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十八章:麵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十八章:麵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道:“藥既可改良,幾時可以製出來?”

張安世道:“快則三五日,慢則十天半月,不過……小弟想小小的問一下,製藥不易,那個……你給錢嗎?”

朱棣依舊還是虎目瞪著張安世,一字一句道:“我若是不給呢?”

“哈哈……”張安世大笑:“我們是有緣人,錢不錢的,都冇啥關係,最重要的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朱棣道:“你先製藥,若是果有奇效,還會虧待了你?”

朱棣此時心情爽朗了許多,大笑道:“來,喝酒。”

張安世也放鬆下來,對方求藥就好辦,至少不會害自己性命,這荒蕪的宅邸裡,若是這傢夥起了歹意,那我這未來的國舅爺,豈不死得冤枉?

於是二人都輕鬆了,張安世舉杯:“喝。”

幾盞酒水下肚,朱棣覺得燥熱,解下了自己的腰帶,那大肚腩便突的一下子抖出來。

張安世瞧著這肚囊,發出嘖嘖的聲音,手忍不住摸了摸朱棣的肚腩:“這肚皮,一看就是富貴人家。”

朱棣滿臉紅光,笑道:“談不上富貴,隻是薄有家資而已,俺看你應該也是出身名門吧,不然怎麼能學來一身的好本事,你師承何人?”

張安世道:“我?我這些東西……嗯……說來你可能不信,是我自學來的。”

朱棣果然不信的樣子:“這如何自學?”

張安世真誠道:“老兄,你相信我,我郭得甘不騙人的,我郭得甘若是騙人,不得好死。”

朱棣便覺得有些古怪了:“既無師承,那麼就冇其他東西與你平生所學有關嗎?比如你欽佩誰,曾有過什麼誌向。”

“還真有!”張安世口裡噴吐著酒氣,不由道:“我這輩子,最敬佩的人便是當今皇帝陛下。”

朱棣微微動容,甚至心裡咯噔了一下,此人莫不是猜出了朕的身份?

朱棣道:“哦?這是為何?你莫非以為吹噓幾句皇帝,皇帝還能給你一個官做。”

張安世搖頭道:“我說的是發自肺腑的話。”

“那你欽佩皇帝什麼?”朱棣麵上帶著些許期待之色。

張安世道:“他敢吃屎!”

撲哧……

剛剛夾了一塊肉入口的朱棣來不及下嚥,直接噴出來。

朱棣心頭大怒,卻還是強忍著,道:“皇帝什麼時候吃過……吃過糞?”

張安世道:“我不騙你,是真的,電視……啊不,市井裡都這麼說,說是當今陛下還在燕王的時候,朝廷想要削藩,為了安那建文皇帝的心,所以燕王殿下便故意裝瘋,在北平街頭吃屎!”

朱棣氣的七竅生煙:“胡說八道,他冇吃。”

張安世一身酒勁,道:“吃了。”

“冇吃。”

“吃了。”

朱棣啪的一下拍案而起,額上青筋曝出:“冇吃,是你清楚還是我清楚。”

“當然是我清楚,我親耳聽來的,還能有假?”

朱棣道:“靖難之前,我就在北平城,他吃冇吃,我會不知道?”

張安世一聽,似乎覺得有道理,眼前這個人,一定身份不小,不然怎麼會認識張家人?而且還有這麼多護衛,看來……這靖難功臣是冇跑了。

張安世便道:“噢,這樣啊,如若是這樣,你說冇吃就冇吃吧。”

朱棣咬牙切齒地道:“冇吃就是冇吃,這都是建文餘孽的謠言中傷。”

“對對對。”張安世道:“你說的對。”

朱棣罵罵咧咧道:“這群反賊,遲早有一日,要將他們統統誅滅。”

張安世忙舉起酒杯:“冇想到老兄還是從龍的壯士,來,小弟敬你一杯。”

朱棣大袖一擺:“不吃了,我再來問你,你不是說皇帝……皇帝吃那什麼嗎?你為何敬佩?”

張安世感慨道:“當然敬佩,這天底下,多少英傑,可而今這天下,論起大智大勇者,又誰比得過當今陛下呢?你看哈,韓信尚且還有胯下之辱呢,可見成大事者自然不拘小節,而陛下呢……為麻痹建文皇帝,保全身家,為將來靖難準備,因而奮不顧身,還敢吃屎,這是何其大的氣魄!”

“我來問你,這屎你敢吃嗎,我敢吃嗎?我們都不敢吃,可陛下他敢,這是何等的了不起,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也!我說的便是這個道理……你能不能懂?”

朱棣:“……”

“算了,不說這些,喝酒,喝酒!”

“不喝了,今日就此作罷,你趕緊將你的藥製好。”

張安世還想多說什麼,護衛們卻已將他攔住,而後又不知哪個天殺的,竟又從張安世的身後將麻袋套住了。

張安世大呼:“他媽的,能不能不要卸磨殺驢。喂,磨還冇卸呢。”

…………

張安世被人揹走了。

朱棣卻坐在原地,內心久久不能平息。

一個護衛上前:“陛下,是不是打探一下此人……”

朱棣這才稍稍回過神來:“不必,他不知朕,朕不知他,這樣最好。”

護衛頷首:“喏。”

朱棣又沉下臉來:“查兩件事……”

他頓了頓,慢悠悠地道:“其一,這京城二凶是誰,朕倒要看看,天子腳下,是何方神聖,敢這樣跋扈。還敢自稱二凶……他孃的!”

護衛點頭。

朱棣又道:“其二:去市井之中查一查,是誰汙衊朕吃………”

說到這裡,朱棣的聲音戛然而止,而後他意味深長地看了護衛一眼。

護衛打了個寒顫,立即道:“是,卑下明白。”

朱棣淡淡道:“今日發生的事,一字半句都不能傳出去。”

“是。”

朱棣起身,揹著手,走出了大堂,在這屋簷之下,穿堂風迎麵吹拂而過,麵上帶著微醉的朱棣眼神略有迷離。

今日接受到的訊息太多,他還需慢慢消化。

…………

張安世被人放在小巷裡,等他鑽出麻袋的時候,頓時清醒了。

努力地覆盤了一下今日發生的事,才發現實在匪夷所思。

對了,他還說了陛下吃屎…

不過細細一想,他又釋然,關於皇家的各種秘聞,一直都是坊間孜孜不倦的話題,尤其是在南京,這城裡的說書人們,哪一天不講幾個西宮娘娘烙大餅的段子?

太祖高皇帝之後,民風驟開,他所說的這點秘聞,算個什麼?

何況那傢夥將他綁了去,這是綁架皇親國戚,那傢夥要是敢亂嚷嚷,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

當然……最重要的是……那人隻知他是郭得甘。

哈哈……

大笑一聲,不過很快張安世就笑不出來了。

他立即趕往東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