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四十七章:豐功偉績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四十七章:豐功偉績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顯然對此大有興趣。

一本書,就能解決一場大疫,這還了得?

至於這文武百官,也不免心裡嘀咕,都生出了好奇之心。

解縉則是微笑,滿是期許地看著李文生。

李文生想了想道:“那書詳儘地解釋瞭如何防治疫病,又講了許多關於做學問的道理……”

“隻是那書名……學生一時忘了。”

“……”

這一下子……許多人的心裡有點懵了。

連書名都忘了,你這是讀個鬼的書。

可這真不怪李文生啊。

李文生當時也隻是草草看過,畢竟那是雜書,當然不可能一下子記牢,甚至看完之後,李文生都覺得自己像做賊一樣。

朱棣一時說不出話來。

解縉則在心裡搖頭,此人果然還是不夠練達,這個時候,提什麼書,還不如趕緊吹噓自己一番。

朱棣便道:“書名都忘了?這倒是可惜了。”

“不過……”李文生道:“那書是學生在數月之前所看的,學生記得……那書在何處。”

朱棣眼眸微張道:“何處?”

李文生立即道:“棲霞的圖書館。”

朱棣一聽,頓時抖擻精神。

他左右四顧,恨不得此時讓所有人向自己看齊。

這是朕的圖書館,朕的!

朱棣此時整個人都顯得朝氣起來,道:“哦?是嗎?棲霞讀書館?那地方……竟也有這樣的奇書嗎?朕也聽說過,棲霞好像是有一個什麼圖書館,專供讀書人讀書用,當然,這可能隻是坊間謠傳……”

張安世站在朝班之中,內心豎起一根大拇指。

陛下這話說得就想真的一樣!

李文生道:“回陛下,那圖書館藏書極多,涉獵的書籍,多不勝數……學生在那裡,受益匪淺。”

朱棣這才道:“是嗎?世上竟有這般的所在?”

說著,朱棣看向張安世:“張卿家,棲霞的圖書館,你知道嗎?”

張安世硬著頭皮上前道:“臣也聽說過一些。”

朱棣臉表現出上一副很好奇的樣子,道:“真如這李文生所言嗎?”

張安世抽了抽嘴角,道:“陛下,臣覺得……應該是吧。”

一聽張安世也在這裡雲裡霧裡,朱棣恨不得直接入娘。

深吸一口氣,朱棣微笑道:“你就在棲霞,平日裡不關注嗎?”

張安世心裡說,我敢關注嗎?我到現在還不敢說這圖書館是我開的,說的是借了我李師弟的名。

若是讓讀書人曉得,鬼才願意去呢。陛下難道不曉得我在讀書人裡頭什麼名聲嗎?

張安世在心裡吐槽一番,便道:“臣雖然喜歡讀書,不過平日裡都隻愛在家中看書。”

朱棣瞪張安世一眼,這傢夥太不上道了!

朱棣便詢問其他大臣:“有誰知道此圖書館?”

眾人鴉雀無聲,冇有迴應。

大家都是大臣,那宋朝的時候,大臣們還有各種沐休,可太祖高皇帝不一樣,太祖高皇帝定下規矩的時候,是奔著拿大臣當牛馬來使喚的。

因此,這大明的沐休時間極短,甚至……喪心病狂得到了全年無休的地步。

大家平日裡每天都要到各部去點卯,誰有空去什麼圖書館!

這圖書館雖有些耳聞,可……畢竟都是道聽途說,他們可不敢在陛下麵前信口開河,姓朱的,除了建文,都是變態,鬼知道說錯了會發生什麼。

朱棣顯然很不滿意。

大明讀書人的精華都在這朝中。

可朝中居然冇人知道圖書館。

那朕的買賣還做不做?

他心裡咬牙切齒,虧的他還能保持住微笑道:“那圖書館裡竟有這樣的奇書!解卿家,伱學問最高,讀的書最多,朕命你修《文獻大成》,你蒐羅了這麼多的書冊,這書中,可有大疫的內容嗎?”

解縉想了想,搖頭道:“陛下,臣……冇有印象。”

“這就怪了。”朱棣眯著眼,似乎心裡有了主意,便看向李文生道:“此事關係重大,李卿家,你所言都屬實嗎?”

李文生很是認真地道:“學生所言,句句屬實。”

朱棣便道:“單憑此書,就讓數十萬百姓活命,如此要緊……朕不能坐視不理,不如朕率諸卿,都去那圖書館看看,且看看那書……到底是什麼樣子。”

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可有點招搖了啊。

可陛下……似乎對書很感興趣啊!

似乎……這也不是壞事。

那圖書館,他們也不曾見過呢,就不妨趁此機會去見識一二。

許多人的心裡嘀咕著,朱棣也管不了這麼多,直接命人擺駕,準備出行。

他興致高昂,坐了乘輦,帶著百官,因為這一次不是私訪,所以羽林衛便緊急出動。

數百大漢將軍房則提前飛騎而出,開始清空沿途街巷。

張安世混雜在人群裡偷樂,這陛下為了掙錢,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

很好,就是要保持這樣的狀態。

於是跟在人流後頭,隨著大部隊出發。

朱棣似乎很體恤百官,允許他們坐轎。

隨即,浩浩蕩蕩的人馬一路趕往棲霞。

而棲霞這裡,早有禁衛在此,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那圖書館……也不得已之下,暫停營業,圖書館上下的人,全在外候命。

解縉的心情很不錯,他也是久聞這圖書館的大名,而且他所編修的文獻大成,也抄錄了幾份,其中有一份,就收藏在這圖書館裡。

這對解縉而言,絕對是極體麵的事。

陛下總算對書生出敬畏之心了,這對天下的讀書人而言,也是一件幸事。

整個棲霞,人雖然都不得靠近圖書館,可許多讀書人卻不肯離去。

人們遠遠的站著,免不得交頭接耳:“聽說陛下親臨,還帶了百官前來,冇想到圖書館已上達天聽了。”

“哈哈,說來我們也沾了光,這圖書館,我是常來看書的。”

就在無數人的議論之中。

朱棣進圖書館之後,當下便對李文生道:“李卿家,那書在何處,帶我們去。”

眾人都引頸相盼,一麵又好奇地打量著這巨大的圖書館。

看著一棟棟的小樓,那樓中似乎都擺滿了書架。

甚至有專門的三棟樓,負責擺放《文獻大成》的書。

而且這一路,都立一個又一個的牌子。

牌子上頭,卻都雕刻著每一棟樓裡的書目。

這密密麻麻的書目,看得令人頭皮發麻,實在太多了,說是浩瀚如煙都不為過。

好在這書目都進行了分類,便於查詢。

百官們都是讀書人出身的,對這裡倒是生出了許多的興趣。

又見小樓裡擺滿了茶座。

甚至是在長廊下,也是一個個桌椅板凳,這顯然是提供人坐著看書用的。

有一個專門的茶坊,負責這裡的茶水供應,可能是因為人多,所以那茶坊的規模不小,隻怕裡頭至少有數十上百個夥計負責此事。

甚至,這裡還賣筆墨紙硯,顯然是提供給讀書人做筆記的。

若看到精彩之處,若是不記錄下來,實在可惜。

許多人都暗暗點頭,這倒是個好地方,可惜,平日裡太忙了。

不遠處,有一堵牆,隔壁那堵牆,似乎還在營造著什麼,不過那裡要營造的建築,似乎和這邊的建築差不多,或許……是這圖書館還在擴建。

而李文生當著所有人的麵,按著自己的記憶,尋到了那個掛著雜學牌子的小樓。

解縉一見……好心的拽了一下李文生的袖子,似乎是提醒李文生什麼。

隻是現在的李文生,對此渾然不覺,他心情正激動著呢,直接快步進入了那小樓裡。

這裡的書都很新,甚至……有一股新書特有的書香味。

李文生隻目光一掃,在琳琅滿目的書籍裡,很快就尋到了當初自己擺在那的書。

這書……似乎自此之後就冇有人翻閱過。

他小心翼翼地將書取下,低頭一看……《瘟疫防止及處理》。

對了,就是它。

李文生更激動了,甚至顫抖著手翻了翻。

果然,冇有錯。

李文生隨即便拿著書來到朱棣的跟前,將書交給了朱棣,恭謹地道:“陛下……就是此書。”

他心情十分振奮。

朱棣也不由得激動起來。

百官們在後頭,像雞窩裡的雞一般,一個個翹腳來看。

解縉也不由得探過了腦袋。

卻見朱棣打開了這本書,他低頭認真地去看,發現這書……他竟看得懂。

這一下子,就讓朱棣更有興趣了。

要知道,朱棣其實也算是受過良好教育的。

可實際上呢,這世上的許多書,他也是看得一知半解,因為那書中的內容,大多生澀難懂,而且各種之乎者也,雲裡霧裡。

而這書,言簡意賅,最貼心的是,它會主動地分段,這就省去了讓人識文斷字的麻煩。

古人的書,是冇有標點符號的,因而……對隻是普通有點墨水的人而言,其實讀起來很費力。

朱棣細細看下去,裡頭果然有關於牛痘的防治,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所謂的‘學習心得’。

這學習心得很有意思,什麼瞭解萬物,運用萬物之類。

朱棣很是驚奇地道:“果然是此書,朕冇想到,世間竟有此奇書。”

解縉在一旁,樂了,恰如其分地道:“陛下,著此書者,必是高人,十之**,此人怕也已作古了。臣讀書萬卷,得一好書,則禁不住愛不釋手,倘若此書的作者作古,使臣等不能當麵求教,倒是一件遺憾的事。”

頓了頓,解縉接著道:“如此大功,如陛下所言,便是封侯,也不為過。”

朱棣若有所思地頷首,於是好奇地合上書,想著先尋此書的作者署名。

可低頭一看,頓時整個人就懵住了。

百官們都看著朱棣,覺得陛下的表現有點怪異。

解縉便笑道:“陛下……莫非此書冇有寫明何人所著嗎?若是如此,那就太遺憾了,不過許多古書,作者的生平都難以考證……”

“朕知道是誰所著了。”朱棣深吸一口氣,而後輕描淡寫地道。

這一下子,大家的興趣就來了。

解縉更是急切地道:“還請陛下賜教。”

朱棣倒不含糊,直接抬頭看著解縉道:“張安世……”

張安世三個字出來……

頓時就像是世界突然安靜了一般,百官鴉雀無聲。

解縉:“……”

解縉顯然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不會吧,不會吧。

就那貨?

他的臉有些掛不住,表情僵著。

朱棣看著所有人的反應,卻再次道:“張安世!”

人群後頭,張安世擠不進去。

這冇辦法,他還年輕,而且這些大臣,一見到書就瘋狗似的,誰也不謙讓他。

好在這個時候,大臣們分出一條道來,張安世才勉強擠了進去。

他氣喘籲籲地道:“在呢,在呢。”

朱棣指著書道:“這是你寫的?”

張安世接過書,看了一眼,而後見許多人用一種複雜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喜歡這種眾目睽睽的感覺,硬著頭皮道:“是,是臣隨便寫的,當時也是無聊,瞎寫了那麼一點……咦,還真他孃的是我寫的。”

張安世當初為了給雜學湊湊數,確實寫了一些前世裡學來的東西,雖然是半吊子的水平,可雜學的書在這個時代確實太少了,而且許多質量都很低下。

圖書館的目的,在於宣傳學問,張安世可不希望,這整個圖書館裡全都是各種關於四書五經的書籍。

當時他寫了不少,也冇往心裡去。

現在細細一看,這不就是自己的書嗎?

而此時,他卻發現,許多人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朱棣甚至是恨不得一口將張安世吞下。

而解縉則顯得十分尷尬。

隻有太子朱高熾喜上眉梢地道:“不會吧,不會吧,安世還懂這個,你為何不早說?”

百官表情各異。

那胡廣和楊榮對視了一眼,似乎彼此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震撼。

這時,一個聲音打破了沉寂:“學生見過張先生,先生高才啊……”

說這話的人,正是李文生。

李文生此時的臉上寫滿了激動,就恨不得立即抱著張安世的大腿不放了。

畢竟這些日子來,他心心念唸的都是這本書,還有著書之人,冇想到居然能在這裡見到。

他臉漲得通紅,激動莫名。

而此時,解縉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錯愕地看著李文生。

這傢夥……他不是寡言少語,不懂人情練達的嗎?

可看看這一張舔狗的模樣……噁心!

朱棣逼視著張安世:“你怎麼還懂這個?方纔為何不說。”

張安世無奈地苦笑道:“臣怕搞錯了,要是搞錯了,豈不變成了臣想要搶功?陛下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一向辦事在前,邀功在後。”

朱棣手指著書道:“這是哪裡學來的學問?”

眾目睽睽之下,張安世倒是認真起來。

“觀察,學習。”

“觀察,學習?”

“瞭解事物的本質,當然,不是程朱所言的格物致知,而是真正去觀察身邊的事物,去瞭解事物的規律,瞭解它的原理和特性,最後……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朱棣不由喃喃道:“你這小子……這李文生,都是從你這兒學來的?”

張安世便道:“臣的確寫了此書,可此前並不認識李文生,也不知道這李文生從這書裡學了多少。”

朱棣大喜,頓時覺得自己的腰桿子也挺直了,他笑吟吟地道:“你這一次可是救了無數百姓啊。好小子,果然像朕!”

說著,狠狠地拍了拍張安世的肩。

張安世立即迴應:“哪裡的話,這都是陛下平日裡教導有方,臣懂個什麼呀……”

朱棣歡喜地道:“震古爍今,震古爍今,這一次真讓朕大開眼界,此次張安世立了大功,嗯……還有李文生,你們都有功勞。解卿家……”

朱棣看向解縉。

解縉臉色僵硬有些恍惚。

看解縉久久不迴應,朱棣不耐煩地又叫了一聲:“解卿家。”

解縉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連忙上前應和。

朱棣便道:“你來說說看,此番……張安世是否教我等君臣大開眼界?”

解縉此時隻覺得頭皮發麻,他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明明他才高八鬥、滿腹經綸,這天下的書籍,無一不精。

他編修《文獻大成》,更是飽讀天下的圖書,可為何……在張安世這樣不學無術的人麵前,反而總是處處被動。

他甚至有些妒忌張安世,一個人他冇有才情,不曾經曆過寒窗苦讀,偏偏這樣的人,居然總能出奇製勝,得到彆人的讚賞。

既生瑜,何生亮啊。

他甚至不知道,張安世其實壓根就不在乎他所謂的學識,他自比周瑜,張安世卻壓根無所謂所謂的諸葛亮。

見解縉又不言,朱棣的臉陰沉下來。

“陛下。”胡廣這時終是有幾分好心,不忍見解縉在陛下麵前失儀,便道:“張安世大功於朝,文淵閣上下,無不側目。”

朱棣這纔將目光從解縉的身上收回來,道:“嗯……這樣說來,的確要好好的獎賞,這件事,你們文淵閣來擬定。”

胡廣忙道:“臣等遵旨。”

楊榮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看著好心的胡廣,心裡卻在暗暗搖頭。

朱棣隨即喜滋滋地道:“走,去喝茶去,朕想嘗一嘗這裡的茶,朕也是愛看書的人,此地讀書……倒是讓人身心愉悅。張安世你說是不是?”

張安世這次倒是很配合,樂嗬嗬地笑道:“陛下,是啊,臣一進這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泰,臣也算是著作等身,平日在書齋裡,總覺得讀書時,差一點什麼,哎呀,這樣的好地方,真是令人難忘。”

朱棣大悅道:“朕與你也算是有同樣的興趣。走吧,來都來了,去坐一坐。”

說著,眾人便跟隨著朱棣的腳步,一起來到了這圖書館的一處大廳。

這大廳極大,足有數百張座椅,隻是座椅擺放有些侷促,緊接著。

等朱棣在一個座椅上坐下,便有人開始斟茶倒水過來。

朱棣看著除了自己,都還在乖乖地站著的大臣們,便對著眾人,愉快地壓壓手道:“大家都坐都坐,今日朕與諸卿同樂,諸卿不必拘謹。”

朱高熾肥胖,一個人幾乎占了兩個位置,不過他很激動,不斷地看張安世,滿是期許。

朱棣回頭問來斟茶的人,道:“來此地看書,花費幾何?”

那斟茶的人道:“不貴,五文錢。”

“這麼便宜?”朱棣故作驚訝:“五文錢,就可以看這麼多的書?”

麵對聖顏,斟茶的夥計戰戰兢兢地道:“是,而且茶水也便宜,一文錢一副。”

朱棣嘖嘖稱奇地道:“可惜,可惜了,可惜朕日理萬機,不能時常來此,如若不然……真不肯走了。張卿家,你說呢?”

張安世用力地點著頭道:“對,臣也一樣。”

夥計道:“不隻如此,這圖書館的後頭,就是棲霞山,已修了一處棧道,可以直接從這裡上山,若是讀書累了,可上山去,那兒不但幽靜,風景也是宜人,更有涼亭還有茶水供應。”

朱棣君臣和夥計一唱一和。

直聽得百官們一愣一愣的,不過說實話,拋開朱棣和張安世的誇張,憑良心說,這裡……確實很讓人嚮往。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就是如此吧。

朱棣此時又看向解縉道:“解卿家是大才子,難道冇有什麼看法?”

解縉是極聰明的人,聽了朱棣和張安世的話,再加上張安世的書竟出現在這裡,似乎隱隱已猜測到了點什麼。

此時,他內心雖是震驚和不甘,卻還是苦笑道:“陛下,若能來此讀書,臣……也覺得心曠神怡。”

“是嗎?”朱棣道:“解卿家要主持修書,不妨就在此,呆上十天半個月吧,你是大才子,朕準你沐休十日。”

解縉:“……”

沉默了一會兒,解縉乖乖道:“是。”

…………

回到了宮中。

朱棣可以說是興奮得手舞足蹈。

當著臣子的麵,還算矜持,可當著徐皇後,他卻激動地道:“你是不曉得,這張安世……他修的書多厲害!這傢夥……朕真想撬開他的腦瓜子來看看……這一次……真是給朕救了急啊。”

“他說的話也很有道理,觀察事物,瞭解萬物的道理,讓萬物為我所用。這裡頭,可是大有名堂,這和讀書人的所謂格物不一樣,格物隻是想知道讀書人的那種所謂大道理。而張安世所言,卻是那種……那種……真正的實乾之學!”

“朕思來想去,這裡頭難道不和那火藥有異曲同工之妙嗎?瞭解火藥的道理,然後去改進它,使它能炸死更多人。”

徐皇後微笑聽著,她很少見朱棣這樣激動地誇獎一個人。

隻是……朱棣的這些話,其實她早就知道了,朱棣到大內之前,伊王就已經打探到了訊息,將這事稟告給了她。

隻是現在,她卻得裝著很新鮮,很認真地聽,還時不時發出讚歎。

朱棣揹著手道:“太子教子有……不,太子養育出來的傢夥,真的很不簡單,難怪張安世的姐姐,也總是如此明大義、識大體。朕就不同了,生的都是混賬,也就太子好一些,入他娘,也不曉得朱高煦那個小子怎麼樣了。”

徐皇後便道:“這救活了這麼多的人,陛下可一定要好好賞賜。不能虧待了人家,否則……彆人要罵的,說咱們賞罰不明。”

朱棣頷首:“這事,文淵閣先議,朕再敲定。你將朕當成了什麼人?朕是那種錙銖必較之人嗎?”

徐皇後微笑道:“是,是,是……”

朱棣的興奮勁還冇過去:“還有那個李文生,你是冇見李文生得知張安世竟是那奇書的作者時是什麼樣子,就恨不得喊張安世做爹了。那百官……更可笑,有的甚至像吃了蒼蠅一樣,哈哈哈……”

徐皇後道:“越是這樣的少年,陛下越要看緊了。”

朱棣突然看著徐皇後:“這是什麼意思?”

“臣妾冇什麼意思,隻是覺得……這人過於聰明,就更該讓孩子早點收收心。臣妾也讀史,那早慧之人,若是不早點成家立業,往往……咳咳……陛下知道霍去病嗎?冠軍侯霍去病,當時還說匈奴未滅,何以為家。你看看,結果呢?如今臣妾讀來,真為他可惜。”

朱棣表情凝重起來:“莫不是徐輝祖那廝,又來你這裡唸叨了吧?”

“兄長可冇唸叨。”徐皇後笑盈盈地道:“都是臣妾的心思。”

朱棣揹著手來回踱步,邊皺眉道:“不知怎麼回事,朕總覺得……張安世就好像朕的女兒一樣,讓他娶妻,不,讓他出嫁,就好像丟了一塊心頭肉似的。”

徐皇後:“……”

“便宜了徐輝祖那傢夥,總有點不甘。”朱棣又補上了一句。

卻就在此時……

亦失哈匆匆進來道:“陛下,陛下……不得了,不得了,萬人空巷,這南京城萬人空巷……”

朱棣瞪了亦失哈一眼:“又是怎麼了?”

“許多人都去了棲霞呢,圖書館……圖書館……”亦失哈上氣不接下氣。

…………

同學們,求點月票,可以不。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