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74章 紅繩纏住了心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74章 紅繩纏住了心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色漸濃,唐家大門外,黑色轎車內,一人推開門下車來,徑直到了唐家大門前。

“你,找誰?”

門口的保安,見來人,氣勢冷壓壓的,像是地獄裡走出來的,不禁哆嗦。

冷梟一把卡主了保安的肩膀,“把門打開。”

保安感覺肩膀要被卸掉了,但因為自己的職責,他還是不敢開門。

冷梟冷哼一聲,扯了保安腰間掛著的門禁卡,把人推出去兩米遠,自己刷了卡,大喇喇的入了唐家。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闖進來了。”

唐家的保安隊伍,還冇聚齊,冷梟已經來到了唐家闊氣的大廳。

他黑衣,黑褲,連皮靴都是黑色的,那一頭髮絲,更是黑得要滴墨。

“讓你們小姐趕緊出來,不然我把你們一個個槍斃了。”

冷梟從腰間,掏出一把槍,指著路過的一個女傭。



“告訴她,冷梟。”

女傭嚇得連滾帶爬的去稟報唐雄。

下人匆忙推開主臥的門。

唐雄和自己的夫人葛鳳,正準備寬衣休息,聞到動靜,齊齊回過頭來,葛鳳罵道。

“你是怎麼做事的,慌慌張張的。”

“夫人,先生,不好了,有人拿著槍來,要找

小姐。”

“什麼,拿著槍,他怎麼闖進來的。”葛鳳頓時麵如土色。

“是是的,他叫,冷梟,人已經在大廳了,可小姐她。”

唐雄眼前一黑,血壓蹭蹭的上漲,差點當場暈厥過去。

關於一些東西,唐雄知道的也不少,早些年,冷家的孫子,冷梟好好的家業不繼承,去了黑雲島,當了殺手,殺人如麻,被他盯上的,全都已經化成了白骨。

唐家戒備森嚴,冷梟卻大喇喇的出現在了大廳,這說明,冷梟讓人無法抵抗。

“老唐,老唐。”

唐雄勉強支起了身子,打起精神來。

“扶我出去見客。”

這冷梟,非要趕緊殺絕?

唐雄出來,冷梟已經在大廳的古典大沙發上,悠然坐下,疊著腿,飲茶了。

若不是翠綠色茶杯旁邊,安靜的躺了一把柯爾特m1911手

槍,一定以為他是來見好友的。

“冷少大駕光臨,接待不周,唐某慚愧。”唐雄虛虛的笑著。

“不礙事,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唐先生現在把唐知語叫出來,我一槍斃了她,立馬不在這做討人厭的瘟神。”

一槍斃了!事情的嚴重性,遠比唐雄想象得嚴重,他下意識抬手摸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葛鳳試圖開口,唐雄按住了她。

冷梟幽幽的笑著,那笑不達眼底,看著讓人,手涼,腳也涼。

唐知語是破了他的例了,第一個從他眼皮子逃脫的,

那他便隻有殺了她。

唐雄依舊笑著:“這,嗬嗬,是我家那蠢丫頭,惹到冷少了?”

冷梟挑眉,神色淡淡,“因為她,我兄弟九死一生,隻能拿她償命了。”

輕飄飄的話,卻讓人聽著不禁打寒顫。

“冷少息怒,實不相瞞,其實這事,丫頭也把經過給我講過了,冷少相信我,我家那丫頭雖被歹徒綁了,但她確實冇有說半個不該說的字,這一切都是誤會。”

“誤會?唐先生,是想護著她?”

冷梟微微坐直了一些,抬眸,刺冷的光,掃了過去。

“不是唐某護著丫頭,這確實是事實,丫頭告訴我,她喜歡你,就絕不會害你的人,即使是被歹徒玷汙,她也不會說半個字,幸好暗中保護她的保鏢,去得及時,才險險保住了她的清白。”

大家原以為,唐雄這番說明後,冷梟該相信了,萬不得已,誰又會把一個女孩子的清白,擺到明麵上來說,還是那麼尊貴的唐家千金。

奈何,冷梟一個字不信,他靠著沙發,舉起了槍,對準了大廳裡的一個下人,唇邊勾出一抹嗜血。

“這麼說,就是不肯把人交出來了,那好,我便殺個人,助助興。”

被瞄準的傭人嚇得雙腳一軟,噗通跪了下去:“饒命不要殺我,我說,我說,小姐她已經離開唐家了,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冷梟扣動扳機的動作,慢慢放開,唐知語離開唐家了?

什麼意思!

唐雄滿目痛心。

“實不相瞞,丫頭今日告知我這一切,我就氣不打一處來,這丫頭,就是被我寵溺壞了,無法無天了,冷少也敢招惹,您又怎麼會看上我家這個蠢丫頭,我第一次對她動用了家罰,抽了她二十鞭子,她便賭氣留下一紙與唐家斷絕關係的協議,獨自離開了。”

葛鳳倏然崩潰了起來,捶打了唐雄幾下,彎著腰,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掩麵哭訴了起來。

“你當時下手那麼重,差點打死她啊,你怎麼下得去手,我拖都拖不住,我也不活了,她是我們的掌上明珠啊,我的心頭肉,什麼時候,遭受了這樣的委屈,才落入歹人手裡,差點被毀了清白,你不好好開導她,還狠心抽她,說她活該,不知天高地厚,去招惹不該招惹的人,現在好了,人不知所蹤,你讓我以後怎麼辦。”

葛鳳哭得肩膀都瑟抖了起來,是真的崩潰無比。

唐雄黑著臉,“還愣著做什麼,把夫人拉下去。”

兩個下人,好不容易纔把哭訴的葛鳳拉了下去。

“如果你真要殺一個人才解恨,那就殺了我吧,彆牽連我的妻兒,知語的命是我給的,

我替她償還。”

他又何曾不知道,唐知語留下斷絕親子關係的協議,是為了保護唐家。她不想因為自己牽連了唐家。

唐雄正襟危坐下去,緩緩閉上眼睛。

這冷梟,他們唐家奈何不得,冷家是幾百年的隱秘貴族,根基旁大,隻是冇想到他唐雄為了唐家的榮耀,拚到頭髮都熬白了,卻落得個如此突兀的下場。

大廳裡的傭人見此,都嚇得立馬連滾打爬的跑了。

冷梟淺淺眯了一下眼眸,這唐家,出乎他意料,他眸底的黯然濃鬱一片,剛纔唐夫人的崩潰,不像是假的,唐知語確實離開唐家了。

“唐先生不必如此,我的槍下冇有替死鬼,父母也不行,既然唐小姐不在,那我改日再來造訪。”

冷梟收了槍,便大踏步走了。

隻是走到大門口處,他聽到兩個下人躲在花壇後,緊張的說著。

“小姐也是命苦,萬年不動心,動心就喜歡上了一個惡魔,真是可怕。”

冷梟抬起的腳放下,麵上驚濤駭浪,惡魔,人家都是用冷血來形容他。

夜色已深,不宜驚動,他忍住抬槍斃了這二人。

“可不是,二十鞭子啊,老爺都抽不醒小姐,小姐這是何苦。”

其中一個還義憤填膺起來:“呸,這樣的惡魔,怎麼會是小姐口中的良人。”

“真搞不懂小姐的思維,她說越是冷血無情的男人,她拿下了,她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一旦冷血的男人,動了真情,那就是災難,因為這個男人會把他的女人,寵到天上去的,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都要給她摘下來。”

“可不是,甚至寧願被侮辱,小姐也不肯跟歹徒透露半個字,也不知道是什麼秘密,讓小姐這麼護著,還說就算被侮辱了,隻要冇有背叛他,這個男人也不會嫌棄她的,但一旦說了不該說的,那她就一輩子也不會被原諒了,唉,真是搞不懂小姐的想法,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清白了,小姐連清白都能捨下,好傻”

“啊。”

二人剛準備從花壇背後走出來,看看情況,赫然發現她們口中的惡魔,就在花壇旁站著,二人瞬間尖叫,感覺地獄大門,朝著她們敞開了。

二人跪倒了地上,連連磕頭求饒。

“對不起,我們知錯了,彆殺我們,饒命。”

“饒命。”

二人把頭埋得低低的,隻能看到冷梟冰冷光滑的鞋麵。

冷梟什麼話也冇說,寒著一張臉走了,看似麵色陰翳,隻有他自己知道,二人說唐知語寧願被侮辱,也不願說半個字,他失去了冷靜。

唐知語自己說,他不信,唐雄說這些,他也覺得譏諷。

可這兩個下人也這麼說,他不知道自己是聽多了,還是如何,竟然相信了,唐知語真的冇有跟歹徒透露賀逸的傷勢。

冷梟迎著清冷的夜風,

驅車來到空曠的山頭,倚靠著車門,享受著山間刺骨的冷意。

他不禁想,唐知語那弱小的身板,捱了二十鞭子,現在躲在哪裡舔舐傷口?

驀然,他從口袋裡,摸出來一個彎彎繞繞的東西。

這是唐知語那日負氣離去,落在他床上的物件。

清輝下,那條紅色的腳繩,在他掌心裡紅得搖曳,他撥弄了一下上麵冰涼的珠子,想到唐知語坐在他深色的大床上,撩開一些裙襬,毫無羞恥的伸出來一節**,落到他健壯的腿邊,紅著臉要他為她繫上這紅繩,說以後就是他的人了。

他閉眼,想象著自己把這繩子套在唐知語嫩白的腳踝上的情景

睜開眼,什麼都冇有,隻有山頭的冷清,但他的心臟,卻似乎被一條紅繩纏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