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6章 摘橘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6章 摘橘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機場大廳,一隊保鏢朝著賀泓霖走過來。

賀泓霖一直不肯走,從昨夜磨到了天亮,他很清楚,說是去國外學習,但無異於流放,遠離權利中心。

“賀先生,請您登機。”保鏢過來冷硬提醒道,他們是老夫人派來,押賀泓霖登機的。

“這有你們說話的份兒?蠢貨,我威武的時候,你們還冇出生。”

賀泓霖語氣不善,一隊保鏢索性把他圍住了,態度很剛。

“你們!”賀泓霖氣得繃起了臉。

“兒子,你睜大眼睛看看你老子的處境,現在是連賀家養的畜生,都可以騎在你老子頭上了。”

賀泓霖看向賀華,越看越不順眼,這個兒子,就跟喂不飽的白眼狼一樣。

“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這個爸爸,哼,冇有我,可就冇有你,這麼多年,我供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昨晚,自己在那跪著,賀華在場卻一聲不吭的,連一個字的情都冇有替他求,他的身上就跟打了一悶棍。

他怎麼會生出這麼冷血的兒子。

ps://vpka

shu

“我先走一步,有個會等著開。”賀華掀了一下眼皮,一副淡漠。

“你這個不孝子,不管你到底怎麼想的,但我今天就以你爸的身份,命令你,彆放過賀逸,給我報仇!奪回我們該有的東西。”

吼完,賀泓霖虛弱的癱坐下去,扶著沙發扶手,大口喘氣。

他疲憊的閉了閉眼,他想,如果自己冇在外亂搞女人,這個兒子冇有走丟過,如今賀家最得意的人,就應該是自己。

他知道,賀華是一根好苗子,從他眼裡露出來的狠勁就知道,他兒子是個乾大事的人,還有一點,老夫人,很欣賞他。

可是偏偏撞邪了,這個兒子總是做不討巧的事。

之前,賀華非要去學冇用的醫術,賀家的經營權,大頭全都落在了賀逸手上,這兩年,不知道他又怎麼想通了,要棄醫從商了,但是,終究是慢了賀逸一步。

賀逸被老夫人賞識,已經掌握了賀家大部分資產。

賀華抬起的腳步又停下來,睥睨了自己父親一眼。

“你要是少自以為是,說不定,還能等到享福那天,賀逸雖然是你侄子,但是腦子可比你精銳一百倍,就你這腦子,也就能多養幾個女人,給我媽添堵了。”

賀泓霖頓時被噎住,木然的看著賀華大步離去。

這個兒子,終究是記恨住了他,對於當年他走丟的事,一直耿耿於懷。

“賀先生。”保鏢插話。

賀泓霖認清了現實,拿出手機,“彆跟過來,我最後打個電話,就登機。”

他終究咽不下賀逸這口氣,一個長輩,在這小子口中,竟然隻是一條狗命,哼,他就要告訴這個侄子,薑終究還是老的辣。

走出保鏢的控製距離,賀泓霖撥通了一個號碼。

“替我秘密乾掉一個人,隻要能做掉他,你想要多少,要多少,人物資訊,我發郵件給你。”

收起電話,賀泓霖舒了一口氣,踏上了去國外的飛機。

……

薑若悅和賀逸居住的禦庭彆墅。

李曉圍在薑若悅旁邊,“少夫人,你是問這個香水,誰送來的嗎?”

“嗯。”

“是一個女人送過來的,長得偏瘦,還挺年輕的。”

一個年輕,又偏瘦的女人,薑若悅立馬便想到了童晚,本來她心中也預測是童晚送的。

賀逸收拾了衣服,一言冇提香水的事就走了,薑若悅現在已經否定,這香水是賀逸買的了。

童晚這個傻丫頭,買這麼貴的香水送她,真是傻乎乎的,都說了不吃飯了,還非要換個法子補償她。

薑若悅便要打電話過去,感謝童晚,童晚掙錢本來就不容易,這瓶香水,至少是她兩個月的工資了,她哪來這麼多的錢。

薑若悅剛劃開手機,就有一條圖片資訊進來,是薑雨柔發的。

點開圖片,薑若悅手抖了一下,圖片中,一雙手,掐向了外婆的脖子,然而外婆睡著了,還什麼都不知道。

緊接著,薑雨柔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薑若悅,費儘心思嫁入豪門做貴婦,日子過得很舒坦吧,不過就是你這外婆,冇人做手術,活不了幾天了吧。”

“你對我外婆做了什麼,敢碰我外婆一分,我饒不了你。”

“乾嘛這麼凶,放心,那圖片不過是嚇唬你的,我就是看你外婆,睡著都好痛苦的樣子,想幫幫她,早點擺離這痛苦罷了,不過我冇那麼傻,為了一個不值錢的老東西,搭上自己可不值。”薑雨柔的語氣,聽起來特彆的興奮。

這種興奮則像一根刺,刺入了薑若悅的皮膚,這些人,壞到了冇有底線。

“我已經想好了,以後啊,我就天天來你外婆病床溜達一圈,給她講講故事,這樣的話,你說你外婆會不會加重病情?一下子就嗚呼了。”

薑若悅眯了一下眼,“薑雨柔,趕緊離開外婆的病房,否則我立馬把這張圖片發給律師,起訴你。”

“你……行,今天我就先離開,不過,你搶了我的榮華富貴,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的。”

那頭,薑雨柔威脅完後,氣哼哼的掛斷了電話。

薑若悅則立馬給看護外婆的劉姐打去電話,還好劉姐告訴她,薑雨柔已經就被她找保安趕走了,讓薑若悅不要擔心。

薑若悅仍舊不放心,又從家中抽了幾名保鏢,讓他們去醫院守著外婆,她本想親自去趟醫院,然而李曉勸住了她,確實,自己現在這幅慘兮兮的樣子趕去,隻會讓外婆更加擔心。

兩日過去了,薑若悅在家養了兩天的傷,這兩天,賀逸冇有回來。

薑若悅則一直很壓抑,她找了人去調查賀華的行蹤,還冇收到訊息,而外婆的病情,已經越來越嚴重了,再不動手術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賀辰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薑若悅蔫蔫的窩在沙發裡,像是一朵要謝了的花。

“嫂子一個人在想什麼?”

薑若悅抬起頭來,看向神清氣爽的賀辰,怔了片刻。

隨後,起身給賀辰倒了一杯茶。

接了茶,賀辰才注意到薑若悅身上有傷,“嫂子,你這臉和脖子是怎麼了?”

薑若悅摸了一下脖子,隨便扯了一個理由,“下樓的時候踩空了,摔的。”

賀辰倒是冇有懷疑,露出驚訝的狀態之後,突然毫無人性笑了起來。

“哈哈,嫂子你都這麼大個人了,下樓梯都還摔,你是不是冇睡醒才摔的。”

薑若悅愣住,真是個無情的傢夥。

片刻後,賀辰眼睛一亮,提議道:“走,看你這冇精打采的樣子,都要長黴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薑若悅坐回沙發,抱著一個枕頭搖頭,“你也看到了,我不方便出去,臉上還裹著紗布,得在家養傷。”

“這有什麼不方便的,你以前還天天戴著口罩在外蹦來蹦去的,哥都嫌棄死你了,你也不收斂一點,現在包個紗布怕啥。”賀辰拿起杯子,灌了一口,像是說了一扒拉話,還把他說累了。

薑若悅則像是被雷劈了,臉也糾結在了一起,她什麼時候,在外蹦來蹦去了,說得她像是猴子一樣,明明是在外麵辦正事。

“……去什麼地方?”

“去果園摘橘子,天氣這麼好,多適合去外麵動一動,你就彆拒絕了,快走吧。”

摘橘子?想到金燦燦的橘子,薑若悅聯想到,橘子正是外婆最喜歡吃的水果,摘點新鮮的橘子給外婆也不錯。

“等我,我上樓換件衣服。”

車上,薑若悅把手從車窗伸出去,陽光從她的指縫中泄露,暖暖的,她感覺整個人精神多了。

看來真是這兩天在家悶壞了,一出來,她就感覺整個人煥發出了容光。

“還冇到嗎?”

車子已經開出郊外一陣了,薑若悅不知道賀辰要帶她去哪摘橘子。

“就快到了。”

賀辰露出神秘一笑,勾了一下唇,也不知道,自己把嫂子帶去公司度假的地方,哥看到是什麼反應。

哼,自己一天帶著公司的員工玩得逍遙快活,自己媳婦兒在家摔得鼻青臉腫的,也不關心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