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95章 老公,這樣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95章 老公,這樣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賀逸很早就發現薑若悅下床了,還以為她是起來做早餐了,冇想到一個人在這傷心。

“老公。”

薑若悅抿了抿唇瓣,淚眼朦朧。

“到底怎麼了?”

完全不知前因後果的賀逸,心裡跟貓抓一樣。

“今天不是賀氏新品釋出會嗎?我辛辛苦苦設計的天鵝係列,卻被DS公司發表了,你知道嗎?現在大家都罵我抄襲狗,我覺得自己好難受。”

賀逸怔忡了一瞬,她就是為了這事,一早起來坐著傷心?

“因為這個感到委屈了?”賀逸極力安慰著,腦子裡也不斷的搜尋著哄人的話語。

隻是賀逸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這事都發生有些日子了,薑若悅怎麼現在才傷心。

這反射弧,未免也太長了吧。

賀逸看薑若悅手上緊緊抓著手機,難不成是一早有人打電話來罵薑若悅,把她罵哭了?可薑若悅不向來伶牙俐齒嗎

ps://m.vp.

不過好在是作品的事,剛纔看到薑若悅這幅樣,他以為天塌了。

“寶貝兒,冇事的,我們已經起訴了他們,一定會還你一個清白。”

賀逸抽了紙巾,攬著她往自己這邊轉了轉身子,替她擦拭了眼角的幾滴淚光。

薑若悅還是鬱鬱寡歡,把頭還埋得更低了,隻是她一低頭,唇角就勾了勾。

“是起訴了啊,但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我卻還揹著抄襲狗的名義,等會兒會場那麼多人,一人帶著有色眼鏡看我一眼,我臉皮都要看冇了。”

賀逸抬起薑若悅的麵頰,手指輕輕撫摸過她薄透的肌膚,柔聲寬慰著。

“寶貝兒,冇事的。”

當初高層把這個活動策劃案交上來的時候,薑若悅的作品還冇出問題,所以他就批準了,冇想到今日會給薑若悅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很多請帖,早就送出去了,取消活動也很麻煩。

薑若悅一臉的懊惱樣:“你知不知道,我和南希打賭了,如果今天拿出的作品不能贏了她,我要離開賀氏,離開賀氏還不說,我還要爬出賀氏那棟大樓,我今天肯定輸定了,隻有爬出賀氏大樓了,好丟臉。”

賀逸扶額,怎麼又打賭了,這種賭,這個女人怎麼也要跟人打,真是個傻瓜。

“寶貝兒,這種賭怎麼能打?”賀逸揪了揪眉,一副老父親操碎了心的模樣。

“那打都打了啊,現在又不能反悔。”薑若悅也露出無奈的表情。

“而且你也知道,傅家是要在我和南希之間選出喜歡的作品來,全公司都知道這件事,現在我隻能找一副以前的舊作應付,舊作啊,一點贏的勝算都冇有,我今天肯定要被南希羞辱死了。”

薑若悅越說越傷心。

賀逸輕輕拍了拍薑若悅的背,按照薑若悅的說法,今天她是必輸無疑了。

“寶貝兒,冇事的,輸了,你也不可能離開賀氏,更不可能爬出賀氏大樓。”

笑話,薑若悅都爬了,那他賀逸的臉不要了?

薑若悅瞪著淚濛濛的雙眼。

“說話要算話,我輸了肯定要爬的,我不是說話不算話的人。”

這倒是符合薑若悅的勁,隻是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讓他怎麼辦?

“寶貝兒,馬上就能證明你的清白,今天開庭,有了錄音,一定能證明那是你的作品。”賀逸誘哄著。

薑若悅癟了一下嘴角,腮幫子鼓了起來,一幅委屈極了的小模樣。

“我看了開庭的時間,等開完庭,釋出會都結束了,那個時候證明有什麼用,我都已經被罵了一萬遍抄襲狗了。”

薑若悅捏住賀逸的袖管,眨了眨淚眼,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就滾落臉龐。

薑若悅這麼定定的看著自己,賀逸預感她下麵說的話,必定不一般。

“老公,這樣吧,我肯定會輸,可打賭了,就要說話算話,我一個人爬實在太丟臉了,你跟我一起爬好嗎?這樣,我也有個伴。”

賀逸麵上染滿了錯愕,他的寶貝兒,到底知不知道,他身份的尊貴性,賀氏總裁都在地上爬了,賀氏還不如倒閉算了。

“寶貝兒,那你還不如拿把刀殺了我。”

賀逸又啞然笑開,微帶薄繭的指腹,摩挲掉薑若悅麵上掛著的淚珠,保證道。

“不管結果如何,都冇事的,老公保證,你輸了,絕對冇有一個人,敢提賭注的事。”

薑若悅淡淡的垂下眸子,睫毛輕顫。

賀逸一隻手還是扶著她的肩膀,身子往後傾了傾,靠到沙發上,歎了一口氣

“寶貝兒,到底要老公怎麼辦,才能開心起來?”

這個女人知不知道,她一哭,他這個在公司說一不二的絕對領導人,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了,那眼淚怎麼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落在膚質嫩滑的臉蛋上,他都想給她摁回去。

感覺自己也演得差不多了,薑若悅適可而止,搖搖頭,眼淚一擦。

“老公,我冇事了,我們去會場吧。”

麵對薑若悅倏然的轉變,賀逸感覺很蒙圈,剛纔還滿腹委屈,現在一擦眼淚,就跟冇事人一樣了。

“真冇事?”賀逸不放心的抓住她的胳膊。

薑若悅吸了一下鼻子,“嗯,冇事,公司重要,我受點小委屈不算什麼。”

賀逸在她額頭印下一個濕熱的吻,“辛苦寶貝兒了,活動結束後,老公一定好好補償寶貝兒受的這些委屈。”

走在前麵,薑若悅掩唇輕笑,她現在越來越期待,活動上,自己作品亮出來,賀逸的表情了。

賀氏樓下,白色轎車裡,南希穿著精緻的禮裙,高挽著髮髻,裝扮華麗,但她的心一直冇有鬆懈一分。

她一直緊盯著會場大門口,她在看薑若悅。

恢弘的會場門口,已經進去了很多人,令她欣慰的是,冇有薑若悅的身影。

她下意識的捏緊了裙襬,隻有薑若悅死了,所有的麻煩才能解決掉。

季臨看了一眼時間,“我們也進去吧,馬上開始了。”

賀逸做為賀氏的總裁,也遲遲冇有出現,看來薑若悅跳江無疑了,這會兒,說不定在大力尋找薑若悅。

南希點點頭,“進去吧。”

會場佈置得非常的大,又非常的華麗,連地上踩的紅毯,都是從海外定製的,此可見,賀氏財力雄厚。

南希剛昂頭走到會場門口,一輛名車就停在了會場門口,車門打開,一雙銀色高跟鞋踩在地上。

薑若悅彎腰下來,麵帶笑容,一張小臉春風拂麵,光彩照人,瞬時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南希:“”

這不是薑若悅,還是誰?

薑若悅完好無損的出現了,她根本冇有跳江。

南希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目光變了又變,那錄音,薑若悅必定交給律師了,該死。

薑若悅輕盈的走到南希麵前,衝南希怪異的麵色,溫和的笑了一下。

“南小姐,怎麼不進去了?”

南希壓低了聲音,聲音雖低,但怒意不減。

“你怎麼還能完好的出現在這?”

薑若悅聳聳肩,輕鬆的開起了玩笑。

“我會遊泳啊,遊過來的。”

“你!”

南希心情糟糕到了極點,引來路過的賓客,多看了幾眼。

季臨過來,把請帖交給了侍者,走到南希身邊,“先進去。”

二人往會場進去,南希壓低了聲音,麵上無儘的懊惱。

“我們失算了,她肯定把錄音筆交出去了。”

季臨的目光暗下去,虛握拳放置在唇邊。

“事已至此,先彆管這件事了,當務之急,是你的作品,一定要戰勝她的作品,博得傅家的喜愛,畢竟你們又打了賭的。”

今日再次開庭,賀氏就算勝訴,也還要花時間。

隻是,南希如果又輸給了薑若悅,這打擊就更大了。

說到此,南希倒是來了信心,挺了挺腰桿。

“放心,這次的作品我有絕對的信心,薑若悅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設計出優秀的作品。”

進入主會場,會廳裡麵已經坐滿烏壓壓的人,巧合的是,薑若悅和南希在台下的座位也是挨著的。

賀逸單手解開了胸前的西裝扣,在首排中央落座,他下意識的往後排看來,薑若悅和他對視了一眼。

旁邊的南希唇邊漫出譏諷,“等會兒,可彆輸得太難看。”

南希又揚了揚頭,“上次,我先展示的作品,這次,你先上台展示。”

薑若悅微微詫異,“我先上場?”

“當然,壓軸的作品,自然最後上場。”

薑若悅答應了,微微偏頭,“可以啊,不過可彆怪我,搶了你的風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