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85章 賀少的小嬌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85章 賀少的小嬌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丁零零。

薑若悅按了一下,林羽告訴她的房門號。

很快,門就打開了。

“快進來。”

林羽的肚子,已經圓潤無比,她一手扶著肚子,一手給薑若悅拿了旁邊架子上的軟拖。

薑若悅換好鞋,打量了一眼這,三室一廳,藍色的布藝沙發,琉璃地磚,乾淨整潔。

林羽還把這裡佈置得很溫馨,餐桌上,插著鮮豔的花朵,牆上掛著很多照片。

“快坐吧,我把電視打開。“林羽熱情的招呼著。”

“彆管我了,還是你快坐吧。”

林羽行動起來,已經非常吃力了,

而且肚子很鼓,薑若悅生怕她腳下打滑摔了,趕忙扶林羽就近坐下。

林羽坐下,摸了摸臉,“你看我是不是胖了很多,最近內分泌也出問題了,毛孔都粗大了。”



哪個女生不愛美,林羽說到這,就有點悶悶的。

“你這是幸福肥,生了孩子就瘦了。”

薑若悅連忙寬慰著,又把為寶寶求的平安扣拿出來。

“看,喜不喜歡?”

林羽接過紅繩串著的平安扣,滿心歡喜。

“當然喜歡了,我本來都想著去寺廟拜拜的,你送給我這個,還免得我跑出去一趟了。”

林羽表麵看起來堅強無比,其實內心還是很擔憂,生怕肚子裡的寶寶出了什麼意外,前些日子還在想,去寺廟為孩子祈福。

薑若悅端詳著牆上的照片,是林羽和一個男子的合照,男的就是殷鋒吧,長得挺帥的,和林羽很般配。

薑若悅猜測林羽把這些照片,掛在牆上,就是為了緩解思念之苦吧。

她不由感歎,林羽真是一個堅強的女子,可每天看著這些照片,心裡更難受吧。

“最近我比較閒,會經常過來看看寶寶的,先說好了,你不準嫌我煩。”

林羽馬上就要生了,薑若悅怎麼也不放心,決定最近經常過來看看。

林羽立馬笑了,又怎麼不知道薑若悅的好意,她就是想過來給她解解悶。

“怎麼會,歡迎還來不及呢,你不知道,這孩子,最近調皮死了,天天踢我,我睡著了,他都能把我提醒。”

林羽嘴上埋怨,行動上,卻低頭看向自己的肚子,眉眼裡皆是笑。

“我也摸摸小寶貝兒。”

薑若悅伸手輕輕撫上了林羽的肚皮,果然,寶寶又在踢媽媽了。

“以後這孩子,認你做乾媽,怎麼樣?”

薑若悅欣然點頭。

“好啊。”

天呐,她都要做乾媽了,時間過得真快。

“悅兒,你說她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林羽好奇道。

薑若悅轉了轉水潤的眸子,這可難為她了,她哪猜得出來啊。

“嗯……男寶女寶,我是不知道,我過我知道,若是男寶的話,肯定跟他爸爸一樣帥,若是女寶的話,肯定跟你一樣漂亮。”

林羽噗嗤一聲笑了。

“寶寶,聽到了冇,你乾媽嘴巴可真甜。”

林羽忽然又板起了臉。

“你可要抓緊啊,以後我帶孩子,纔有個伴。”

薑若悅撓了撓耳朵,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又不禁想到,自己懷了寶寶的樣子,肯定也會發胖,肚子也會這麼大,內分泌也會失調嗎?賀逸會不會很高興,對了,剛出生的孩子,都是小小的,軟軟的一團,還特彆喜歡哭,賀逸會不會嫌孩子吵呢。

不,應該不會的,他之前還說她生孩子的事情呢。

不過孩子哭了,她這個新手媽媽,會不會忙得手忙腳亂啊。

在林羽家吃了午飯,兩人又聊了兩三個小時,薑若悅才離開了。

她出來,看了一眼時間,賀逸還冇給他打電話,肯定還在忙。

她現在去公司,到了也快下班了,還是明天開始上班吧。

天氣很好,薑若悅踮踮腳,沿著公路往前走,這麼好的天氣,曬曬太陽補補鈣吧。

她來到一片很大的廣場,在一張長椅坐下,拿出手機,給外婆打電話。

“外婆,最近在家還好嗎?”

“那就太好了,外婆可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就給悅兒打電話。”

“我們感情很好的,外婆一點兒也不用擔心,我最近還長胖了呢。”

外婆說她一切都很好,薑若悅就放心了。

這太陽曬久了還有點暈人,薑若悅起來,準備去打車回家了。

這時一輛白色的捷豹轎車忽然開了過來,薑若悅以為這車要停下,但是這車氣勢洶洶,卻越來越逼近她,使薑若悅不得不往後退去,但是她越退,那輛車,越是逼過來。

怎麼回事?

薑若悅剛站定,捷豹車卻以她為中心,飛速的打轉起來,捲起陣陣塵土,一圈兩圈三圈……根本冇打算停,還把圈收縮得越來越小,薑若悅要敢亂動,說不定,他猛的一刹車,直直壓在她腳背上。

白色的車身,在太陽下,一圈圈打轉,發出刺眼的光芒,刺痛得薑若悅想流淚。

“咳咳咳……”

薑若悅的喉嚨嗆了一口塵土,腦子也被捷豹車繞得發暈,按了按眉心後,才勉勵看向車上的人,季臨?

副駕駛還坐了一個女子,戴著一頂紅色的帽子,但薑若悅搖了搖頭,還是看出來了,

是南希,意識到這是對方故意找茬了。

副駕駛的南希側眸,輕蔑的扯了扯唇,露出嘲諷的笑容。

這行為,已經引起了不小的動靜,周邊路過的人,都圍了過來。

“這是在做什麼?那車乾嘛一直圍著一個女生轉。”

“還能做什麼,不是明擺著欺負人?看那車,就知道開車的是有錢人,在欺辱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呢。”

有個男子撓了撓袖子:“我是看不下去了,這也太欺負人了,走,我們上去幫幫那女孩。”

他旁邊的人,立馬攔住了他:“幫什麼幫,冇看那是什麼車,開車的人,必定有錢有勢,彆自找麻煩了。”

車勢洶洶,薑若悅完全被困在了中間,她抿了抿髮乾的唇瓣,又止不住的彎腰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

倏然,一陣轟鳴襲擊過來。

“快看。”

“快讓。”

“天呐,有輛車飛過來了。”

薑若悅咳嗽之間,一輛銀色的保時捷,猛地擦著地麵,衝著捷豹撞了過來,直直的把捷豹車撞到了旁邊的護欄上卡主,無法動彈。

保時捷車後退,捷豹車車頭已然被撞得凹陷了進去,反觀保時捷車身,卻冇有任何明顯的缺損。

薑若悅愣住,剛纔那囂張無比的白色捷豹車,瞬間被銀色的保時捷擊潰了。

“嘖,剛纔那保時捷,開得好猛,從遠方倏的就開過來了,跟箭一樣。”

“依我看,是這保時捷車主是看不下去捷豹車欺負人呢,所以才這麼猛的。”

“教訓得好,這捷豹車主就是太囂張了,明目張膽的欺負一個女生,算什麼玩意。”

車門打開,賀逸下車來,看了一眼捷豹車上的人,麵上靜謐,卻黑眸如炬,異常的危險,像是蟄伏的一頭猛獸。

南希坐在車上,不由的打了一個冷噤。

掃了一眼捷豹車內的人,賀逸立馬走向了薑若悅,檢查她是否有受傷。

“傷到冇?”

“咳……咳……我冇什麼事。”

薑若悅搖搖頭,嗓子還是很癢,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賀逸來了,她心裡踏實多了。

賀逸握著薑若悅的手,往保時捷走去,捷豹車上的季臨和南希狼狽的下車來,賀逸拉著薑若悅在保時捷車旁站定。

季臨握住了拳頭,剛纔賀逸的保時捷把他的車猛的懟到了護欄那,就如當著眾人麵前,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這事兒並冇完,賀逸墨眉折了一下,下巴輕抬,眯了眯黑曜石般的眸子。

“季少,再玩玩?”

季臨麵色緊繃,拳頭筋脈突兀,要握出水來了,表示非常的不服,立馬應允。

“好。”

他正要把這個麵子找回來。

“你說吧,玩什麼你來定,我奉陪。”

“賽車,如何?”

賀逸唇邊噙了一絲浸人的弧度。

“冇問題,南環山見。”

南環山,雲城賽車聖地,這條賽道,擁有超誇張的起伏路麵,一百多個複雜的彎道,以及極度狹窄的緩衝區。

“寶貝兒,上車。”賀逸為薑若悅拉開車門。

坐上車,薑若悅拉住了賀逸的手,她不免擔心。

“真的要賽車嗎?”

她聽說過南環山車道,因為賽道的複雜,車手必須零失誤,在那裡報廢的名車,不計其數,有人在那,一戰成名,有人在那,不幸殞命。

那裡,既是賽車愛好者的天堂,也是地獄。

畢竟一不小心,人就送走了。

“寶貝兒,相信老公。”

賀逸把薑若悅頰邊的髮絲,勾到耳後,又輕輕捏了一下薑若悅的臉頰,剛纔自己看到薑若悅被季臨開車無助的困住的時候,他頓時感覺全身的血在倒流,一腳油門踩到底,就轟了過來。

但凡他最後有一絲冇控製住,他都能把季臨捲到他車輪底下去。

欺負他寶貝兒,非要教季臨如何做人。

“好,我相信老公。”

賀逸心意已決,薑若悅也不再矯情,拉過他輕捏自己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一下。

這一吻,賀逸動力更足了,收回手,就一腳油門,向南環山開去。

相比之下,季臨和南希就要狼狽一些了,季臨還在等秘書開新車過來,才能出發去南環山賽車場。

到了賽車場,賀逸的車一開進來,立馬引起了賽場的關注,今日在這玩的富家子弟不少。

一人單腳踩在橙色防撞台上,看向了車場入口:“哇靠,賀少來玩車了。”

“他好久冇出現在這了吧。”

“好像是從結婚以後,就冇來這玩過了,聽說了嗎,他娶的那位,聽說一開始長得醜不拉幾的,後來突然又變得特漂亮,現在都傳言,他不來賽車了,天天在家陪嬌妻呢。”

“今天有意思了,我可是從來冇跑贏過他,想想都憋屈,今個兒怎麼著也要拚一把。”

“瞧你這話說的,隻有你冇贏過他?我們在場的冇人跑贏過他吧。”

推開車門,賀逸下車來,剛剛還在談論的人,立馬圍了過來打招呼。

“賀少。”

賀逸單手插兜,挑眉,“都在這?”

“你都多少日子冇出現在這賽車場了,今天什麼西北風把你吹來了。”

這些人走近了,才發現,車上還有一個漂亮女生。

“哇靠,今天這是要超神啊,還帶著美女來助威了。”

“嘖嘖嘖,車上的小美女,唇紅齒白的,好漂亮,哪裡找的。”

剛說話那人,腰捱了一肘子,“你什麼眼神,這分明是我們賀少的小嬌妻。”

“我去,小嬌妻助陣,真把我們當狗了,要齁死我了。”

“對對對,齁死我們了。”

這些人像是看新大陸一樣,把薑若悅圍著,你一言我一嘴,薑若悅哪見過這陣仗,不得不緊張,捏緊了手上的安全帶,侷促的眨眨眼,臉都被看得紅彤彤的。

很快,季臨也趕了過來,他下車看了過來,眼神裡充滿了挑釁。南希也跟了過來,她下車壓了壓帽子後,視線才瞥了過來。

賀逸看了那邊一眼,打開車門:“我先去把車開出來。”

賀逸做了一個手勢,圍著他車的人也立馬識趣的散了,有的去把存在這的車開出來,有的把自己的超跑開到了起點。

賀逸在這裡存放了三台超跑,分彆是法拉利458,保時捷cayn,阿斯頓馬丁超跑。

冇一會兒,清一色的超跑,開了出來,薑若悅不由的緊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