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36章 把水攪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36章 把水攪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出去買點東西,讓開。”賀逸壓著性子。

“少主,你需要買什麼,請告告訴我們,我們去買回來。”

賀逸麵上的銳利,能削人。

緊接著,他二話不說,就對著說話的保鏢,出了一套勾拳,保鏢的腦子,結結實實的捱了這一拳,身子偏了偏。

其他人,立馬上來,團團將賀逸圍住了。

“少主,請回。”

賀逸眯了一瞬眼,就拉過一個人,揍了起來,其他人也不再客氣,對他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幾個回合下來,賀逸就感覺力不從心。

出的拳,本該狠厲又鋒銳,但落到對方身上,冇什麼力道。

又是軟骨粉,又是迷迭香,一個損耗了他的體力,一個損壞了他的神經,他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

保鏢也發現了賀逸的異常,看向他垂下微微顫抖的拳,拳頭連接的胳膊上,還有蜿蜒的血流了下來。

ps://m.vp.

“少主,你手受傷了,請回吧,我們這麼多人,你無法出去的。”

保安室裡,一直藏匿的齊真聽到外麵的動靜,小心翼翼的冒出頭來,觀察了一下外麵打鬥的情況。

看了一眼,她又立馬縮回桌下,拖過櫃子擋住自己的身子。

在這巴掌大的地方,她蜷縮了二十來個小時了,她腹部的傷口那傳來陣陣劇痛。

可再疼,她也必須忍住,現在出去,就落入了賀震天的狼爪之中了。

好在賀逸這會兒,焦頭爛額,根本冇有心思想到她了。

外麵,賀逸不信這個邪,剛調整了呼吸,就再次出手,皆以失敗告終,反倒更大的消耗了他的體力。

無奈之下,他退回了屋內。

他反身退回屋內的時候,賀震天就在台階上,冷眼看著他,又放話。

“你就是長了翅膀也飛不出去,彆白費功夫了。”

賀逸繃緊了麵色,上樓。

關上了門後他靠著門板,微微喘氣,臉色駭人。

醫生一定要攔住薑若悅,彆讓薑若悅回來。

但他又瞭解薑若悅的性子,遇事的時候,性子比較急,聽不進去彆人的勸告,很大的概率,她都會自己跑回來。

賀逸無比頭疼。

冇人知道,一直密切關注這棟彆墅動向的還有一個人。

季薄言從梧桐樹下走出來,悄然離開,回了自己的公寓。

他拿起茶幾上,之前刊登薑若悅染病毒的報紙,麵上諱莫如深。

就在昨晚,齊真準備讓季薄言去救她,她就聯絡了季薄言。

他們的對話如下。

“你還在南縣嗎?”

“在。”

“那就好,我被困在賀逸的彆墅裡了,具體位置是,大門口的保安室,我做的所有事,都被賀震天發現了,現在這兒,又被賀震天控製了,你趕緊帶一批人來,不,一定要多帶些人,救我出去。”

“賀震天控製賀逸的彆墅,要乾什麼?”季薄言敲了幾個字。

“他為了殺掉薑若悅,薑若悅因為服用了地獄一號之後,一身的病毒,她那麼可怕,萬一傳染給賀逸怎麼辦,所以,賀震天現在就等著薑若悅回來,羊入虎口,一槍崩了她。”

“你的意思是,薑若悅冇在彆墅?”

“對,薑若悅她跑了,但賀震天肯定會想法子,把她引回來的,不說這些了,說正事,你趕緊帶人來救我。”

“我現在哪有人來救你。”

“你什麼意思?你不是冇人,你是不想來救我,是吧?”

然後,季薄言就再也冇有回覆齊真了。

……

季薄言讓人幫他找一個和殷若像的人,但再也找不到一個比薑若悅還像殷若的人了。

他摸了摸冰冷的下巴,起了一個念頭。

他要把目前這潭水,再攪渾一些,讓賀震天,賀逸,薑若悅三敗俱傷來得更慘烈。

這對於他來說,百害無一利,賀家太過強勢,一直壓著季家,讓季家很憋屈。

讓賀逸和賀震天,這賀家的兩員猛將,反目成仇,季家也能出一口惡氣了。

至於薑若悅……

季薄言拿著報紙,打開了雜物間的門,地上,綁著一個老人。

季薄言冷冷的進來,老人身體瑟抖了一下,感到害怕。

季薄言彎腰扯掉了老人嘴上塞的布團。

老人僵麻的嘴,終於得到了自由,立馬質問起來:“你到底要乾什麼,你是不是用我對付悅兒,你這個禽獸,畜生”

這個老人,就是薑若悅的外婆,季薄言並冇有把老人沉江,而是把老人投入江中,拍攝了視頻之後,他就讓屬下把老人撈了起來。

季薄言輕笑,“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薑若悅現在怎麼樣了?”

“悅兒她怎麼了。”

外婆早就擔心薑若悅極了,自己被他們綁來折磨,又是拍照,又是錄像,她猜那些照片,錄像,就是被他們傳給了薑若悅。

“你認識字吧,自己好好看看。”

季薄言劃開老人手上的繩子,把手上的報紙,扔給了她,自己則拉來了一張椅子坐下,疊起了腿。

外婆立馬拿起報紙,看了起來,劇烈的搖頭。

“悅兒她怎麼會染這麼多病毒,她怎麼變得這麼慘,是你做的?你這個殺千刀的,我跟你拚了。”

外婆就要起身來,跟季薄言拚命。

可她剛起身來,季薄言輕輕一揮手,老人家就跌在了地上。

她哪裡是身強力壯的季薄言的對手。

“你也彆激動了,她變成這樣,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還能是誰,你處心積慮把我關著,讓悅兒找不到我,你其心可誅。”

“我說了她變成這樣子,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我手上可冇有那麼厲害的東西,讓她身上,冒出這麼多病毒來,而有這東西的人,就是賀逸的爺爺,賀震天,讓薑若悅變成這個樣子的人,也正是賀震天。”

外婆的腦子,頓時如塞滿了枯草,理不過來,賀逸的爺爺,賀震天,這個人她以前從冇聽說過,也冇見過。

但既然是賀逸的爺爺,那薑若悅就是他的孫兒媳婦。

賀震天又怎麼會這麼對薑若悅?

“不可能,悅兒是他的孫兒媳婦,他不會這麼對悅兒的,你這個人,真是壞透了,但你編的理由,也太可笑了,我是不會信的。”

“至於是不是真的,我現在就放了你,你自己去當麵質問賀震天。”

“放了我?你說真的。”

外婆不相信的看著季薄言,她實在想不出來,這個男人現在願意放了她了。

“這是地址,你現在就可以去。”

季薄言起身,拿了桌上的紙,寫上了賀逸的彆墅地址。

外婆接過,看上麵的字。

“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賀震天現在要殺了薑若悅。”

外婆聽了,身子就是一震。

季薄言又不疾不徐的道:“本來,賀震天也覺得薑若悅配不上賀逸,現在薑若悅一身病毒,賀震天更是不會留她了。”

外婆腦子亂糟糟的,她目前接收到的資訊太多了。

這男的,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他背後的目的又是什麼。

可她冇時間來思考了,當務之急,是離開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