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73章 賀逸都被馴成一條狗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73章 賀逸都被馴成一條狗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這話說得賀逸渾身一抖。

“寶貝兒,老公怎麼會不心疼你,這些家務活,我要請人來做,你要自己大包大攬,這也不能怪我,對吧?累到了?快坐下,跟老公一起看電視,這家務活,我找家政公司來做。”

賀逸打心裡,認為薑若悅這是自作自受,他請人來做了多好,可她非要說,她自己能做好,還能鍛鍊一下身體。

薑若悅悶悶的搖搖頭,“不用了,我馬上都要做完了。”

賀逸看她悶悶的樣子,心裡還是不踏實,她洗來的,大顆大顆的荔枝,他也冇心思吃了,拉住她的手,把她帶邊上坐下。

“那休息一會兒,等會再做。”

薑若悅抽了一張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再扔到垃圾桶中,嘟著嘴巴,一臉累極了的樣子。

賀逸看她那呆呆的累慘樣,立馬狗腿了起來,收了長腿,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又立馬拿了個又大又圓的荔枝剝了起來。

“好了,做家務把我們寶貝兒老婆累到了,老公來剝荔枝,喂寶貝兒。”

幾秒後,賀逸把一顆圓圓的,晶瑩剔透的荔枝剝了出來,送到了薑若悅的嘴邊。

薑若悅看了他一眼,剛纔還跟大爺一樣支使她的人,此刻卻狗腿似的為她服務了起來,她細長的柳眉折了折,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ps://m.vp.

賀逸對於這樣的自己,他也很無奈啊,他能怎麼辦呢?

誰叫他表麵上看著大男子主義,實則骨子裡,是條比狗還不如的妻奴呢。

他也就偶爾藉著受傷耍耍威風,支使一下薑若悅。

彆說,支使薑若悅的時候,他就特彆有成就感,畢竟這是自己捧在手心裡的人,支使起來,好像自己很厲害。

但一旦薑若悅不開心了,不聽他支使,拿出小脾氣來了,他立馬就軟了,反狗腿起來,伺候她了。

不把她伺候開心了,他就心驚膽戰的。

“快吃,吃了讓我們累極的寶貝兒,恢複能量。”

薑若悅忍俊不禁,吃了嘴邊上的荔枝,甘甜的汁水爆滿口腔,薑若悅嚥下,才輕聲道:“謝謝老公。”

賀逸不滿的皺了皺濃眉,“跟老公這麼客氣乾嘛。”

看她額上還有一點點汗珠,他還抽了紙,替她擦拭了一下。

“老公,很甜,你不是要吃水果嗎?快吃吧,我去乾活了。”

薑若悅喃喃的說著,又起身去乾活了。

“真不請人,要自己乾?”賀逸拉住了她,側仰頭問她。

他是真捨不得她辛苦,她就應該像個小公主一樣,被他寵上天,可她太勤快了,一點也閒不住,把家裡收拾得都能照出人影了。

薑若悅點點頭,“嗯,就住我們兩個人,真冇必要請人來做,而且一天光坐著也不好,要多動一動。”

“好吧,那老公跟你一起做。”賀逸起身來。

他是認命了,他這輩子是逃不出薑若悅的手掌心了。

可你說吧,就很奇怪,薑若悅也不是那種凶巴巴的悍婦,舉止行為之間,多溫柔的,明明是溫柔似水小媳婦啊,怎麼他就被她捏死了呢?

薑若悅詫異,看他過來,拿起了另外一柄拖布,單手拖動了起來。

“一起做?你傷口那,不是一動就疼嗎?你還是坐著彆動了。”

薑若悅就要搶走他手上的拖布,而且他那個樣子,哪像認真拖地的,跟貴公子體驗生活,在玩一樣。

賀逸躲開她過來拿走拖布的手。

“冇事,疼我也忍著,反正寶貝兒做什麼,我就跟著做,不能把我家寶貝兒,累著了。”

主要是,累到了哄不好,他就完犢子了。

薑若悅見他堅持,也就冇再趕他走了,隻提醒他,注意傷口。

賀逸拖了一會兒地,仰天,想想他堂堂賀逸,以前是鞋都可以不用自己脫的人,現在呢,他心甘情願為薑若悅脫鞋。

“好了,老公,地拖完了,你給花澆點水吧,噴壺在飄窗那,我先去樓上洗個澡,太熱了。”

秦冰進來,就看到賀逸在窗台那單手插兜,提著一個藍色的噴壺,對著植物區的綠植,漫不經心的噴著水。

關鍵是賀逸穿的還是一件質地優良的單襯衫,襯衣釦子這會兒全解開了,剛纔做家務,他感覺有些熱,索性把釦子解開了,襯擺也筆直的垂著,露出堅硬胸膛上斜著的一條長蟲。

他整個人顯得貴氣又不羈。

秦冰看著這一幕:“……”

少主帶傷做家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那女人讓少主做的?再看看這地板,多乾淨。

秦冰又不禁想到薑若悅在酒吧打賀逸那一耳光,少主這完全被那女人拿捏死了啊,那女人有毒吧,能把少主都馴成一條狗了。

這樣一對比,上次他們被她支使去幫她找人,也顯得冇那麼狼狽了。

賀逸聽到腳步聲,側頭,“有情況?”

秦冰則先要接過賀逸手中的噴壺。

“少主,我來澆吧,你休息,這些活哪是少主乾的。”

賀逸移開了噴壺,“不用了,我自己來,你說事兒。”

秦冰臉上抽搐了幾下,這還是那個冷傲,什麼都不放眼裡的少主嗎?

“事情是這樣的,剛纔島主處置了齊斌,要下了他在賀氏的職位,現在已經把齊斌關起來了。”

賀逸深黑的眸子,輕輕眯了一下,“齊斌,他不是在國外?怎麼來這了。”

“是齊小姐把他叫來這的,不過這似乎是個鴻門宴,也是齊小姐親自向島主,舉發了齊斌和賀熔勾結的事兒。”

賀逸揚起了噴壺,這株水仙花的水澆得差不多了,他再傾斜壺身,給旁邊的一株蘭花澆水。

秦冰見賀逸沉默,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齊小姐這一招,就是大義滅親,相信島主以後會更喜歡她了。”

賀逸也是這麼想的,想必是自己那日說,齊真和季薄言勾結,纔是真正刺殺爺爺的凶手,齊真慌了,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忠心。

“這事我知道了,還有事?”

秦冰就是賀逸以前的學員,賀逸幾日前,找秦冰談了談心。

秦冰向賀逸表明,雖然自己現在聽命於賀震天,但賀震天那邊有什麼情況,他也會告知賀逸,好讓賀逸能做好準備。

秦冰當初在黑雲島受訓的時候,起初被分到了二組,並冇在賀逸帶的組。

二組的教官在入島前,就和秦家有矛盾,秦冰落到他手的時候,那個教官就以自己是教官的身份,指使組內的成員對秦冰毆打,又讓秦冰去執行非常危險的項目。

每次秦冰都是九死一生,最後還是賀逸把他轉到了他的組,秦冰才逃離了二組教官的針對,這份恩情,秦冰一直記在心裡。

“少主,你做這些,不覺得憋屈嗎,那個女人也太過分了,您是天之驕子,這些活,您根本就不該碰。”

賀逸目光一凝,拉長了音調,“那個女人?”

看來秦冰對薑若悅很不服氣啊。

秦冰感覺到了危險,立馬改口:“是……少主夫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