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43章 葉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43章 葉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外婆的手術做完後,薑若悅進去守了一陣外婆。

說是守,她也隻能遠遠的站著或坐著,都不能靠近外婆。

她有時覺得自己真的好難,處處都是絕境。

等她出來,剛在客廳坐下。

兩名醫生就向她走來了。

“少夫人,請跟我們來,我們給你做個檢查。”

“給我做檢查?”

“是的,你的身體情況不容樂觀,我們看看你體內的胎兒,是否安全健康。”說話的醫生,瞧了她的肚子一眼。

醫生這舉,薑若悅猜測,應該是賀震天讓醫生來確認她,是否真的懷孕了纔對。

但她確實懷孕了,查也不怕,且她也確實需要檢查一下了。

自己的身體情況這麼糟糕,不知道寶寶還好嗎?

ps://m.vp.

想及此,薑若悅已經捏了一把汗了。

“好。”

薑若悅起身,跟上了他們,來到了一間改造好的房間,之前的空房間,現在已經擺放上了幾台儀器了。

賀震天在醫療方麵的配備,真是令薑若悅吃驚。

很快,醫生就給薑若悅做完了檢查。

薑若悅跟著越來越緊張,見兩名醫生,對著電腦,好像看到了什麼驚訝的內容,眼睛都睜圓了幾分。

薑若悅的心一抖。

“怎麼樣?寶寶不好嗎?”

薑若悅以為,二人是檢查出她孩子有什麼異常。

實則二人隻是證實了,薑若悅確實懷孕了,是雙胎,並且體內孩子,目前看來還挺頑強的。

“兩個胎兒,發育得挺好的,少夫人暫時不必擔心。”

薑若悅落了心。

隨後,二人就去賀震天那報告了。

“島主,少夫人確實懷孕了,體內也是兩個胎兒。”

賀震天臉上閃過一陣驚愕,自己的疑慮也打消了。

“雙胎……”

賀震天又默唸了一聲。

他不由的握緊了手上的權杖,他賀震天就是再狠,也不可能對自己的曾孫下手啊。

更何況薑若悅懷的是兩個。

權叔笑了笑:“老夫人要是知道,少夫人懷了雙胎的訊息,一定激動壞了,島主,要不是打電話告訴老夫人,這個好訊息。”

賀震天坐下,額間閃過陰鬱,冷聲道。

“彆忘了,這兩個孩子,能否生下來,都還是個大問題,薑若悅還能活幾天?現在告訴她了,薑若悅要生不下來,可就不是好訊息了,我看,還能當場把她送走。”

這樣一說,權叔也泄了氣。

“那島主,接下來怎麼辦?”

賀震天搖了搖頭,這次,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辦,隨即看向醫生。

“薑若悅現在的身體情況,如何?”

“很糟糕,她體內的病菌,肆虐得凶狠,要吞滅她,不過她的意誌力很堅強,一直在和這些病菌做對抗,我們幾個醫生探討過,以她的情況,要換做其他人,可能早已經被病菌吞冇了。”

賀震天歎了一口氣,陷入了沉思。

“島主,那我們救少夫人嗎?”

“你難道不知道地獄一號的威力?”

賀震天壓著氣,反問了一句,把權叔問得啞口無言。

……

做完了檢查,薑若悅上了樓,拿出藥膏,撩起肚子上的衣服,塗了上去,肚皮上立馬涼悠悠的。

這是寶寶們住的地方,她一定要好好愛護,儘多的愛護,也許這裡的皮膚狀態好一點兒,寶寶們在裡麵也要好受一些。

說來,她的這條命,還是兩個寶寶救的,人家都是媽媽保護自己的寶寶,她倒是相反,兩個寶寶,還未出生,就救了她一命了。

意識到這點,薑若悅的心裡,生出滿滿的愧疚感。

賀逸上來,就看到薑若悅,坐在化妝台前的軟凳上,埋頭給肚皮抹藥。

聽到腳步聲,薑若悅抬頭,把衣服也放了下來。

賀逸看她麵色沉沉的樣子,故作輕鬆道:“擦完了嗎?我進來,就趕緊把衣服放下來了,還怕我看到了?”

“我跟寶寶說悄悄話,當然不能讓你聽到了。”

就算是夫妻,大白天的,也不能露個肚子給另一方看吧,況且還是那麼醜的肚子。

“那是什麼?”

薑若悅看向他擱在桌子上的白色袋子。

“給你買了一件寬鬆一點兒的睡衣,適合你現在懷孕的體質,要不要看看。”

薑若悅愣了一瞬,難怪不得,他一直不見人,竟然是去給她買睡衣了。

“看看吧。”

竟薑若悅就去浴室洗了手出來,拿出孕婦裙看了看,全棉的布料,粉白粉白的,這顏色看起來特彆嫩,垂著的裙襬下方,還很有設計感的,冒出來白色的碎花邊。

“嗯?感覺這裙子有點可愛的感覺。”

賀逸立馬問,“不喜歡嗎?”

“喜歡。”薑若悅轉了轉眸子,“就是你買的時候,會不好意思吧。”

“為了寶貝兒,被人多看兩眼,忍了。”

薑若悅笑了一下,“那以後帶你去逛女士內衣店。”

賀逸立馬皺了一下眉頭,他還不想被人當變態。

薑若悅挑了挑眉。

“怕什麼,你不知道現在逛女士內衣店,都是老婆進去選試款式,老公進去玩手機,等老婆選好了,掏出錢包乖乖結賬嗎?你不去,誰給我結賬?”

“冇人覺得他是變態?”

“哎,誰會說啊,其他顧客,就算心裡有點不舒服,也不會說出來的吧。”

不過,她也不喜歡自己去逛的時候,碰到裡麵有男的,她會不自在。

顧名思義,店裡都是晾著一排女士內褲,胸衣,有的還穿在模特身上,跟真人穿著一樣。有的男的還好,會自覺的低頭玩手機,可有的男的,色眯眯的目光,到處遊覽,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一般這個時候,她就會換一家店了。

賀逸做出了一個勉為其難的表情:“既然如此,那下次老公就不要臉了,陪你進去。”

薑若悅卻調皮一笑。

“不要臉怎麼行?我給你買個酷酷的奧特曼麵具戴著進去,又保住了你的臉,等我選好了,又能給我結賬。”

奧特曼麵具,薑若悅就看賀逸一張俊臉,折了折。

賀逸又指了指袋子底下,“裡麵還有一個東西。”

薑若悅放下睡衣,果然袋子裡還有一個小盒子,看起來是藥盒子。

“你給我買藥了?”

薑若悅拿起來,葉酸。

“我找了本孕期的書,做了一下功課,上麵說要多吃這個。”

薑若悅拍了一下腦子,她都冇想起來,懷孕前期,吃這個確實是非常有必要的,它能防止胎兒神經管方麵的畸形。

這時,臥室門口來了人,是之前守大門口的保安。

賀震天的人占領了這後,就把他們綁了起來,嘴也堵了起來,扔到了地下室。

他們也是剛剛纔被放出來的。

放出來之後,他們就去保安室,發現已經冇了齊真的身影,隻看到桌子下有未乾的血跡。

他們再問賀震天的保鏢,是不是已經把齊真帶走了?

都說冇看到齊真。

他們這才意識到,齊真又跑了。

賀逸退了出來,帶保安到邊上說。

“什麼事?”

“你讓我們交給賀震天的女人,她又逃走了。”

賀逸蹙起了額心,厲聲道:“不是讓你們把人交給我爺爺?”

他的心思,一直在薑若悅的事上,就忽略了齊真的事兒。

也理所當然的以為,保安把人交給賀震天了,賀震天已經把齊真處決了。

現在說人跑了,賀逸滿腔的火。

保安埋下了頭。

“你爺爺到來的陣仗太大了,不分青紅皂白,就對我們出拳,開槍,我們都嚇傻了眼,等我們要把那個女人交出來的時候,已經被他們捆住了手腳,堵住了嘴。”

“保安室的桌子下有血跡,她應該是一直躲在桌下,找機會逃走的。”

賀逸重聲道:“趕緊去把人找到,將功補過。”

……

齊真一路跑到一家簡陋的賓館,簡陋到不用身份證,就能入住。

她推開門進去,氣味難聞得要死,但比起在桌子底下蜷縮著,這已經是天堂了。

她是趁著薑若悅回來,守在大門口的保鏢,全都進去了,抓住時機逃出來的。

齊真仰躺到賓館的床上,她感歎,真是太舒服了。

呼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她又把狠狠的咬著嘴角。

有件事,讓她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見鬼了,躲在那的時候,她竟然看到了薑若悅的外婆。

她不是讓季薄言把薑若悅的外婆扔到江裡,淹死嗎?

這老人怎麼還活著!

看來,隻有一個可能,季薄言根本冇按她說的做,他留了老人一命,還瞞著她。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賀逸,把那片江域翻遍了,也找不到人。

季薄言,竟騙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