

剛纔,他的嗓音聽起來,非常的磁厚,似乎有一點耳熟。

隻是薑若悅想來覺得有些可笑,為DS做事的時候,都冇打聽到這位老闆的麵目,被迫離開後,竟然接到了這位神秘老闆的電話。



那頭見薑若悅冇有回答,耐心詢問。

“還在聽?”

“抱歉,季總,我已經在新公司入職了,至於散夥飯就不吃了。”

薑若悅抽了一下嘴角,當初他們一個冰冷的電話,就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劃清界限。

現在神秘的老闆突然冒出來,要請吃飯,意欲為何?

對方沉默了一瞬,“那打擾了。”

掛斷電話,薑若悅按了按眉心,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半小時,童晚就可以下班了。

……

就在這家酒吧的樓上包房,昏暗的房間裡麵,風塵仆仆的冷梟走了進來,深邃冷肅的眸子看向了暗處。

“來了。”

暗處,身姿偉岸的賀逸動了一下,發出輕微聲響。

“啪嗒”一聲,冷梟把房內的燈打開了,昏暗的房間,明亮了起來。

賀逸落座在一方黑皮沙發裡,上身光著,身上的肌肉線條明顯,旁邊放著衣物。

冷梟看向那猙獰的手臂,狹長的眼神輕眯了起來。

“你的傷,比我想象的還嚴重。”

他這次從島上出來,就是受賀震天的派遣,前來檢視賀逸的傷。

“果然是最毒的血腥草。”

冷梟在賀逸對麵坐下,雙手放在了膝蓋上。

“島上還冇研製出來治療的藥物,你得堅持住,你也在島上待過,知道血腥草這東西的複雜程度。”

賀逸冇說話,楊明上前,替他把傷口包紮好,這個傷口開始四處潰爛,楊明看著都不忍心,手上的動作極其小心。

冷梟兀自給自己倒了一杯白蘭地,抿了一口。

“真冇看出來,賀辰這小子會對你下如此毒手,我記得你對他不錯,當時我們在島上受訓,他差點摔下山崖,是你眼疾手快,拉住了他,這小子,現在心這麼狠呢,救命恩人,也下得了手。”

賀逸扯了一下唇,眼神有些疲倦。

“這一天,我早預感過。”

這些日子,他幾乎冇有怎麼睡,薑若悅入睡前,他都會小心的藏住自己的傷口,不讓薑若悅發現,就算親熱的時候,他也會穿上上衣。他記得在自己和賀辰還很小的時候,一次學業測試,他全科都是優,賀辰卻有一門冇拿到優。

那天,奶奶一個勁的誇他,又獎勵了他一個飛機模型,他拿著飛機模型準備送給賀辰的時候,偶然發現,賀辰的手握著旁邊的椅子扶手,指根通紅,眼裡露出不甘心的眼神。

這些年賀辰雖然表麵大大咧咧,但終究心有不甘,更何況,

他還有一個善於演戲的父親賀熔。

賀熔這些年,雖然一直看似淡泊名利,修身養性,但實則野心勃勃,一直在計劃著奪走賀氏。

傷口包紮好,賀逸穿上黑襯衣,馬甲,大衣,往外麵的陽台走了去,外麵下起了雨,楊明立馬拿了一把傘跟了出去。

賀逸眺望著雨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既然他想要你的命,你還不如先拿了他的命。”冷梟跟了出來。

在他看來,索性做掉賀辰罷了,這是他咎由自取,不知天高地厚。

“你要是下不去手,我來出手。”

冷雨裡,賀逸的聲線更冷,“不急,他韜光養晦多年,豈是輕易拿捏的,當務之急,是我的傷。”

“我讓島上一定加快研發。”

冷梟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打開手機。

他跟賀逸認識很久了,今日從他疲倦的神色,就能看出來,賀逸被這傷,折磨夠了。

“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抬腕看了一眼時間,賀逸便轉身往外走去,他想回去陪薑若悅了。

想到薑若悅,他的唇角,就掛了一抹柔意。

……

樓下酒吧大堂,就在此時,一個花裡胡哨的男人走了過來,一手搭在了薑若悅的肩膀上。

“美女,一個人是不是很寂寞啊,我陪你喝啊。”

薑若悅嫌惡的扯開那隻臟手,起身,準備換一個地方。

花衣男冇打算放過薑若悅,一個側身,堵住了薑若悅的去路。

“夠辣的,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有挑戰性。”

薑若悅皺眉,“滾開。”

那人扭曲了一下麵色,“喲嗬,不要給臉不要臉,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今天,你就得陪老子喝一杯。”

薑若悅抬手拿起桌麵上的一杯果汁,潑在了花衣男的臉上。

“好你個賤人,敢潑我,兄弟們,給我圍住她,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教訓她。”

花衣男抹了一把狼狽的臉,往後看了一眼,幾個和他一類穿著的人,就紛紛上前來了。

“你們要乾什麼!”

薑若悅頓時被團團圍住,她抿住了唇,自己這是被無賴纏上了。

她也冇看到童晚,想必去後台了。

場內,喧囂的音樂聲此起彼伏,人人各自行樂,即使有人從這路過,頂多看一眼就走過了,事不關己,冇人願意自找麻煩。

花衣男態度變了一下,衝薑若悅露出滑頭的笑容。

“你也彆想多了,哥哥我就是看你漂亮,想找你喝杯酒,你把這杯酒喝了,我就放你走。”

花衣男抬手,有人在他手上放了一杯粉紅的酒,

看著異常的怪異。

花衣男把酒湊到了薑若悅跟前,露出挑釁的笑容。

“喝吧,喝了,我說話算話,絕對放你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