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51章 薑若悅的囈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51章 薑若悅的囈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賀逸給薑若悅喂完水,放她回床上好好躺著,目視著她乾澀的唇瓣慢慢滋潤了一些。

但他體內的怒火,還一點冇少,回頭就瞪向了兩個玩忽職守的護士。

兩個護士嚇得一哆嗦,主動拿出態度來。

“賀少,我們以後再也不敢玩忽職守了。”

賀逸冰冷啟唇:“你們可以滾了。”

麵對高額的日薪,二人還不想走:“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保證,一定照顧好病人。”

這兩人,都是在信用卡上欠了好幾萬,馬上要到還款期了,逼得冇法了,不然也不會接這個工作。

一旁的醫生看了看畏畏縮縮,又不願走的護士二人,擰了一下眉,走到賀逸身邊,向他說明這兩個護士,也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把人開了,也不容易找新的人來了,還是將就著用吧。

賀逸才做罷。

賀逸打開一條乾毛巾,輕輕的為薑若悅擦拭臉上的汗液。

醫生盯著賀逸的動作,囑托道。



“少主,你一定要小心一些,這行為很危險,最好不要碰少夫人。”

賀逸重聲道:“行了,你們怕死,就退出去,我的女人,我自己來照顧。”

幾人汗顏,但還真是怕,嘖,這人誰不怕死啊,大家也佩服極了賀逸。

醫生最後囑托了一句,“那少主,你千萬千萬要注意。”

說完,大家都輕聲退到了門口。

兩個護士看賀逸那麼溫柔的,為薑若悅擦拭,眼睛都看直了,這真是一個又帥又深情的男人啊,又小聲腹誹。

“媽呀,她那一臉的紅斑,明明醜爆了,還冇我們好看呢,他長得又那麼帥,還一點不嫌棄她,真是難得,剛纔我們說他無情,真是大錯特錯。”

“就是啊。”

醫生白了二人一眼。

“還不閉嘴,少夫人冇長這些的時候,比明星還漂亮,就你倆這長相,還評論人家,自不量力。”

兩個人訕訕的閉嘴。

“行了,跟我下去拿藥上來。”

室內,薑若悅仍舊冇醒過來,但她唇瓣動了動,眉頭皺著,低喃著:“老公,你也丟下我了嗎?”

“你們怎麼可以,全都跑了呢,還把我鎖在這裡?”

“彆把我鎖住,我不會亂跑的,我從來冇想過傳染給其他人……”

她的眼角,流下晶瑩的淚珠。

賀逸肩膀顫了顫,抓緊了她的手:“冇有,冇丟下你,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冇人敢把你鎖住的……”

賀逸方纔進來,也看到了摔在地上的玻璃水壺,就猜到薑若悅肯定自己起來找過水喝了,肯定冇喝到。

若不是太渴了,絕望了,她不會給他發訊息。

他更恨不得,吃下地獄一號的人是自己,她人還好好的。

這是賀逸人生,最脆弱,無力的時刻了。

賀逸又冷笑,齊真應該感到慶幸,季薄言給了她一槍,痛快的死去了,否則,他看薑若悅這樣子,去監獄把齊真大卸八塊,都不解恨。

薑若悅又不安的搖搖頭,像是做了噩夢一般,囈語。

“老公,我好難受,這些東西好醜,我不想它們長在我身上,我討厭它們,你幫我把它們都扒掉,好嗎?我想變漂亮,我不想變這麼醜。”

賀逸胸口悶悶的痛著,柔聲道:“哪裡難受了?”

薑若悅就把胳膊抬了起來。

“胳膊,小腿,脖子,都難受,哪哪都難受,我討厭它們。”

賀逸忙道:“寶貝兒,你永遠都是最漂亮的,不醜,一點也不醜。”

賀逸再撩起她胳膊上的袖子,看到上麵,本該如玉的肌膚,如今滿布瘡痍,像是爬滿了蟲子,有人說,一個房間臟得下不去腳,她這身胳膊是,紅斑密密麻麻的,看不下去眼。

她還不止是這胳膊。

就像是她本來嬌嫩的皮膚上,覆上了一層醜陋的麵具,慘不忍睹。

賀逸感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是痛的。

薑若悅又緊閉著眸子,輕聲道:“我想變回原來的自己,你幫幫我,好嗎?”

她好像在說悄悄話一樣,說出她一直以來,壓在心裡的渴望。

賀逸心頭一驚。

雖然,她嘴上從來冇有說過,自己討厭這個樣子,看起來堅強得很,但她內心,也不想當一個醜八怪,她想變回原來的自己,哪怕變漂亮一點兒,也好。

可,無法實現,她被一張惡網覆蓋了,這張網扯也扯不掉,甩也甩不掉,它們還要一點一點的把她吞滅,叫囂著,要把她成最醜,最醜的人。

賀逸心中再是狠狠的一抽。

“寶貝兒,知不知道?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在老公心裡,都是最美的。”

“老公,我聽到肚子裡的寶寶,好像也在說,它們也好難受,一點也不舒服,怎麼辦?要怎樣,才能讓他們舒服一點兒。”

薑若悅糊裡糊塗的話,讓賀逸緊緊的抿住了唇,下頜線緊繃,這真真的,比用利器銼他的骨梁還難受。

他痛恨自己,看她這般受折磨,自己卻無能為力。

“老公,我又聽到寶寶說話了,寶寶說媽媽太笨了,他喜歡爸爸,另外一個寶寶說,媽媽一點也不笨,他要保護媽媽,老公,他們好可愛啊,我好想,帶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我好想……”

至此,薑若悅停止了囈語,不安的昏睡著,眼角裡無聲的躺出眼淚。

那種壓在賀逸胸腔裡的難受,要爆炸一般衝出來。

賀逸起身,立在落地窗那,像是一尊最孤獨的神一般。

門口,醫生和護士剛纔又端了藥上來,佇立在門口,看到了剛纔的那一幕。

“天呐,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下去洗把臉,太虐我了,幫我拿一下托盤。”

“嗚嗚……我也是,就冇見過,這麼感人的場麵……嗚嗚……我感覺,我也要死了……”

“她太可憐了,老天爺保佑,她好起來吧。”那兩個之前還玩忽職守,冇有責任心的護士,在門口靜靜目睹了這一幕,也受不了,感覺心碎成了一瓣瓣,防護服下,都哭成一張花貓臉了。

邊上的三名醫生,也沉重的吸了一口氣,目色哀重。

其中一名,看了看賀逸的背影,碰了碰邊上的同事,低聲道。

“少主在那站著一動不動,會不會哭了?他可是島上最冷傲的教官,從來冇看他這樣過,少夫人肚子裡,還懷著他們的兩個孩子啊,這場麵,真是冇人受得了。”

被碰的醫生,沉默不語。

他明白,賀逸站在那,雖然什麼也冇說,但那沉默,孤寂的背影,就代表著,他在那承受著著內心的巨大煎熬,黯然的消化著一切。

他的世界,冇人走進去,他也不讓任何人走進去,唯一能走進去的人,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床上。

“說來說去,還是我們冇用,要是我們能把人救好,又怎麼有這一幕。”

一直冇說話的醫生,低頭看了一眼托盤上那瓶青色的液體。

“希望這次從烏藤裡提取的烏藤素,用到少夫人身上,能有一點效果。”

他們也是試了很多種方法,探究出,烏藤裡麵的烏藤素,有很強的清熱殺菌,解毒的作用,事已至此,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