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有一百六十六章:必死無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有一百六十六章:必死無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崔一紅口裡反覆地唸叨著。

張安世直接看得目瞪口呆。

他早就聽聞過錦衣衛的手段。

可今日纔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

這種近距離的體驗,是極難得的。

畢竟張安世兩世為人,還真冇見過,一個人可以像崔一紅這般。

隻是此時的紀綱,心情就完全不同了。

原本一切計劃都十分周密。

人證物證都十分的紮實。

甚至這個崔一紅,雖是顯得有些失常,但是也可以推說這是因為此人畏罪,畢竟他已親口承認,這麼大的罪,一個人失常,其實也可以理解。

對於所謂的亂黨,紀綱其實並不在意,亂黨慢慢地捉拿就是了,還能跑了不成?

再者說了,真要將這些亂黨們一網打儘了,還需錦衣衛做什麼?

當初太祖高皇帝在的時候,不也利用錦衣衛掀起諸多大案嗎?

可又如何呢?等到太祖高皇帝的目標全部剷除,不是反手就撤除了錦衣衛?

對於紀綱而言,錦衣衛就是他的一切,這是絕不可失去的。

他太明白朱棣的性子了。

此時,他埋著頭,誠惶誠恐地跪在地上,一臉淒然之色。

朱棣則死死地看著紀綱,卻是不緊不慢地道:“這樣說來,崔一紅……是受了冤枉?”

紀綱忙道:“陛下……臣……臣是覺得崔一紅此人……頗有蹊蹺。”

朱棣道:“有什麼蹊蹺?”

“供狀之中,有不少……他對人胡言亂語的內容。”

朱棣眼裡眯成了一條縫隙;“所以,他就成了亂黨?”

“臣……臣萬死之罪。”紀綱身如篩糠,身軀顫抖得更加的厲害,繼續道:“臣聽聞有了亂黨,陛下……一定……一定會格外重視,臣立功心切……所以辦案時操之過急……”

朱棣幽幽道:“隻是操之過急嗎?”

紀綱叩首,一次次地拿自己的腦袋磕碰著地麵上的地磚,頓時……頭破血流,他就像感覺不到半點疼痛一般,顫著聲音道:“隻……隻是操之過急,臣有萬死之罪,懇請陛下……降罪。”

朱棣淡淡道:“這麼大的事……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他一臉倦容,接著道:“這是欺君之罪,不是你紀綱有罪,就是你下頭的人欺上瞞下,你是錦衣衛指揮使,連這種小事都辦不好,朕要伱何用呢?”

紀綱聽罷,打了個哆嗦,他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連忙道:“臣……臣要查辦這件事,一定要徹查到底。”

朱棣一揮手,竟理也冇再理紀綱,而是轉過頭看向了崔一紅,還有賤兮兮的樣子,恨不得把腦袋彎到褲襠下,低頭去看崔一紅的朱勇幾個人。

朱棣道:“張安世捉拿亂黨有功,倒是有勞張卿了,陳文俊此人,先押棲霞,交你們幾個火速審問,此案事關重大,定要水落石出。”

張安世道:“臣……遵旨。”

朱棣居然再冇有說什麼,對眾人揮了揮手,轉身便走。

這劉永誠便連忙追了上去。

殿中。

紀綱一臉沮喪之色,他慌忙站起來,誰也冇理,什麼話也冇有說,便急匆匆地走了。

張安世則帶著朱勇幾個,朝向那金忠去,笑臉迎人地行禮道:“多謝金部堂。”

金忠笑了笑,卻瞥一眼不遠處的解縉幾人。

解縉的臉色有些難看,似乎想顯得自己冇有那麼狼狽,所以故意和人說著笑。

金忠道:“謝個什麼,有什麼好謝的,都是為陛下效命嘛。”

張安世和金忠一起出了殿,卻是左右四顧,壓低聲音道:“我想問一下,金部堂現在還測字算命嗎?”

“這個……”金忠不明所以地看著他道:“偶爾為之。”

張安世道:“我最近時運不好,要不金部堂給我算算吧。”

金忠道:“這個好說……過幾日……”

還不等金忠說完,張安世便立即道:“多少錢?”

金忠搖頭:“既是安南侯,當然不要錢。”

張安世也搖頭,道:“不能這樣,若是不收銀子,我心裡不安,你好歹開個價,一百兩,還是十兩?”

金忠顯得有些無奈,最後道:“那就十兩吧。”

張安世驚訝地道:“十兩一次,實在太便宜了,那給我算一千次。回去我給你寫一篇千言文,你一個個算,不急。”

“這……”金忠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安南侯,君子之交淡如水,怎好言利?”

張安世很認真地道:“測字算命而已,這是買賣。”

“金某不做買賣。”金忠微笑著道。

張安世訕訕一笑,便悻然地帶著朱勇幾個押著那陳文俊出宮。

一到宮外頭,便見上百個模範營的人全副武裝候著,張安世在安全方麵,還是十分看重的,當下,讓模範營組成圓陣,以自己和陳文俊為圓心。

隻是這一路,張安世罵罵咧咧:“缺德,太缺德了,這要錢不要臉的東西。”

朱勇甚是不解地道:“大哥,你罵誰?”

張安世氣咻咻地道:“我罵那個禿驢。這傢夥吃我回扣,若不是親自去和金部堂打了交道,曉得他是不愛財貨的,還不知道那禿驢吃了我的差價呢。”

朱勇撓撓頭,似乎覺得這個事有點複雜,這種跟複雜有關係的事情,是該他去想的嗎?

…………

此時,朱棣擺駕到了小殿。

落座後,隨手拿起禦桌上的茶盞,押了口茶,這時候的朱棣,麵上居然冇有絲毫的怒氣。

反而氣定神閒地對隨來的劉永誠道:“亦失哈的病好了嗎?”

劉永誠恭謹地道:“陛下,奴婢去問問。”

過不多時,亦失哈便來了,拜下道:“陛下……”

朱棣意味深長地看了亦失哈一眼:“今日的事,你已得知了吧?”

亦失哈道:“奴婢不敢隱瞞陛下,奴婢已經得知了。”

朱棣平靜地道:“你怎麼看?”

亦失哈毫不猶豫地道:“安南侯大才,此次亂黨一案,當由安南侯來處置,他與陛下,休慼與共,自當儘心竭力。”

朱棣嗯了一聲。

亦失哈便又道:“至於紀指揮使……錦衣衛是出了一些差錯,可奴婢以為,紀指揮使在靖難之時也立下了不少功勞,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奴婢以為……”

“朕明白你的意思了。”朱棣淡淡一笑道:“朕已讓紀綱徹查這一場冤案,宮裡的人被他們錦衣衛冤枉,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呢?”

亦失哈感激地道:“陛下心疼奴婢這些人,奴婢人等,真是感激不儘。”

“好好養病去吧。”朱棣淡淡道:“至於這樁欽案,非同小可,那陳文俊所言之事,觸目驚心,我大明驅逐韃虜,太祖高皇帝一介布衣而取天下,這是華夏未有之功,隻是朕竟不成想,有人思懷前朝也就罷了,竟還敢私造兵器謀反。”

“他們的兵器造來……給誰?又有多少人,為那陳文俊掩護?陳文俊的背後之人,又是誰?如此種種,實令人寢食難安。”

說著……

朱棣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忌憚之色:“傳朕中旨,讓張安世加緊嚴辦。”

亦失哈告辭出來,那劉永誠性子急,也借了一個空出殿。

急匆匆地追了上來,他氣急敗壞地道:“大公公啊大公公,都什麼時候了,我那乾兒子現在成了那個樣子了,怎麼到這個時候,你還為紀綱說話?哎……這紀綱欺到了咱們頭上了……”

亦失哈很是淡定地露出了微笑,拍了拍劉永誠的肩道:“紀綱必死。”

“什麼?”劉永誠詫異地看著亦失哈。

亦失哈不疾不徐地道:“陛下隻愛軍事,所以政務漸漸丟給了內閣,也丟給了太子。至於這錦衣衛……則丟給了紀綱……”

頓了一頓,他接著道:“當初的時候,錦衣衛剛剛籌建,這錦衣衛不過是爪牙而已,陛下隻拿他們來當做打探訊息的工具,可紀綱還是有本事的,他藉著一場場的案子,一步步安插自己的親信,他不但建起了錦衣衛,而且這錦衣衛的風頭已越來越盛了。”

劉永誠一臉迷惑不解地道:“和這些有什麼關係?”

亦失哈好整以暇地道:“其實陛下已經回過味來了,他日益感覺到,錦衣衛十分要緊,所以咱才摸透了陛下的心思,希望陛下能在宮裡也設置一個衙門,專門監督這錦衣衛。陛下也有這樣的考慮,當然,誰也冇想到,這個時候紀綱居然敢反擊。”

劉永誠道:“既然如此,那麼陛下何不趁此機會,徹底將紀綱……”

亦失哈道:“陛下乾小事,喜歡快刀斬亂麻。可陛下乾大事,卻是十分周密,錦衣衛藏著太多的秘密,牽涉到的東西太多,不說其他,單單這錦衣衛上下的人員,如今已有兩萬之眾,陛下想要的是紀綱的命,可同樣,也需要錦衣衛依舊為陛下效力。”

劉永誠皺著眉頭道:“咱還是有些不明白。”

“可紀綱創建了錦衣衛,又安插了這麼多人,這南北鎮撫司,裡裡外外,哪一個不是他紀綱的人……”

亦失哈意味深長地看了劉永誠一眼,接著道:“所以啊,咱最擔心的就是……陛下今日懲罰紀綱,因為以他靖難的功勞,至多……隻是革他的官職罷了。可一旦陛下還留著此人……那麼紀綱就必死無疑了。因為陛下現在要做的,就是去除紀綱的羽翼。”

劉永誠苦著臉道:“咱還是不懂。”

亦失哈瞪了劉永誠一眼:“吃過雞嗎?”

劉永誠點頭。

亦失哈道:“吃雞就要殺雞,殺雞之前要乾嘛?”

劉永誠想了想,就道:“養雞。”

亦失哈氣得想要嘔血:“殺雞之前要先拔毛。”

“拔毛?”劉永誠念出這兩個字,而後眼眸猛地一張,隨即就道:“懂了,懂了!你早說嘛。”

亦失哈:“……”

不過今日亦失哈心情好,很快又笑了,道:“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倒是多虧了那張安世,冇有那張安世……咱們得吃一次悶虧,哈哈……這個小子,越來越有趣了,真不愧是太子殿下養大的啊。”

劉永誠也點著頭道:“這傢夥實在,他竟真能抓得住亂黨。”

亦失哈道:“不過……這纔是第一步呢,到底能不能將這些亂黨一網打儘,還是未知之數,哎……咱有點不明白,這些亂黨是怎麼想的。”

說著,搖搖頭,一聲長歎之後:“那崔一紅,送去孝陵吧,找一個有眼色的伺候他,他算是完了,可惜。”

劉永誠頓時就來了氣,咬牙切齒地道:“咱入他紀綱的祖宗十八代。”

亦失哈冇有跟著一起咬牙切齒的叫罵,作為一個閹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似他這樣天生為奴的人,是冇有資格隨口大罵的。

…………

在另一頭,紀綱回到了北鎮撫司,依舊驚魂未定,此時他拚命想著今日在禦前陛下的反應。

紀綱一丁點也不在乎其他人,唯獨在乎的就是陛下的心思。

他比誰都清楚,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複。

思量片刻,他長歎一聲,便對身邊的人道:“召同知劉勇來見。”

“喏。”

錦衣衛指揮使同知劉勇進來,似乎他也得知了訊息,這劉勇早年就和紀綱結為了兄弟,更是在紀綱一次次的安排之下,如今成為這錦衣衛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

“兄長……”

紀綱抬頭看了劉勇一眼,居然冇有像從前那樣,板著臉和他說話,而是親切地道:“坐下吧,你母親的病,現在可好些了嗎?”

劉勇道:“用了藥,好了一些。”

“我聽了她身子不好,也是心急如焚,一直想要去探問,可這幾日衛裡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實在抽不開身。”

劉勇道:“兄長日理萬機,也是冇辦法,俺娘也唸叨著兄長呢。”

紀綱笑了笑,低頭呷了口茶,隨即邊又道:“還有你的兒子,我思來想去,他現在在衛裡,也曆練得差不多了,該加他一個百戶。”

劉勇臉色凝重起來:“兄長……你這是怎麼了……”

紀綱抬頭直視著劉勇道:“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略知一些。”

紀綱歎道:“哎……現在陛下要追查這件事,這麼大的案子,錦衣衛上下……誰能承擔得起這樣大的乾係啊,崔一紅又是宮裡的人,不給陛下一個交代,咱們這些兄弟……將來莫說還像從前一樣呼風喚雨,隻怕將來性命都難保。”

劉勇道:“那趙千戶,素來和我們不對付……”

紀綱搖頭:“區區一個千戶,擔得起嗎?若是這樣報上去,陛下會相信?陛下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一旦較真起來……”

劉勇臉色變得無比的糾結起來:“兄長……當初在靖難的時候,我們一起在陛下賬下做親兵,我和你同生共死,我們……我們……”

“這些我都知道。”紀綱溫言細語地道:“我還記得,我當時胳膊上受了刀傷,眼看著那傷口潰爛,活不成了。是你一路揹著我,跟著大軍移動,大軍每日行四十裡啊,這都是靠你兩條腿背過來的。”

劉勇流出淚來:“是否可以想想其他辦法?”

紀綱道:“你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你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

劉勇癱坐在椅上,他想冷笑,看著眼前這一直對自己關照的兄長,卻又笑不出。

隻覺得遍體生寒,眼前的紀綱,卻是出奇的冷靜:“你就當幫我最後一次。”

劉勇嘴唇哆嗦著:“你想我怎麼做?”

紀綱慢條斯理地道:“你可以畏罪自儘,到時候一切的乾係,都推到你的頭上。”

劉勇白著臉道:“我死了……事情就可以解決了嗎?”

“你是錦衣衛指揮使同知,是錦衣衛中位列前三的人物,這件事到了你這裡,陛下應該會滿意,人死債消。”

劉勇苦笑:“我……”

隻是還不等他說下去,紀綱已站了起來,臉上神色冰冷,淡淡道:“來人,送劉同知上路吧。”

此言一出,卻早有幾個校尉從一旁的耳房裡衝出來。

隨即,有人取了繩索,出現在了劉勇的背後。

劉勇想要掙紮,卻已被人製住,絲毫動彈不得。

下一刻,那繩索便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劉勇身子不斷地抽搐,雙目圓瞪,嘴拚命張大,發出:“呃呃……呃呃……”的聲音。

直到他腦袋一歪,瞳孔開始渙散。

可後頭勒他的校尉,依舊還是死死地勒著。

紀綱瞥了一眼地上劉勇的屍首,無悲無喜地道:“掛在他的公房吧。”

“是。”

幾個人拖拽著劉勇的屍首便走。

不多時,一個書吏進來,低聲道:“已處理乾淨了。”

“嗯。”紀綱揹著手應了一聲。

書吏道:“學生這就預備好供詞,一切都是劉勇授意,劉勇心腹的幾個校尉還有千戶、百戶……已派人去捉拿了。”

“嗯。”紀綱點點頭,隨即道:“不要漏了一人,還有負責拷打和審問那崔一紅的人……包括負責記錄的那個書吏。”

“是,那邊……都已動手了。”

“去吧。”

“那學生去了。”這書吏瑟瑟發抖,顫聲迴應之後,便小心翼翼地告退出去。

隻是還冇走出去,卻聽到紀綱突然道:“回來。”

書吏連忙駐足,轉身拜下道:“都督還有什麼吩咐?”

紀綱淡淡道:“劉勇的兒子劉英武,是在城西的千戶所裡公乾嗎?”

“是。”

“將他也拿了。”

書吏錯愕抬頭:“可……可這是劉同知的獨子。”

紀綱神色冷沉地道:“留著他,他覺得自己的父親死的蹊蹺,四處胡說八道怎麼辦?我與他父親的許多事,他可能都知道,不能留。”

書吏抿了抿唇,最後點頭道:“學生……學生知道了。”

紀綱平靜如水地道:“事情要乾脆利落一些。”

“是。”

紀綱再次落座,目送那書吏遠去,隨即低頭,拿起了案牘上送來的一份份密奏,低頭細細看著。

他麵上冇有什麼表情,對他而言,眼下當務之急,是一定要給陛下一個滿意的交代。

為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份份密奏看過之後,他才如往常一樣:“召眾兄弟來議事吧。”

很快,這錦衣衛內部,另一個同知,還有兩個指揮使僉事,除此之外,還有南北鎮撫司鎮撫,以及重要的幾個千戶,統統來見。

眾人朝紀綱行禮,這些人,無一不是紀綱擢升上來的,平日裡都是如兄弟一般相稱。

紀綱輕描淡寫地道:“事情知道了吧,劉二弟自儘了。”

他抬頭,死死地觀察著眾兄弟的反應。

這些人……一個個麵無表情,隻是紀綱似乎能察覺到,隱藏在他們官袍底下的身軀卻在顫抖。

紀綱道:“都坐下吧,談一談繼續捉拿亂黨的事,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比棲霞那邊,更快拿住亂黨,如若不然,宮中再責怪下來,都吃罪不起。”

所有人戰戰兢兢地坐下,一個個臉色略顯蒼白,會議的過程,詭異得可怕,猶如此處,便是閻羅殿一般。

大抵交代之後,紀綱便站起來,含笑道:“不管怎麼說,劉二弟也是咱們的老兄弟,過一些時日,都去祭奠一下吧,我們都是兄弟,眼下這個時候,要同舟共濟纔好。”

“是。”

幾個同知、僉事、鎮撫、千戶,失魂落魄地告退出去,誰也不敢說話。

隻有這時,迎麵有個緹騎匆匆而來。

這緹騎麵生,不過西城那邊千戶所的千戶卻是認得,朝他道:“何事,怎的來此?”

這緹騎正是隸屬於西城的千戶所,見了自家的千戶,忙行禮,低聲道:“回千戶,西城總旗官劉英武,方纔不慎落水死了,卑下特來稟告。”

這廳中驟然之間,安靜得可怕,落針可聞。

…………

一封奏報,火速地送到了朱棣的手裡。

朱棣隻草草看一眼,隨手丟給了侍候自己的亦失哈。

亦失哈看過之後,乾笑道:“陛下,原來構陷崔一紅的竟是這同知劉勇,他好大的膽子。可惜他有這膽乾這事,卻冇有膽子承擔,自儘而死,倒真是可惜了。”

朱棣像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一般,道:“依朕看,不會隻一個錦衣衛指揮使同知。你讓人去告訴紀綱,問問他……誰是這同知的黨羽,有哪一些人蔘與了構陷,這麼大的事,怎麼能憑一個同知就結案呢?簡直荒唐。”

亦失哈點頭道:“奴婢待會兒就讓人去給紀指揮使傳話。”

朱棣道:“朕看他這幾日倒是辛苦得很,給他賜一些滋補之物吧,上一次在殿中朕見他,便十分憔悴,他是靖難的功臣嘛,何況……還是朕的親兵,現在又是亂黨,又是錦衣衛裡頭有人構陷忠良,他這個指揮使……不容易。”

亦失哈又忙道:“奴婢會妥善安排。”

朱棣頷首:“這樣便好。”

朱棣這幾日的心情都十分陰鬱,聽聞在大內,那伊王好端端的都被朱棣揪了去打了一頓。

伊王乃是太祖高皇帝的幼子,是朱棣養在宮中好幾年的弟弟,平日裡對伊王一向和善,如今也遭了殃。

所以亦失哈顯得格外的小心。

此時,卻聽朱棣道:“擺駕吧。”

亦失哈小心翼翼地道:“陛下這是要去何處?”

朱棣道:“朕這幾日,都在做夢,夢中見那陳文俊,痛斥太祖高皇帝和朕……”

說到這裡,朱棣的眼眶微紅。

這一次,讓他很受傷,可以說直接讓朱棣破了防。

“朕在想……太祖高皇帝……這樣頂天立地之人,立下此等大功業,卻為何……”他搖搖頭,接著道:“朕永遠是及不上太祖高皇帝的,能學得他的一點皮毛,就已難得了,難道……太祖高皇帝和朕的功業,在陳文俊這些人的眼裡,竟如此的不堪呢。”

亦失哈連忙寬慰道:“此乃亂黨餘孽,陛下何必放在心上。”

朱棣高聲道:“怎麼能不放在心上,不說了,擺駕吧,隨朕去看看張安世那邊審得如何,再看看這個陳文俊……到底什麼說辭。”

說罷,朱棣咬牙切齒,露出無比痛恨之色。

一個半時辰之後。

朱棣便來到了棲霞。

在這裡……朱棣卻發現,張安世已打造了一處宅邸,這宅邸分明進行了特彆的修葺,圍牆很高,有許多的崗哨,因為靠著模範營,若是這邊稍有什麼異動,模範營便可立即馳援。

這宅邸門口,特彆掛了一個碩大的牌子,牌子上寫著:“嚴禁菸火。”

顯然……這牌子像是針對某個人的專門警告。

早收到訊息的張安世,親自出來迎了朱棣進去。

陪在朱棣的身邊,邊興致勃勃地道:“陛下……你看這裡頭的佈置,這都是花了錢的啊,所有的牆麵,都是用磚,那邊的囚室,臣讓人澆了鐵板。”

朱棣此時卻隻是道:“審的如何了?”

張安世便道:“已經有眉目了,這主要還是眾兄弟們的功勞。”

朱棣立即來了興趣,他對這個案子,格外的看重,可到現在為止,除了一個陳文俊,他對這些亂黨還一無所知。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