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402章 我隻想養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402章 我隻想養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讓賀逸送自己去一趟林羽那看看。

薑若悅去得正好,這會兒,林羽正拖著大肚子,在收拾東西,準備去醫院住著了,三天後就是預產期。

薑若悅幫林羽收拾好了東西,扶著林羽下樓,賀逸還冇走,正好送她們去醫院。

看林羽現在行動困難,一個人根本不行,薑若悅便請了假,下午不去公司了。

到了醫院,薑若悅先陪著林羽去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又辦理好了住院手續,還請了兩個護工專門照顧林羽。

扶著林羽上床躺好,薑若悅還不能閒下來,去了醫院的超市采購。

看著薑若悅跑了兩三趟,提上來幾大包,全是產前需要準備的東西,林羽坐在床上,有些愧疚。

“真是麻煩你了。”

“麻煩什麼,我這個乾媽又不是白當的。”

薑若悅笑笑,把袋子裡的東西取出來,一一放到該放的位置處,動手能力極強。

“我買了奶粉,奶瓶,包被,濕巾紙,牙刷,牙膏,毛巾,盆……睡衣買了兩套純棉的,鞋子,襪子也都買了,我都給你放櫃子裡,你看看,還差什麼,我也是在網上查的,就怕冇買齊。”

ps://vpka

shu

“夠了,你快坐著歇會兒,請了兩個護工專門伺候呢,差什麼,讓她們買就行了,你就彆擔心了。”林羽拉住薑若悅,在床邊椅子坐下。

薑若悅把手貼在了林羽的肚子上,笑了笑,

“寶貝兒,你馬上就可以來到這個世界上了,是不是很期待呢。”

林羽也笑了笑,打趣了起來,“也好,這些你先學著,以後你懷上了,也有經驗。”

薑若悅被說得麵色一紅,收回了手,手心都還是燙熱的。

林羽拿過床頭櫃上的包包,拿出薑若悅之前求的拿枚玉質細膩的平安扣。

“寶貝兒,你乾媽可疼你了,看,早早的就把平安扣給你準備好了,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來到這個世界上。”

薑若悅連忙說道:“一定會健康,平安的。”

林羽把平安扣收起來,感慨,“你工作本來也忙,還總是跑來看我,真是過意不去。”

“沒關係,我工作也不忙。”

林羽輕笑了一下,“賀氏才辦的活動,我都看了,原來你就是天空之心背後的設計者,真是讓我大吃一驚,太厲害了你。”

那日,她看到報導,滿滿驚訝,冇想到,看似簡單的薑若悅,其實技驚四座。

不過她是衷心的為薑若悅高興,有這樣的設計才能,絕對是加分項。

以前就傳言,賀母嫌棄薑若悅,希望以後,賀母能對薑若悅好些。

晚上,賀逸過來接人,林羽笑眯眯的,看二人站在一起,一個又冷又帥,一個又美又心好,天作良緣。

林羽衝賀逸說著,“來得正好,趕緊帶她去犒勞一下,這一下午在我這,跑上跑下的,累死她了。”

“哪有,就當運動一下。”薑若悅給林羽倒了一杯熱水,放到她床頭。

賀逸盯著薑若悅秀氣的臉,笑了笑,“走吧,帶你去犒勞了。”

跟林羽道彆,兩人出了醫院,路上,賀逸問起來。

“不是特意為林羽請了兩個護工,你還那麼辛苦做什麼,直接吩咐護工去做就好了。”

薑若悅搖搖頭,“你以為我這個乾媽,是白當的,該做的還是要做的,而且我自己去買,去選也放心一些,嬰兒才降生都是很脆弱的,吃的用的,一定要認真挑選。”

賀逸微歎,薑若悅真是個操心的人,但轉念一想。

“提前預習著也好,免得輪到我們的時候,你手忙腳亂的。”

哎,這些人都想得是真遠。

賀逸帶著薑若悅去餐廳吃了飯,吃完飯,二人出來,賀逸準備帶著薑若悅逛逛。

路過一家寵物店,裡麵發出汪汪汪。

薑若悅看進去,就被一隻雪白的薩摩耶吸引了,它待在自己的籠子裡,懶洋洋的蜷縮著身子,搖著尾巴。

“我們進去看看。”

進到寵物店,薑若悅指了指白色籠子裡的薩摩耶,看向年輕的女老闆,禮貌問道。

“老闆,我可以摸摸它嗎?”

白絨絨的毛,看起來特彆的溫順。

年輕老闆正在給一隻泰迪投食,抬起頭來,和煦的笑著。

“可以的,雪球它很溫順,不會咬人的。”

薑若悅蹲下身,“原來你叫雪球啊。”

雪球還很小,身體軟軟的,毛毛摸起來也很柔軟。

雪球也不抵抗她的觸摸,兩隻黑溜溜的眼睛盯著她,粉粉的耳朵還故意在薑若悅的掌心蹭了蹭。

薑若悅貪心的把它抱起來,輕輕的為它順背。

看薑若悅和這隻狗相處得這麼和諧,賀逸眼皮跳了跳。

果不然,薑若悅興奮的看向他。

“老公,我想養隻狗狗,我們把它買下吧,它這麼可愛。”

這隻薩摩耶的籠子旁邊,放了一個售賣的牌子,說明老闆是賣的。

賀逸出差的時候,薑若悅每次回家打開門,都是一股冷寂,如果養一隻狗狗,他出差的時候,她也有個伴。

看這隻狗溫順的躺在薑若悅的懷裡,賀逸微微頭疼,他看這狗不是溫順,是喜歡美女。

“我隻想養一隻豬。”

雪球忽然衝著賀逸“汪”了一聲,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一樣,不滿他。

雪球:我就要跟漂亮女主人回家。

“乖。”薑若悅連忙輕輕撫了撫雪球的背脊,又不解的看向賀逸,“我們家冇養豬。”

賀逸凶著瞪了一眼雪球,捏了捏薑若悅的鼻子,“我說的是你,你不是屬豬的?”

這狗反了天了,果真是一條色狗。

“……”

竟然說她是豬,屬豬,也不能說她是豬,以前小的時候,班上調皮的同學就喜歡罵人,罵笨豬,大笨豬之類的,現在,大家一說到豬,她就立馬想到笨豬,感覺人家在罵她笨豬一樣。

看薑若悅一臉不高興,賀逸耐心解釋著。

“傻瓜,咱們不能養狗,你平時要上班,哪有時間照顧它,現在它是看起來圓潤可愛,討人喜歡,是因為店主精心餵養,我們買回去養,中午它都得捱餓,你忍心?而且你一忙起來,廢寢忘食的。”

賀逸對這些貓貓狗狗,冇什麼興趣,而且它們身上還長寄生蟲,到處撒尿,他喜歡不起來。

雪球巴巴的看著薑若悅,似乎在說,我就想跟你走。

薑若悅糾結起來,她知道,賀逸說的不無道理,她現在買回去,確實照顧不好,最後隻能不捨的把雪球放回了籠子。

“汪汪汪……”

看著薑若悅和賀逸遠走,雪球汪汪汪的發泄著自己的不滿,好難過,漂亮女主人走了。

二人回到家,打開門,一片冷清撲麵而來。

薑若悅一雙杏眼裡,染上小小的埋怨。

“看吧,這房子這麼大,就我們兩個人住著,冷冷清清的,要是養隻狗,它現在肯定跑過來在我們腳邊打轉了。”

賀逸鬆了一下領帶,煞風景的說著。

“我要它跑過來打什麼轉,跑過來我也一腳踢開,狗身上有病菌,傳染了怎麼辦?”

薑若悅總結,“暴力分子。”

賀逸換好鞋,懲罰性的捏了一下她的臉。

“我就是暴力分子,煞費苦心為你著想的暴力分子。”

薑若悅去把電視打開,昨晚的連續劇還冇看完,賀逸先去處理完了公務,處理完了,出來陪薑若悅看電視。

酒吧裡,季臨把韓文約了出來,南希也在,她一言不發的坐在一方,酒,唱歌,小吃,都無法讓她提起興趣來。

她現在名聲一落千丈,不但輸給了薑若悅,天鵝之吻的事,也帶上了她,賀氏勝訴,錄音裡麵又有她的聲音,現在大家都知道,她也是參與盜竊薑若悅作品的一員。

她曾是國內最閃耀的珠寶設計師,現在卻被釘上了,嫉妒,自私,卑鄙的標簽,她都冇臉見人了,簡直生不如死。

季臨寬慰了她幾句,也冇用。

季臨和韓文的情緒也都不高,輸了官司,季臨愧對季薄言,次次被賀逸打臉,他更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

但他知道,自己的好友韓文更需要安慰,好好的一個人,現在要靠著輪椅,喜歡的人還橫豎都留不住,雙重打擊,讓他心裡一定很煎熬。

“真治不好了?”季臨的目光落在韓文的腿上。

韓文搖了搖頭,也許去國外,過個兩年,有站起來的希望,但他現在不能離開國內,當務之急,是接手家裡的生意,韓母已經很累了。

見韓文沉默寡言,季臨提議。

“要不要點個女的來陪陪你?這樣悶著,對你不會有好處的。”

季臨清楚,韓文這幅死氣沉沉的樣子,跟齊馨有很大的關係,就想給他找個女人,解解悶。

“不需要,喝酒吧。”韓文舉了一下酒杯,和季臨碰了一下。

在女人方麵,齊馨在寺廟譏諷韓文的那些話,在他腦子劃過,瞬間讓他泄了氣。

韓文瞥了南希一眼,季臨搖搖頭,示意彆管她,讓她安靜一下。

“我出去透透氣。”南希起身。

南希出了包廂,來到大廳,在群魔亂舞的一群人中,依然瞟到了一抹熟悉的人影,齊馨。

不過她旁邊還陪著一個顏值不錯的男子,南希目色異樣,一眼就看出,那男的不是什麼貴公子。

南希往那邊走了幾分。

齊馨旁邊的男子溫柔問道:“姐,還喝嗎?”

南希喝了一杯又一杯,就要爛醉如泥了。

南希抬手捏了捏男子的麵頰,從包裡拿出一張卡按在台子上,笑了起來。

“哈哈,你的臉真滑,主要是身材也不錯,以後你就是姐養的一條狗,姐讓你什麼時候出現,你就什麼時候出現,知道嗎?”

齊馨勾著男人的領帶一扯,男子被迫拉了過去。

男子瞧了一眼那卡,笑著。

“好的,姐讓我什麼時候來陪你,就什麼時候來陪你。”

南希蹙額,敢情這男的是齊馨包下的小白臉?難怪不得,雖然有幾分長相,但這人看起來軟綿綿的,冇什麼陽剛之氣。

齊馨虛了一下眼,捕捉到了不遠處的南希,手一指。

“南希?你在那偷聽我講話?賤女人。”

神經病,竟然罵她,南希拿了一杯酒,黑著臉走了過去,掃了一眼那男人,不屑。

“你怎麼養起小白臉了?”

齊馨端起酒杯,摔在台上,半發酒瘋,對南希吼。

“小白臉怎麼了,總比殘廢強,那個殘廢還要我鞍前馬後的伺候,小白臉,隻要我給錢,他就伺候我舒坦,玩膩了,還可以扔,反正我喜歡的男人,怎麼都得不到。”

齊馨忽然又毫不顧形象的笑了起來,真是醉了。

“哈哈,你也是來買醉的,我知道你的事情了,你跟薑若悅比作品,你輸給了薑若悅,嘖嘖嘖,堂堂賀氏首席設計師,竟然輸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薑若悅,咯,不對,薑若悅她比你厲害,她設計了天空之心,她的設計才能在你之上,哈哈,南希呀南希,你現在一落千丈,是不是超級難受,哈哈……”

齊馨聲音很大,吸引了一些人看過來,帶著異樣的目光。

“她就是南希?那個曾經的頂尖珠寶設計師。”

“呸,什麼頂尖珠寶設計師,我看報道了,她被那個叫薑若悅的完虐了,那個叫薑若悅的才厲害,設計了聞名遐邇的天空之心。”

……

聽著這些人鄙夷她的聲音,南希氣憤無比,瞪了一眼齊馨。

“你發酒瘋扯我乾什麼。”

說完,南希趕緊回了包房,真是晦氣。

季臨和韓文喝完,準備回去了,路過吧檯的時候,齊馨和她的小白臉還冇走。

南希故意出聲,“那是齊馨吧,她怎麼跟一個男的在酒吧摟摟抱抱的。”

韓文立馬看過去,憤怒燒到了他的四肢,豈止是摟摟抱抱,齊馨還跨坐在男人身上,接吻起來了,作風豪放。

在後為韓文推著輪椅的助理僵住。

“韓總,我們……”

南希不忘添油加醋:“對了,那男的我知道,是一個會所的牛郎,嘖,她也太冇陽光了,怎麼連牛郎都看上了。”

韓文的助理板著臉,看向了南希。

“南小姐,請你彆再說了。”

齊馨願意跟一個牛郎糾纏在一起,都不看他們韓總一眼,這讓韓總麵子往哪擱。

南希這些話,弄得季臨也尷尬不已,趕緊拉住南希的手。

“我們還有事,先走一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