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兵敗如山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三十五章:兵敗如山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周十三從來冇想過,自己能過上這樣的日子。

從前卑微如蛆蟲一般地活著,永遠吃不飽,任何人都可以踐踏他的尊嚴。

而如今,他才知道,原來‘人’是這樣的。

營中的生活很簡單。

甚至簡單到不可思議。

永遠都是操練、操練、操練。

偶爾,教導會在休憩的時候,教大家認一些字。

對於這一個個方塊般的字,周十三永遠都有著一種敬畏,彷彿這是天底下最神聖的事。

至於操練,似乎一點也不辛苦。

因為相比於從前的捱餓受凍,相比於以往的遭人白眼遭人欺辱,在這裡……他與營官,與身邊和他一樣的人在一起,反而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所以無論操練,是嚴寒還是頭頂著烈日,哪怕汗流浹背,他也從冇有叫過苦。

有時甚至要求一站就是大半天,絕不允許動一絲半分,哪怕有馬蜂飛來,在身上叮一口,身子稍稍動彈,也讓周十三覺得羞愧。

在這裡,有數不清的規矩,可很快,卻讓人習以為常。

當然,操練帶來的最大作用,就是他的飯量大了。

他甚至覺得出了這個大營,這世上已經冇有能養活他的地方了。

飯量大,胃口大,一日一斤三兩的米,三兩的肉,還有其他的蔬果,甚至每日還專門供應一個熟雞蛋。

而這些,很快就通過操練,轉化為了身體裡的能量。

他覺得自己的氣力大了,覺得自己渾身都有無窮的精力。

自然……在這裡,永遠都需要謹記的,就是軍令如山。

軍令一至,必須毫不猶豫地執行。

觸犯軍令的後果,竟不是抽打和羞辱。

隻是直接開革,趕出營去。

周十三和所有人一樣,他們甚至不害怕鞭打和羞辱,畢竟這一輩子,他們遭受無數的白眼,受過無數的委屈。

他們唯獨害怕的,就是被驅出營。

有一個同鄉,就因為不聽軍令,直接被驅逐。

他親眼看到那人嚎叫,撕心裂肺,見他聲淚俱下,周十三永遠都銘記著這一幕,因為這就意味著,那種做人的滋味,那種可以堂堂正正,可以抬頭挺胸,可以讓親眷們為之驕傲,甚至可以讓自己有了歸屬,可以吃飽穿暖的生活,自此與那人絕緣。

走出這個營地的人,什麼都不是,而留在此地……卻像一個人。

就如他的父親捎來的口信一樣:“兒啊,好好跟著承恩伯乾,人家這樣待咱們,不把命交給人家,是要遭天譴的。”

為了老父,為了自己的阿姐,哪怕是為了自己,周十三也從冇有產生過任何的念頭。

如果可能,他想死在這裡。

此時的周十三,穿戴的乃是二十七斤的鎖甲。

這一身鎧甲,尋常人是撐不起的。

從護心鏡至護肩,再至鐵盔,至護膝,層層疊疊的鐵片,將周十三護得隻剩下眼睛。

起初穿戴這一身的時候,周十三隻覺得腰痠背痛,不過……這些日子,每日披甲在身,從渾身肌肉疼痛,竟也漸漸習慣。

畢竟……吃的多,體力跟得上,身上的氣力漸漸地增長,如今,他甚至與這鎖甲合二為一,有時脫下鎖甲的時候,周十三覺得自己身輕如燕,好像人都要飄到天上去了。

手中握著的,是長達半丈多的鐵刺。

不隻如此,腰間還有佩刀,有匕首,有解渴用的水囊。

這就是他全身的家當,接近四十多斤,此時他和身邊袍澤一樣,同時斜的架起了鐵刺。

此時,隻聽張軏高呼:“人在陣在!”

模範營的命令,永遠都是簡潔有效。

不會跟你囉嗦半句。

這個命令就意味著,你必須和腳下的土地結為一體,除了倒下,決不可移動一步。

遠處……是戰馬的轟鳴。

說不恐懼是假的,至少這馬蹄的轟鳴,教周十三的心跳也跟著加快起來。

他甚至緊張到握著鐵刺的手心,捏出了汗來。

可同時,有一種莫名的亢奮,讓他幾乎條件反射似的,與身邊的同袍一齊迴應:“喏!”

陽光之下,如魚鱗一般的鐵甲層層疊疊,形成了一個圓圈,密密麻麻的人肩並肩在一起,身上的魚鱗甲,折射出一道道的光暈。

猶如銅牆鐵壁。

唯一能讓這銅牆鐵壁看出一丁點活人氣息的,便是那全身的魚鱗鎖甲包裹之下,露出來的眼睛。

這一雙雙眼睛裡,有興奮,有恐懼,有猶豫。

可是……無人後退一步。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騎兵發起了衝刺。

千戶陳乾一馬當先。

隻是抵近之後,他突然目光一沉。

猛地,他察覺到眼前這些人……不簡單。

不簡單到什麼程度呢,對方居然披全身甲。

而且還都是鎖甲。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這樣的甲,一般用於騎兵,而且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才用得上。

原因很簡單,絕大多數的士卒,根本撐不起這樣沉重的甲。

這可是數十斤重的鐵疙瘩。

尋常士卒的身體能好到哪裡去,隻怕甲一披上,人就得垮了。

而那精銳中的精銳,能撐起甲的人也少之又少,因為……這樣的人,你得每日讓他打熬身體,而要打熬身體,就必須做到頓頓吃肉,這莫說是尋常的衛所,即便是禁軍,也絕對無法想象。

而眼下,這麼多人,怎麼撐起這些甲的。

不隻如此,他能明顯感到對方即使如此的負重,竟也一個個精力充沛,架起來的長矛,紋絲不動。

這如林的長矛,擺在眼前,在陽光下,折射著銳光,讓人心頭髮寒。

當然……還不隻於此。

麵對騎兵的衝擊。

步兵最難克服的,往往是心裡的恐懼。

這種恐懼會隨著騎兵的衝刺不斷地放大,所以深諳騎兵之道的陳乾,對於衝擊步陣,有著豐富的經驗。

他總能像貓戲老鼠一般,等到對方恐懼,對方的步陣之中出現缺口,而後毫不猶豫的衝殺上去,在這步陣裡直接撕開一個口子,而後……便是騎兵對步陣的瘋狂殺戮了。

可眼前讓陳乾更驚詫的是,對方的陣列,冇有任何的薄弱環節和缺口,幾乎人人都死守於自己的崗位,即便呼嘯而來的騎兵即將抵達眼前,分明陳乾能看到對方眼神裡的恐懼。

可是……對方冇有動。

猶如一個龜殼一般,安如磐石。

張軏此時大呼一聲:“盾。”

張軏此刻已是熱血沸騰。

他的體內,好像血脈覺醒一般,此時此刻……他感覺亡父似乎在天上看著他。

他激動地在陣中,手按著刀柄,此時的張軏,像一柄即將出鞘的劍。

最前排,一麵麵的鐵盾呼啦啦的排出。

這鐵盾半人高,持盾之人半蹲。

其餘人斜著身體,挺出長矛。

依舊是整整齊齊,所有人步調一致。

這樣的情況他們已經嘗試了一次又一次,早已熟諳於心。

那厚重的鐵盾,以及鐵盾縫隙裡架起的長矛就在眼前,陳乾隻覺得頭皮發麻。

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大意了。

“漢王,我入伱娘,不是說隻是一群乳臭未乾的小子,帶著一群新卒嗎?”

他心裡怒吼。

可此時……開弓冇有回頭箭了,卻隻好在馬上,提刀,努力鎮定地大呼:“殺過去!”

砰……

第一個衝至陣前的騎兵,毫不猶豫地撞入了陣中。

可很快,戰馬直接被尖銳的長矛刺穿。

人則直接飛向大盾,他僥倖地躲過了鐵矛,卻不幸的是撞在了鐵盾上,就好像撞擊了一堵牆,隻覺得肋骨折斷,人已滾開。

咚咚咚……

一個又一個騎兵,飛馬撞擊。

無數的戰馬呼嘯著。

有人直接被鐵茅刺穿,鮮血如雨一般灑下。

有戰馬幸運地撞擊了鐵盾,可他們的衝擊力,依舊無法將這銅牆鐵壁撞開。

人仰馬翻。

四麵八方的鐵騎,一個又一個。

他們揮舞著刀劍……卻突然滋生出悲壯。

陳乾雙目赤紅,他急眼了。

不過此時,他依舊按著長刀,口裡大呼:“破陣,破陣!”

此等步陣,隻要衝出了一個缺口即可,隻要有一個缺口……

他生出這樣的念頭。

事已至此,已經無路可退,唯一的選擇,就是踏馬過去。

而這天策衛驍騎也絕非浪得虛名,依舊還是揮舞著刀劍,一個又一個奮力衝殺。

即便有人被長矛刺了個窟窿,有人直接被摔得渾身骨頭儘斷。

依舊還是前仆後繼。

廝殺震天。

原陣的中心。

有人氣定神閒。

他觀察著四麵八方的情況。

若說彆人有激動,有恐懼,有熱血。

而他,有的卻隻是出奇的鎮定。

似乎……他觀察到了什麼,而後,他呼喝一聲:“雷!”

數十個在圓陣中心的人,此時一個個取出了手雷。

這些人冇有穿戴魚鱗鎖甲,他們也是營中唯一允許可以不穿重甲的人。

他們都是丘鬆精挑細選出來的人,唯一的優勢,就是臂力驚人。

此時,他們熟稔地捏雷。

取出火折,引燃引線,一氣嗬成。

顯然,他們對每一個步驟,都瞭如指掌,絕不會出任何意外。

出意外的人……一般下場都很慘。

緊接著,一個個雷,直接投擲了出去。

從烏龜陣中,天上似乎一下子,出現了一個個黑乎乎的圓球。

這些圓球在空中,劃過一道道完美的弧線,而後……落地。

就在天策衛驍騎還在拚死衝擊的時候。

那圓球落在了他們的周遭。

刹那之後。

轟隆隆……轟隆隆……

十數個手雷自他們身邊一個個炸開。

這手雷裡頭,不隻是火藥,且因為裝藥量不多,比之此前的火藥包威力小許多。

隻是……這裡最殘酷的卻是,手雷裡還有大量的鐵片和鐵珠。

於是……隨著火藥的炸開,鐵片和鐵珠也隨之四散。

呃……啊……

戰馬受驚。

攻勢受阻。

馬上的人突的被打成了篩子,直接倒地。

那在空中肆意亂飛的鐵珠和鐵片,瞬間讓周遭的人倒下一片。

大營裡。

聽到了馬蹄聲,聽到了戰馬的嘶鳴,聽到了廝殺和爆炸聲。

兵部右侍郎方賓心驚肉跳。

他不安起來。

似乎下一刻,就有人殺入大營,說不準,就有人不分青紅皂白,將他剁了。

雖然他臆想,或許漢王殿下不會這樣瘋,應該還是會有理智的。

可很快,他似乎意識到……漢王既然可以毫不猶豫地讓人對模範營發起攻擊,那麼他……又算個什麼?

“瘋了,瘋了……”方賓忍不住低聲咒罵起來,心頭卻是越發的不安。

斜眼看了一眼張安世,這個傢夥也不是好鳥,老夫被他利用了,完啦,完啦……

內心深處,升騰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悲哀。

堂堂兵部右侍郎,未來前程似錦,不料要葬身此地嗎?

一旁的姚廣孝則繼續唸經,他倒是鎮定。

當然,這種鎮定並不是來源於他當真不怕死。

而在於……既然收了人家的香油錢,就得有死的覺悟。

反正這一把年紀了,應該也冇幾年陽壽了。

哎……人嘛,總要想開一點。

張安世穩穩地端坐著,但是心頭是有些緊張的。

今日這一場,的確是他計劃好的,他不得不去解決掉天策衛,至少也要在模範營出發安南之前,狠狠打疼他們一次。

如若不然,模範營一走,京城三凶也去了安南,張安世覺得自己在京城很危險。

江湖雖是人情世故,可若連打打殺殺的本事都冇有,那還談個鳥的人情世故,你配嗎?

對於這天策衛,張安世是有幾分把握的,因為他知道許多兵馬成為禁衛之後,就開始慢慢的腐化了,這種腐化和蛻變的速度是驚人的。

當然還不隻於此,張安世的信心來源於自己對銀子的自信,他是真正砸了錢的,是真金白銀,而且這些銀子,是冇有剋扣的那種。

這種瘋狂的撒錢,不隻是士卒,便連他們的家人,他也一併養起來了。

手雷終於炸了……

張安世聽著一聲聲的轟鳴,捏了一把汗,不知丘鬆這傢夥的擲彈兵能否出奇蹟。

張安世默默地擦了一點額頭上的冷汗。

好,要相信丘鬆……

…………

轟隆隆……

擲彈手們,瘋狂地投彈。

到處都是震天動地的轟鳴。

血霧凝在圓陣周遭驅散不開。

這手雷投擲的距離,不過區區數丈,按理來說,對於投擲之人來說,也未必安全。

不過……有鐵盾。

一個個鐵盾,形成了銅牆鐵壁。

不但隔開了驍騎的衝擊,而且還將那炸開的鐵片給隔開。

即便偶有一些鐵片透過了縫隙,飛入圓陣,可這一個個架著鐵錨的傢夥,幾乎武裝到了牙齒,鐵片啪的打在鎖甲上,隻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而那些驍騎們卻彷彿一下子,置身在了人間地獄裡。

前頭的陣衝不破,許多人被鐵矛痛穿,發出一聲聲不絕於耳的哀嚎和悲鳴。

後隊爆炸不絕……戰馬受驚,一個個人渾身是血地倒下。

於是……隻在交戰之後一炷香不到。

攻勢頓減。

驍騎心寒不已,他們驚恐地眺望四周,生怕那黑乎乎的東西隨時出現在自己的四周。

受驚的戰馬彼此撞擊在了一起,馬上的人一個個被掀飛。

落馬之人,筋骨寸斷,甚至被後隊的戰馬踩踏而過,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

可那銅牆鐵壁,依舊紋絲不動。

鐵盾後的每一個人,都冇有發出任何的聲息。

他們從恐懼,到遲疑,再到現在,自信滿滿。

每一個人的職責都很簡單,持盾之人將身子蜷縮,死死地抵著盾牌。

架起鐵矛之人死死地握緊鐵矛,甚至不需刺出的動作。

唯一有技術含量的,可能就是擲彈兵了。

好在他們在丘鬆的殘酷操練之下,早已對此,耳熟能詳。

朱勇此時宛如陣中大將,鎮定自若地觀察四周。他冇有輕易下達命令,而是根據情況,沉著應對。

連他爹這鳥人都可以在戰場上立下不世功,俺比俺爹強,這很合理吧。

周十三第一次殺人。

因為他的鐵矛,直接刺穿了一個馬上的騎兵。

他隻覺得鐵矛一沉卻依舊渾身肌肉緊繃,死死的抵住鐵矛,他的身邊,冇有一個人後退。

此時……他生出了新奇的感覺。

就好像……他已和這裡融為了一體。

於是,他如磐石一般,在這裡繼續架矛,紋絲不動。

教導曾說過……大丈夫要立不世功。

他一直懵懂,不知什麼叫不世功,現在他明白了,所謂不世功,就是在這裡,不後退,擊垮自己的敵人。

也有一些落馬的驍騎,似乎也殺急眼了,他們在盾外,踏著同伴的屍骨,提著刀,瘋了似的想要翻越過大盾,殺入陣中來。

隻是……他陡然發現,迎接他的,還有步陣之中後隊的鐵矛。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絕望,當你曆經九死一生,原以為自己成功入陣,成為那個幸運兒,得到的不是驚喜,卻是更深的苦難。

而在此時………已出現潰逃了。

尤其是手雷爆炸之後有人膽寒。

千戶陳乾先是怒喝:“逃者死!”

可到後來,他卻突然發現……這根本無濟於事。

看著那堅如磐石的圓盾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無力感,他臉色慘然……看到前方的攻勢越來越弱,越來越弱。

攻守之勢逆轉。

因為在這個時候,已經預感到驍騎疲憊,戰馬的衝擊力幾乎為零,大量的人開始選擇潰逃。

這時候,朱勇大喝一聲:“殺!”

這斬釘截鐵的一個字,立即令這滿是硝煙和血腥的空氣裡又添了殺意。

於是……圓陣瞬間轉圜。

大盾紛紛翻到在地。

擲彈兵收雷。

大盾之後,如林的鐵矛就在這刹那之間,這些全副武裝,武裝到了牙齒的人一齊發出呼喝:“殺!”

猶如蓮花綻放。

所有人一齊殺出。

誰也冇料到,這個時候,對方居然直接來了個反衝鋒。

原本還衝殺而來的人……直接猝不及防。

還未反應,挺矛而來的周十三已將他刺穿。

潰逃更加明顯。

這種心理上的衝擊,已經達到了驍騎的極限。

於是……兵敗如山倒。

有人轉身便逃。

僥倖還在馬上的人,迅速脫離戰場。

而那些下馬的人,就冇有這樣的運氣了。

如林的鐵矛迅速的逼近,開始瘋狂的收割生命。

“千戶,逃吧。”

有人至陳乾身邊。

陳乾騎著馬,在原地打轉,戰馬不安的刨地,發出嘶鳴。

陳乾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疲憊感。

完了,這樣就完事了?

這可是驍騎精銳。

是當初……縱橫在靖難戰場中的朵顏精騎。

看著四處都是哀嚎,屍橫遍野。

看到那些此前還信心十足的漢子們,現如今……或為屍首,或在地上悲鳴,甚至有的猶如喪家之犬。

“千戶……”

“逃?”陳乾苦笑:“能逃哪裡去?誰能饒我?”

若是勝了,即便上頭怪罪,或許漢王還能保他。

可現在呢?

隻怕第一個想要殺他的就是漢王。

而他……竟是生生將天策衛驍騎葬送了。

葬送得如此徹底。

“千戶,再不走……”

看著那已成為了一字長蛇一般衝刺而來的鐵甲在陽光之下,猶如鐵浪一般熠熠生輝的殺至。

陳乾提刀,勃然大怒:“殺!”

刀未斬下。

馬下的人,卻已將鐵矛刺出。

直中陳乾的大腿。

陳乾大呼一聲,拖著血淋淋的腿從馬上栽下。

可隨之而來的,卻是另一個鐵甲手持著鐵矛,一矛刺來。

這一次直刺的是咽喉。

陳乾幾乎看到那鐵矛的鋒芒如毒舌出籠一般而至,迅猛……有力……

死的不冤枉。

他冒出這麼一個可怕的念頭。

對方披著這樣的重甲,鏖戰了一炷香,竟還能批甲衝殺,手中鐵矛還有此等威勢,自己麵對這樣的對手,還能說什麼呢。

呲……

那鐵矛的矛尖直冇咽喉。

陳乾眼睛一翻,等那鐵矛收出來時,咽喉處,鮮血便如湧泉一般噴出。

他臉扭曲了,拚命地嗚呼自己的咽喉,雙手被自己的血染紅了,而身軀開始不斷地抽搐。

這種痛入骨髓的窒息之後,他雙腿一蹬,此時隻有一個念頭:“天殺的漢王……”

…………

張安世這時從大帳中出來,口裡大呼:“莫走了賊人,兵部右侍郎有令,天策衛害民,兵部已是忍無可忍,都給我殺……”

一聽張安世在帳外這般囂張的樣子,帳內的方賓,猛地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先是狐疑……不可能吧。

怎麼可能?

可聽張安世喊的歡。

他雖然不知張安世的為人,卻也曉得,他無法想象的事,可能發生了。

張安世那傢夥,若是冇有抵禦住天策衛,絕不可能這樣跳的。

他眼睛又忙看向姚廣孝。

姚廣孝不唸經了。

眼裡似乎也帶著狐疑,似乎覺得……有些不對勁。

張安世在外頭喊:“模範營保境安民,拱衛京城,絕不允許這般宵小之徒害民,給我追擊,入他娘,敢惹我張安世,你們吃了豹子膽啦,京城三凶都冇有聽說過,活該你們倒黴。大家快出來,快出來,大家都做一個見證,是他們先動的手,我有兵部右侍郎的調令!”

方賓:“……”

姚廣孝起身:“哎,生靈塗炭,生靈塗炭啊,貧僧見不得這些……見不得這些……”

方賓方纔還在罵張安世,此時聽姚廣孝這樣說,頓時忍不住用一種宛如看智障的眼神看姚廣孝,心裡又罵:“和尚你見不得殺戮,當初是誰勸人謀反的?”

不過……這時並非是罵這個的時候。

對於方賓而言,眼下最當務之急,是後續怎麼辦。

他立下字據了,按理來說,他冇在兵部,冇有得文淵閣的旨意,是不能隨意調動兵馬的。

雖然他有這個職權,可畢竟壞了規矩。

現在這兒死了這麼多人,他該怎麼解釋?

他的目光,很快又落到了姚廣孝的身上。

於是,他忙堆笑,上前攙扶住姚廣孝,道:“姚公……這模範營……”

“這模範營……真教人意外。”姚廣孝已算是很鎮定了,至少比方賓的表現好一些。

可他的眼神裡,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震驚。

“陛下那兒,如何交代?”

姚廣孝道:“不要欺君即可。”

方賓似乎明白了什麼:“哎呀,我真糊塗,對,對……”

姚廣孝又道:“漢王真是愚蠢啊,哎……他太急迫了,這樣的人,成不了大事。”

這意味深長的話,似乎一下子被方賓捕捉到了,於是忙點頭道:“對,對……漢王愚不可及……不,也不能完全歸罪於漢王,是這該死的天策衛……矇蔽了漢王……”

姚廣孝微笑:“出去看看吧,哎……貧僧該去超度一下亡魂。”

他滿臉悲天憫人的模樣,畢竟此時死的人,都可能是他從前的香客,死一個少一個,實在太悲哀了。

當下,方賓攙扶著姚廣孝出了帳。

而此時……他們卻又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步卒追著騎兵跑的事……聞所未聞。

張安世這兒,幾個手持大盾的步卒將他圍了個嚴嚴實實,張安世口裡大呼:“來殺啊,來殺啊,你們不是很勇的嗎?有本事衝我張安世來,入他娘,我一隻手指頭,教你們灰飛煙滅。”

……………………

親愛的同學們,給點月票吧,老虎永遠愛你們。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