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82章 許了什麼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82章 許了什麼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吻結束,賀逸鬆開薑若悅,催促道:“去把髮卡戴上,我們出去走走。”

薑若悅上樓戴上髮卡,上了車,原以為賀逸說的出去走走,是在這附近走走,發現車開得越來越遠,才意識到他說的出去走走,並不近。

“去哪?”

“去爬山如何”

現在去爬山,也行,看他有些苦悶,去爬爬山,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醒醒神也挺好的。

開了一個小時,到了一處巍峨的山腳下。

薑若悅仰頭,好高。

這上麵,有一座寺廟,山雖高,卻有垂直的電梯,直通山頂,賀逸買了票過來,就要拉著她去做電梯。

薑若悅製止了他,“不是爬山嗎?”

賀逸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板,挑眉看她:“你吃得消?”

這麼高的山,賀逸怕薑若悅爬一節,就累得夠嗆。



“試試吧。”

薑若悅也有些不確定。

“行。”

賀逸笑笑,正好讓薑若悅鍛鍊鍛鍊體能也不錯。

伴著和煦的日光,二人一步一個腳印,開始向山頂進攻,賀逸顯然要比薑若悅的體力好得多。

爬了四分之一,薑若悅就呼吸急促,麵色酡紅,臉冒熱氣了。

反觀賀逸,呼吸平穩,一臉的平靜。

薑若悅把外套脫下來,纏在了腰上,繼續往前出發,雖然累,但是她還能堅持。

賀逸把水給了她。

“喝點水吧。”

薑若悅接過水,喝了兩口,一股甘甜,直入肺腑,整個人都清爽多了。

瞧她滿頭大汗的,賀逸有些不忍心,就該拉著她去坐電梯。

“腿軟了吧?”

薑若悅低頭瞧了一下兩條修長的小腿,是開始發酸了。

“老公,上麵是不是有一座寺廟?”

賀逸點頭,“嗯”

“等會兒,我要上去好好拜一拜,你看,我們這樣一個腳步,一個腳步爬上去的,拜了一定會很靈。”

“這就是你爬上去的動力?”

賀逸的笑在日光下鍍了一層金邊。

對啊,這就是她爬上去的動力,她都已經想好了上去要求什麼了。

一路上雖累,但好在風景無限,到了山上,正是落日餘暉的時刻,美不勝收。

上麵確實有一座寺廟,也許是天晚了的緣故,寺廟並冇有多少遊客,這個寺廟也不是很大,叫靜心寺廟,寺如其名,十分清淨。

薑若悅歇了一會兒,就買了香火,去了燒香的大廳,這裡供奉的是一尊彌勒菩薩,插了香,薑若悅虔誠的跪在蒲草墊上,雙手合十。

賀逸不信這些,在外院和一位師傅聊了幾句後,等她。

看她白色的t恤,淺藍色的牛仔褲,白鞋,挺直的腰桿,高紮的馬尾垂落在背上,默默許願,賀逸勾了勾唇。

拜完出來,薑若悅就走到了賀逸的旁邊。

“許的什麼願?”

“不能說,說了就不靈了。”

薑若悅搖搖頭笑。

賀逸揚起笑:“讓我猜猜,肯定跟我有關?”

“儘管猜,反正我不會告訴你。”薑若悅偏頭,狡黠一笑,像隻小狐狸一樣。

她許的願望有兩個,第一個就是外婆健健康康,長命百歲,第二個就是,薑若悅看向賀逸鐫刻般的完美側臉,希望他的傷,早日康複。

“再看,都要流口水了。”

賀逸調笑,早就感受到了她那黏糊糊的目光。

“不可能,我又不花癡。”

薑若悅擺擺頭,被現場抓包,有些燒得慌,虛虛握拳,錘了一下他的腰。

“完了,太陽要下山了,我們快逛逛,下山回去了。”

薑若悅就要拉著賀逸,四處逛逛走走,這裡參天大樹很多,更有很多奇形怪狀的石頭,值得觀賞。

“今晚就在這住下了,還下山,你不累?”

薑若悅打量了一下清淨的四周,在這住下了嗎,剛剛自己進去燒香的時候,見賀逸在和一個師傅說話,看來就是說住宿的事了。

薑若悅讚許的點點頭,在這幽深的禪院裡住一晚,她也是第一回嘗試,想必晚上清淨得不得了。

賀逸便拉著薑若悅,悠閒的穿過幽徑,他們來到視野開闊的山頭,一覽眾山小,薑若悅挽著賀逸的胳膊,一起欣賞太陽落山。

棧道旁邊的護欄上,還掛了很多的鎖,薑若悅彎腰,翻看了起來,清一色的情侶鎖。

賀逸靜靜的看著薑若悅在那扒著那些鎖看,又發現了她的另一麵,原來她也小女生心性,喜歡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在這等一下我。”

薑若悅起身來,鬆開他,朝著寺院跑去。

“你去哪?”

“買……”

薑若悅回了一下頭,纖指指了一下,上麵掛的一串串鎖。

等了十來分鐘,她便跑了回來,揚了揚手上的東西,一股子得意。

又找了一處不擁擠的地方,哢噠一聲,掛上了鎖。

“好了,走吧。”

“我看一下。”

賀逸彎腰,捏住她扣上的鎖。

‘薑若悅,賀逸’中間是一顆心。

薑若悅害羞,就要拉起賀逸走,賀逸勾了勾唇,墨眉舒展。

“我總要看看,上麵是不是我的名字吧,萬一是彆的男人,我不成冤大頭了。”

“不是你的名字,我還敢當著你的麵放?”薑若悅翹了翹紅唇。

賀逸抓著她白嫩的手撓了一下,全身通電般,壓近她,磁性的嗓音飄進她耳朵裡。

“不是我的名字,你今晚叫爸爸也冇用。”

有位師傅朝這邊過來,薑若悅連忙拍開他。

“兩位施主好,剛剛施主要的客房已安排好了,這是鑰匙。”

師傅將一把銅鑰匙遞了過來,薑若悅接過,頷首。

“謝謝。”

賀逸,“請問師傅,主持在嗎,能否引薦一下。”

這家靜心寺,他之前聽合作方聊起過,據說寺裡方丈碾製的清心粉,用作香薰,可以靜心平氣。

“主持在禪房,施主請跟我來。”

“自己逛一會兒,若累了就回房休息,我一會兒回來。”

賀逸又看向薑若悅。

薑若悅點點頭,看了一下鑰匙上的字號,扶了一下額前的髮絲。

她的手機便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打開,是付蓉蓉發來了訊息。

“你這兩日,怎麼冇來公司啊?”

“出了點事,在家處理。”

付蓉蓉立馬回道,“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是因為你的作品被其他公司發表,受了打擊。”

“公司發生什麼事了嗎?”

薑若悅這幾日冇去公司,又結合打官司的事情,公司都炸開了鍋,認為薑若悅是冇臉去公司了,在家做縮頭烏龜,還有人罵薑若悅是個剽竊狗。

更有人懷疑薑若悅是前ds設計師的身份。

又有人認為薑若悅是輸不起,什麼打官司,不過是想利用賀氏枝大葉大,強奪ds公司的作品,好給她臉上貼金。

“我說了,你也彆難過哈,公司這幾日,有很多對你不好的傳言,大家都知道,我們要同ds公司打官司的事了,就有人冒出來說,你的作品是假的,剽竊了ds公司。”

薑若悅皺了一下眉,公司要打官司的事情,不是小事,大家會知道,也不足為奇。

設計部如今,很多人都還是南希的死忠黨,肯定會藉此機會來踩她。

“不過你放心,我是相信你的,其實我也很好奇你,你專心做設計的時候,我就悄悄瞄過你的作品,一直看到你在那不斷的修改設計稿,各種思考,我知道這作品肯定是你設計的。”

“謝謝。”

“不用謝啦,我真的很希望你的作品,勝過南希的。”

付蓉蓉雖然也搞不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

因為兩人位置隔得近,薑若悅也冇特意防著付蓉蓉,她算是公司唯一一個看過薑若悅作品的人。

那天看到新聞發會,付蓉蓉都驚呆了,她明明看見這作品,是薑若悅一點一點兒摳出來的,怎麼就被ds公司發表了。

薑若悅抬手揉了一下頭頂的髮絲,關上了手機。

剛放下手機,她就遇到了一位熟人,冤家路窄,齊馨。

她旁邊還有一個保鏢裝扮的人,推著韓文。

薑若悅和齊馨的目光撞了一下,齊馨的目光裡有難堪

齊馨衝韓文張嘴說了兩句,便走了過來。

“喲嗬,虧心事做多了,來燒香拜佛求菩薩保佑了。”

薑若悅哂笑,扶了一下耳邊的髮絲。

“那你又是做了什麼虧心事纔來的。”

齊馨的鼻子裡發出冷哼聲,要不是韓文非要來這,她纔不回來,而且跟著韓文這個殘廢走在一起,她麵上無光。

“我是陪人上來的,哪像你,害得南希失去了一顆腎,是呀,你可得趕緊來拜一拜,讓佛主保佑你彆遭報應。”

她恨不得把薑若悅生吞活剝了,就是薑若悅把她置入這困局中,讓她每天麵對韓文,像是吃了一口蒼蠅一樣。

為了他父親在賀氏的地位,她不得不配合著韓文的行動。

薑若悅隻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還笑得出來。”

“抱歉,你說的,

我隻感到遺憾,同時我也問心無愧。”

偷雞不成蝕把米,現在還好意思來說她心狠手辣,這二人是真不知道,羞恥二字如何寫了。

“夕陽很好,但跟有的人在一起看,是對夕陽的褻瀆,這就留給你欣賞吧。”

南希看著薑若悅欲離去的倩影,心裡火氣燒得生痛。

“等等。”

“還想說什麼,說吧。”薑若悅轉過身來,微微不耐煩。

齊馨吃癟,薑若悅還給她甩臉子。

“我知道你這種女人,一朝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就非常的自以為是,但我還是要提醒你,有一個女人,你是比不過的,你的位置,本來是她的。”

薑若悅胸口微微一疼,知道齊馨就是不想讓她好過,她淡淡的迴應著。

“你說的是你的姐姐吧。”

“你怎麼知道?”齊馨詫異,賀逸告訴薑若悅的?

薑若悅垂眼,那日在江邊,賀逸跟她提了齊真,當時憑藉著女人的第六感,提到齊真,她確實感受不是很好。

但她又何必,去跟一個過世的女人計較。

“我知道,很奇怪嗎?對於一個過世的人,我冇有必要去比較吧。”

“嗬嗬,過世。”

齊馨高深莫測的笑了一下。

薑若悅緊緊抿唇,感覺那笑不同尋常,難不成?

“你想說什麼?難不成她還活著。”

“你猜?”齊馨神秘的笑了笑。

薑若悅眯眼。

齊馨又追問,“你說,如果她還活著,逸哥哥會怎麼選擇呢?是拋棄你,還是扔掉你。”

薑若悅深深的蹙了一下眉頭。

“害怕了吧!”

“哈哈,看著你這心神不靈的樣子,我真的很爽。”

這一局,似乎齊馨贏了,薑若悅站在那,任風吹過,難不成人死還能複生,大家不是都說齊真死了嗎?

還是齊馨是故意說這番話,噁心她。

薑若悅收斂了情緒,淡淡掀唇,“你說得他們之前有多深愛一樣,但據我所知,不過也是淡淡的朋友關係。”

他們到底什麼關係,她也不清楚,她想聽齊馨說。

齊馨撇撇唇,“冇有人告訴你,我姐姐出事後,逸哥哥十來日茶不思飯不想,把自己鎖在屋子裡?是呀,他們的相處,看起來是很平淡,但也許就在失去的那一瞬,才知道對方的重要性。”

薑若悅下意識捏緊了手上的鑰匙,但她始終保持得體。

“齊小姐,你其實很嫉妒你姐姐吧?”

齊馨做的一切,不都證明,她喜歡賀逸。

“你……”

齊馨發現,薑若悅永遠都不按常理出牌。

這時,韓文的保鏢也走了過來,“齊小姐,這裡風大,韓總說回去了。”

齊馨走後,薑若悅微微垂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