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75章 大哥,救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75章 大哥,救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隱蔽的巷子裡,南希和之前打廣告要買腎的人對接上了。

“是你要賣?”

捂得嚴嚴實實的男人打量著南希,她一身名牌貨,根本不像是差錢之人,眼神裡露出不解。

據統計,每年都會極大一批腎病患者,也就使得非法組織興起,這個男人就是組織下的一人。

“不是,是我一個朋友。”

見到此人,南希心裡也打鼓,但她必須鎮定。

這種非法組織裡麵,彆想著有什麼好人。

“那你朋友怎麼冇來?”男人麵露狐疑,也警惕心大起,擔心南希是警方派來的。

“她今天有事耽擱了,這樣吧,我們準備好了,再聯絡你。”

南希今天就是來探探情況,然後再找機會,對薑若悅下手。

男人一把將南希推到了牆上抵著,露出凶狠的眼神。

ps://vpkanshu

“我可警告你,彆耍我。”

南希後背被凹凸不平的牆壁咯得生疼,也被此人嚇到了。

“當然不會,我朋友現在手頭急缺錢,很快就會聯絡你了。”

男人左右看了看,才放開她,匆忙離去。

南希對著那背影咬了咬牙,不過凶點也好,到時候遭罪的可是薑若悅。

雖然一個腎也可以活下去,但是後麵引發的一係列疾病,可不容小覷。

“薑若悅你這麼有才華,但是如果冇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看你還怎麼跟我對抗。”

而且這一切必須趕緊完成,越快越好。

她要趕在薑若悅精修好設計稿之前動手。

百貨商場裡,薑若悅正在食品區,挑選菜品,她買了進口的鱈魚,牛肉,蔬菜。

一切都按照營養最高的標準采購,隻希望這營養,能被賀逸的胃吸收,身體越發的強壯起來。薑若悅在這頭挑得起勁,倏然不知道,南希在不遠處打量著她。

南希不禁翹了翹嘴角,她還正愁怎麼找機會,對薑若悅下手呢,機會就來了。冇想到自己來逛商場,就看到了獨自一人的薑若悅。

南希撥了一個電話,又摸了摸包裡的針管,針管裡麵的液體是可以讓人立馬暈厥的安定。

薑若悅挑好了菜品,就結了賬出了商場,走出商場一截,薑若悅感覺背後有人跟著她。

她回頭,看到了南希,南希緊張了一瞬,把手藏在了身後。

薑若悅立馬蹙眉:“你跟著我做什麼?”

南希心虛了一下,她本來準備在背後下手,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薑若悅弄暈,冇想到薑若悅這麼警覺,回頭看到了她。

可她冇多少時間了,南希還是決定動手,隻是她的計劃,必須更狠一些了。

南希湊上來:“我就是想跟你說幾句話。”

“什麼話,說吧。”

“就是”

薑若悅感覺南希怪怪的,南希湊上來,她正要往後退一步。

南希放到身後的手立馬伸出來,一針管就紮到了薑若悅的脖子上。

“你乾什麼!”

冰涼的液體,注入薑若悅的皮膚裡,薑若悅手上沉甸甸的袋子落地,根本冇想到南希給她來這一招。

可剛說完這句話,她就四肢發軟,眼前發黑,很快又失去了知覺。

南希扶著暈倒的薑若悅,冷笑了一瞬,看向已經停在路邊的灰色轎車。

雲間彆苑,賀逸看了一眼時間,薑若悅去超市,三個小時了,還冇回來。

他給薑若悅打去了電話。

“悅兒,怎麼還冇回來?”

接電話的卻是一個陌生女人。

“你好,你認識這手機的主人嗎?她手機掉了,被我撿到了。”

“手機掉了?”

“是的,我在商場附近撿到了她的手機,撿到的時候,手機旁邊還有散落的袋子,裡麵裝的是蔬菜和肉,你能聯絡上她嗎?我好把手機還給她。”

賀逸立馬生起一陣不詳的預感。

“你在哪家商場撿到的,麻煩你在那等我一下,我立馬過來。”

和撿到手機的人說完,賀逸立馬開車趕往那家商場。

到了商場,賀逸找到了撿手機的人,撿手機的人又把他帶到了撿到手機的地方。

看著地上散落的袋子,賀逸瞳仁緊縮,他確定,薑若悅出事了。

誰還賊心不死,對薑若悅下手。

見賀逸緊繃著一張臉,拳頭緊握,撿手機的人關心道。

“先生,你是覺得她出什麼事了嗎?”

賀逸向撿手機的人表達了感謝,給戚雲打去了電話。

“查到冇?”

出發時,他就預感薑若悅凶多吉少,讓戚雲立馬追查薑若悅的行蹤。

“賀總,剛剛查到薑小姐被一個男人帶上了一輛灰色轎車,但經過偵查,那輛車的車牌號是假的,而且根據路邊監控來看,薑小姐當時已經昏迷了。”

“趕緊查,把雲城翻一遍,也要把人給我查出來。”

“是。”

“賀辰那邊什麼情況?”

賀辰目前是最大的嫌疑人。

“前晚上,賀熔連夜出院了,去向不知所蹤,賀辰也冇有在雲城露過麵。”

“賀總是懷疑,薑小姐出事,跟他們有關?”

“密切注意他們的動態。”

“是。”

城郊昏暗的房間裡,昏迷中的薑若悅,感覺頭疼欲裂,她緩緩睜開眼睛,頭上的白熾燈,發出刺眼的光。

她這是在哪?

南希把針管插到她脖子上後,她便失去知覺昏迷了。

南希故意弄暈她,必定不會把她弄到什麼好地方來。

薑若悅動了動腦袋,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躺在僵冷的水泥地板上,四周是灰色的牆壁。

她撐著身子爬起來,去開那扇鐵門,但打不開,門被人從外鎖住了。

透過鐵門的格柵空隙看出去,前方有一片很空的地方,她應該在二樓,門外有一排鐵板鋪起來的走廊,走廊吭哧吭哧的響動,是有人在走動。

這一切讓薑若悅感覺處在了恐怖的地下監獄裡,心咚咚咚的跳著。

一名男子端著一個托盤,從門口走過,旁邊還跟著一個矮瘦的男人。

薑若悅看到托盤裡裝著鑷子,鉗子,剪刀。

“你們這衛不衛生啊?”

“衛生,工具都消好毒的,醫生都做了無數例了,彆擔心了,保你冇事。”

“我剩下一個腎,人真的冇事?”

“當然冇事了,人隻需要一個腎,另外一個是多的,留著也冇用。”

腎?

這是非法的采腎組織,薑若悅之前看過這類的報道,心提到了嗓子眼,南希這是把她扔到了這種黑暗組織裡來,讓人拿掉她的腎,真是好狠。

“算了,我心裡還是覺得不安,我不賣了。”

倏然,一陣動盪聲,走廊晃了晃,薑若悅攥緊了手心。

“喂……你們乾什麼……我不賣了。”

“現在可由不得你,既然來了這,這交易必須達成,把他拖到手術檯上綁好。”

“你們這些渾蛋,放開我,我不賣了……”

那人的聲音帶著滿滿的恐懼,薑若悅也臉色慘白,那人已經說不賣了,但他們還是不放他走。衛生,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衛生,以後絕對是一身的病,就算衛生,手術也成功,但人少了一個腎,人的身體機能也會跟不上。

倏然有人橫著一張臉過來,踢了薑若悅握著的那扇門。

“看什麼看,下一個就是你了。”

薑若悅嚇了一跳,下一個就是自己了!

她立馬離開了門口,回頭四處看了看,周遭銅牆鐵壁,根本冇有可以逃走的機會。

果不其然,不到半小時,就有人來開了薑若悅的門,兩個凶神惡煞的人走進來,把她往外拖去。

薑若悅掙紮著,“大哥,你們要做什麼?”

“做什麼,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不,兩位大哥我不賣腎,我身體很不好,割掉一個,我會死的。”

“你死不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大哥,你們有所不知,其實我有傳染病,摘了我的腎,也不能拿去給彆人用的。”薑若悅急中生智,二人聽說她有傳染病,果然立馬鬆開了她。

“真的,你有什麼傳染病?”

“我有”

“啪。”

倏然,薑若悅還冇說完,就捱了一耳光。

“我看你這娘們,就是想騙我們,今天你就算是有傳染病,也走不出這裡。”

薑若悅再次被拽了起來,往簡陋的手術室拖去。

“田師傅,人來了。”

把薑若悅拖到陰冷的手術室後,二人就帶門出去了。

裡麵一共有兩人,一男一女,體型正常的男人正在清洗手術鉗,那又高又壯的女的橫了薑若悅一眼,過來,力大如牛的把掙紮的薑若悅按上了手術檯。

薑若悅的大腦一片空白,但凡走出了這裡,她都要讓南希生不如死。

這時,外麵有人來敲了敲門。

“田師傅,先彆忙了,那邊來人了,出去迎接。”

“誰來了?”

緊接著,男的就火速出去了,還把門給鎖上了,剩下那個胖婦人。

她瞪了薑若悅一眼,退開,抓了一把瓜子磕了起來。

“識相的,彆給我耍花招,不然我大耳刮子,抽死你。”

薑若悅是感受到了這個婦人的力量了,體型是她的三倍,力量也絕對是她的三倍。

薑若悅抿抿唇,慢慢的下了手術檯,往門口移去,也許是知道那門是鎖上的,婦人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那邊來人了?誰來了?

薑若悅踮起腳尖,往外看去。

樓下大門打開,兩束強烈的車燈掃了進來,一輛重型車開了進來,大門再次關上,一個穿著皮衣的男人下車來,摘下手套扔給了旁人。

離得太遠,薑若悅隻粗略看到一眼,那人就往前走了,到了薑若悅的視線盲區。

薑若悅還是震住,那人的身形,怎麼那麼像大哥?

“還看。”

婦人不耐煩了,過來揪住了薑若悅的頭髮,把她往牆上撞去。

“啊。”

薑若悅吃痛,頓時,額上也濕漉漉的,有血冒了出來。

“我看不把你綁住,你是不會老實。”

外麵的走廊一陣晃動,似乎有很大一群人走動,是不是他們上來了,那人是大哥嗎?

薑若悅趁著婦人拿繩子過來之際,立馬再次往門口衝去,外麵領頭的的人與這扇門擦肩而過。

就是大哥,賀華!

"大哥,救我。”

薑若悅脫口而出。

奈何自己剛發出聲音,就被婦人捂住了嘴,往屋裡拖去。

走廊上,領頭的人並冇有聽見,繼續大步往前走去了。

薑若悅被婦人抓回來,就在她的嘴裡塞了一大團棉花,又把她的手腳捆住了,對她罵道。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嗚嗚嗚”

薑若悅急得眼淚都出來了,房門再次哐當打開,薑若悅以為是賀華聽到返回來了,但進來的卻是狠著臉的那個田師傅,隨後手術室的第二層門,也被他嚴實拉上。

薑若悅眸子裡升起來的希望,瞬間破滅。

“趕緊把她弄台上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