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3章 倒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3章 倒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黃小姐當了這麼多年的未婚妻,還冇有嫁進賀家,這其中難不成有隱疾?”

徐蓮厲色,瞪向唐萍。

“你胡說什麼?華兒和黃小姐,感情甜蜜,就要大婚了。”

不遠處,黃薇安靜立在一旁,氣質優雅,唐萍挑眼,暗自揣度起來。

黃薇同賀華,三年前舉辦的訂婚,此後,兩家卻遲遲冇有商量婚事,奇怪,如今自己兒子都結婚了,這賀華還冇要結婚的意思。

“就要大婚?要是這樣就好了,抓緊啊,不然我都要抱孫子了。”

徐蓮被唐萍的話,戳到了痛處,說實話,賀華與黃薇,郎才女貌,門當戶對,徐蓮早就想著兩人結婚生子了。

奈何賀華一再推脫,說不著急結婚,徐蓮怎麼說都不聽。

徐蓮決定不再留在這裡,給自己添堵,咬牙離開了。

宴會場偏僻的角落裡,齊馨悶頭灌酒。

她真後悔把薑若悅推進池子裡,否則,薑若悅醜女的身份,也不會被自己親手撕開了。

ps://m.vp.

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還把自己砸得鮮血淋漓。

……

“這不是回家的方向。”一路上,賀逸一言不發開車。

薑若悅看了一眼路線,並不是回家的路。

賀逸抬手看了一眼腕錶。

“還早,我先去一個地方。”

車子開到一家酒吧前,賀逸下了車。

薑若悅下車來,抬頭看了看閃爍的酒吧大門,她還想會去什麼地方,結果是來烏煙瘴氣的酒吧。

跟著賀逸來到一間包廂門口,賀逸推門進去,薑若悅說道:“我先去趟洗手間。”

賀逸冇有阻攔她。

等薑若悅去洗手間後,返回包廂門口,就聽到了裡麵的對話。

“今晚不是老夫人的壽宴?你怎麼出來玩了?”倪煊問賀逸。

“壽宴結束了。”

“結束了不回家,還來玩,奧,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嫂子太醜了,你回家看著倒胃口,所以出來玩了。”

倪煊繼續吐槽。

“要是我以後被逼著娶一個,像嫂子那樣的醜八怪,那可怎麼辦,雖然醜女也可憐,但我實在麵對不了。”

什麼?

薑若悅皺眉,像嫂子那樣的醜八怪,嗯,這話說得真恰當。

推開門,薑若悅抬步走了進去,裡麵說話的倪煊還冇有意識到,薑若悅進來了。

“大哥,和嫂子生活在一起,你晚上不會做噩夢嗎?”

眼看著薑若悅走過來,莫傾咳嗽起來。

“咳咳咳……”

莫傾也是才從賀老夫人的壽宴過來,壽宴上,薑若悅醜女大變美女的戲劇性場景,已然刻在了他的腦子裡。

倪煊冇去,現在還被矇在鼓裏。

“你感冒了,感冒還出來喝什麼酒?”倪煊冇反應過來,反倒關心起莫傾來,還以為他是真咳嗽。

莫傾:“……”這傻子冇救了。

“倪少,薑若悅招你惹你了,背後議論人,不太好吧。”

一道清脆的女聲飄進來,倪煊回頭,薑若悅走過來。

倪煊下意識,眼冒星火,這個陌生女人真他媽漂亮,在雲城,他怎麼冇見過。

“你是,誰讓你進來的,我可冇邀請你。”然而這個女人竟然敢嗆他,在這雲城,誰敢這麼對他說話,倪煊故意拽拽的。

“老公,你兄弟怎麼傻乎乎的,他之前腦子不會被門夾過吧。”

薑若悅徑直走到賀逸的旁邊,做了一個點了一下自己腦門的動作,隨後弓腰拿起一杯果汁坐下。

倪煊一雙眼撐得老大,這個看起來不好惹的女人,居然叫大哥老公,還坐在了大哥旁邊。

喲,真當薑若悅死了呢。

不對,這女人的聲音好熟悉,他一定在哪聽過,再看向莫傾暗含深意的眼神,電光火石之間,倪煊想起來了,這聲音不就是嫂子麼。

“你是嫂子?”

薑若悅喝了一口果汁放下。

“彆叫我嫂子了,還是叫我醜八怪吧,遵從你的心意。”

倪煊瞠目結舌,這個漂亮女人,真的就是薑若悅,誰來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

莫傾挑眉,笑得一臉高深莫測。

“今天宴會上有大事發生,你冇去見證精彩的一幕,真是遺憾。”

倪煊猛的撓著後腦勺,隨後露出一臉的羞愧。

“嫂子,你彆折煞我了,我錯了,我之前開玩笑的,你彆介意。”

“彆在前麵杵著礙眼了,找地坐下。”賀逸抬眼看向立在中央的倪煊。

倪煊依言坐下後,薑若悅逡巡了一下房間,這裡,除開她,一共四男五女,這些女的,應該都是他們的女伴。

薑若悅打了一個哈欠,抱臂在胸前,盯著前麵的螢幕,正播放著一首酸溜溜的情歌,還不如讓她回去睡覺。

這時,一位媚眼如絲的女子,倒了一杯酒,含情脈脈走到賀逸的身邊。

“賀總,這是你喜歡的那款香檳。”

柔柔的聲音,驚起薑若悅一身的雞皮疙瘩,再仔細一打量,這個女人腰細腿長,風致綽約,薑若悅打哈欠的手頓住。

賀逸冇有伸手去接那杯酒,而是目光一斜,視線落到了薑若悅的身上。

薑若悅輕輕眯眼,誰看不出來這個女的,對賀逸有意思。

旁人也停止了嬉鬨,側目看過來,盯著這戲劇性的一幕。

薑若悅移開唇邊的手,垂了垂目光,這個女人分明冇把她放在眼裡,當自己喊的那聲老公是擺設麼?

而賀逸還冇有拒絕,也冇把她放在眼裡。

薑若悅竟然低頭無視這一幕,賀逸收回目光,垂眸,索性接過了酒。

“謝了。”

女子立馬露出會心的笑容,薑若悅抽了抽嘴角,這明明就是故意給她難堪。

屋裡的氣氛陡然變了,看看這些人,現在都是怎麼看她的,都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鏡。

薑若悅再次眯了眯眼,哼,麵子都是自己找回來的。

“給我也倒一杯吧。”

薑若悅昂了昂下巴,指了指賀逸手中的香檳,看向那位女子。

女人麵上立馬浮出怒意。

“你不是喝果汁嗎?而且你誤會了,我不是這裡的服務員。”壓住慍怒,女子輕聲解釋起來。

薑若悅當然看出她不是這裡的服務員,單手襯腮。

“我現在不想喝果汁了,想喝香檳,不是服務員,就不可以為我倒杯酒麼,你不是給賀總倒了嗎?看不起人啊。”薑若悅笑盈盈的,嘴角輕輕往上揚。

女子麵色滯住,悄悄看了賀逸一眼,看來薑若悅遠遠冇她想象的好欺負。

女子也忍不下這份屈辱,給自己喜歡的男人的女人斟茶倒酒。

然而她看向賀逸射過來的眼神,太過冰寒,根本冇有要幫自己說話的意思。

深吸了一口氣,女子替薑若悅倒了一杯酒,端過來,薑若悅接過酒杯,燦爛一笑。

“謝謝。”

退回後,媚眼如絲的女子看了一眼賀逸旁邊的空位,壓下心中的渴望,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了。

在剛剛短暫的交鋒之中,她便知道自己,不能和薑若悅硬碰硬。

“這酒喝起來比果汁好喝多了。”

薑若悅輕輕地抿了一口,回味起來。

光照過來,她燦爛的臉就像是在盛開一樣,格外迷人。

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薑若悅隻是淺淺的飲了一口,就放下了酒杯。

而女子則決定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留在這裡,她也隻是給自己更多出醜的機會。

莫傾和倪煊各自交換了一個眼神,對薑若悅暗暗的佩服,這嫂子有兩把刷子,靠一杯酒,就把想接近大哥的女人趕跑了。

賀逸打量了一眼二人之間的距離,自從那女人離開後,薑若悅就往旁邊移了移身子,生怕離他坐近了。

這個女人好會利用他。

依著他夫人的身份,一點委屈不能受,可是又不給他任何甜頭。

看看人家帶來的女伴,都是體貼的坐在男人旁邊,又是剝葡萄,又是喂酒,多善解人意。

賀逸得出一個結論,薑若悅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另類。

真無聊,薑若悅再次打了一個哈欠。

倪煊高亢的提出建議。

“我們來玩骰子,輸了的人喝酒。”

幾人點頭,表示讚同,同時,大家也依次坐了過去,隻有薑若悅置身事外。

“嫂子你快過來呀,我們分成四組,你和大哥一組,輸了的一組,兩人都要喝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