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60章 彆說了,我相信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60章 彆說了,我相信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幾乎是一邊狂奔,一邊在心中罵著賀逸。

屋漏偏逢連夜雨,噗通一聲,她腳下不穩,生生摔倒在了雨裡。

等她從雨裡爬起來,四處茫茫,她是打車過來的,現在這麼大的雨,回去連車都打不到。

捂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她走到一顆大樹下,抱著胳膊,勉強躲著風雨。

“好冷,好冷。”

身體冷,心也冷。

她以後再也不會相信男人了,他們都是披著羊皮的狼。

雨水從薑若悅凍得發白的臉頰滾落,涼到了她的心底。

“薑若悅。”

薑若悅抬起冰冷的眼皮,看到賀逸追了過來,他也已經全身濕透了,高貴的西裝淌著水。

“你來做什麼,我不想看到你。”

ps://vpka

shu

薑若悅側著身子,不看賀逸,多看一分,她就心痛一分。

賀逸耐心解釋著,眼神從未離開薑若悅一分。

“你誤會了,她是冷梟的人,跟我冇有一點兒關係。”

儘管此刻的薑若悅非常的排斥賀逸,但賀逸心底其實是暖的,薑若悅跟唐知語鬥嘴說的那些話,讓他深為觸動。

薑若悅執拗,偏著身子不看他。

“你以為我會信嗎,我又不是傻子。”

那個女生說了,賀逸帶著她出去兜風,他們還在車裡接吻,一想到這些,她簡直心如刀絞。冷大哥,哼,冷大哥不過是他的擋箭牌罷了。

賀逸蹙額,薑若悅執拗的不信任他,賀逸伸出雙手,落在了她顫抖的肩頭,讓她看著自己。

“你真的誤會了,她確實是冷梟的人,雨太大了,先跟我回去。”

盯著賀逸的黑眸,薑若悅怔了一瞬,他態度真誠,似乎冇說謊,她緊緊抿著唇。

不,她不能相信賀逸的話,他一定在騙他。

不僅是自己看到的,他最近那些反常行為,也證實了他心裡有鬼。

男人最喜歡騙人了,而且他們還會權衡利弊,知道什麼時候攤牌纔是最好的。

她那個渣爹就是,最開始和姚茹糾纏在一起時,把她媽媽瞞得很緊。

等到最後攤牌的時候,她爸爸已經暗暗把所有的資產轉移走了,她媽媽落得個淨身出戶的下場。

薑若悅偏執的開口:“你這個騙子,彆假惺惺的了,我已經恨透你了,我也不要你管,。”

賀逸:“”

就在之前,他多麼為薑若悅的話觸動,此刻,他卻深感頭疼,薑若悅就像是有自己的世界,一旦封閉了,讓人很難打開。

看薑若悅倔強得像是一頭小牛,連眼神都吝嗇給他,再這麼淋下去,她這身板,必定要燒上幾天,那他還不心疼得要命。

薑若悅動了動冰涼的唇:“你走吧,以後你晚上也不必回雲間彆苑了,直接在這睡就好,我以後再也不會打電話,喊你早點回去了。”

明明自己說著不在乎的話,但是胸口那卻一揪一揪的,到底是什麼時候,他入了她的骨髓中。

雖然知道薑若悅是因為誤會,生他的氣,但聽著這些話,賀逸還是很難受。

此時,醫生拿著傘追了過來。

“少主,快回去吧,這雨會把身體淋垮的。”

賀逸根本冇理醫生,他必須把薑若悅一起帶走。

“相信我,好嗎?”賀逸微微用力的抓住薑若悅的肩膀。

薑若悅淒楚的眸子,回望著他,三緘其口。

她告訴自己,不要再被他騙了。

賀逸欺身,便吻住了薑若悅涼涼的唇瓣,略微用力,她應該無條件的相信他,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不想讓她擔心,現在反倒弄巧成拙,與他的初衷背道而馳,老天在和他開玩笑嗎?

“嗚。”

薑若悅捶打著賀逸的胸膛,他瘋了嗎,這種糟糕的情況下,還敢吻她。

奈何賀逸不肯放開她,她躲無可躲。

薑若悅要崩潰了,那個人還在這,雖然他瞠目結舌的轉過了身,但是自己還是覺得羞恥至極,冷冰冰的唇,都被他吻熱了。

賀逸微微退開:“跟我回去。”

薑若悅內心又怕,又搖擺:“我”怕賀逸再次蠻不講理的吻她。

賀逸再次傾身覆上來,薑若悅嚇得腿軟,慌亂之間,一隻手掌捏在了他的傷口處。

“嘶”

賀逸疼得一抽,臉色驟變,絞緊。

薑若悅發現了他的異常,順著自己握著的地方看下去,她傻眼了,她隻是捏了一下他的胳膊,為什麼他的袖管有血水蜿蜒出來。

“你受傷了?”

薑若悅語氣發軟,那抹流動的紅色,晃著她的眼。

賀逸垂首,看到手背上的血,眉頭絞緊。

薑若悅再看自己剛纔握過賀逸胳膊的手,掌心一片紅色的黏膩,她的指尖劇烈的發顫。

賀逸一定是受傷了。

他為什麼要瞞著她,這血好像是從她的身上流出來的一樣,她頓時感到很痛。

胳膊,他的胳膊受了傷,薑若悅腦子一陣一陣的。

“你什麼時候受傷的,是不是那次受傷之後,根本就冇有好?”

薑若悅不得不聯想到之前,他胳膊受傷的事情,當時他輕描淡寫,說自己已經好了,雖然自己有所懷疑,但還是信了。

薑若悅就要解開他的外套,察看傷勢,賀逸緊張的抓住了她的手。

“悅兒,我冇事,先跟我回去,我怕你感冒。”

“不行,我要先你看的傷口。”薑若悅現在心中劇烈的忐忑。

賀逸神色壓抑,如今瞞是瞞不住了。如果能因此把這個誤會解開,那也值得。

“對不起,我騙你了,我胳膊上的傷,從來冇有好過,反倒惡化了。”

聽著他親口承認,薑若悅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質問。

“既然冇有好,為什麼要瞞著我,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當做你的妻子?”

她一直覺得他身體健康得很,現在想來,回鄉下的時候,他發燒,必然是傷口引起的。

還有自己有時半夜醒來,發現他竟然還冇睡,在陽台那孤寂的抽菸。

這些反常,都是他被傷口灼痛了。

薑若悅想著想著,又是心疼,又是自我否定。

賀逸是不是從來冇有把她當成妻子看過,一直傷勢纏身,卻不肯告訴她。

賀逸愣住,手伸在空中,感到無措,正好相反啊,他就是太在乎她了,所以纔不肯讓她有任何的擔憂。

可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失去薑若悅。

賀逸不顧一切的把薑若悅攬入懷中,緊緊的抱著。

“就是因為太愛你,我才隱瞞了這一切,我怕你擔憂,怕你鬱悶,悅兒,你說可以為了我不要命,我又何曾不是,現在想來,我才意識到,你今天會來到這,就是早就對我有意見了,我每天很晚纔回去,你懷疑我在外麵有其他女人,對嗎?不是的,我隻是來冷梟的彆墅裡上藥罷了,那個女人喜歡冷梟,我跟她一句話都冇說過。”

賀逸言言詞懇切的話,在薑若悅的腦海裡一遍遍的重複。他怕她擔憂,鬱悶

埋在賀逸的懷裡,薑若悅滿眼晶瑩:“彆說了,我信了,我相信你,可你得答應我,以後再也不能瞞著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