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79章 和變態睡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9章 和變態睡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十分鐘後,水聲停了,薑若悅揣測,賀逸一定洗好出來了。

薑若悅蒙在被子裡,一動不動,裝睡。

但薑若悅裝鴕鳥不成功,賀逸幾步來到床頭,扯起了她蒙臉的被子,薑若悅下意識立馬伸手去奪回來,但被賀逸奪走了。

“你做什麼,我要著涼了。”薑若悅先聲奪人。

賀逸嘴角輕輕一彎,“膽子挺大,偷看男人洗澡,敢看不敢人。”

薑若悅心頭一跳,急忙避開賀逸的視線,差點嘴瓢了。

“冇有啊,我什麼時候偷看了,你眼睛有問題吧,我一直在睡覺好不好,看吧,好好的美夢,都被你打破了。”

賀逸聳眉,這個女人絕對有把死馬說成活馬的本領,不但矢口否認,還大言不慚的瞎扯。

薑若悅又給自己找補,“再說了,就你這身材,有什麼好看的,跟你說,我看過的美男多了去了,人家身材一流,身上又光滑又堅實,還是小麥色的。”

“看過不少男人?”

“那當然了,看過,還摸過呢,摸起來光溜溜的,手感特彆好。”薑若悅嘴上靈光,一頓瞎掰起來。



可她悲哀的發現,自己大放厥詞的時候,腦子裡浮現出的,竟然是賀逸那誘人的一片背脊。

說到後麵,自己也控製不住臉紅了。

“剛剛不是還說潔身自好,現在又閱男無數,薑若悅你的臉打得不疼?”

賀逸不知自己是哪來的憤怒,將手中提起的一節床單,怒氣甩到了薑若悅的臉上,見鬼了,這麼不知檢點的女人,連他一根頭髮絲都配不上,根本就不值得他動怒。

被突然蓋住的薑若悅,扯開床單,要透口氣。

啪嗒一聲,屋內的燈熄掉了,被賀逸按掉的,薑若悅悻悻抿嘴。

室內陷入了一片寂靜。

忐忑中,薑若悅半閉著眼睛,心裡複雜,很不是滋味,這些渾蛋到底來不來。

在守株待兔一個小時後,窗戶那終於有了動靜。

藉助外麵的一點燈光,兩個身手矯捷的人翻了進來,在前的人,舉著鋒利的匕首,就朝著床中心的薑若悅刺去。

薑若悅猛地從床上滾到了地上,摔得骨頭要散架了,行凶的人,也立馬被一道強大的力量往後扯去。

緊接著,室內一陣劇烈動盪,薑若悅感覺耳邊疾風陣陣,連滾帶爬的爬到牆角去。

好在兩聲哀嚎後,室內大亮,薑若悅蓋住眼睛的手移開,可千萬不要是惡人開的燈。

她在手指縫間,瞄了一眼,看到是賀逸一腳踩住了一人的手,一手卡住了一人的脖子,氣勢冷囂。

賀逸瞥了一眼從牆角站起來的薑若悅,加力碾壓腳下人的手。

“賀泓霖派你們來的?”

底下趴著的一人,揚起一點點腦袋,頓時卻臉色一變,企圖咬舌自儘。

賀逸立馬一腳踩住了那人的脖子,讓他嘴上使不上力,放棄了自殘行為。

賀逸給楊明打了一個電話,楊明火速過來。

把二人推給楊明,賀逸凜聲吩咐:“好好招待一下,把招待過程錄下來,讓大伯父慢慢欣賞。”

“是。”楊明把兩人押走。

薑若悅看了一眼地上的殘渣,拍了一下腦袋,還是明早收拾吧,眼皮都打架了。

賀逸踢了一下地上的碎渣,抬頭,發現薑若悅走到窗戶那,踮起腳尖把窗戶拉過來,嚴絲密縫的扣上。

還吃力的拽了拽,確保這窗戶怎麼也打不開了,才拉上窗簾,走回來。

“終於可以睡覺了,出去彆忘了關燈,門也要關好。”薑若悅瞥了一眼佇立著的賀逸,就爬上了床,閉眼。

不行了,她真的要睡了,白天摘了一下午的橘子,手痠腿也酸。

睡著了?

賀逸走近床頭,發現薑若悅舔了舔唇,真進入了甜美的夢鄉中。

剛剛薑若悅那舔唇的動作?粉色的舌尖輕輕的掃過柔嫩的唇瓣,那雪嫩的臉,賀逸皺緊了眉頭,自己的身體竟然突然緊繃了起來。

喉頭滾了一下,賀逸抬手關掉燈,在沙發處坐下,拿出煙來點燃。

床上傳來淺淺的呼吸聲,軟綿綿的,但讓賀逸莫名舒心,確認薑若悅是熟睡之後,一個荒唐的想法在賀逸的腦子裡躍然成型。

又抽了一支菸後,他踩滅煙星,起身來解掉了身上的衣物,輕聲掀開了一半被子。

次日,薑若悅賴床,最晚一個起來。

等她坐起來揉了揉腦袋,準備整理被子的時候,赫然發現旁邊有人躺過的痕跡--那邊的床被壓凹下去一節。

薑若悅打了一個冷顫,再一看,窗戶那竟然是開著的。

昨晚自己明明用力關上了,還有旁邊這個枕頭,她記得是豎著放的,現在躺平了。

薑若悅拍了拍自己的臉,昨晚上,她旁邊一直躺了一個人?

是賀逸昨晚冇走?不,他這個人嫌棄自己要死,絕對不會和她同床共眠的,這個人不可能是他。

那就是壞人又翻了進來。

完了,完了,薑若悅心跳如雷,立馬低頭檢查起自己的身體來,好在她發現自己並冇被侵犯,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可床的另一側確實是被人躺過的,她昨晚一定和一個變太同床而眠了,看這個躺過的壓痕,又長又寬的,一看也不是女的。

難不成是那個變太不行,所以她纔有幸冇被侵犯,但光是和一個陌生男人睡過,她已經要爆炸了。

薑若悅感到極度的燥悶,憤然捏拳,這個渾蛋是誰?她要找出來,把他千刀萬剮。

……

山莊的胡心亭中央,是湖心餐廳,賀逸一行人正在那用早餐。

賀逸一抬眼,就看到薑若悅隨意紮了一個丸子頭,無精打采的往這邊來用餐,麵色糾結,有氣無力的,看起來像被抽了魂一樣。

薑若悅現在煩悶極了,全身不適,跟被毛毛蟲爬過一樣,那個渾蛋是胖是醜,是老是少,煩都煩死了,磨了磨牙齒,她真想馬上殺了那個渾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