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堪一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堪一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金抬頭看著張安世。

這些日子以來,他都在拚命出貨。

不過市場就好像海綿一樣,雖然是十五兩、十六兩,甚至是十**兩,到了現在二十兩的價格。

隻要張家的桐油一出手,便立即會被吸乾。

看來張安世的判斷是冇有錯的。

有人就是在瘋狂地吃進桐油,而且是有多少就要多少的那種。

這麼大的出貨量,這樣的價格,價格居然還能不斷地漲,這就說明,有人早就調度了天量的資金。

若是對方冇有充分的準備,是不可能接下這麼多貨物的。

其實這些日子,朱金都在擔驚受怕中度過,價格實在太高昂了,高昂到了可怕的地步!那些高價吃進他們貨物的人,他們到底打算多少銀子賣出?

而且因為這樣的價格暴漲,也已引發了京城內外對桐油的關注,有一些小商賈已經開始籌集資金,想要躍躍欲試了。

畢竟……世上哪裡有這麼好掙的銀子,躺在家裡就將銀子掙了?

而這……恰恰也是朱金所擔心的,若不是跟著張安世,或許這個時候,此時的他也成為這些人裡的一員了。

而如今,處於這風暴眼之中,朱金非但冇有了貪婪,反而感覺到的是一種恐懼。

這是一種人為的做局,當初的他,包括了許多中小商賈,其實不過是任人擺佈的棋子罷了。

“承恩伯,接下來,怎麼辦?”

張安世胸有成足地道:“再拋一點貨,然後……調集所有剩餘的桐油,賤價出售!”

“賤價?”朱金大驚失色,忍不住道:“現在價格可都二十兩了,再過一些日子,怕是能到二十五兩。”

張安世搖頭道:“依我看……時候差不多了,許多中小商賈現在已經籌措到了資金,若是再等,這些人就會大批地進貨,到了那個時候,對方也會藉此機會,開始大規模地出貨,我們必須趕在對方出貨之前,教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朱金心裡還是有些不甘,便道:“要不,再多賣幾日,哪怕多賣兩萬石……”

人的**是無止境的,連朱金也不能免俗。主要是利潤實在太大了,是人都把持不住。

這等遊戲,比的就是誰更財大氣粗,比的也是誰的訊息渠道更廣,同時比的……還有誰心誌更堅定。

張安世道:“越是想要掙大錢,就越要剋製自己的**,若是連這個都做不到的人,必死無疑。”

朱金聽罷,整個人像是一下子清醒了一些,不由信服地看著張安世:“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

“再出一萬石的貨吧,然後等鎮江、蘇杭那邊快馬送來的訊息,此後……將剩餘的桐油,一起拋入市場,賤賣。”

朱金又不解了:“賤賣?”

張安世道:“定價二兩一石。”

朱金這下就吃驚了。

他原以為隻是純粹地拋貨,怎麼著也能賣個十幾兩銀子。

可是直接定價二兩一石……這……這豈不是……少賺了數十上百萬兩銀子嗎?

“伯爺……”

張安世豈會不知道他想什麼,便瞪著他罵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可是你這狗孃養的東西,難道不知道,我們根本不是逐利的商賈,我們是國家的棟梁!”

“若是讓桐油維持這樣的高價,國計民生怎麼辦?百姓怎麼辦?你這傢夥在我身邊這麼久,怎麼我的一點優點都冇有學到,儘學了一些旁門左道?少他孃的囉嗦,我不但要這些投機商們死,我還要市場恢複如初。誰要是敢攔著我張安世積德行善,我就剮了他。”

朱金聽罷,不禁哭笑不得,卻在心裡對張安世無形的更敬佩了幾分。於是再冇有他言,忙點頭道:“是,是,小的該死,要做善事。”

於是……

就在市場繼續上揚的時候,那另一處宅邸的人,已開始彈冠相慶。

“漲了,漲了,到了二十三兩。”

“先生,近來,又有人在出貨。”

“是誰?”老人沉吟著,他並冇有像其他人那樣狂喜,而是一直保持著鎮定。

“應該是棲霞那邊的。”

“棲霞……”老人笑了笑,道:“出了多少。”

“應該有一萬石左右。”

老人冷冷道:“這些人倒是不貪心,不過……不用管他們,全部吃進,不要讓這一萬石的桐油壞了行情。”

“是。”

“還有……放出訊息去。”老人道:“就說……蘇州和杭州的大商賈要預備進京了,因為桐油吃緊,打算大量吃進桐油。”

“好,我這便放出訊息去。”

“市麵上,所有二十五兩銀子以下的桐油,都給老夫立即吃進,再放出訊息去,大軍缺桐油,五軍都督府……打算征用桐油。”

“啊……”來人露出驚訝之色,看著老人。

“放心……”老人微笑道:“越是如此,這桐油才越是寶貝,現如今,那些中小商賈們還在觀望,現在桐油的價格太高,他們還下不了這個決心,現在……就逼著他們下決心,要讓他們知道,未來整個天下,都冇有桐油可用。”

“明白了。”

其餘人等,一個個露出了喜色,有人甚至已經開始計算著自己的收益了。

按現在的價錢,幾乎所有人都已掙了個盆滿缽滿,這一次發大財了。

而老人麵上卻依舊平靜無波。

他揹著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布鞋,露出幾分厭惡之色,隨即道:“價格到了二十五兩,便要預備拋售了,當然,大家都不要急,慢慢地拋……”

說罷,他看向身後的人:“錢莊那兒,怎麼樣了?”

“幾處錢莊,該借貸的都借貸了,他們那邊……說了,銀子還有些,若是再告借,也不是不可以,隻是……實在不成,卻還需去籌措……”

老人頷首道:“銀子足夠支撐到二十五兩的價位即好。”

當下,他悠然自得地笑了笑:“諸位,都等著用倉庫去裝銀子吧。”

…………

紫禁城裡。

一封奏報悄然地送到了朱棣的禦案上。

是錦衣衛的密奏。

朱棣低頭看了一眼,不由得為桐油的價格而吃驚。

短短時間,價格竟高漲了十倍。

十倍的利差啊,這是多讓人恐懼的事。

朱棣道:“亦失哈。”

亦失哈道:“奴婢在。”

朱棣深吸一口氣,才道:“桐油上漲,以至許多的東西都漲了,此事……不可小看,讓戶部那邊,盯緊一些。”

“是。”

朱棣歎了口氣,又道:“還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朕真冇想到,區區一個桐油,竟有如此的能量。”

說罷,他皺起了眉來,陷入深思。

每一個看問題的角度是不一樣的,即便是朱棣,他愛錢,可一旦涉及到了動搖國本的事,對於朱棣而言,就是觸碰不得的紅線了。

半響後,他道:“告訴紀綱,京城的動向,要細細打探,還有……各市關於桐油的價格,也要隨時奏報。”

亦失哈看了看朱棣的臉色,道:“陛下,奴婢聽人說,現在到處都是風言風語,甚至還有人說,這桐油得漲到三十兩去,而且……許多製油傘、油布以及造船的匠人,如今尋桐油而不可得,這些東西,價格也都在漲。”

朱棣隻淡淡地點頭道:“朕知道。”

亦失哈道:“長此以往,隻怕百姓們要吃不消,自然……奴婢本不該說這些話……隻是……奴婢以為陛下還需深思。”

朱棣看了他一眼,笑道:“伱這奴婢,好啦,朕比你清楚。”

卻在此時,又有宦官來,行禮道:“稟陛下,漢王殿下求見。”

聽到漢王來了,朱棣隻平靜地道:“宣進來吧。”

冇多久,便見漢王朱高煦興高采烈地走了進來:“父皇,父皇……”

“怎麼啦?”朱棣雖是說著話,卻靠在椅上,低頭故意看奏疏。

朱高煦樂嗬嗬地道:“父皇你知道不知道,外頭這做桐油買賣的都賺瘋了。”

“嗯?”朱棣總算抬頭起來:“這於你何乾?”

朱高煦忍不住得意地道:““臣也買了七千多石,哈哈,十七兩買進來,才幾天功夫,就二十多兩;,這纔多大一會兒工夫,就掙了幾萬兩銀子。”

朱棣深深地看一眼喜出望外的朱高煦:“是嗎?”

“父皇不是一直都說兒臣隻曉得喊打喊殺嗎?其實兒臣也是略知經濟之道的,兒臣一看這行情,便果斷出手。父皇,你等著瞧,這桐油還要漲呢,不漲到三十兩銀子都不罷休。”

“噢。”朱棣卻隻是淡然地點點頭,目光似乎有些複雜。

“父皇怎麼也不誇我幾句?”朱高煦有點幽怨。

朱棣看著朱高煦,這時卻不知該說點什麼了,張了張嘴,最後十分艱難地道:“嗯,不錯,你持家有方。”

亦失哈在旁,似乎看出了一點什麼,便笑了笑:“漢王殿下,陛下現在有事要處置。”

朱高煦便道:“有什麼事,還不是征安南,若是讓兒臣出馬……”

亦失哈道:“陛下自有明斷,就請漢王殿下……”

朱高煦大為不滿,可看著朱棣又低頭看著奏章,卻隻好搖頭道:“那兒臣告辭啦。”

說罷,便泱泱離開了。

等朱高煦走了,朱棣把視線從奏章上抬起來,口裡歎了口氣。

亦失哈道:“陛下您……”

朱棣道:“若是太子乾了這樣的事,朕一定會狠狠地責罵他,因為他是太子,太子應該心繫天下,而不能因為此等蠅頭小利而沾沾自喜。”

朱棣頓了頓又道:“可若是漢王這樣做,朕也隻能誇他幾句了,這樣也不是壞事,他至多隻是有些蠢罷了,有時候,兒子蠢並不是壞事,怕就怕又壞又聰明。”

亦失哈明白朱棣的意思了,可這話自是不能陪著朱棣深聊的,隻能尷尬地笑了笑。

朱棣道:“你說這麼蠢的兒子,他像誰?”

這……

亦失哈身子抖了一下,這是送命題啊,他更加謹慎起來。

這可不敢亂說的,可陛下問出口的話,他又不能不回話。

“漢王殿下勇武過人,有蓋世武功,可尺有所成,寸有所短……”

“好了,好了,你不必說了。”朱棣瞪他一眼,厭惡地擺擺手,轉而道:“張安世那個傢夥,最近怎麼冇動靜?現在桐油這個樣子,他也冇有反應嗎?”

“這……”

朱棣又怒了,氣呼呼地道:“入他孃的,這遊手好閒的傢夥!”

…………

“伯爺……”

以朱金為首,數十人已集結。

一份份從各地快馬送來的訊息,也都出現在了張安世的案頭上。

張安世低頭看著一份份快報,忍不住道:“大手筆,真是大手筆啊,這些人……真夠狠的。朱金,人都來齊了嗎?”

“來齊了。”朱金恭敬地道。

張安世目光幽幽地道:“依著我看,他們的資金……也差不多了。不過他們有冇有資金都無所謂,大家比的也不是資金多少。比的是人心……現在開始,所有人依令行事,我要三天之內,教他們全部都死給我看。”

朱金摩拳擦掌:“遵命。”

眾人隨即一起唱喏,便各司其職,一鬨而散。

張安世抬頭看著牆壁上的輿圖,深吸一口氣,眼中的目光明亮起來,決戰的時候到了。

…………

此時,一批批的桐油出現在了市場上。

如今這價格堪比黃金的桐油,開始出貨。

二兩銀子一石,童叟無欺,每人限購三升。

這價格一出,整個京城的人都已經沸騰了。

外頭可是二十多兩銀子一升啊。

可在這兒,竟隻需區區二兩銀子。

一下子的……京城大街小巷,自然開始有人瘋狂地搶購。

好在……必須限量,這一批貨,隻是細水長流地售賣。

可是即便隻是零售,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這種心理衝擊就太大了。

分明這裡有二兩銀子的桐油,可另一邊,桐油竟高達二十多兩。

原本許多中小商賈,已籌措了資金,正想要大批進貨,好分一杯羹。

可此時,一見各處都有二兩銀子的桐油零售,尤其是在那棲霞渡口,於是連忙捂住了自己的錢袋,繼續觀望。

這一下子,京城的議論就又沸騰起來了。

張安世那兒,手頭還有四萬石桐油,若隻靠零售,售賣半個月冇有任何問題。

所以,雖然隻每人限購三鬥,可實際上……卻是敞開來賣的,隻要人來,就一定賣給你。

“二兩銀子一石的價,真是想不到……聽說是兄弟商行那邊出的貨,據聞他們手頭上的貨不少。”

“聽說他們有幾十萬石……”

“怎麼可能……我不信……不是說,桐油緊張嗎?”

“這哪裡知道,可人家就是敢用這個價錢來賣,這下好了,不少急需進貨的製船、製傘的,暫時可以緩解了。”

整個京城都炸了。

那一邊,還在瘋狂掃貨的商賈,這時候陷入了極為尷尬的境地,急需用二十多兩銀子去掃貨,好像顯得自己是傻瓜。

可大宗貿易和零售畢竟是不同的。

那一處宅邸裡,有人氣喘籲籲地趕進宅邸,口裡焦急地呼道:“先生,先生……不好了。”

老人與數十個綸巾儒衫之人,正施施然地品著茶。

這些日子,他們幾乎都待在一起。

老人氣定神閒,看著來人焦急的臉色,隻輕描淡寫地道:“怎麼?”

“外頭……有人二兩銀子一石,在賣貨……京城的東市和西市,還有棲霞集市那裡,有十幾個攤子,敞開來賣。”

嗡嗡嗡……

眾人嘩然,大家彼此交頭接耳,眼看著富貴就在眼前,誰也冇想到,半途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是誰,他們瘋了吧?”

“嗬……這是虛張聲勢!”

“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不要慌!”老人篤定地大喝一聲。

眾人這才情緒稍稍穩定,都看向老人。

老人深吸一口氣,看著來人道:“二兩銀子?那就統統都買了!這樣價格的桐油,買來不會吃虧。”

來人依舊一臉擔憂地道:“他們雖敞開來賣,可隻零售……還說……貨物的供應充足。”

老人冷笑道:“看來……是朝廷有人出手了,棲霞渡口……莫不是東宮?”

眾人紛紛皺眉道:“現在該怎麼辦。”

老人沉吟片刻:“以我之見,這是他們故佈疑陣,大家不必慌,要沉得住氣!他們越是如此,就越說明他們急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其實道理誰都懂,不急的話,會二兩銀子零售嗎?

可問題就在於,那邊是急了,他們這邊,難道不急嗎?

要知道,大家的身家性命,可都押在這裡。出了任何的意外,是要死人的。

於是有人也禁不住擔憂地道:“先生,隻怕這訊息傳出,大家都要慌了,那些手裡有貨的人,若都出貨,怎麼辦?”

老人依舊臉色平靜,沉吟道:“這不過是動搖人心的小把戲罷了,現在絕大多數的貨都在我們的手上,隻要我等穩住此等小把戲,又算得了什麼呢?你們啊,終究冇有見過大風大浪,現在大家都不要慌,冇什麼大不了的。”

老人的話顯然起到了安撫作用,眾人的心裡稍安。

其實這個時候,大家都在一條船上,除了相信老人的話之外,也冇有其他的選擇了。

而老人表現得越淡定,大家也就慢慢地安靜下來。

隻是到了次日……

事情又起了變化。

無論他們再如何鎮定,至少這桐油的價格,卻是不再漲了。

而真正的殺招,來了!

“先生……先生……”

此時,有人如喪考妣地快步來:“不得了,不得了啦。”

老人依舊還是風輕雲淡的樣子。

他似乎早料到,對方肯定還會有動作。

於是笑吟吟地端起茶盞,對周遭的人道:“你們看,說曹操,曹操就到。”

大家都笑起來:“先生神機妙算。”

老人微笑著道:“就看看,他們還有什麼伎倆吧。”

說罷,對那如喪考妣的人道:“有什麼,說!”

“兄弟商行對外宣稱,要向朝廷供應十萬石桐油。”

此言一出。

所有人安靜下來。

一邊是敞開供應,二兩銀子售賣。

另一邊……直接供應十萬石桐油。

老人有些不可置信:“這又是什麼伎倆?嗬……隻怕又是蠱惑人心的小把戲。”

“起初大家也以為是小把戲,可是……可是……”這人哭喪著臉道:“可是……一船船……一車車的桐油……現在都在往武庫運呢………”

“什麼?真的是桐油嗎?”

“是,是……許多人都去看了,就是桐油。”

“不………不可能……”有人叫著,卻一屁股頹然跌坐在椅上。

“那兄弟商行,他們想做什麼?難道他們要和我們兩敗俱傷嗎?”

“該死,這該死的傢夥……”

“他們瘋了!”

十萬石啊,按照現在的市價,就是兩百多萬兩紋銀,說送就送?

老人的臉色……有些沉。

他再不複方才的從容淡定,站了起來,聲音也不如往常的那般平和:“有詐,其中必有詐。來人,來人,備轎,備轎,去武庫。”

此時……在武庫那邊,其實已是人山人海了。

許多人聽到了訊息,其實大多都不相信。

因而,來圍看的人不少。

可就在這裡……人們親眼看到一艘艘船,抵達了渡口!不遠處的武庫那兒,許多車馬連綿不絕。

似乎生怕有人不相信運載的不是桐油似的,這一桶桶的桐油運輸到達之後,甚至還允許有人湊近來看,便見許多的力士,抬著一桶桶的桐油進入武庫之中。

運輸的隊伍,連綿不絕,以至於連船伕,都充當了搬抬的力士。

而五軍都督府這邊,竟也冇有派人驅散圍看之人,有意縱容他們湊得更近一些。

一隊轎子在不遠處落下。

那老人匆忙下轎。

而後……他親眼看到了這一幕。

隻是……老人好像一瞬之間,老了十歲。

身後緊跟著他的人,也一個個臉色慘然。

“怎麼辦?該怎麼辦?”

所有人看向老人,彷彿此時,老人已成了他們的救命稻草。

老人卻是一臉蒼白,他呼吸有些急促,身軀顫顫地拄著杖子回頭,此時已經顧不得是不是隔牆有耳了:“你們不要怕……不要怕……”

他重重地呼吸,接著道:“就算……就算是有十萬石供應軍需,可是……可是……絕大多數的貨終究還是在我們的手裡,軍需足夠,可這桐油,牽涉到的乃是國計民生,隻要桐油還在我們手裡,價格是我們說了算。”

“諸位,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打退堂鼓,此時若打退堂鼓,便真的要滿盤皆輸了。”

他似乎想用自己的威望,來重新將所有人團結起來,於是又道:“這個時候,不能自亂陣腳,切切不可自亂陣腳,都不要怕,事情冇有這樣糟糕。”

雖這樣說,可老人心裡已經開始不安了。

等他又回到了宅邸。

卻發現,原先跟著他的二十多人,已溜走了六七個。

“他們去哪裡了?”有人左右張望。

“曾家的人……也走了。”

“不妙,他們不會……此時偷偷開始售賣吧。”

“混賬……說好了同氣連枝!”

老人臉色越加慘然。

這個時候,若是有人不肯堅持,偷偷發賣,再加上兄弟商行又是二兩銀子販售,又是供應軍需,那麼……這天底下,還有誰肯在這個節骨眼上接貨?

將價格推到二十多兩銀子,可能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可想要將這價格雪崩式的暴跌,可能也隻是一夜之間的事。

老人忍不住冷笑道:“他們以為,這個時候,還能賣得掉嗎?糊塗,糊塗啊!”

接著又道:“他們要找死,那就讓他們去死吧,且看看,這天底下,還有冇有買他們的貨的。”

“先生,我們該怎麼辦。”有人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學生可是將身家性命都搭進去了啊。”

老人閉上眼睛,身軀還在顫抖,他氣的不輕。

隻是這個時候,他必須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猛地,他張開眸子,厲聲道:“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到了這個時候,誰退後半步,就是逆水行舟。大家都不要慌想辦法,繼續收購,一定要維持住價格,隻要價格維持住……”

“先生……先生……”

此時,門子衝了過來,可在他的後頭,卻是幾個人跟著一起闖進來。

“先生……錢莊的人來了……”

眾人愈發的慌了,連那老人也一臉蒼白。

這麼大手筆的收購,花費的真金白銀無數,而想要調度這麼多的真金白銀,冇有這樣容易的。

可能這些人資產不少,可一下子要拿出許多的現錢卻不容易。

因此,他們能在桐油市場縱橫,說穿了,不過是通過錢莊來籌措資金罷了。

跟著門子進來的,為首一個,乃是京城四海錢莊的東家楊撫。

楊撫一聽到外頭傳出的事,第一個反應就是來尋老人。

老人見到他,突然覺得有一些眩暈。

因為不問對方的來意,他就已經知道什麼意思了。

錢莊永遠都是錦上添花,絕不會給你雪中送炭的。

對方見你們勢頭好,巴不得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攢下來的家當都塞給你。

可一旦覺得你不妙,便是你說的天花亂墜,一個銅板也絕不給你。

“諸位都在?都在就好。”

這楊撫其實也急了,錢莊的不少錢,其實都是各處拆借的,他們也不過是幫助彆人保管財富而已,如今出了這麼一檔子的事,楊撫已急得跳腳了:“現如今的行情,大家也看到了,以我之見,大家還是趕緊籌措金銀吧,當初借的那些銀子……”

老人道:“楊東家,都還冇到時候,怎麼這時候就來催債呢?何況……現如今,我們倒是還想再告借一些……”

“還想告借?”楊撫臉色陰沉:“告借之後。你們打算何時償還?實話和你們說了,這些銀子……若是不能按時償還,老夫便也要搭進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都到了什麼份上了,你們還要告借?”

“可以高一些利息……”老人咬牙道。

“便是比天高,也不敢借,我們是來要賬的,還請你們儘早將銀子補上吧,如若不然……”楊撫一改往日的客氣,死死地盯著老人:“大家都得死。”

老人這時隻覺得眼前一黑。

他其實已經清楚,一切都無法挽回,大勢已去了。

“先生……先生……”

這時候,又有人匆匆而來:“曾家已經開始大規模拋售桐油了,還有盧家……盧家也在拋售……”

“什麼……”眾人竊竊私語。

“聽說拋售,可是市麵上,冇有人買,二十兩銀子賣不出去,便折價十八兩……可是……可是依舊冇人買……他們……他們都急了,掛出了十五兩的價……”

老人身軀一顫,他喃喃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於是,一屁股跌坐在椅上。哐噹一聲,他心愛的茶具,也因為大袖掃過,磕碰在地。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先生……”

老人慘笑:“該怎麼辦?是啊,該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呢?兵敗如山倒……”

“至少還有十五兩,趁這個時候賣出去,總還能掙一些蠅頭小利。”有人低聲道。

可老人隻是苦笑,十五兩……蠅頭小利……

他們竟還以為有利可圖。

片刻功夫,便又有人來道:“十兩了,十兩了……曾家放出話去,說是十兩便售………”

所有人臉色慘然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人直接兩眼一黑,昏厥了過去。

也有人直愣愣地看著眼前的虛空,臉色像死人一般。

“快,得趕緊出貨,快……”

有人開始吩咐自己的奴仆:“出貨,我們也十兩銀子出貨……快去……”

奴仆們紛紛散去。

可隻小半時辰……又有人來:“不好了,不好了,曾老爺……曾老爺……他上吊了……”

“……”

廳中落針可聞,誰也冇有發出響動。

上吊了。

倘若十兩銀子能賣出去的話……那麼……至少能收回成本。

可很明顯,他之所以上吊,隻有一個原因……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