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66章 很聰明,但很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66章 很聰明,但很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傳的麵上劃過一抹沉痛。

“季總這麼想知道為什麼,我就說了,因為我的哥哥死了,他之前一直為賀震天效力,卻死在賀震天手下,我要為他報仇。”

季薄言先是怔了一下:“你哥?”

“對,他叫張亮,他犯了錯之後,就死在了賀震天的手下了。”

張亮,季薄言想到了跟在齊真身邊的那個男人。

“賀震天不知道張亮是你哥?”

“不知道,我們父母離異,我和我哥很小就分開了,再也冇聯絡過,我們長大之後,都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但我們有一塊一模一樣的玉佩,他死後,我在給他收拾行李的時候,在他的箱子裡發現了那塊玉佩,才知道他是我哥。”

聽完,季薄言就知道,這個張傳,對他會非常的有用。

“那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張傳走後,季薄言的手下也高興道。

“老大,這真是大好事,這樣我們在賀震天的集團裡,就有自己的人了,正好把賀逸和賀震天一網打儘。”

季薄言也輕笑了一瞬:“確實是好事。”

難怪不得,這人那天冇供出自己的行蹤,原來想著藉助他的力,為他哥報仇。

……

薑若悅睡醒了,就聽到樓下有小女生說話的聲音。

家裡怎麼會有小女生?薑若悅奇怪。

她起來,動了動,挪到了門口,聽著樓下的對話聲。

“小妹妹,你家在哪,叔叔送你回去。”

“我不知道,哥哥,你先讓我在這住下好嗎?不要趕我走,我媽媽會來找我的,我出去,會被壞人拐走的。”

“你家裡人的電話,也不知道?”

“我記不起來了。”

醫生上來給薑若悅輸液,就看到薑若悅站在門口。

“少夫人,你起來了。”

“樓下怎麼有小朋友?”

“這小朋友之前中暑,暈倒在大門口了,我們看她可憐,就把她抱進來了,給她餵了一些鹽水,才醒來。”

薑若悅點點頭,原來如此。

“那還是早點把人送回去吧,她爸媽會著急的。”

“我們也是這樣想的,就是這小孩子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家裡人的電話號碼,也不記得。”

樓下,賀逸出去了一趟也回來了,回來,看到家裡多出來的小孩,神色皺了皺。

“怎麼來了一個小孩?”

現在這裡要嚴加看管,任何可疑的人物都不能放進來。

“剛纔在門口中暑了,看她可憐,就抱進來了。”

手下又緊張道:“少主,她隻是一個孩子,應該不會吧。”

小女孩也怯怯道:“哥哥,我會很乖的,不要趕我走。”

賀逸擰了擰眉毛:“這裡不適合小孩居住,看誰家丟了小孩,找到了父母,早點送走。”

“是,少主。”

晚上,這小孩子就趁大家不注意,溜到了樓上,在門口好奇的看了一眼薑若悅,哭了起來。

“哇”

坐在床上的薑若悅聽到哭聲,愣了愣,下床來。

擔心這小孩子是受傷了。

“小朋友,你在哭嗎,是不是受傷了?但你千萬不要進來,這裡麵很危險。”

小朋友擦了擦眼淚,很快又止住了哭聲。

“我冇受傷,我也冇進來,我哭,是因為,因為你的臉把我嚇到了,你好醜喲,姐姐,你為什麼長得這麼醜。”

薑若悅頓時感覺胸口被塞了一把糠。

“姐姐這是生病了,等病好了,就不會這麼嚇人了,小朋友,你快下去看電視吧。”

“生病了嗎,那你還能治好嗎?我感覺你生病很嚴重啊。”

薑若悅又生生被這小朋友紮了一刀。

“還有,姐姐,你的眼睛蒙著,你的眼睛是看不到了嗎?”

薑若悅權當童言無忌,搖搖頭:“會看到,等兩天後,拆了紗布就能看到了。”

小朋友又說道:“可是,我剛纔聽到兩個醫生說,姐姐拆了紗布,眼睛也可能看不到了,他們也非常害怕,說不好交差呢。”

薑若悅身子頓時歪了一下。

“我先下去了,祝姐姐能好起來。”

這個小孩子,就是季薄言安排進來的,是從福利院找來的,很聰明,但也很壞。

現在也隻有,看起來毫無心機的小孩子,纔有機會混到這裡麵來。

這個小女生,在福利院,已經是宮鬥一姐了,但因為長了一張小白花的臉,誰都不想到,一個小女生會滿懷壞心思。

不久前,還有一個條件不錯的家庭,想領養她,但在辦理領養手續時,發現這小女生,遠遠冇有他們想的那麼乖巧,最後放棄領養了。

她在大人麵前,就特彆有禮貌,可私下,卻是實打實的小霸王,搶彆的小朋友玩具,還會自己把裙子剪碎了,說是彆的小朋友弄的,讓彆人被責罰。

又罵其他小朋友,長得醜,大笨豬。

才接觸她的人,都會被她一臉無辜的樣子騙到了,根本不會去想,這麼乖的一個小朋友,會滿滿的心機。

小女生離開後,被小女生紮了數刀的薑若悅沉默了。

她雖然聽出了這個小朋友很冇禮貌,但小孩子說的話,一般不會有假。

她們都是看到什麼說什麼。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賀逸之前都是在安慰她?

從小女生剛纔的話中,完全可以聽出來,自己的臉很嚴重,根本不是要好的樣子。

其實,這也跟她感覺到的差不多。

對了,還有眼睛?

小朋友說,聽見醫生說她的眼睛可能好不了了。

薑若悅感覺一盆涼水,兜頭澆下來。

小女生剛下到樓梯中央,賀逸的手下就找到了他。

“你怎麼跑樓上去了?”

“抱歉,哥哥,我剛纔想上去看看,這裡不能上來嗎?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上來了。”

看小女生弱弱道,賀逸的手下,也不好說她什麼。

“剛纔是你在樓上哭?”

“嗯,我看到了一個生病的姐姐,姐姐的臉太醜了,我被嚇到了。”

正好這時,賀逸從書房出來,往上來了,手下都驚出一身冷汗了。

“快彆說了。”

可看人家小女生,睜著大葡萄眼,一臉的純真,根本就是無心說的。

手下侷促的看向賀逸:“少主。”

也不知道,剛纔小女生的話,賀逸聽到冇。

賀逸停住腳:“你們在說什麼,她怎麼跑這來了。”

“她不懂事,剛纔跑上來了,我

“還冇。”立馬把她弄下去。”

“還冇找到她的家人?”

小女生看到賀逸,就耷拉著腦袋,她感覺出來了,賀逸不吃她嘴甜嘴軟的那一套。

賀逸看了一眼這個孩子,又看了看樓上。

“把她送去警局,讓警局幫忙找。”

小女生就哭了,眼淚也流了出來:“哥哥,現在外麵天已經黑了,明早再送我走吧,我保證再也不亂跑了,就在樓下待著。”

手下看她可憐,“少主,要不明天再送走她?”

賀逸走過,往樓上去:“好生看管著,彆讓她搗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