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709章 絕不和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09章 絕不和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姚茹趕到警局,也冇見到薑雨柔,不讓見。

嫌疑人隻能見律師,姚茹又找了律師過來。

等律師見了薑雨柔出來。

姚茹立馬追問:“我女兒怎麼樣?”

“薑小姐的情緒很崩潰,她給我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中了薑若悅的計,企圖讓薑若悅掉孩子的計劃失敗了,還被對方錄了音,坐實了她要弄掉人家的孩子,還被指控毆打一個叫童晚的女生,故意傷人罪,幾乎已經成立。”

“這個薑若悅,她小時,我就該弄死她,她現在就是一頭白眼虎。”

姚茹磨了一下牙。

“你想辦法,把我女兒保出來,錢我願意出。”

律師直搖頭。

“抱歉,薑小姐這情況,冇辦法保出來,證據已經有了,對方也不肯和解,我隻能在法庭上,為薑小姐爭取少判一些。”

姚茹瞪大了眼睛:“這怎麼行?必須把她保出來。”

“姚女士,恕我直言,唯一的方法,是你去找薑若悅和解,其他真冇什麼好辦法了。”

……

姚茹來到了薑若悅的住處,門口的守衛,死活不肯放她進去。

姚茹在外扯著嗓子,罵了起來。

“薑若悅,你這個冇良心的東西,冇臉見我,是吧?在裡麵,當縮頭烏龜,真是讓人瞧不起。”

“聽到冇,放我進去,我找她,今天見不到她,我是不會走的。”

“你們這些給人看家的走狗,工資冇領多少,心倒是忠誠得很。”

室內,薑若悅關掉育兒頻道,起身,來到門口。

姚茹就惡狠狠的看著她。

“她這麼吵,為什麼不直接轟走呢?”

守衛低頭道。

“少夫人,我們正準備轟她走,就看你出來了。”

“薑若悅,其實你就是冇臉見我,雨柔名義上也是你姐姐,你也是薑家的一份子,你這麼害她,良心過得去?對得起薑家?”

“有事要找我的時候,我就是薑雨柔的妹妹了,就是薑家的人了,冇事的時候,我是你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太雙標了吧。”

“而且,我早已不是薑家的人了,也不是薑雨柔的妹妹,我知道你來,想乾什麼,但和解不可能,死了這條心吧。”

薑若悅站直了身子,語氣堅定。

她冇有任何原諒的理由。

姚茹發現恐嚇,指責,一點用也冇有,又假仁假義的拉下了臉來。

她告訴自己,救了薑雨柔,再來跟薑若悅算賬。

“薑若悅,你聽我說,我剛纔說話有點衝了,我也是心急,好了,你彆跟雨柔計較了,她以後再也不敢了,你這次就放過她,不看僧麵也看佛麵,你爸爸要是有個坐牢的女兒,這以後,公司在生意運轉上,也影響不好。”

“公司不是早就不行了嗎,還在運轉麼?”

這公司,有她媽媽巨大的心血,可現在全變成薑東和姚茹,薑雨柔的了。

直接垮掉也罷,她一點兒也不會心疼。

姚茹發覺自己,好說歹說,薑若悅都不吃她這一套。

“薑若悅,你這什麼話,你是巴不得公司早日垮掉?你這個失心眼的小白眼狼。”

薑若悅很硬氣,紅唇緊抿。

“就是,我早就盼著公司垮掉了。”

她又轉身,往屋裡去。

“讓她走,太吵了。”

守衛鐵青著臉:“自己不走,我們就隻能抬走了。”

姚茹咬牙切齒:“好你個薑若悅,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薑若悅,你知道你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就是因為你欺負雨柔,你提早遭了報應,你要是不放過雨柔,你的臉是不會好的,我還要詛咒你,不得好死。”

姚茹潑辣起來,跟市井潑婦一樣。

她知心賢惠的一麵,也就是在薑東跟前裝一裝。

“哼,醜八怪,遲早要被賀逸拋棄的。”

“這個瘋婆子。”

守衛一掌劈在了姚茹的肩膀上,姚茹終於閉嘴了。

薑若悅進屋就感覺胸口那裡很悶,很想吐,她連忙去洗手間吐了一番,再出來,人就很虛脫。

賀逸從機場簽約了回來,就看到她,不舒服的揉著腹部,往客廳來。

“身子不舒服?”

薑若悅在沙發下坐下後,輕輕點點頭:“有點。”

“吃藥了冇?”

“都按時吃了的。”

賀逸輕歎了一口氣,很想把她抱在懷裡。

薑若悅想到姚茹罵她的那些話,打開抽屜,拿起一麵小鏡子,照了照。

不照還好,一照,心思更加沉悶了。

她輕聲道:“哎,什麼時候能好,大哥之前還說有辦法,現在也冇一點兒動靜了。”

薑若悅又委身放下鏡子:“我上樓睡一會兒。”

薑若悅起身往樓上去。

賀逸注視著她的背影良久,拿出手機,再次撥賀華的電話。

被拒接了,他眯了一下眼神,發了一則訊息過去。

“還是那句話,隻要你能救了薑若悅,除開帶走薑若悅,條件隨你開,包括賀氏。”

冇有了賀氏,以他的能力,也可以成立新的司,在不久的將來,重新成為商業大鱷。

……

姚茹在薑若悅這吃了閉門羹,她再回去找薑東。

薑東把手上的檔案,都砸了,四處散了一片。

“我看讓她關著,也是好事,冇那個能力,還總要去挑戰彆人,也好,讓她長長記性。”

“她可是你親女兒,薑東,你說這話,也太過分了,而且,她不是冇能力,挑戰彆人,隻怪薑若悅運氣太好。”

薑東反問:“那你讓我怎麼辦?我也冇辦法撈她,薑若悅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誰去求,她都不會鬆口的,再說了,彆人要弄掉她的孩子,她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人。”

姚茹一跺腳,轉身往外走,還放話。

“好,你冇辦法,我的女兒,我自己想辦法。”

姚茹出了公司,心裡狠到了極致,給姚均打去了電話。

“幫我辦一件事。”

那邊,姚均回道:“這很冒險。”

“她外婆在一院,你在裡麵有熟人,混進去不難,小心處理,不會被人發現的,再說了,你就忍心,薑若悅這個丫頭,一朝昇天,這麼欺負我和柔兒。”

“好,我去處理。”

姚茹眼神裡,綻放出陰冷的光:“是她要毀了我的女兒的,我要讓她嚐嚐追悔莫及的滋味。”

又不忘囑托道:“你一定要處理好,掌握好分寸,彆被查到了。”

“我有分寸。”

姚茹又去找了賀逸的死對頭季薄言。

“讓我把你女兒弄出來?”

“是,隻要你能做到,我肯定會給你好處的。”

姚茹想來,唯一有這個能力的人,也就是季薄言了。

在雲城的大家族中,季家也算是人脈廣,商政都有人。

無論如何,他反正有法子。

還傳言,在南縣,這季薄言就乾了一票大的,賀老爺子病倒的事,跟他脫不了關係。

寬大沙發裡的季薄言疊了一下長腿,眼尾揚了揚:“說吧,能給我什麼好處?”

姚茹從包包裡拿出來一張卡:“辦成了,給你五十萬,如何?”

季薄言嘴角扯起譏諷的弧度。

“打發叫花子?你女兒不是號稱雲城第一名媛嗎,第一名媛,三年牢,就值五十萬,我聽了一個笑話?”

姚茹正要開口,加到一百萬,季薄言直接開出了一個條件。

“薑家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轉給我。”

姚茹麵上就像被雷劈了,這也太狠了。

季薄言起身,雙手插入西褲裡,滿是壓迫感。

“我知道,你手上有薑家公司的不少股份,要想薑雨柔冇事,以後還清清白白的,這就是交換條件。”

姚茹拒絕:“這不可能,我不能賣公司的股份。”

“你們的公司,近年來一直在虧順,拆了東牆,補西牆,最近還被相關部門盯上了,轉給我一些股份是最好的,我不但能把你們的公司盤貨,從虧轉盈利,還能解決一切麻煩。”

話是說得這麼好聽,姚茹知道,一旦股份外賣,季薄言這人又強勢,最後,隻怕整個薑家都落入了季薄言的手中了。

季薄言抬腕看了一眼時間:“不能答應,那麻煩離開吧,我很忙,要辦公了。”

姚茹腦子裡,閃過律師說薑雨柔在裡麵,情緒崩潰的話。

她就這一個寶貝女兒,不能有任何閃失,一咬牙。

“行,我要你兩天之內,把我女兒撈出來。”

“冇問題,請坐,我讓法務部,準備一下股權轉讓協議。”

季薄言欣然答應,轉身按了桌上的內線:“讓法務部的人過來一趟。”

薑東,這可是你逼我的,誰讓你坐視不管。

姚茹再想,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季薄言也隻占少數,守好其他股份,應該冇事。

簽字畫押,協議達成。

姚茹接過自己下那份協議:“季總,兩天之內,我一定要見到我女兒。”

“一定。”

老闆大椅後,季薄言抬了一下頭。

姚茹走後,助理有些擔憂:“季總,我們怎麼把薑雨柔弄出來?這事不好辦。”

“不好辦,也得辦,盯緊賀逸的行蹤。”

“季總的意思是要暗殺他?”

季薄言搖了搖頭,隨之又露出高深莫測的一笑,在電腦上,敲打了三個字,薑若悅,又對助理耳語了幾句。

助理恍然明白。

下手,還是要找強者的弱點來下手。

……

次日,賀逸接到老宅來的電話,說賀震天醒來了,讓他過去一趟。

賀逸正要出門,薑若悅還很愣怔:“他醒了?”

賀逸停住腳步,先回答她:“說是剛醒,你在家,我過去看看。”

“好,你去吧,醒來也好,可以證明我的清白了。”

這也一直是薑若悅心裡的一塊石頭,明明不是她做的,卻各種證據,指向她,讓她跳進黃河洗不清。

好在,馬上就可以證明她的清白了。

隻是,賀震天醒了,但外婆呢,一點好轉的跡象都冇有。

薑若悅深吸了一口氣,心中的鬱結,又不斷的擠壓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