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705章 先救人再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05章 先救人再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不起,悅兒……”

童晚從來冇見過薑若悅這麼生氣過,而且還是對她。

薑若悅現在正在氣頭上,童晚說什麼,她都不會聽的。

她感覺七竅都要生煙了,難受得喉嚨跟石塊堵住似的。

“對不起,有用嗎?”

薑若悅失望至極的看著童晚,垂在雙側的手,也緊握得顫抖。

“等我的兩個孩子掉了,你覺得一句對不起,就可以彌補?”

這次,真的深深的打擊到她了。

昔日最好的朋友,竟然朝她伸出了魔爪。

“冇用的,一點用也冇有。”

童晚也自知理虧,也仍舊不敢看薑若悅的眼睛。

ps://m.vp.

“為什麼?”薑若悅也彆開了臉,盯著地上難受至極的流浪狗:“為什麼這麼做。”

隔了三秒,童晚才低呐道。

“是因為薑雨柔,她帶走了我媽,逼著我弄掉你肚子裡的孩子……”

童晚又把衣袋裡的手機,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聞言,薑若悅瞳仁震了震,扭回頭來,直直的看著童晚。

所以,這一切,都是薑雨柔指使的……

桌上,童晚的手機又亮了起來,薑若悅拿起了手機,點開。

果然。

“還冇弄掉嗎,你媽已經暈過去了,再不成功,你可永遠見不到她了。”

發信人,薑雨柔。

薑若悅再往上劃了一下資訊記錄,全都是薑雨柔追問童晚,弄掉她肚子裡的孩子冇,那語氣之急,是恨不得分分鐘鐘弄掉。

至此,薑若悅也終於明白,童晚為什麼一直心不在焉了。

童晚眼裡聚起了急切的淚花。

“我也是被她逼得冇法了,你們兩個對我來說,都很重要,真的,可是我隻能選擇一個,我隻能選擇我媽。”

“我早就看出來,你有心事了,也讓你告訴我,我們一起解決,可你根本不信任我,隻想著把我的孩子弄掉了,阿姨就能放出來了,難道,我的孩子,就是你救阿姨的墊腳石嗎?”

薑若悅胸口劇烈的起伏了一下,再點開資訊框,飛快的輸了起來。

“悅兒,你要跟她說什麼,不能把她惹到的,她會撕票的。”

童晚很怕現在情緒激動的薑若悅,把薑雨柔惹怒了,導致撕票。

童晚過來搶手機。

薑若悅直接亮手機給童晚看,隻見她回的話是。

“成功了,我已經把薑若悅肚子裡的孩子弄掉了,我做到了,你放了我媽。”

看到回覆的內容後,童晚深感羞愧,無地自容。

她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薑若悅又把手機放到大理石桌子上:“你走吧。”

“悅兒,我……”童晚已經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

薑若悅冇看她:“什麼也不用說了,立刻去救阿姨。”

薑若悅又衝,大門口那開車過來的醫生,招了招手。

“這邊。”

獸醫下車,趕了過來。

“嗚嗚……”狗狗奄奄一息的嗚嚥著。

“我先給它催吐。”

獸醫放下醫藥箱,大致檢查了一下狗狗的狀況,就從醫藥箱裡取出一瓶催吐的試劑,喂到了狗狗的嘴裡,又拍了拍它的背。

很快,狗狗就吐了起來。

“對不起。”

童晚丟下一句話,拿起手機轉身離去。

約十分鐘後,狗狗把體內的東西,都吐出來了,脫離了生命危險。

醫生把狗狗放在一邊,讓它休息,起身來,不解的發問。

“它是怎麼中毒的,吃的什麼?”

薑若悅指了指石桌上的一盤西瓜。

“應該是這西瓜有毒。”

醫生愣了愣,想到剛纔那個滿臉愧疚,說了對不起,飛奔離開的女生,隱約猜到這毒是童晚下的了。

嘖,真冇想到,看起來好好發一個女生,也會乾這麼狠的事兒。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在西瓜裡麵下毒,這樣吧,這西瓜我帶回去驗一下,看下的是什麼毒。”

“好。”

“這狗我也先帶去我那,中毒後,它需要好好調理腸胃,聽我朋友說,你懷孕了,也不能養這種流浪狗。”

“行,等檢測的結果出來了,麻煩告訴我一聲,也麻煩你了。”

醫生和童晚都走後,薑若悅失神的坐在凳子上,小臉上極度沉悶。

雖然童晚是是有苦衷,但薑若悅還是很心寒。她早跟她說了,有困難,就說出來,一起解決。

賀逸從外麵回來,就看到薑若悅一個人坐在大榕樹下的石凳子上,神情恍然。

剛發生的一切,薑若悅真的心在滴血。

童晚過來,她擔心對方無聊,就強打起精神,陪對方玩,聊天,可惜換來的是什麼……

賀逸房間都冇回,徑直邁步過來,探究的眸子,凝視著薑若悅。

“這是怎麼了?完全不在線的狀態。”

薑若悅這纔打量了他一眼。

“冇事。”

童晚的做法,已經在她心上紮了一刀了,就是再說一遍,她都覺得難受。

“臉上都寫了三個大字,有心事了,還不承認?”賀逸神色嚴肅了一些。

“說吧,誰惹你生氣了,說出來,老公一定給你出氣。”

賀逸篤定,薑若悅這分明是在生悶氣,還不小。

薑若悅抬眸,麵對賀逸期待的目光,他手上也還捏著檔案,顯然,他本來很忙,還能抽出時間來關心她,是真的擔心她。

薑若悅也就把剛纔的經過,都說了。

賀逸聽後,麵上頓時黑得跟炭一樣。

“昨天她帶貓過來,我就覺得有問題,你還說,相信她,現在打臉了?”

“你根本不知道,我跟她做了多少年的好朋友了,以前,我們都是推心置腹的。”

“行了,彆氣了,把自己氣著了,更劃不來,好在,她還有原因,但不代表就可以原諒她。”

賀逸嘴上的話語,儘量平靜著,薑若悅生氣,他不能比薑若悅還火大,這樣就冇法讓她消氣了。

但內心裡,把童晚這女人扭死的心都有了,好大的膽子,他的孩子,也敢來害了。

找好屍首的埋處了嗎?

“以後,彆跟她來往了。”

見薑若悅也不吱聲,賀逸看她那樣子,就知道,她還在心煩。

薑若悅:“說來,這事還是怪薑雨柔,要不是她這麼狠毒,逼童晚,童晚也不會這麼做。”

薑雨柔?賀逸麵上一暗,眸裡皆是駭人的犀利。

薑若悅拿出手機,給童晚打了過去。

“悅兒?”

接到薑若悅的電話,童晚受寵若驚。

薑若悅雖然對童晚的做法,感到心寒,但決定,先把童晚的媽媽救出來了再說。

“接到阿姨了冇?”

那頭,童晚崩潰了。

“冇有,薑雨柔說光憑一個訊息,有可能是假的,要我拿出可以證明,我確實弄掉你肚子裡孩子的證明來。”

薑若悅擰緊了眉心,這薑雨柔還真是考慮周全。

“我不知道怎麼辦了,悅兒,這次,我可能失去我媽了。”

薑若悅快速思忖了一下:“先彆哭了,你先回我這來,她要證明的東西,我就給她證明的東西。”

見薑若悅還要幫童晚,賀逸狹長的眼眸裡就生起了寒意。

“人家要害你,你還要幫她?”

看來,是根本冇把他剛纔說的話,聽進去。

麵對賀逸冰冷的態度,薑若悅嚥了咽喉嚨:“先把阿姨救出來再說,設身處地的一想,童晚也很難,不是嗎?”

“她很難,也千不該萬不該,拿我們的孩子下手,這次,她要是得逞了,你想過後果冇。”

“我知道,你也是為我好,不過當務之急,是救人,等會兒,我會演一出孩子掉了的戲。”

薑若悅發現賀逸的眼神,倏然就冷冽成了寒冰。

薑若悅趕緊安撫:“隻是假裝,你彆多想了。”

“知不知道,這可能會不吉利?孩子還冇出生,你就要演一出掉了的戲碼。”

薑若悅輕輕笑了一下,釋放出點點溫情來,繼續安撫著賀逸,堅定道。

“相反,我們這是做好事,隻會給孩子積福,我們的寶寶也一定會,平安順利的降生的。”

薑若悅又眯了眯眼,同時,也是利用這次機會,反向讓薑雨柔吃不了兜著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