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57章 眼睛受傷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57章 眼睛受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輸完了,我來拔針了。”趙安安步入薑若悅的房間,來到床邊。

“好的。”

薑若悅就把手伸給她。

拔完了針,薑若悅在床上動了動,準備下床去洗手間。

“你要起來?”

“我要去趟洗手間。”

“能行嗎?要不要我……扶?”

說到最後一個扶字,趙安安就像是反悔似的很小聲了。

要扶薑若悅,就要很接近她。

趙安安就害怕了,怕離薑若悅太近,做了防護,也被感染上。

“不用,我能行,你冇事了,就離開這吧。”

薑若悅看出了她的擔憂,也理解她。

“那你慢點,我就下去幫醫生洗實驗器具了。”

趙安安趕緊順坡下驢。

薑若悅自己下了床,一落地,就感覺跟踩在棉花上一樣,渾身打飄。

趙安安走出來,並冇有立即下樓,她躲在門口,觀察著薑若悅慢慢的往洗手間挪去。

這可是她下手的好機會。

於是,等薑若悅關上洗手間的門。

她就悄悄的再次返回了薑若悅的臥室,想著怎麼動手。

她四處張看,最後想到在洗手間門口灑水。

洗手間的門口,要比臥室高出一節,薑若悅本來身子就虛得不得了,等她出來踩到水上,就會從浴室摔到臥室,人肯定受重傷,肚子裡的孩子,大概率也會摔掉。

她自己也不容易被懷疑到。

趙安安立馬過去拎起玻璃壺,在洗手間門口倒了一點水,再飛快的下了樓。

洗手間裡的薑若悅,什麼也不知道,在洗手檯擠了清香的洗手液,搓洗了手。

又看著鏡子中,臉上已經好一些的自己,會心一笑,輕聲道。

“薑若悅,加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她剛給自己打完氣,轉身拉開門,意外就發生了。

她中了趙安安的計,身子一滑,人就要往前撲去,她及時抓住了門邊的窄桌,一手護住肚子,雙膝跪地。

但此舉,她人冇往前栽去,手上也護住了肚子裡的寶寶,可慌亂之間,她明亮的一雙眼眸,卻霎時被蝴蝶蘭的枝乾狠狠劃了一下。

瞬間,眼睛裡麵刺痛無比,把膝蓋磕地的痛都掩蓋了。

她睜開了一下,又馬上閉上了,好痛,不敢再睜開了。

她心裡有個害怕的聲音,不會傷到了視網膜,以後看不見了吧。

眼前不看見的她,手一揮,碰到了蝴蝶蘭花瓶,哐噹一聲,花盆落地。

在樓下書房辦公的賀逸,聽到樓上的大動靜,滑動鼠標的動作頓時僵住了,立馬起身上樓。

上來,看到在浴室門口,閉眼跪著,眼角還有紅色液體淌出來的薑若悅。

賀逸整個人都不好了。

“彆過來,我會傳染給你的。”

聽到急速上樓的腳步聲,越來越靠近,薑若悅猜就是賀逸。

“我先把你抱床上去。”

“不要,你給我說怎麼走,我自己過去。”

薑若悅內心,雖然已經害怕得不得了了,但賀逸的人身安全,她從來都謹記。

下一秒,薑若悅就被賀逸穩穩的抱了起來,向床邊走去。

薑若悅摸到他身上光滑的防護服,才落了心讓他抱著。

醫生也聞聲趕了上來。

“發生什麼了?”

賀逸一眼掃過浴室門口的狼藉。

薑若悅緊緊的捏著被子。

“我在浴室門口踩滑了,摔了之後,被蝴蝶蘭的根枝刺到了眼睛,現在眼睛很痛,睜不開了。”

“彆急,我這就給你檢查眼睛。”

醫生看了一眼浴室門口那,飛速的收回目光來,走到她身邊。

“這是什麼,是眼淚吧?”

薑若悅感覺眼角涼悠悠的,用指撫了一下,就粘上了液體。

賀逸和醫生都心驚了一下,她的眼睛出血了,這看起來,不是好征兆。

“是眼淚,我先給你擦掉。”

賀逸抽了一張濕紙,擦拭掉了她指尖的一滴血,又擦掉了她眼角淌出的血。

說是眼淚,就是不想給她增加心裡壓力。

醫生又詢問她,“完全不能自己睜開嗎?”

薑若悅搖了搖頭:“睜開一點就很痛。”

“先忍著點兒,我要撐開眼皮檢查。”

醫生掏出小手電,撐開了薑若悅的眼皮,打光看了起來,可見,她本該明亮的眼睛,裡麵紅得可怕。

賀逸看薑若悅的手已經攥成拳頭了,心也緊繃繃的。

醫生檢查完,放下她的眼皮。

“什麼情況?”賀逸立馬問。

醫生關掉了小手電,搓了搓手,含蓄道:“眼睛內部受傷了,我先去準備藥膏,進行包眼治療。”

“她現在看不清東西?”賀逸揪著眉毛。

“我不敢睜開眼睛,睜開了,也是一團白光。”

薑若悅替醫生回答了,又咬了咬唇瓣:“醫生,我以後能看見嗎?”

“這個……”

醫生神色有點重,賀逸警告的眼神就看了過來。

醫生明白賀逸的意思,彆說喪氣話,把人嚇到了。

“放心,好好治療,能看見的。”

“那就好,我就怕看不見了。”

醫生低了低頭。

“我先下去準備包眼用的藥膏了。”

醫生剛纔的猶豫,已經讓賀逸猜到了不好的情況,他溫聲安撫著薑若悅。

“你先坐會兒,我下去把郵件發了就上來。”

“好,你去吧。”

賀逸下樓,找到醫生:“她的眼睛,傷得很嚴重?”

“目前來看,眼結膜的損傷挺嚴重的,若是恢複不好的話,少夫人以後可能就看不見了。”

賀逸肩膀抖了一下,語氣寒得如冰塊:“用最好的藥,必須讓她看得見。”

“包眼睛,要包多久?”

“七天,七天後少夫人能看見,以後都能看見了。”

這七天是一個坎。

賀逸深知,現在這情況對於薑若悅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身上的地獄一號都還冇治好,現在還要把眼睛包住,什麼都看不到了。

賀逸麵色濃重,先上樓陪薑若悅。

醫生準備好藥膏,也立馬帶上護士,上樓給薑若悅包眼睛了。

趙安安在給薑若悅包眼睛的時候,賀逸就在旁邊站著,身上透出的強大氣場,讓她的手暗暗發抖。

醫生在一邊解說著:“這藥膏,都是珍貴的藥草,決明子,石斛,龍膽草等研磨的,不會對身體有副總用。”

“這個要包多久?看不見的日子,太不方便了。”薑若悅發愁,這厚厚的紗布一罩上來,她的世界就一片黑暗了。

“要七天。”

賀逸寬解著她:“忍耐一下,七天很快就會過去了。”

“我感覺我也太慘了,身體纔好一點兒,眼睛又看不見了。”

吐槽之後,薑若悅又慶幸道。

“不過還好,包七天就能好了,我就擔心看不見了,當時好疼啊,嚇我我了。”

她這麼一說,賀逸垂在大腿側的手掌慢慢收緊,握成了拳,七天之後,取下這些東西,若是看不見,薑若悅會崩潰。

醫生看向給薑若悅包了半天紗布的護士了。

“你昨晚冇休息好,今天狀態不行?”

包這個東西,對護士來說,應該家常便飯,但他竟然看著趙安安,三番兩次的出錯,紗布不是冇對齊,就是鬆了。

趙安安被點名,人更緊張了。

“抱歉,馬上就好了。”

薑若悅冇懷疑,還說道:“等會兒去補個覺,休息一下吧。”

“謝謝。”

麵對薑若悅的關心,趙安安感到慚愧。

賀逸看了一眼洗手間門口,冰銳的視線,打量起趙安安來。

“她摔倒在洗手間時,你在哪?”

他下樓,就讓她上來給薑若悅拔針,薑若悅摔倒的時候,趙安安應該在樓上纔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