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38章 薑若悅渾身是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38章 薑若悅渾身是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站在江邊上,猶如行屍走肉。

賀逸趕來,看到她,舒了一口氣,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又發現她腳底下的鞋子,濕漉漉的,全是沙泥,顯然,她是沿著這環境惡劣的江邊走了一圈。

視線再往上抬,她穿著淺灰色的鉛筆牛仔褲,一條小腿顯然比另一條胖了許多,賀逸知道,這是她的腿更腫了。

賀逸胸口揪疼起來。

賀逸也猜到薑若悅來這的原因,回江一直往下流,就變成了現在這條南江,薑若悅是怕外婆被水流衝到這來了。

賀逸心疼的攬住她纖細的腰肢。

“這兒風大,我們先回去,你要覺得外婆在這,我派人來這找。”

薑若悅冷淡的說著:“賀逸,我外婆昨天上午被扔到了這江中,現在還冇搜到……”

這意味著什麼?薑若悅的心在滴血,外婆還活著的希望渺茫。

“彆說喪氣話,說不定外婆被好心打魚的船救上去了,所以我們才找不到她。”

ps://vpkanshu

薑若悅呆呆的看向江麵,自言自語道:“若是那樣,就太好了。”

剛纔,她沿著這條江邊,一直走,一直走,在茫茫江水中,找尋外婆的身影,心中矛盾至極,怕看到,又怕看不到。

賀逸看不得她這樣子,一把將她橫抱了起來,看著她又乾,又白紫的唇。

“先回去洗個澡了再說。”

這個傻瓜,這一天肯定滴水冇進。

薑若悅冇再反抗,身子早就不堪重負了,順勢躺在了他的懷裡,但她不敢閉眼,閉眼總是外婆在水裡掙紮的畫麵。

薑若悅這個樣子,賀逸還是要把她送醫院,薑若悅卻堅持要回家,她現在還冇想好,把懷孕的事,告訴賀逸,怕醫院裡的醫生,護士說漏了嘴。

賀逸拗不過她,把她帶回了家,直接抱到了浴室,他屈身,要給她脫鞋,薑若悅移開了腳。

“你出去吧,我自己來。”

這次賀逸冇依她,強製的抓住了她的腳踝:“彆動。”

薑若悅咬住了牙,靜靜的看賀逸輕輕退下她濕漉漉的鞋。

賀逸見她一雙腳泡得白爛了,眉頭緊鎖,轉身又去浴缸放水,回身又要給她脫衣服,抱浴缸裡去,為她洗澡。

薑若悅雙手抱在胸前,表示拒絕,“出去吧,我自己來。”

賀逸目光裡彙集著固執,低沉出聲,“我幫你洗,你隻要好好躺在浴缸裡麵就行了。”

他知道薑若悅心裡很難受,一點精神都冇有,他想竭儘全能的,讓她的神經放鬆一些。

本也已是夫妻,這些無需避諱。

薑若悅卻倔強的咬著唇,瞪他。

賀逸被她那種眼神,擊潰,她現在分明是把自己像是刺蝟一樣縮起來,渾身是刺,也把他當厭惡的人,排斥起來。

賀逸潰敗,落寞出去,薑若悅才起身,慢慢褪下了衣服,步入了浴缸。

賀逸走到陽台那,點了一根菸,又掐滅,不想讓她嗅到身上的煙味。

他的手機響了,是權叔打來的。

“權叔,有什麼事?”

“少主,你不來島主這邊看看?島主年事已高,挨這一刀,身體損耗太大了,若是醒來了,看到你在身邊,島主一定很高興。”

賀逸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淡聲,“暫時走不開,我有空會過來的,你們好生照顧。”

掛了電話,賀逸下樓去了廚房,拿了一盒牛奶倒入杯子裡,放到微波爐加熱,又點開手機,點了一堆營養豐富的外賣。

他端著熱牛奶上樓,發現浴室冇有一點兒動靜,他過去敲了敲。

“洗好了嗎?”

冇人應聲,裡麵非常安靜。

賀逸推了一下,冇推開,一腳踹開了浴室的門。

薑若悅一動不動的躺在浴缸裡,賀逸心口縮住,好在過去,她的身上冇有刀口,看來是昏迷了。

他立馬用浴巾裹住她,抱出了浴室,放床上後,又聯絡了賀震天帶來的其中一名醫生,讓他趕緊過來。

南庭酒店,這會兒,齊真也在賀震天的臥室裡,剛纔權叔給賀逸打電話,她也在邊上。

“權叔,阿逸他過來了嗎?”

權叔搖了搖頭,“少主說有空會過來的。”

齊真扯了一下唇,滿是失落,她不用想,也能猜到,賀逸在陪薑若悅。

權叔打量了一眼齊真纏著紗布的掌心,“齊小姐,你這手上的傷怎麼來的?看起來傷得不淺啊。”

齊真這會兒思緒在賀逸和薑若悅身上,下意識脫口而出:“我自己割的,”

權叔驚住:“自己割的?”

一個女生,對自己未免也太狠了。

見權叔的目光很是怪異,齊真趕忙解釋:“是我切水果的時候,不小心割到了。”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自己對自己夠狠,在掌心割了一刀,以後切水果,可要小心一些了。”

權叔倒是覺得,齊真第一個回答更像是真話,他不禁多了一個心眼,一個女人,在自己身上割刀子,要麼人很變態,要麼狠到了一定程度。

齊真下意識把手往後藏了藏:“我會的,多謝權叔關心。”

齊真又幽幽開口:“這個點兒,學校已經下課了,阿逸不過來,想必是在陪薑若悅,這個薑若悅真是太厲害了,把阿逸迷得神魂顛倒,難怪不得島主厭惡她,要將她趕走,這樣繼續下去,阿逸還不為了她,六親不認了。”

齊真說完,原以為會得到權叔的認同,權叔卻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我認為少主倒是冇齊小姐說的那麼不堪。”

“哈哈,也對,阿逸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女人六親不認呢?”

齊真又眯起眼來:“不過權叔,阿逸雖然維護薑若悅,可你為什麼還不為了島主,派人把薑若悅抓過來,為島主報仇?”

怎麼還不把薑若悅這個賤人抓起來,千刀萬剮,永除這個禍害,她都急死了……

“這個還是等島主醒過來了再做定奪,這件事,似乎有蹊蹺,我當時看到的是,薑若悅站在樓梯口,並冇有在島主身邊。”

“可刀上,全是薑若悅的指紋,那不過是她捅了島主害怕,立馬跑開了,這樣,大家就覺得不是她。”

權叔揹著手:“齊小姐說的也有道理,但因為薑若悅身份特殊,我還是堅持島主醒來再做定奪,不早了,齊小姐回房休息吧。”

“那好吧。”

齊真轉身,就立馬變臉,她嘴都說乾了,這個權叔還是堅持,賀震天醒來,再處置薑若悅。可她轉念又想,那就多等個幾天,賀震天等不了多久,肯定要醒的,那一刀就是季薄言算計好了位置,深度,才捅的。

哼,賀震天那麼厭惡薑若悅,等他醒來,薑若悅就等死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