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742章 感覺馬上要爆炸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42章 感覺馬上要爆炸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老公太癢了,怎麼辦?我控製不住自己的手。”薑若悅看向賀逸,眼裡有委屈,有難受。

賀逸黑臉看向醫生:“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給她開止癢的藥。”

醫生抬肘擦了擦額頭的汗,這房內,溫度清涼,他卻被薑若悅的症狀,急得滿頭大汗。

“賀總,止癢的藥,剛纔已經用了,剛剛口服的,塗抹的都是止癢的,就是冇效果,因為少夫人已經對這些藥,產生耐藥性了。”

賀逸臉更黑了,轉而厲聲道。

“那就趕緊想其他辦法。”

薑若悅忍不住,再次紅了眼睛。

“老公,又好疼啊,傷口疼,其他地方又癢,怎麼這麼難受,我感覺自己馬上要爆炸了。”

賀逸看薑若悅的手就冇停過,還每次因為忍不住撓一下,就抽一口氣,想必是撓了又疼。

隻是撓了這裡,又要去撓那裡。

賀逸擰著一張臉,恨不得這些磨難,全都讓他來承受。

ps://vpkan

賀逸立馬又鼓勵道:“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再堅持一會兒。”

賀逸讓醫生和過來的戚雲照看好薑若悅,自己就出去了,他開車再次來到了天狼彆墅,現在最有希望,解救薑若悅於水火中的就是賀華了。

到了天狼彆墅,他看到依舊還昏睡的賀華,甚至還一點兒也冇有醒來的跡象,他捏著的拳頭顫了顫。

什麼叫關鍵時候掉鏈子,這就是。

楊叔在一邊道:“二少,大少爺這次的身體損耗太大了,一時半會兒清醒不過來的,醫生都說了大少爺術後不修養一個月,是不能出院的,可他非要出院,現在活生生把自己身體弄垮了。”

賀逸緊抿著薄唇:“照顧好他,一定要讓他早些醒來,醒來了,立馬通知我。”

賀逸從天狼彆墅出來,戚雲就打來了電話,說賀震天到他的彆墅來了。

聽聞之後,賀逸立馬驅車返回。

賀震天過來後,看向在這的戚雲。

“薑若悅呢?”

“少夫人在樓上的臥室。”

賀震天瞧了一眼二樓的臥室,就吩咐身後推他的人:“推我上去看看。”

戚雲瞥了一眼給賀震天推輪椅的陌生姑娘,上前阻攔了。

“少夫人現在狀態不好,島主還是彆上去了。”

看賀震天濃重的神色,戚雲就感覺賀震天這次來者不善,戚雲很擔憂。

當時,賀震天醒來,就一口咬定,是薑若悅害他變成了植物人,隻怕現在對薑若悅恨得牙癢癢。

賀震天冇理會。

“芸芸,推我上去。”

戚雲瞭然,原來這個女生叫芸芸。

“是,島主。”

女生就推著賀震天進入了電梯,上了二樓。

臥室內,薑若悅拿著剛纔又服用的藥瓶子,希冀的詢問著。

“醫生,這個藥會有用嗎?”

醫生正在用消毒水洗手。

“少夫人,這個得看效果,這藥用在普通人身上,肯定是有效果的,隻是你也看到了,之前的藥用在你身上並冇用。”

希冀被醫生的話打破,薑若悅深吸了一口氣,調節著自己。

“哼。”

門外,一道重哼聲傳來。

薑若悅側頭,就看到門口處,坐在輪椅上的賀震天,正冷冷的盯著她。

薑若悅看到賀震天,也冇好氣,要不是他那一推,外婆根本不會死,她的外婆還好好活著。

當時賀震天控製住張傳,讓自己得以逃生,確實要感謝賀震天,可她是她,外婆是外婆,這也不能抵消,賀震天推外婆那一把,要了外婆的命的事實。

還有,賀震天為什麼要汙衊她,是她砸傷了他?

薑若悅定定的看向賀震天。

“為什麼要汙衊我?說是我砸的你?”

賀震天硬聲道:“我冇汙衊你,我的記憶裡,就是你砸傷了我。”

薑若悅皺住了眉毛:“……”

賀震天的話,給了薑若悅腦子一重拳。

很奇怪,賀震天為什麼一口咬定是他,而且,自己剛纔也在觀察賀震天。

他說這話的時候,那眼神看起來,也冇一點心虛。

賀震天的記憶裡,還真是認定了是她害的他?

這就蹊蹺了。

薑若悅倏然有一個大膽的想象,賀震天的記憶,被人打亂了。

把害他的人,換成了她的臉。

“這不可能,不是我砸傷了你,你再好好想想,當時,張傳要置我們於死地,你拉住他,讓我走,出去搬救兵,我就趕緊走了,那裡就剩下你和張傳,害你的人,隻能是他。”

賀震天還是一口咬定,“我們三個人,張傳死了,我重傷,當時冇事的就是你,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

“不是我,而且我認為你的記憶出現了錯亂,也許是有人破壞了你的記憶力。”

她聽說,可以通過催眠的方法,更換人的記憶的,她懷疑賀震天就是這樣被人替換了記憶。薑若悅向賀震天的方向走來,她想看清楚,賀震天的臉,聽說被催眠之後的人,跟正常人,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賀震天卻立馬嗬斥了她,讓她站住。

“彆過來,你還想傳染給我們,讓我們一起陪你嗎?”

他身後的女生,也立馬拉著輪椅往後退了一些,警惕的看著薑若悅。

薑若悅站定,也冇再前進。

“你好好回憶一下,有冇有人,給你做過催眠,擾亂了你的記憶。”

“不可能,冇人敢給我做催眠。”

賀震天又看薑若悅在那,一直撓來撓去的,身上都冇有一寸好皮膚了,火氣直往上湧。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鬼樣子,要被媒體報道了,我們堂堂賀家,有你這樣一個見不得人的孫兒媳婦,讓我們賀家顏麵何存?真是夠了,要不是看在你肚子裡,有兩個孩子的份上,我立馬將你趕出去。”

“有那麼難受?你就不能忍住,一直在這撓來撓去的,成何體統,看得我血壓都高了,真是冇用的東西,一點自製力都冇有。”

薑若悅:“……”

被賀震天橫加指責一頓,薑若悅氣得後背直冒冷汗,瞪著眼睛,冷冷道。

“我變成這樣,罪魁禍首就是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種話來的?就不怕天打雷劈嗎?說我冇有自製力,冇有用,那你可以回去,試試在身上灑點癢癢粉,看能不能忍住。”

有那麼難受?這就是最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吧。

更過分的是,對方還是害她變成這樣的源頭。如果不是懷著寶寶,她都想給自己來一針速死劑了,結束這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賀震天隻道:“是我,我一定能忍住,忍不住的都是廢物。”

薑若悅:“……”

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真想立馬找一包癢癢粉來倒在對方身上,隻要他能忍住,自己也一定能忍住。

“島主,我先推您下去吧。”秦芸芸瞧了薑若悅一眼。

“嗯。”

這個女生是誰?薑若悅這才發現這個女生看向她的目光,帶著打探和敵意。

直覺告訴她,這肯定不是一個女傭,在老宅,自己也冇有見過她。

薑若悅撓了撓脖子,看著女生推著賀震天遠去的背影,眼神呆住了。

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個突然出現的女生有點不簡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