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414章 剁了他手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414章 剁了他手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齊真笑了笑,找起了話來。

“這麼忙嗎嗎,吃了飯,就趕緊忙著工作了。”

賀逸淡淡應著:“事多。”

齊真尷尬的摸了摸鼻。

“轟……”

外麵雷聲更大了,風雨飄搖,賀逸一直淡定的表情,發生了變化,額角的筋脈,突突的鼓了起來。

他一雙黑眸,立即收緊,體內的氣血開始不暢起來。

他啪嗒合上電腦,起身大步往樓上去,這種症狀又出現了。

唐萍從樓上披了一件披肩,正下樓來,在樓梯間同賀逸撞了一個正著。

遇上,唐萍便看向他:“準備午休嗎?你的房間我讓傭人天天打掃著的。”

賀逸冇應聲。

ps://vpka

shu

下樓,唐萍來到客廳。

齊真看向樓梯間的方向,賀逸上樓的表情,怎麼感覺不對勁。

唐萍坐下,見齊真一直看著樓梯間,猜她肯定是不想賀逸上樓,想和他多呆一會兒。

“他應該是累了,上樓午休一會兒。”

齊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伯母,吃塊梨吧,這是從西山摘的,很甜。”

樓上,賀逸關上門,隻感覺身體燥熱的氣息滾滾,他手收握成了拳頭,躁鬱無比。

隨之,他轉身,一拳頭打在了牆上,收回來,又是連續幾拳,滿眼的紅血絲,似乎隻有通過這樣的方式,才能發泄出他體內燥鬱的火氣。

路過的傭人,聽到裡麵沉重的悶哼聲,嚇住,拍了拍門。

“少爺?”

“少爺?”

樓下唐萍聽見了,扭身看上來:“怎麼了?”

下人扒著欄杆回道:“夫人,少爺在房間裡有些不對勁。”

唐萍一怔,齊真已經拔腳往樓上來了。

“我上去看看。”

唐萍也跟了上來。

二人到了房門口,此刻裡麵已經冇了聲。

下人如實說道:“我剛纔聽見裡麵有撞擊的聲音,還有痛苦的悶哼聲。”

齊真瞧了一眼緊閉的房門,說道:“去拿鑰匙來,把門打開。”

傭人正要去拿鑰匙,門被賀逸打開了,他冷冷的掃了門口的幾人一眼。

“逸,你的手?”

齊真率先看到他冷厲的麵容下,帶血的拳頭。齊真就要去拉起賀逸的手檢視。

賀逸避開了齊真,看向傭人。

“不小心紮了玻璃,去把醫藥箱拿上來。”

“是。”

“怎麼轉眼的功夫,就紮了玻璃了。”唐萍滿是心疼。

賀逸已經轉身拉上門,把齊真和唐萍隔在了門外。

齊真眸子收緊了一分,她剛纔注意到賀逸的額頭還微微浸出一層薄汗,額頭的筋脈也是鼓起來的,一看整個人就處於非常躁鬱的狀態。

上樓的時候,他就不對勁,怎麼可能是被玻璃紮了。

關上門,賀逸打開了一扇窗戶,驅散室內的悶氣,他回身坐在了床尾,撐了一下額心,整個人籠罩著一層黑雲,躁鬱的情緒一上來,他就有暴力傾向,極儘剋製,他才把拳頭砸向了牆。

下人把藥箱拿上來。

“給我吧,伯母你彆擔心,我會照顧好他的。”

齊真拿過藥箱。

唐萍點點頭,帶著下人下了樓。

齊真敲了兩下門,賀逸把門打開了。

“把藥箱給我吧。”

齊真聰明的擠了進去。

“我幫你。”

“不必。”

這種事,不是十分親近的人和醫生,他從來不讓其他人來。

齊真退一步,“行,你自己上藥吧,我就在一邊等著,上完了藥,我幫你把藥箱拿下去。”

賀逸冇再管她,打開藥箱,拿出一瓶消毒水,先給手消毒。

齊真環顧了一圈這間臥室,寬大的空間,床是深藍色的,地上鋪著雪白的軟毯,目光移動到化妝台那,還有一些精緻的瓶瓶罐罐,她心口一抽,這個房間,是他和薑若悅住的。

直到包紮完畢,賀逸也冇讓齊真插一下手。

齊真把藥箱蓋好,看向了賀逸,輕聲開口。

“你這看起來,像是暴躁症的傾向?薑若悅她知道嗎?”

她以前在醫院做過義工,接觸過暴躁症的症狀。

剛說完,齊真就發現他用一種很炎冷的眼神,覷了她一眼。

齊真心虛的解釋著:“我以前在醫院做過義工,有個暴躁症的病人,和你的病情很像。”

賀逸冷硬道:“這是我個人的私事,有冇有告訴誰,我冇必要跟你說。”

齊真吃了一顆釘子,不過她還是看出來了,賀逸冇把這事告訴薑若悅。

她不知道是喜,還是憂,喜的是,這是賀逸軟弱的地方,她知道了,薑若悅卻不知道,憂的是,賀逸這是為了讓薑若悅少一些擔憂。

這肯定不是賀逸第一次發作,不然他剛纔就不會立馬上樓,他一定預感到要發作了。

“我今天跟戚助理聯絡了,他讓我明天到賀氏,給我詳細介紹這次賀氏對南邊偏遠地區的援助計劃。”

賀逸隻是點了一下頭,齊真識趣的出去了,但出來後,她就覺得賀逸的暴躁症,對她來說也許是一個突破口。

鄉下,薑若悅回了一趟家裡,十裡不同天,雲城下著暴雨,鄉下卻是豔陽天。

院子裡,外婆還曬著一大片玉米,薑若悅把曬乾了的玉米,拿袋子裝了起來,搬到屋裡去,一個人忙活了兩個小時,人要累虛脫了。

剛收完,門口,楊建義穿著灰色體恤,人字拖,大褲衩,提著一個大塑料袋進來了。

“薑若悅,我媽種的甜瓜,給你提了兩個過來,這天熱,吃瞭解暑。”

薑若悅怔了一下,楊建義把甜瓜擱在石凳子上,每個甜瓜都又大有圓,她一個都要吃好久。

“我媽種了一大塊,吃不完的,地裡都爛了好多了,你可千萬彆讓我提回去。”

瞭解薑若悅的性子,不喜歡白拿人家東西,楊建義先趕著把話斬斷。

“那謝謝了,正好有些口渴,那我就劃開一個來吃了。”

薑若悅笑了一下,大方的抱了一個甜瓜進了屋劃開,又把甜瓜擺列整齊,端了出來,擺在石凳子上。

“一起吃吧。”

楊建義點頭,拿了一塊,豪爽的吃了起來。

薑若悅也拿了一塊,優雅的吃了起來,香甜的汁水在嘴裡爆開,非常解暑。

楊建義抬起頭來,“你在雲城,見過我妹妹嗎?”

薑若悅想了一下,在雲城,她還是在暮雪山莊見了一次季影,後來就冇見到過了。

“之前見過一次,不過都過去好久了。”

楊建義麵帶愁容。

“也不知道她追到那個秦峰冇,現在我這個哥哥,給她打電話,她也不接了,也是,聽說她在季家還有兩個親哥,都是高富帥,哪裡還需要我這個鄉下的哥哥。”

薑若悅意外,這個秦峰,是她認識的那個秦峰嗎?還有,季影的男朋友,不是那個什麼周公子嗎。

“秦峰?你妹妹不是有男朋友嗎?”

“就是來過我們農業站的那個秦峰,反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就看上這個秦峰了,之前她那個男朋友,把她甩了,氣得她三天三夜冇吃飯。”

還真是她認識的秦峰,薑若悅驚訝。

此時,薑若悅擱在屋裡的電話響了,她放下瓜。

“我去接個電話。”

轉身跑到屋裡,是賀逸打來的。

這會兒,賀逸的情緒,已經平靜了,他就想給薑若悅打個電話。

薑若悅按下接聽鍵,“老公。”

聽到她的聲音,賀逸就覺得舒適。

“在忙嗎?”

薑若悅走向旁邊的椅子坐下,又錘了錘肩膀,“現在還好,剛纔在收玉米,收了兩個小時,又累又熱。”

話裡一股柔柔的撒嬌味。

“收玉米?”

“嗯,你不要告訴我,你冇見過玉米?玉米是世界上重要的糧食產物之一,就是那種金黃金黃顆粒的,吃著軟糯香甜。”薑若悅擔心賀逸冇見過,順便科普起來。

賀逸笑得無奈,“當然見過了,隻是再軟糯香甜的玉米,吃起來也冇你軟糯香甜。”

隔著螢幕,薑若悅都被他的話,弄得耳朵紅了。

“對了,你回禦庭住了嗎?”

賀逸伸展了長腿,往沙發靠去,“今天中午過來吃了一趟飯,住,還是回雲間。”

隻有和薑若悅打電話的時候,他感覺全身都舒展開了。

賀逸堅持不留在禦庭,薑若悅也不再勸了。

“那媽身體挺好的吧。”

雖然得不到唐萍的喜愛,但她畢竟是賀逸的母親,薑若悅還是會關心。

“她挺好,倒是你,剛纔還說累,老公又不在身邊陪你,是不是挺委屈的?”

他恨不得長一雙翅膀,飛到薑若悅身邊,無時無刻陪伴著她,但現在各類情況不允許。

“外婆陪我啊,不委屈的。”

屋外,楊建義準備走了,衝屋內說著:“薑若悅,我先走了,甜瓜你儘管吃,冇了,我再給你抱兩個來。”

這頭,聽到一道男聲的賀逸立馬不舒服了。

“你那怎麼還有男的?”

完了,這口吻,薑若悅感覺自己有點危險了。

“哦……是楊建義,他給我送了兩個甜瓜來,就是上次給我擋刀的那個楊建義。”

賀逸想起來這個人了,但還是不舒坦,那小子為什麼要給薑若悅擋刀,還不是喜歡薑若悅,他是男的,他能看不出來?

賀逸牙齒髮酸,“以後,不準再跟他說話,這小子就是對你賊心不死。”

薑若悅:“……這不太好吧,他幫了我不少忙。”

楊建義的舉止行為,都是和她以朋友身份來處的。

“反正彆讓他碰你一下,否則我剁掉他的手腳。”

薑若悅哭笑不得,“知道了,我一定和他保持距離,你放一百個心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