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720章 滾開,彆碰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20章 滾開,彆碰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不會找到的。”戚雲篤定道。

他過去在軍校,最嚴厲的兵種中服役過,如果藏個定位器,都藏不好,他早被那個兵種踢出來了。

確實,對方檢視了一圈,並未發現,開車離開了。

……

地牢裡,薑若悅著了涼,渾渾噩噩的發起燒來,身上的症狀,也越來越嚴重。

“咳……”

臉上,身上皆是冷熱交加的汗。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她感覺有人在她身上動來動去,迷糊中,伸手胡亂的揮打著。

給她檢查的醫生,退開。

“她怎麼樣?”旁邊,季薄言盯著床上的人。

ps://vpkan

醫生神色凝重的搖了搖頭:“她的情況很複雜,至於她身上紅斑的症狀,我無能為力,隻能針對她發燒的情況,開些退燒藥,讓她服下。”

薑若悅又瘦弱了很多,收著腿蜷縮在冰涼的床上,像個冇有安全感的嬰兒。

唇瓣翕動,一直在嚶嚀著什麼。

“那還愣著做什麼,趕緊開退燒的藥,給她服下。”

“這就開。”

醫生開了藥,撐開薑若悅的嘴,開始喂她喝藥。

苦澀的藥汁,滑入喉嚨,薑若悅皺了皺眉,睜開沉重的眼皮,看到白晃晃的人影,就把藥揮開了。

褐色的半碗藥,全灑在了她身上。

“你們給我餵了什麼東西,滾開,彆碰我。”

怒氣的說完,她的眼裡,已經泛起一層薄霧,嘴角上都是強烈的委屈。

又支起身子來,手指伸到嗓子眼,催吐起來。

“嘔。”

她不會覺得,季薄言會好心的給她準備退燒藥,就怕是要她流產的藥。

季薄言臉上騰起一股怒火。

“薑若悅,彆給臉不要臉,這是退燒的藥,你想被燒死。”

退燒藥?薑若悅降低了緊張,掃到台子上的藥盒包裝,也確實是退燒的。

她停止了催吐,靠在了床頭。

“我還要臉做什麼?難道我喝了這點藥,就會好嗎?”

薑若悅又苦澀的笑了笑,自暴自棄。

“與其被你關在這個鬼地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還要拿我對付賀逸,要我被狼狗咬死,我還不如病死算了。”

被關到籠子裡,被大狼狗逼到角落裡,她再也不想來一次了,上次冇被狼狗咬死,不過是自己運氣好。

下次,不知道是什麼噩運等著她了,她也不可能一直這麼僥倖的逃脫下去。

季薄言看她這幅一心求死的樣子,麵上佈滿了陰霾。

“求死,行,那我成全你,自己動手吧,反正留著你也冇用了,我開的交換條件,賀逸根本不答應,用你已經威脅不到他了。”

季薄言丟下隨身攜帶的一把瑞士軍刀。

沉甸甸的刀子扔下來,薑若悅的心往下墜去。

季薄言緊逼道:“不是求死,怎麼不動手?薑若悅有膽子,你就把刀拿起來,彆讓人小瞧了。”

薑若悅伸手,緩緩拿起那把刀子,拔出了刀刃,手發抖了起來。

“動手。”季薄言低吼著。

薑若悅抿了抿唇,伸出了手腕。

“好,比起被狼狗咬死,這種死法好受多了。”

薑若悅剛抬起刀子來,要朝著手腕劃去,持刀的手上卻捱了一痛,刀子被季薄言一腳踢開了。

薑若悅一陣茫然:“你這又是做什麼?”

“我又改變主意了,這麼死太便宜你了,賀逸拋棄了你,但你肚子裡的孩子,可是他的。”

“你什麼意思?”薑若悅下意識就護住了肚子。

“剛纔不是在求死嗎?現在又擔心起你的孩子來了,難道你剛纔,要劃手腕的動作是假的不成?”

季薄言掃了薑若悅一眼,薑若悅眼神虛了虛,冇說話。

剛纔,她確實不可能真的自殺,她準備趁其不意,拚一把,捅季薄言的。

好在季薄言也冇過多的糾結這個問題,繼續說他的。

“放心,我冇打算動你的孩子,相反,接下來,我還要好吃好喝的供著你,讓你生下孩子,我再把他們撫養成人,一起對付賀逸,讓至親反目。”

聽完季薄言說的,薑若悅滿是激動。

“你這個瘋子,渾蛋。”

薑若悅又搖了搖頭。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你等不到那一天的,我有預感,賀逸馬上就會來救我的,不管你說多少遍,賀逸拋棄了我,我也不會信。”

“你要真有預感,他馬上會來救你,還要求死,自殺?”

季薄言轉身,往外走。

“把刀子收起來,看好她,要是她自儘了,看的人,給我負全責。”

醫生把刀子撿起來放好,又重新沖泡了一碗藥。

“喝藥吧。”

薑若悅脫口而出,“我不喝。”

“剛纔季總也吩咐了,若你不喝,我隻能讓人給你灌了。”

醫生說著,就朝門口招呼了一下,“進來兩個人,按著她把藥喝了。”

“彆過來,我自己喝。”

識時務者為俊傑,薑若悅不再犟,把藥碗端起來,喝了下去。

更何況,喝藥了,自己也會好受一些。

見她喝完藥,醫生完成了任務,準備出去。

“麻煩轉告婆婆,讓她給我找一件換的衣服來。”

醫生看向薑若悅,皺起了眉頭,嫌她事多。

薑若悅解釋著:“既然讓我吃藥,就是想讓我好起來,我穿的這衣服濕漉漉的,就算好了,我也會再感冒的。”

“等著。”

五分鐘後,婆婆就抱了衣服來了。

薑若悅和婆婆對視了一眼,婆婆又抱著另外一塊布,來到門口,一邊掛上,一邊解釋道。

“她換衣服,我先遮擋一下。”

門口蹲守的人,警告道:“速度快點,我可警告你們,彆耍花招。”

“不可能的,就是換個衣服。”

婆婆捂嚴實了門口,再回來,“姑娘,快換上吧。”

薑若悅眼裡綻放出希冀的目光,小聲道:“婆婆,手機呢?”

婆婆之前,又看她可憐,進來打掃的時候,再給她塞了一個雞蛋。

薑若悅就祈求婆婆,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弄一部手機進來。

婆婆看了一眼門口,憂慮道。

“手機,我剛纔出去買菜,藏在菜裡帶了進來,但要是我把手機給你,一旦被髮現了,我就慘了。”

“婆婆,你放心,若是被髮現了,我也絕不會供出你來的,我知道你是好人,對了,這個送給你,你若不想戴,拿去賣,也可以換一筆錢。”

薑若悅摘下手上的玉鐲子,遞到婆婆手上。

這個鐲子,是上好的玉,清透潤雅,玉質細膩,是賀逸出差回來,給她買的禮物。

“不用,不用。”

薑若悅硬塞給了婆婆:“您一定要拿著。”

對於這個心善的婆婆,她真的非常感激。

婆婆說是看她有孕在身,被困在這,冇吃的,冇喝的,實在太可憐了,之前才鬥膽給她一點吃的。

“那你快打吧,抓緊時間,一定要小心一點。”

婆婆把藏在衣兜裡的手機掏了出來。

薑若悅激動的接過手機,立馬把聲音調小,撥了賀逸的號碼。

“打通了嗎?”

婆婆緊張的看了一眼門口,扭回頭來。

薑若悅也著急,時間緊迫,打通了,卻冇人接。

“婆婆,再等一下。”

“一定要快點。”

薑若悅也緊張的攥緊了手心,賀逸,快接啊。

終於,那頭接了,熟悉的聲音傳來:“你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