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41章 賀逸,你也畫大餅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41章 賀逸,你也畫大餅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過來,賀逸低聲衝權叔道:“我跟你們去一趟,爺爺那,我會交代,但她,不可能被你們冇帶走。”

薑若悅走到五米外,就站住了,禮貌的等二人談完,賀逸已經跟權叔撂下話,走向了她。

“有話對我說?”

薑若悅點頭,“到房間裡說。”

賀逸跟著薑若悅進了書房,關上門。

薑若悅抿了抿唇,看向他的眼睛,鄭重開口。

“我一直冇告訴你,我的身上其實有一顆炸彈,齊真放的,就是機場我被電暈那次,她把炸彈植入到了我的體內,也是因此,她找人撞了我外婆,我不得已放過了她,否則她就要炸死我。”

賀逸的目光瑟縮了一下,身體也僵直了。

薑若悅今天主動把這個事情告訴他,他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最終,他做了一個很錯誤的決定,“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他不願承認,自己知道這件事,卻還冇能為她解決這個隱患。

ps://m.vp.

薑若悅麵色慘白了一瞬,剛纔從賀逸移開的眼神中,她知道,齊真說得對,賀逸確實早就知道了,她體內有炸彈的事。

“我現在告訴你了,你打算怎麼辦?齊真這個罪魁禍首,就在外麵。”

賀逸擰眉,權叔恰巧過來敲了敲門。

咚咚咚……

“少主,我們該走了。”

“等我回來再說。”

薑若悅抓住他的胳膊:“那你回來,會讓齊真付出代價嗎?”

薑若悅不知道怎麼了,當從賀逸眼裡看出一絲逃避的時候,一股血就直往她的腦門衝,齊真在她體內安了炸彈,他不追究?

他口口聲聲說愛她,就是這樣愛她的?

賀逸薄唇緊抿了一下:“我答應你,她對你做的一切,有一天,一定會付出代價的。”

如今齊真把賀震天哄得團團轉,他需要權衡利弊,絕不能發生,傷了齊真一分,薑若悅卻被傷了十分的事。

賀逸拉開門出來,“走。”

薑若悅,“一起吧,我也去。”

賀震天醒了,她倒是要去問問,這個狠毒的人,為什麼這麼心狠?這麼不要臉,老人都下得去手。

薑若悅追出來,權叔愕然,少主拚命護她,她還要上門去送死。

賀逸這會兒一臉的嚴肅,“在家等我。”

轉身,賀逸就快步帶路走了。

齊真氣憤,賀震天分明說了要把薑若悅抓過去。

權叔和賀逸走遠,齊真隻好鬱悶的跟上。

走了幾步,她又回頭,衝被遺留下來的薑若悅,譏誚的笑了笑。

薑若悅走到廚房內,給自己煮了一大碗麪條,即使冇胃口,為了寶寶,她也要多吃點。

吃完了,她就在沙發那直直的坐著,等賀逸回來。

這頭,南庭酒店,賀逸剛進入賀震天的臥房。

賀震天掃了一圈人,冇見到薑若悅,立馬質問起權叔來。

“權叔,薑若悅人呢,不是讓把那死丫頭給我抓過來。”

權叔直冒冷汗,看向了賀逸。

“爺爺,您在樓梯中央被刺的,薑若悅當時在樓梯上方,不可能是她刺傷了您。”

賀逸沉聲分析起來。

賀震天哪聽得進去,“不可能是她?一定是她,當時那層樓冇其他人。”

“權叔,還愣著做什麼,重新去把人給我抓過來,一個丫頭騙子,我再三縱容她,她還給我反了天了,今天,我必須教訓她。”

“站住。”

賀逸嗬斥一聲,掏槍指到了門口,“現在,誰要敢動一下,我就一槍斃了他。”

賀震天一巴掌拍在床上,牽動了身上的傷口,怒火攻心。

“逸兒,你,你要氣死我!你是要留著這個禍害,再來害我?”

“爺爺,是您太固執了,根本不是她做的,您現在很不理智,隻是憑著主觀上對她的惡意,認為是她。”

賀逸收了槍,下令,“其他人,全都出去。”

見賀震天冇有反駁,權叔帶著人退出了房間。

賀震天溝壑的臉上,劃過失望,“不要讓我看錯了你,從小到大,我對你雖嚴厲,但也是想把你培養成才,可你今天竟然為了一個死丫頭,跟我對抗,逸兒,你這是大不孝,大不敬。”

“爺爺,您對她先天的成見太大了,為什麼,您就不能試著接受她?”

“我不會接受一個隻會忤逆我的死丫頭做賀家的孫兒媳婦。”

隔了幾分鐘後,賀逸麵上,散發出陣陣寒意,“她的外婆,被人扔到了回江中,這事,您知道嗎?”

賀震天短暫的錯愕了一瞬,立馬怒道:“你認為是我做的?還是她告訴你,是我做的?我賀震天還冇到為難一個老人的地步。”

“不是您做的便好,您好好養傷,我回去了。”

賀震天冷冷說道:“回去?給你的期限,已經到了,你得隨我上島了,否則我之前的話,可不是說著玩的,你想替她收屍?”

走到門口的賀逸,頓住了腳步,手上青筋蹦起。

“您剛醒來,身子還未恢複,現在不宜上路。”

賀逸離開後,賀震天便讓權叔把醫生叫來,讓用最好的藥,使他身體最快恢複,他要最快啟程去黑雲島。

這個糟心的地方,他再也不想多待一分鐘了。

賀震天還讓權叔派暗衛,去監控著薑若悅和賀逸住的彆墅。

賀逸剛進入彆墅,就發現身後有動靜,他警惕的環視了一圈四周,爺爺派人把這座彆墅圍住了。

他往門口走去,門開著,裡麵的光亮泄了出來。

他剛進屋,就看到薑若悅坐在沙發上,她也看向了門口。

莫名的,他心頭一暖。

賀逸帶上了門,走到她身邊,想問她吃東西冇。

薑若悅垂眼,率先開口。

“為什麼,不把齊真帶來?她在我身上埋了炸彈,你不知道,她會炸死我的?你不管嗎?”

賀逸發現,現在的薑若悅,像是冇分到糖的小朋友,不講理的找他要糖,更糟糕的是,他手上一顆糖也冇了。

賀逸落座,把她抱起來,放到腿上,耐心的哄著她。

“我當然要管,我向你保證,這顆炸彈不會爆炸的,你不會有一點事兒。”

“可是,我不要這樣的保證,她找人撞我外婆,我要她跪著向我外婆道歉,把控製炸彈的東西交出來,給我說對不起,賀逸,我要的是這些,而不是看她三番兩次的在我麵前給我潑臟水,耀武揚威的嘴臉。”

賀逸微微閉眼,把她的腦袋撥到自己懷裡,“靠著老公休息一會兒。”

她這個樣子,他要如何開口,他會離開她一陣?

他不忍心,他也捨不得。

薑若悅從他的懷裡起來,“賀逸,你也學會給我畫大餅了嗎?”

賀逸拉住她的手,“何出此言?”

“以後再讓齊真付出代價,以後是一年,還是兩年,甚至十年,要不要等她把我弄死了,再讓她付出代價,你捨不得動她,就直說。”

“寶貝兒,咱彆無理取鬨,好不好?”

薑若悅掙開了他的手,徑直往樓上去,她想不通,知道齊真在她身上放了炸彈後,賀逸無動於衷的樣子。

賀逸弓腰修長的十指,插入淺短的髮絲裡,原以為她坐在沙發裡,是一直等他回來,實則是等看到齊真付出代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