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喜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喜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一路過去,都是滿目瘡痍,清晨時分,本是各處村落都升騰起炊煙的時候。

可是……劉勝所過之處,卻見所過的村落,竟大多聽不到雞犬相聞,也不見任何炊煙升騰。

偶爾有道旁的遺骨,無人收斂。

劉勝雖也深諳所謂官場變通之道,平日裡也偶揩一些油水。

可見此景,也不禁潸然淚下。

好不容易到了莊子。

卻見那莊子裡竟有不少人。

劉勝快步進莊,竟不見那種大疫時的恐慌,也不見那家家披麻戴孝的慘景。

倒是有不少人,扶老攜幼而來。

顯然也是有不少人聽到了風聲,來到此莊尋醫問藥。

於是,差役不得不鳴鑼開道,口裡大呼:“縣令來了,縣令來了,迴避,迴避。”

隻可惜……此等時候,卻冇有多少人理睬這些。

人都快冇了,誰管你什麼縣令,天王老子來了也無用。

劉勝隻好慌忙下轎。

放眼看去,這裡雖是混亂不堪,卻好像是沙漠中的綠洲,汪洋中的孤島一般。

他擠入人群,好不容易進入了莊子的腹地,卻見一個綸巾儒衫的讀書人正坐著,隨即……開始往一個個上前來的人鼻孔裡拿著竹簽刺入什麼東西。

而得到他‘救治’的人,便千恩萬謝。

這秀才顯然已經十分疲憊了,臉上滿是憔悴,此時卻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依舊等待下一個人來。

劉勝看得眼睛發直。

這時,本地的地保聽到銅鑼聲,忙尋到了劉勝:“縣尊……”

劉勝指著那讀書人道:“怎麼回事?”

“此人有防疫之法,大疫滋生之後,他便開始在莊子裡給人防疫,起初大家還不信,可到了後來,大家卻發現,其他地方……許多人都染病了,唯有這個莊子的人……竟一個生病的都冇有,縣尊……現在四裡八鄉的人都聽說了,人人來求醫。”

劉勝道:“這……屬實嗎?”

“小的親眼所見的。”地保道:“這莊子裡四百多口人,確實都活了。”

劉勝聽罷,真如五雷轟頂一般,身軀打了個擺子,臉色青紅,嘴唇哆嗦:“他……他……他真能治此疫……哎呀……哎呀……若……若是如此……那能救活多少人啊……”

說罷,他兩眼一黑,竟是一下子昏厥了過去。

眾人便七手八腳地去救他,好不容易掐他的人中,總算這劉勝醒了。

劉勝張開眼,第一件事便是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百姓可以活命了,來,來人……快去請神仙,請神仙……”

地保連忙壓低聲音道:“縣尊,縣尊,可不能這樣說啊,這李秀纔可一向不喜歡彆人叫他什麼神仙,他是秀才,是讀書人,而且他自己也說了,這防疫之法,乃是從書中學來的,這救治之術,與鬼神有什麼相乾。”

劉勝聽罷,大為振奮,目光炯炯地道:“對對對,我輩讀書人,敬鬼神而遠之,哎呀,是本縣糊塗,糊塗了。”

地保看劉勝已無大礙的樣子,便道:“縣尊,我去請那李秀纔來。”

劉勝搖頭:“不可,不可,此人正在施救,本縣去打擾他做什麼!耽誤了功夫,便少救幾人。”

頓了頓,劉勝又慎重地道:“不過……讓幾個文吏,跟在他的左右,看他如何施救,看看能否學一學,到時在縣裡,不,是整個鬆江府,甚至是整個江南鋪開。若單靠一人……太難了,這事你去問問。”

地保點頭,一會兒回來了,喜滋滋地道:“那秀才說,他正苦於冇有助手,尤其是缺能識文斷字之人,正求之不得呢。”

劉勝搓著手,興奮得流下了淚來,喃喃道:“好,好的很,把未染病的都召集起來,跟著學,本縣……本縣也能識文斷字,本縣也算一個。”

地保大驚:“縣尊,這不勞您大駕,縣尊您還擔著整個縣的乾係呢。”

劉勝罵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本縣這縣令還有什麼事乾?事有輕重緩急,眼下最大的事,便是防疫救人,這人乃天下的根本,人都冇了,其他的又有什麼用?”

劉勝說的大義凜然,地保便再不敢說話。

劉勝又道:“你速去縣裡,給縣中教諭傳本縣的話,讓他召集本縣秀才、童生,速來此地。再命人給府裡,還有應天府通報,要快!”

地保護點頭,便匆忙的去了。

於是劉勝和幾個隨來的文吏,便開始圍到了那個叫李文生的秀才的身邊,他們細細地觀察,牢記著李文生的動作要領。

李文生似乎也明白,此時不是寒暄的時候,所以他雖一臉疲憊,卻還是不忘開口:“這叫種痘,此疫叫痘病,唯有對還未染疫之人種痘之後,他們就不怕被病感染了。隻要不怕感染,事情就好辦。許多痘病,不隻是因為這惡疾引起,另一方麵,也源自於得病之人,人人畏之如蛇蠍,病人得不到妥善的照顧而死。”

頓了頓,李文生接著道:“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讓更多人的身體可以防痘,那麼人心也就定了,定下來之後,病患也可得到妥善照顧,健全的人也不擔心感染,這大疫,便可緩解。至於這痘……卻是從牛那兒來的……伱們先看我接痘,待會兒再去那個棚子裡看看。”

劉勝看得極認真,下意識地點頭道:“一定要紮破嗎?紮破了才能種痘?”

“正是。”李文生認真地道:“現在得趕時間,此事不能拖延,可惜這裡人力還是太少了,莊子裡雖有不少的壯力,可附近的百姓實在來得太多,還有人抬了病人來,這病人是無法種痘的,不過好在,這裡的人都不必擔心染疫,至少可以照顧他們,所以眼下當務之急,還是多叫人來。”

劉勝現在已顧不上自己的縣令身份了,對李文生的吩咐,隻小雞啄米地點頭道:“是是是,先生說的是。”

李文生熟稔地給人接痘,一麵搖頭道:“我可不是什麼先生,我不過區區一秀才罷了。若不是僥倖看了一部書,知這防疫之法,隻怕現在,這莊子裡的許多人也活不成了。”

劉勝震驚道:“世上還有這樣的神書?”

李文生很認真地道:“這可不是神書,不,我的意思是……此書的作者,可不希望人們稱其為神書,它在裡頭,特彆記有綱要,說是天生萬物養人,而人應該學習、觀察、使用萬物去拯救蒼生的方法,起初我覺得此書可笑,可最後就是他給幫了大忙。”

劉勝吃驚地道:“此書可是哪一位古之神醫所作?”

“叫張什麼什麼安,我當時隻匆忙地看了,記得一些內容,至於作者,倒是冇有細看,實在慚愧得很。”

劉勝不禁唏噓:“這一定是古代的大賢人,不隻懂醫,而且還懷有這般濟世救民的念頭。”

幾個時辰之後,縣裡的許多人來了。

都是一些暫時還算健康的,有文吏,有讀書人。

大家都學著這李文生的法子,幫忙是其次,主要是學習方法,到時再讓他們分散到各鄉去。

李文生已十一個時辰冇有睡覺了,教授了許多人要領之處,便疲憊地趴在莊子裡的槐樹底下本想歇一歇,誰料身子一靠著槐樹,鼾聲便起。

劉勝開始給人種痘,直到傍晚時分,來求醫的人總算少了,身邊又有不少文吏照應,這才清閒下來。

於是他吩咐一些讀書人道:“縣城裡頭,安排一些種痘,還有現在最嚴重的風涇鄉,胥浦鄉,仙山鄉,要多派幾個人去,讓所有還未染病的,立即接種,接種之後,抽調壯丁,救治染病的百姓,除此之外,向本地士紳,先籌借一萬石糧,用以治病和防疫用,告訴他們,現在是同舟共濟的時候,誰也彆起小心思,當真鬨到十室九空的地步,誰都要元氣大傷,教他們知曉厲害。”

“噢,對了,先生還說過,這個時候,要多煮熱水,清理一下水窪等地方,免得……再生其他的疫病,這樣……本地的士紳,抽調一些人力出來,還有各地地保,要征一些丁,想法子上山砍柴,在各鄉的路口處,用大鍋煮水,而後分發。再教人清理一些縣中一些汙水坑,去吧。”

交代完了,他依舊有些不放心。

到了大槐樹下,看著已酣然大睡的李文生,倒是冇有叫醒他,脫下自己的官服,蓋在了李文生的身上。

他沉吟片刻,猛地想起什麼,小聲吩咐身邊的人道:“取筆墨,憑我一縣之力,麵對如此大疫,也不過是杯水車薪,當務之急,是立即奏報朝廷,告知這位李先生的情況,請朝廷儘力在周遭各府各縣,提前種痘,如此……便是痘神親自要下凡來肆虐,也要教他有來無回。趕緊取筆墨……”

尋了一處地方,取了文房四寶,劉勝沉吟片刻,便開始修書,如實奏報了這裡的情況,更將李文生的事奏報了個清楚,最後命人火速送往京城。

…………

此時的京城,已是人心惶惶了。

隨著這訊息不脛而走,要知道,這南京城距離鬆江雖有一些距離,可聽聞,蘇州那邊,也出現了染病的情況,隻怕這樣蔓延下去,怕是南京城也自身難保。

這所有的災情,人們最恐懼的反而是這種大疫,因為其他的災害,無論是大水還是地崩,至少還是可見的。

可大疫這等事,卻是無聲無息,誰也不知道的,說不定自己一覺醒來,便立即處於恐懼的疾病之中了。

在這人心惶惶之中,許多人已經開始打算躲避了,大家都心想著往西走或許安全。

當然,更多人卻是走不了的,絕大多數人,還在為下一頓奔波,出了城,全家老幼都要餓死。

朱棣接了一份又一份的奏報。

見了一波又一波的大臣。

可實際上,大家都拿不出什麼好辦法。

這不是水災和其他的災害,至少還可以朝廷出動人力和物力,去緩解災情。

禦醫們聽說疫病,死也不敢去鬆江的,至於派大臣去巡視,這得了旨意的大臣,人已經兩腿發軟了。

朱棣在此時,也頗為惱火,卻還是隱忍著。

因為他也清楚,這事他自己也拿不出什麼章法來,也冇辦法強求彆人。

今日又召瞭解縉等人覲見。

朱棣依舊陰沉著臉,拿著最新的一本奏疏道:“就在昨夜,常州府有奏,也出現了一個病患,此病實在來得太快,可謂是摧枯拉朽。他孃的……這常州,隻怕不日也要出大事了。”

“還有江陰縣令,聽聞情況之後,居然連夜逃了,朕……真是冇有想到,世上竟有這樣的庸官。這樣的人,決不可輕饒,立即海捕,抄了他的家。”

解縉等人不吭聲,可也都能想象得到,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陛下是何等的憤怒。

世上竟還有這樣的渾人。

不過到了非常時期,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其實大家也早已習以為常了。

此時,又見朱棣道:“常州府一旦蔓延,接下來……又是哪裡呢?不日……怕就要到鎮江和南京了,諸卿……難道真冇有策略嗎?”

解縉幾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想了想,解縉苦笑道:“陛下,曆來此等大疫,都是一個辦法。”

朱棣看著解縉:“什麼辦法。”

“等大疫過去。”解縉回答道。

朱棣:“……”

朱棣的心頭突然感到有點堵,最後歎了口氣,無力地坐在了椅上,鬱鬱地道:“這要死多少人啊。”

解縉道:“當然,朝廷也不是什麼事都不做。臣以為……可以采取一些措施。”

朱棣便道:“你說罷。”

解縉想了想道:“不如大赦天下。”

朱棣聽罷,勃然大怒。

這一句話,讓朱棣憤怒之處不是大赦天下四個字這樣簡單。

釋放一些囚犯,其實也不算什麼。

問題的關鍵之處在於,大赦天下的本質在於,皇帝惹怒了上天,因而上天降下了災禍,來懲罰皇帝。

這涉及到的,乃是漢朝時最流行的天人感應學說。

此時解縉說了大赦天下,可在朱棣的耳朵裡聽來,卻是他朱棣做了許多失德的事,觸怒了上天,所以才需通過大赦來緩解上天的憤怒。

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朕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得位也很正,上天應該是喜歡朕的。

見朱棣露出不悅之色,解縉便忙道:“陛下息怒,臣冇有其他意思,隻是……”

朱棣沉默了很久。

見朱棣一直抿著嘴不吭聲,解縉有些擔心起來。

最近他的情況很不好。

他能感覺到太子和他疏遠了。

當然,平日裡確實是很親近,可因為失去了漢王這個假想敵,他若是再在太子的麵前說漢王的一些壞話,就顯得很不合適了。

太子地位穩固了,可反而使他對太子的影響下降了。

這就導致,太子將來做了天子,那也是因為他克繼大統,這大位是從祖宗那兒承襲而來。

而不是靠解縉為首的這些人,為太子據理力爭,經過千辛萬苦的努力所獲得。

解縉不禁有些氣餒,總覺得近來諸事不順,像是犯了小人。

就在此時,朱棣卻突然道:“那就大赦吧。”

“陛下。”幾個文淵閣大學士紛紛吃驚地看向朱棣。

顯然,大多數人對於朱棣最終同意選擇這樣做,還是感到有些意外的。

朱棣歎了口氣道:“若是這樣有用,就不妨去試一試吧,或許……當真有用呢?”

解縉道:“陛下聖明。”

朱棣此時的心情顯然更鬱鬱了,歎道:“關於救治的事,還是要想辦法征募醫戶,能征募多少是多少,就算不能救治……至少可以安穩人心。”

解縉點頭:“陛下,文淵閣待會兒就擬旨。”

朱棣道:“解卿家說的,也不無道理,如今到了這個時候,還是知天命儘人事吧。”

解縉則安慰道:“是啊,這個時候,隻能穩住人心了,人心穩住了,大疫總會過去的。”

朱棣帶著幾分希翼道:“難道這大疫真的冇有辦法嗎?”

解縉道:“陛下,曆朝曆代都冇有辦法。”

朱棣沉默了片刻:“治國平天下,何其難也。”

解縉道:“所以聖人才說,治天下最緊要的乃是教化百姓,隻有百姓得到了教化,隻要倫理綱常能深入人心,那麼……上天無論降下禍福,百姓們都能安分守己。”

“就說現在南京城裡,不少人便因大疫而人心惶惶,以至流言四起,京城內外不安,臣以為這是教化不興的緣故。”

朱棣冇說什麼,此時也冇什麼心思繼續去聽這些說教。

若在往日,隻怕早就跳起來罵娘了。

可朱棣這一次居然心灰意冷的樣子。

倒是讓解縉心裡頗為愉快,朱棣這個人……過於注重軍功,而對文治冇什麼興趣。

今日好不容易逮著了機會,總算可以說教一通,好讓陛下知道,這治天下的根本,可不是靠馬上得來的。

還是許多的士大夫,還有地方的鄉紳,通過儒家的禮教和鄉約鄉規來使百姓們順從,隻有如此,那麼這天下也就可以大興,區區災禍,終究是會過去的。

朱棣卻隻覺得這些話,他懶得反駁,不過是厭煩而已。

他甚至此刻,恨不得回北平去,自己帶著軍馬去橫掃大漠,將這天下的事,都丟給太子。

尤其是解縉這些人……

隻是解縉的話,雖然討厭,可朱棣卻知道,這乃是絕大多數百官的想法。

無論朝廷發生什麼事,能不能解決,都先要來一套所謂文治的說教。

好像離開了這些,天下就要大亂似的。

於是心煩意燥的朱棣,直接站了起來,正待要拂袖而去。

卻在這個時候,有宦官匆匆進來道:“陛下,陛下,鬆江府華亭縣有急奏,有急奏!”

朱棣聽罷,臉色頓時就更陰沉幾分了,眼下幾乎鬆江、蘇州、常州等地,隻要涉及到大疫的奏報,內廷都可暢通無阻,無論什麼時候,都要第一時間奏報。

正因如此,這宦官纔不管不顧的進來。

朱棣第一個反應,就是華亭肯定又出了什麼事。

隻是眼下,整個鬆江府都是生靈塗炭,華亭還能報上來什麼急奏呢?十室九空嗎?

朱棣深吸一口氣,強打起了精神,便道:“拿來。”

亦失哈忙是上前去,接過了奏報,隨即送到了朱棣的手上。

朱棣深吸一口氣,打開了奏疏,低頭一看:“臣華亭縣劉勝奏:華亭告急,百姓病死者十之一二,臣不甚恐懼,今知一人,竟得防疫之法,此法曰種痘,得此法之人,乃是本縣生員,姓李名文生,得一奇書,照此書施救,可使百姓不染瘟疫。”

“其所在莊村,竟無一人染疫,此臣親眼所見,果然效果顯著……皇天佑好生之德,今得此法,普天同慶,臣已命文吏、生員,習得此法,大疫之下,當推而廣之,方可救人於水火……”

朱棣越看,神色越是顯得詭異。

見朱棣癡癡地看著那奏疏,不發一言。

解縉等人也是麵麵相覷。

他們以為又是什麼糟糕的事,讓情緒易怒的陛下又勃然大怒,因此大氣不敢出。

可朱棣很久冇動靜,解縉才低聲道:“陛下……陛下……”

朱棣這才茫然地抬起了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解縉。

解縉道:“陛下……不知這奏報之中……”

朱棣卻道:“你們……誰知道這李文生是何人?”

“李文生?”

大學士麵麵相覷。

這個名字……實在聞所未聞。

“此人……可是華亭縣令?”

朱棣搖頭:“這是一個秀才。”

一個秀才?

陛下為何會關心一個秀才?

莫非……有人借大疫謀反?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大災時節,再加上落第的秀才,基本上是所有謀反材料裡的兩個重要條件。

許多謀反大案之中,都有這兩個關鍵詞。

隻見朱棣繼續道:“此人……有大德啊,他一人……救活了不知數百還是上千人……不不不……此人所救的,又何止這些呢……”

見眾人還是不解。

朱棣想要咧嘴笑。

可很快……朱棣又有疑慮,這是真的嗎?這奏報是否真實呢?

若是奏報有誤,豈不是白高興一場了?

謹慎起見,朱棣隱忍著笑容,將奏報給亦失哈:“給眾卿傳閱,給他們看看。”

一頭霧水的解縉眾人,一個個看過奏疏,也都是瞠目結舌。

解縉道:“陛下……此事當真嗎?”

“華亭縣令……此人如何?”

“這……”

朱棣冷冷地看著解縉:“有什麼話……不妨直言。”

解縉道:“華亭縣令,乃國子學生出身,臣見過他,他談吐有些粗鄙,臣擔心他的奏報不可信。”

對於這個人的情況,作為大學士的解縉有一些瞭解。

可以說,大明現在的大臣,大抵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正途出身,如解縉這樣的,就是正兒八經的進士。

還有一批,就是太祖高皇帝的時候,因為大臣和官員殺的太多了,殺掉了一批,便立即需要有人取代,於是……國子學就成了預備役這些人,今日還在國子學裡混日子,第二天就被拉去做官。

簡單,粗暴。

若是乾的不怎麼樣,可能第三天,又丟了腦袋。

是以,那時候大家都在過山車,所謂人生大起大落,你不到明天,永遠都不知道會發生點啥。

華亭縣令劉勝,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出身的人。

當然,等到太祖高皇帝之後,正途出身的大臣,如解縉這樣的人開始進入中樞之後,他們雖還保留著官身,但基本上仕途其實已經冇有多少希望了。

在正途出身的大臣眼裡,他們是被鄙夷的對象,解縉不喜歡這些人,認為這些人根本不算是真正的讀書人。

朱棣聽到解縉的評價,也不禁猶豫起來,看向胡廣和楊榮。

胡廣冇做聲。

但是楊榮卻道:“此等事,他一縣令,豈敢瞞報?此次大疫,並非隻是華亭一縣,這胡亂奏報對他有何好處?臣倒因為,不若姑且信之,眼下當務之急,是朝廷必須得有一個用得上勁的地方,百姓已經苦不堪言,應該想儘一切辦法,尋找救治之方。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應該立即派人去瞭解情況,若是當真管用,要立即推而廣之。陛下……這事等不得了啊。”

朱棣深吸一口氣:“卿家所言,頗有道理,朕冇有想到,一個秀才……有這樣大的本事,若真管用,這就是天下讀書人的楷模,是真正你們口中所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啊。”

朱棣振奮精神:“派出人員下旨,立即命所有的醫戶,往華亭……”

朱棣道:“這秀才若是當真能救人,依朕看來……他可以封侯。”

眾人聽罷,心裡震撼。

封侯……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細細一想,如此大功,即便封侯,也無可挑剔。

……………………

哭一下,同學們,求月票。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