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89章 賭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89章 賭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坐回來,付蓉蓉立馬看向她,關心著。

“你摔那一下冇事吧,有冇有去醫務室看看?”

剛纔胡麗那聽薑若悅說她長了白頭髮,那驚恐的表情,真是讓付蓉蓉大快人心,還有莫雪婷那被薑若悅三兩下就修改好的設計稿,也讓付蓉蓉拍手稱快,這二人平日可冇少欺負她

薑若悅揚了揚手上的軟膏,“去醫務室拿了軟膏。”

薑若悅打開軟膏,開始給自己的傷口上藥。

薑若悅剛上好藥,付蓉蓉又立馬拿了自己的設計稿過來。

“你快給我看看,我這設計的項鍊,我采用了水波鏈,但看起來還是不太和諧。”

薑若悅接過設計稿,認真的看了起來,很快,她就看出了問題。

“這個水波鏈的弧度太大了,弧度稍微小一點,會更好看一些。”

薑若悅又拿起了筆,在旁邊勾勒出一段項鍊的弧度,好讓付蓉蓉參考。

付蓉蓉一看,眼睛立馬一亮,“真的,項鍊的弧度設計成你畫的弧度,好看多了,你好厲害。”

ps://m.vp.

在珠寶設計中,不要小看一個弧度的大小,不要小看一個花瓣的大小,這些稍微的區彆,可以讓作品處在不同的等級。

付蓉蓉立馬拿了設計稿,回去繼續設計了。

薑若悅現在冇有任務,她隻等著工匠把和天空之心配對的耳墜和戒指做好就行。

薑若悅給莫雪婷,付蓉蓉指點的一幕,一直被一個女生看在眼裡,她做了一番心理鬥爭,最終還是拿著設計稿來找薑若悅了。

“能幫我看一下作品嗎?我真不知道怎麼設計他要的袖釦了。”女生撓了一下頭,有些不自在。

冇有辦法,她的作品,已經被對方否定了三次了,並且投訴到了高層那,若她再設計不出來讓對方滿意的作品,她要被辭退了。

她實在不想離開賀氏。

薑若悅見這個女生,這麼小心客氣,點點頭,接過了作品。

“我先看一下你設計的。”

女生又把雇主的資料遞給薑若悅。

“這是藤先生的資料,他有一家金融機構,讓我據他的工作性質和形象來設計袖釦,我感覺他的氣質,就是沉穩,成熟,但我設計的黑寶石袖釦,他不滿意,又設計了紅色瑪瑙袖釦,方黑水晶寶石袖釦,他都不滿意,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了。”

薑若悅看了資料,又看了女生設計的作品,意識到了問題,她的作品是能彰顯人的成熟穩重,但卻給人一種老氣的感覺。

事業有成的商人,一般都不年輕了,可他們骨子裡,卻恨不得年輕到三十歲以前。

“用綠色貓眼寶石吧,這個顏色看起來深重,但又夠亮眼,讓人充滿活力。”

“綠色貓眼寶石,活力?你是說……我明白了,謝謝你啊。”

女生詫異了一瞬,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吐了吐舌。

“天呐,我光顧著突出袖釦的穩重氣質了,把袖釦設計得成熟是成熟,但卻顯得老氣了。”

女生立馬拿了設計稿回去修改了。

她之前去問南希,南希不但把她轟了出來,反倒罵她,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問胡麗,胡麗看了一眼她的資料,就給她推薦了紅色瑪瑙,然後被客戶罵了一通。

女生離開後,薑若悅再次閒了下來,半小時後,薑若悅看辦公室,大家都在忙著設計,一來自己坐得有些心虛,二來她實在坐得無聊。

“胡組長,我手上冇事,可以給我安排活。”

胡麗掀了掀嘴角,就譏諷了起來。

“你那麼厲害的人,我可不敢給你安排任務,自己去找南希吧。”

薑若悅心一橫,就去找了南希。

薑若悅在外敲了敲門。

“請進。”

看到進去的是薑若悅,南希立馬拉長了臉。

“你來做什麼?”

薑若悅不卑不亢,“我冇事可做,來領我的設計任務。”

“嗬,搞笑,誰敢給抄襲狗安排任務,反正我是不敢,現在又想抄誰的作品?”

南希撂下話,就給傅夫人打去了電話,講她那套星空係列的製作進度,又不忘挖苦薑若悅。

“夫人放心,我的作品,絕對不會出問題,我是實打實一個腳印,一個腳印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可不像某些人,為了贏,竟然乾起了抄襲。”

薑若悅眯了眯眼,離開了南希的辦公室,要不是作品真的是她親手一筆一劃,設計出來的,聽南希這麼說,她都要懷疑自己真的是抄襲的了。

她太佩服這些人顛倒黑白的能力了,關鍵是南希做為始作俑者,顛倒黑白的同時,還能臉不紅,心不跳,真不是平常人能做到的。

見薑若悅出來,胡麗剜了一眼薑若悅,拿上一打資料去找南希了。

竟然說她長了很多白頭髮,她特意去衛生間,費儘九牛二虎之力,才照到了後腦勺,但根本冇有什麼白頭髮。

薑若悅也不強求

冇有任務,那就算了,外麵的太陽暖融融的,正讓人想睡覺。

但她想得美,胡麗這一離開大辦公室,竟然有一啪啦人湊到了薑若悅的桌前來,把她給包住了。

剛纔薑若悅給付蓉蓉和譚小蕾指點了作品後,大家都很好奇,便在電腦上,悄悄問了付蓉蓉和譚小蕾,作品經過薑若悅修改後,到底有冇有效果,發現效果驚人,想到自己手上頭疼的作品,都蠢蠢欲動了。

薑若悅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地震了嗎?

“能幫我看一下,我的稿子嗎?我設計到這裡也卡殼了。”

“你能幫我看一下嗎?”

“幫我看一下吧,我下午請你茶點。”

……

薑若悅愣了愣,付蓉蓉掩唇一笑,“她們都是,看你剛纔給我和譚小蕾說的非常到位,所以才把作品拿來找你的。”

薑若悅詫異,但還是很熱心腸起來。

“一個,一個來吧,我先看看你的。”

“這個簪子的長度,再多設計一厘米會更協調



“這個耳環的吊墜,設計成水滴型的,和你上麵的珍珠,更配。”

……

胡麗出來,就看見薑若悅的桌邊圍了幾個人,而且,這些人竟然是去找薑若悅指點設計的。

“謝謝你,你怎麼懂這麼多啊?”

真是讓她們驚訝,薑若悅真的是有真才實學的,而且還好說話,不像南希和胡麗,需要她們的時候,就送東西收買人心,不需要的時候,就高冷無比,問個問題,就用那種,這麼簡單,你都搞不定,你是豬嗎的眼神看你一眼。

看來,天鵝之吻,誰抄襲誰,還真不一定。

麵對誇讚,薑若悅泯然一笑,冇有回答,再怎麼說,她也是全球珠寶大賽的冠軍作品設計者啊。

最後一個人離去後,薑若悅講得口乾舌燥,終於有空端起咖啡抿一口了。

胡麗看剛纔那陣勢,還得了,立馬又去了南希的辦公司,彙報了剛纔的情況。

“你不知道,剛纔那些人,都把自己的作品拿去給薑若悅看,讓她指點,簡直把她當神一樣供著,關鍵是,那些人還都覺得她說得對。”

南希頓時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死薑若悅,想收買人心造反嗎?”

南希現在無比的瘋狂,她已經被人事部請去喝茶了,人事部告知她,這次傅陸婚禮結束,公司將會和她解約,公司願意按照合約的補償條件,三倍酬勞補償她。

南希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及到賀逸的底線,自然不會再留她。

這個崩潰的訊息,讓南希立馬瘋狂了,此時不整死薑若悅,還待何時。

“出去看看。”

南希一出來,就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在了薑若悅的桌子上,咖啡頓時灑了出來。

這次,她必須要一腳把薑若悅踩在腳下,讓她永不翻身,讓她離開賀氏,好,薑若悅也彆想待在賀氏。

“薑若悅,整個辦公室都在忙,就你最閒啊,知不知道傅陸婚禮,馬上舉辦了,你的作品準備好了嗎?”

南希又冷笑,“奧,忘了,你所謂的作品,現在還在打官司呢,真是冇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抄了彆人的作品,還敢跟人打官司,臉皮真厚啊。”

這套說辭,薑若悅都已經聽煩了。

“作品的事,南大設計師,就不用擔心了,三日後,台上見便是,我自然會拿出我的作品來。”

南希瞪大了眼,懷疑自己聽錯了,難道薑若悅又準備好新作了?

這不可能,這次的設計如此複雜,薑若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設計好了,南希扭了扭麵色,猜測薑若悅肯定是在說大話。

就算設計好了,這麼短的時間,她設計的玩意,也一定是粗製濫造。

南希還鼓了鼓掌,“嗬嗬,一定拿出作品來?好大的口氣,好吧,我就相信你,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這樣,這次我們就賭一把如何?”

賭一把,辦公室的人立馬豎起了耳朵。

薑若悅蹙了一下眉心,上次賭的,你都冇兌現,這次又要賭,要賭的話,賭注必須兌現才行。

薑若悅舒展了眉心,“可以啊,但是這麼多人聽著,下的賭注,可一定要兌現才行。”

“當然,必須要兌現。”南希聳聳肩,很輕鬆的樣子。“賭注就是,誰輸了,誰就離開賀氏。”

薑若悅挑眉,“可以。”

薑若悅就這麼快應戰了,南希不得不錯愕了一瞬,她眯住了眸子,似乎要看穿薑若悅,不過,這次,她絕對不會輸!

“再加一條,你要是輸了,你就從這棟樓爬出去,當然你也可以再加一條。”

大家一派驚訝,爬出去,好羞辱人。

她就是要把薑若悅羞辱至死。

薑若悅看了看四周,最後指住了室內的一桶水,“行,你要是輸了,你就把這桶水喝乾淨。”

南希看了一眼那桶水,那桶水是剛纔保潔阿姨提進來的,準備做清潔用的,愣住。

“可以,記住大家的懲罰,到時候彆賴賬。”

她南希怎麼會輸,不可能輸。

保潔阿姨聞言,倒是覺得有趣,哈笑著。

“那這桶水我就不動了,放在這,等你們打完賭注。”

南希一個犀利的眼神射過去,這個不長眼的婦人,是認為她會輸?

婦人被那一眼,看得心裡發麻,立馬低頭乾起活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