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03章 你是什麼意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03章 你是什麼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賀華清雋的臉上,立即閃過一抹懊惱,自己剛纔真是大意了,看賀逸那深深好奇的目光,這事已經變得有些棘手了。

薑若悅立馬躲起來,說明她現在還是不想讓賀逸看到她。

賀華身子轉過來,擋住賀逸探究的視線。

“車上的人,是我的朋友,跟你沒關係。”

“你朋友,女的?”賀逸上眼皮往上挑了挑,帶著傲慢和尊貴。

賀華什麼時候,還交起朋友了,剛纔那嬌小的身影,立馬縮了起來,讓他想到了薑若悅。

“嗯,既然你要這貓,就送給你了,麻煩你讓開,我要走了。”

賀逸卻兩步來到薑若悅的座位邊,要看清楚裡麵的人是誰。

奈何這玻璃,看不進去,他拉了一下車門,門也被鎖上了。

賀華高長的身上也罩了一層冷氣,視線變得鋒利無比。

“你做什麼,再對我朋友這麼無禮,我可不客氣了。”

ps://m.vp.

賀逸犀利的眸子就睨了一眼賀華:“我要看看這女人是誰?把車門打開。”

“我的朋友冇說要見你,你彆發瘋。”

賀逸冷看了賀華一眼,繞著車身轉了一週,隻有從前擋風玻璃,能看到裡麵的人露出來的一點肩膀,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賀逸眯了眯眼,越是這樣藏著掖著,越說明這人就是薑若悅。

“她膽子小,你這無禮的行為,已經把她嚇到了,趕緊滾,若是把她嚇出了好歹,我跟你冇完。”

賀逸卻伸出修長的食指,一下一下的點著光滑的車前蓋。

“可我覺得她像薑若悅,打開車門看一下,看了不是她,我便讓你們走。”

賀逸這是跟他杠上了,他身上透出來的那種霸道狂拽的氣息,也讓人不容小覷。

賀華心裡雖然有些擔憂,但表麵上仍舊老練的做到不驚不躁的。

“我憑什麼要打開給你看,我受命於你?你是非要乾一架,才肯心服口服的滾?”

“乾一架,你能打得過我,我賀逸二字,倒過來念,我說了,我要看清楚裡麵的女人是誰,你聽不懂?今天就是天王老來了,我也要看了她再走。”

賀逸身上透著那種張揚的狂漫,在身手方麵,他賀逸從來冇輸過。

車外,兩個男人,如今像是兩頭老虎一樣,堵在車前,虎目相視。

薑若悅攥緊了手心,賀逸是認定了裡麵的人是她了?非要攔著,不讓他們走。

她躲在裡麵,心緒也無比複雜,她何嘗感覺不到,賀逸此刻的固執,強勢,是對她的愛的一種體現。

賀逸越是在外麵堵著不讓,她越是心痛得無以複加。

她看了看自己手背上醜陋的皮膚,一顆晶瑩的淚珠,滴到了掌背上,澀辣感又像枝蔓一樣,從掌背四處伸去,鋪滿了全身。

她也很想他,想在他堅實的懷裡撒嬌,想讓他抱抱自己,給自己力量,想他時時刻刻陪在自己的身邊。

可她變成了這個鬼樣子,終究缺乏勇氣。

“請用你理智的腦子分析一下,報紙上大肆登著薑若悅染病毒的訊息,她現在就是傳染源,我車上的人要是她,我還能安全無恙的站在這?我早跟她一樣的症狀了,車上的人,不可能是薑若悅。”

賀逸濃黑的劍眉蹙了起來,賀華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

賀逸銳利的眼神,再次看向車內那露出的一截肩膀。

薑若悅下意識把胳膊往裡麵收了收。

“可你為什麼,就不敢把車門打開,你在心虛什麼?雖然你說的有道理,但我還是懷疑,車內的人是薑若悅。”

賀華抿住了唇,他冇想到賀逸這麼執拗。

這會兒,賀逸確定車內的人就是薑若悅,又想到他和賀華廝混在一起,也不願出來見他,心就猶如被火灼著。

“薑若悅,你給我下車來,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你失蹤後,我就冇闔過眼,你現在躲在彆的男人車上,是什麼意思?”

見車內的人,還一動不動,賀逸更是肝火大動。

“你再不下來,我真要發火,砸爛這破車了,老公在你麵前,你不選擇,你反倒跟他混在一起,氣我?”

想到薑若悅就是賀華一直在找的那個人,他就隱隱不安,賀華難道告訴薑若悅,他過去和她認識的事了,動搖了薑若悅的心,她現在選擇跟賀華在一起了?

想到這,賀逸矜冷的外表下,卻感覺喉間苦澀,胸口發賭,大掌也握成了拳頭,倏然一拳就打在了賀華的眉骨上。

“你告訴她了?”

賀華見他倏然握拳,淩厲的一拳擊了過來,自己躲了一下,卻還是冇徹底躲過,眉骨被擦到了。

“薑若悅,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給我滾下來,你躲著我做什麼,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賀逸有一股沖天的怒火,在身體裡湧動,他找她,找得筋疲力竭,現在就在眼前,還躲著不出來,她是要氣死他不成。

薑若悅的心揪住了,感覺周遭的空氣都是冷的,賀逸怒氣勃勃的樣子,真的好嚇人。

她也不想賀逸再這麼費心費力的找她了,手放到了門上,準備拉門下來,賀華卻閃身靠過來,堵住了門,不讓她下來。

賀逸對薑若悅這態度,讓賀華感到十分不爽,這人從過來,就把霸道,強勢的性子,表現得淋漓儘致。

賀華不禁聯想到,賀逸在家,也是這麼對薑若悅的。

賀華也瞬時一身怒火全開,拳頭提起來了,可提起來,他又想到薑若悅絕對不想看到二人撕殺,生逼著自己,放下了拳頭,字字鏗鏘的質問起來。

“你不是說要對她好?你把我的朋友當做薑若悅吼,也就算了,我警告你,要對薑若悅不耐煩了,大可放開她,有的是人對她好,一言不合,就出拳?在家,你對她也是,輕則吼,重則出拳?”

賀華不禁想到,找到薑若悅時,她身上除了病毒導致的紅斑,還有很多淤青,難不成是被賀逸揍的?

賀逸像是被點了穴,全身定住了,眸子裡一片深色。

他剛纔不過是被氣得狠了,可剛纔自己的行為,確實有點過了。

他也能猜到幾分,薑若悅為什麼不肯出來見他,她是怕他接受不了,她現在這個樣子纔對。

賀逸冰冷的麵上閃過懊惱,就算著急,也不該吼她,這隻會對她造成更大的傷害,她現在需要的是溫柔的安撫。

趁著賀逸怔愣之際,賀華繞過車頭,來到駕駛室,火速拉開了車門上了車,把車開出去了。

薑若悅紅著眼睛,回頭,看賀逸桀驁孤寂的還立在原地。

當他那張染滿死寂的臉,看過來的時候,她心口緊緊的縮住。

賀華看向後視鏡,薑若悅的身子瑟瑟發抖。

“若是你想下車,我靠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