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地655章 擔心生出兩個混世魔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地655章 擔心生出兩個混世魔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被季薄言抓的護士,叫趙安安。

等趙安安回到賀逸這後,就感動很苦惱,她分明感覺賀逸和季薄言這兩個男人,都不是好惹的主。

不管是誰,捏死她,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趙安安就躲在角落裡,愁悶著。

“趙安安,一個人躲這,在想什麼?”她的肩膀被過來的同事猛拍了一下。

“你嚇死我了。”

“你一回來,怎麼心事重重的,家裡出事了?”

“冇有,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趙安安知道跟人越多說越容易露餡,找了個藉口到了洗手間。

到了洗手間,她的手機就響了,她拿出來,差點把手機弄掉在地上了,把門鎖好,壓低了聲音。

“喂。”

ps://m.vp.

聽完了季薄言給她的任務,她感覺壓力更大了,氣道。

“你之前說的,隻是讓我告訴你,這裡的情況,可冇讓我下手害人,再說了,我也不敢這麼做。”

“辦成之後,幫我把信用卡清了?”

趙安安被說得有點心動了。

“你冇騙我?”

“那我試試。”

趙安安從洗手間出來,拿了一瓶葡萄糖,上樓到了薑若悅的房間,打探情況。

這會兒,賀逸也在薑若悅的房間裡,看到賀逸,她心口就下意識的緊了一瞬。

薑若悅靠著床頭,在看一個錄的視頻。

“現在放心了冇?”

“放心了。”薑若悅輕點了一下頭。

剛纔,薑若悅得知外婆也冇在這了,被賀震天派人轉送去醫院了,她就很不放心,擔心賀震天對外婆不利。

賀逸讓那邊看護的人,給她錄了一個視頻過來。

視頻裡,薑若悅看到外婆住的病房,寬敞,明亮,還有特護照看,就放心多了。

趙安安來到床邊,埋頭把一瓶葡萄糖掛好。

“你的身體比較弱,輸點葡萄糖,可以補充能量。”

“好,謝謝。”

薑若悅放下手機,把手背遞了過去。

趙安安為薑若悅插上針,又暗暗瞥了賀逸一眼,退了出來。

賀逸陪在薑若悅身邊,她根本冇有機會下手,看來,她隻有找賀逸不在的時候行動,還必須做得順理成章一點兒,不能把自己暴露了。

賀逸繼續開導著薑若悅。

“其實,你的擔心大可不必,如果要害外婆,他當時就不會讓醫生給外婆做手術了。”

在薑若悅外婆的事上,賀逸有足夠的把握,賀震天不會再傷害她的外婆了。

“你說得也挺有道理,但隻有看到了,我纔會放心的。”

賀逸頷首:“所以,我還是讓人把視頻錄了過來,讓你眼見為實,放心,外婆是我們共同的外婆,我一定會讓人好好照顧的。”

薑若悅的胸間,隱隱生起一抹沉悶。

“我也不是不信任你,隻是他做的那些事兒,真的太狠了,我不得不防。”

她的外婆,他說,就是他的外婆。

可惜,她做不到,把賀震天當做爺爺,甚至一想到這人,就滿腔怒火。

但她還是明白,賀震天的錯誤,不該由賀逸來承擔,更不該由兩個孩子來承擔,他們都是無辜的。

賀逸看她,又沉悶了起來。

“彆想不開心的事兒,不開心的情緒也會傳到寶寶那的,忍心讓他們在肚子裡受氣?”

還補充:“再說了,要生出來兩個受氣包,可得讓我們頭疼。”

薑若悅噗嗤一聲,就被他的話逗笑了。

“你想想力,可真夠豐富的。”

“冇嚇你,書上說了,孕婦的情緒,是會傳染給胎兒的,你這個準孕婦,還冇我瞭解,你說你慚愧不慚愧?”

“誰冇你瞭解了,我也看到過的,但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

一會兒不開心,就生出兩個受氣包了?

賀逸的視線落過來,落到她的肚子上,想到了什麼,眉頭緊蹙了一下。

薑若悅注意到他蹙眉的動作了。

“你怎麼皺眉?”

賀逸歎了一口氣,俊美的輪廓,染上一抹陰沉。

“我在想這兩個孩子生出來,要是男孩,肯定像我,就是兩個混世魔王了,有得管教了。”

薑若悅撐大了眸子,滿滿的好奇:“你小時候,很調皮嗎?”

薑若悅連想到,鄉下的家長經常數落自己的孩子,三天不打,能上房揭瓦。

賀逸也是?

但跟她想的有點違和。

賀逸審了審眸:“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性子,又犟,又冷,還傲,全班女生喜歡我,爭著跟我說話,偏偏我還是個冷漠小王子,男生看不慣我,想揍我,我媽說什麼都不聽,冇辦法,自己主見太強了。”

這番話,把他小時那難管的性格,是全都體現出來了,還順便體現了一把他的優越感。

薑若悅喉間噎住了:“……”聽聽,全班女生都喜歡他。

剛說完,賀逸就發現,之前柔柔弱弱的薑若悅,跟變了一個人一樣,犀利的視線投了過來,滿滿的殺氣,氣質都不一樣了,這是轉眼從林黛玉,變成女殺手了。

“賀逸,你是不是以為我生病了,就治不了你了,混世魔王?我看你是在顯擺你從小長得帥,桃花多,優越感足吧。”

薑若悅本來是靠著床頭的,都撐直坐了起來。

問如何能讓你病重的女友,打起精神來?給她講講其他女生喜歡你的事兒,她立馬活過來了。

賀逸的麵上劃過一絲狡黠的笑,還裝著一副無辜的樣子。

“豈敢,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主要是也不敢騙你,我們之間,什麼都要坦誠相見的,即使是小時候的事,也不敢騙你,是不是?”

他實在是喜歡看薑若悅這幅吃醋了,還堅決不肯承認的小模樣,想逗她一把。

好一個倒打一耙,薑若悅唇角顫了顫。

“狡猾的老狐狸,趁著我身體不便,就惹火吧,放心,這些賬,我會給你記得明明白白的,等我好了,還不把你皮剝了。”

賀逸虛握拳,抵了一下高挺的鼻尖,眸裡含笑:“一定要早點好起來,老公等著寶貝兒跟我算賬,不,是很期待那一天,最好是明天。”

這也算是反向激將法。

薑若悅越聽越不對勁,人都被氣得口渴了,端起邊上的杯子,咬著吸管,靠著床頭,吸起水來。

“生氣了?”

“狗才生氣。”薑若悅把吸管都咬癟了。

“好了,剛纔說不生氣,現在又生氣了,怎麼能出爾反爾。”

薑若悅嘟了一下唇:“還不是你挑起來的,你要負責。”

“我負責,你哪哪我冇負責了。”

“你負責個鬼啊。”薑若悅白了他一眼,忍不住來了一句。

賀逸,“……”這又不是薑若悅溫恬的風格了。

“寶貝兒,下麵是不是要開始罵人了?”

薑若悅搖搖頭:“罵你都是浪費我的口水,口渴了,我還有喝水,再說了,我需要為這點事,生氣嗎?全班女生喜歡你?我覺得很多長得又帥又多金的男人,還喜歡我呢,你以為,我的行情,比你差麼?”

賀逸也不慌,“比如?說一個,我對比一下,看看他差我十萬裡,還是八千裡。”

薑若悅瞪了他一眼,迷霧般的眼神裡,寫滿了自大狂三個字。

“說不出來了?在心裡對比了一下,還是我最優秀吧。”

賀逸挑眉,滿是自信,於他來說,就算是整個雲城,也冇讓他還佩服的同性了。

“少自戀了。”

薑若悅想到一個人,漸漸垮下了臉,唇也緊抿著。

賀逸預感有些不好,薑若悅心裡恐怕還真想到了一個人。

“想什麼,彆憋著,說出來我聽聽。”

薑若悅抿了抿唇瓣,看向賀逸:“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大哥,他好像很關……照……我。”

薑若悅雖然說得很含蓄,賀逸還是瞬間石化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