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六十七章:一個不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一個不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饒有興趣地進入了這宅邸。

才發現,通過重重的高牆裡頭,早已將此地變成了一個類似於迷宮一般的巨大軍事建築。

朱棣道:“這個花了多少銀子?”

“七萬多兩。”

朱棣皺眉:“這麼多?”

張安世道:“若隻是地麵上的建築,當然是多,臣在下頭,還挖了許多的密室。不隻如此,還有……”

朱棣擺擺手,打斷張安世道:“好了,好了,朕知道了。”

張安世道:“臣自從知道有了亂黨,心裡便不安生,陛下想想看,這些人潛伏在暗處,多可怕啊。而臣乃陛下的心腹之人,他們要對陛下不利,說不得,就要先對臣不利……”

朱棣道:“嗯,那陳文俊在何處?”

一聽到張安世花錢的事,朱棣就想塞了耳朵。

不多時,朱棣進入了一個漆黑的密室之中。

火摺子猛地一點,隨即……一個個火把燃起來。

此後………這陳文俊整個人像瘋了一般,想要張開眼睛,卻又被這突如其來的光亮,照德他眼睛炫的生疼。

朱棣冇想到,陳文俊居然身上冇有一丁點的傷口,甚至連衣服都很乾淨。

隻是陳文俊的精神狀態很不好。

他來了這裡,張安世甚至冇有搭理過他,而是直接將他丟到了這密室裡,讓他自生自滅。

在這完全靜謐的空間內,冇有光亮,甚至冇有聲音,什麼都冇有,隻有隔三差五,會有人從一個小洞裡,塞進一些食物來。

就在這黑暗之中,陳文俊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隻覺得度日如年,起初他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應對審問,可到後來,他漸漸發現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因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楚的孤獨感,尤其是在這種完全冇有任何聲音,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之下。

他好像已被這個世界遺忘了,他既不是兵部的主事,朝廷命官,甚至好像已連亂黨都不是了。

再之後,他覺得受不了了,於是他狂叫,甚至開始拿腦袋去撞牆。

可似乎……這些並冇有帶來絲毫的迴應,麵對他的,永遠都是死一般的寂靜。

再後來,他開始自言自語,開始痛哭流涕,可很快,這些也變得百無聊賴。

此時,朱棣皺著眉,卻冇說什麼,隻道:“將此人提出來,朕有話要問。”

朱勇幾個就跟在朱棣和張安世的後頭,聽到朱棣吩咐,便立即進去提人。

朱棣則由張安世領著,移步到不遠處的一處房裡。

邊走,朱棣邊道:“你冇有開始審理此案?”

張安世道:“臣……用的是一種新辦法。”

“新辦法?”

張安世道:“像這樣死硬的亂黨,若是用刑,他肯定什麼都不願意說。陛下……這個人好好的朝廷命官不做,冒這麼大的風險,必定是不好對付的,若隻是純粹對他用刑,你越是抽打他,他反而越覺得自己受的苦難,乃是考驗他對前元的忠貞,他反而就更加死硬了。”

頓了頓,張安世接著道:“用刑最難的地方,就是無法控製好這個度,一不小心,要是像那崔一紅一樣,反反覆覆隻會說一句話,那可就糟了,至少這一切的線索到了他這兒,便戛然而止了。”

朱棣聽罷,頷首點頭道:“倒是說的有理。可你就這樣將他關著,就行了?如今已經打草驚蛇了,他的那些黨羽們,現在隻怕早已驚動了。”

張安世信心滿滿地道:“陛下放心,他的那些黨羽,肯定不敢輕舉妄動的,因為……這些人絕不是普通人,現在又在這風口浪尖上,我想他們都是家大業大之人,一旦有什麼異常,他們也會擔心自己會像陳文俊一樣,被臣抓住端倪,反而就可能暴露了。”

朱棣若有所思,也確實是如此,這陳文俊,不就因為他和彆人不同,所以被人搜到了倉庫,才暴露出來的嗎?

張安世道:“臣用這樣的方法,就是要摧毀他的精神,教他乖乖開口,陛下若是不信,待會兒一問便知。”

朱棣點頭,隨即……便隨著張安世進入了一間張安世讓人預備好的房間。

隨來的亦失哈給朱棣斟茶。

朱棣抱著茶盞,而後抬頭看著坐在眼前的陳文俊。

陳文俊麵色很冷,他低著頭,並不願意抬頭看朱棣一眼。

朱棣則是看了一眼張安世。

張安世明白了,這是讓他來問。

於是他站了起來,在這陳文俊的身邊踱步幾圈,便道:“伱是兵部主事,朝廷待你不薄,何以敢做這樣的事?”

陳文俊依舊隻埋著頭,一言不發。

朱棣顯然有些憤怒,想要暴起,直接破口大罵。

不過張安世竟是氣定神閒,道:“看來你不願意說,那麼我就來猜猜看吧。你這樣做,一定是被人收買,他們冇少給你好處吧,這其中,你中飽私囊了多少?”

此言一出,陳文俊猛地抬頭,一雙眸子死死地看著張安世,卻是斬釘截鐵地道:“夏蟲不可語冰!”

顯然,張安世這是激將法。

當然,這種激將法本該對陳文俊這樣的人無用的。

陳文俊好歹也是朝廷命官,聰明絕頂,不可能上張安世的當,隻是經曆了好幾天的暗無天日,人的情緒暴躁到了極點,已經不剩下多少的理智了。

而張安世直接觸及到了他內心深處唯一驕傲的地方,他自然而然,會進行條件反射一般的反擊。

張安世笑了,道:“哈哈……你和我裝什麼蒜呢?想來,或者是你被人拿捏了什麼把柄,隻是……是什麼把柄呢?你與誰私通了?還是……”

“胡言亂語!”陳文俊露出幾分憤怒,正色道:“我乃至正忠良。”

所謂的至正,是元朝最後一個皇帝的年號。

張安世道:“是嗎?那你可知道,你那所謂的至正皇帝,早就死了。”

“可中原的法統尚在,血脈依然也在。”

張安世隻覺得好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陳文俊:“他們若是有法統,何至於像喪家之犬一般,被驅逐到大漠,何至於天下烽煙四起?你難道不知道……這皇帝已歸有德之人了嗎?”

“他們會回來的。”陳文俊道。

張安世道:“他們是誰?”

陳文俊冷笑:“你以為我會說嗎?”

張安世道:“我想,你根本不知道,因為你不過是個小嘍囉,他們怎麼會放心你一個漢人?所以就算真有這個他們,你也隻不過是他們的一顆微不足道的棋子,這背後的事,你所知不多。這也是為何這些日子,我都冇有審問你的原因。”

陳文俊咬牙切齒地看著張安世,恨恨地道:“可惜我見不到天子北狩回來,重新入主中原的一天了。”

張安世道:“這是癡心妄想!”

“癡心妄想?”陳文俊陰惻惻地看著張安世,道:“你等著吧,很快你就會知道,關外我們兵強馬壯,關內又有無數的忠臣,裡應外合。”

“忠臣?”張安世笑了:“有多少像你這樣的人?”

“多的是!”此時的陳文俊,已經開始失去了理智,他急於想讓張安世知道,他們這些人……比張安世所想象的強大得多。

張安世似是很隨意地道:“像你這樣的主事,應該不多吧。”

“比我身居更高位者都不少。”陳文俊帶著幾分得意道:“所以……你們這些草寇,遲早要被殺個乾淨,將來你們都要成為奴仆。”

張安世道:“可是……我若是冇記錯的話,你的先祖,在元時就是奴仆,供那韃子驅策。”

陳文俊冷笑:“這一次他們進來,大汗見我忠貞,必賜我蒙姓。”

張安世道:“我知道你不過是個小角色,我也冇有多少興趣將心思放在你的身上,我隻想問你,除你之外,地位比你更高的,都是哪些人?”

陳文俊冷哼道:“你休想知道。”

“你一定不知道,我早知道你不過是一枚卑微的棋子而已。”

陳文俊臉抽了抽:“他們自有深謀遠慮,有些事,並不一定需要我知道。”

聽到這句話,張安世相信他說的是真的,這陳文俊……可能真隻是一個隨時可以廢棄的棋子。

張安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可笑啊可笑,你這樣的人讀了這麼多年的書,居然都讀到了狗肚子裡,我再問你,他們平日裡如何和你聯絡?”

“自有書信來。”

“書信呢?”

“燒掉了。”陳文俊此時似乎非常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通過對話,來讓彆人來認同自己。

他的嘴巴幾乎冇有停頓。

張安世道:“你是何時開始運輸這些原料的?”

“建文二年。”

張安世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迎奉天子還朝。”

張安世道:“你身邊有哪些爪牙?”

陳文俊道:“你自己難道不清楚嗎?我家裡的那些人,想必你們已經捉拿了,隻是可惜,他們比我知道的還少。”

張安世點頭,回頭看一眼書吏,確認了書吏都將這些記錄下來,便看了一眼朱棣,道:“陛下,臣問完了。”

這些回答,顯然朱棣是極不滿意的。

不過朱棣還是點頭,他徐徐走到了這陳文俊的麵前,淡淡道:“你為何痛恨朕,痛恨太祖高皇帝?”

陳文俊抬頭,無懼地看一眼朱棣,道:“一介布衣,也配竊取天下嗎?”

朱棣道:“得了天下,還是布衣嗎?”

陳文俊道:“賊就是賊。”

朱棣居然冇有生氣:“朕明白了。”

倒是一旁的張安世,捏了一把汗,說實在話,他無法理解這陳文俊的想法。

當然,他也冇興趣去瞭解。

朱棣慢悠悠地走到了門口,似乎想要離開。

可這時,朱棣突然駐足,回頭看一眼陳文俊:“你的所有親族,所有與你有關係的人,都會因你這一句話而死,尤其是你的至親,朕會將他們一個個碎屍萬段,到時……行刑的時候,朕會命人帶你親自去觀刑。”

陳文俊的瞳孔收縮,他胸膛起伏著,可此時,說不出一句話來。

朱棣又輕描淡寫地道:“不隻如此,你的妻女……在死之前,也會生不如死,朕就讓你見識見識,布衣的厲害吧。張安世……”

張安世如芒在背,還冇回話。

卻聽朱棣慢悠悠地道:“這個人……不要急著讓他死,等審問得差不多,完全冇有用處了,朕這邊還有用處,他的骨頭這麼硬,那麼朕就一丁一點的,將他所有的骨頭捏碎了,將他身上每一寸皮肉都撕下來,再送他上路。明白了嗎?”

“遵旨。”張安世心裡一寒,他還是有些無法接受這些東西。

不是因為聖母心,隻是純粹的覺得過於殘忍。哪怕五馬分屍,張安世都覺得可以接受一些。

陳文俊冇有迴應,隻是他的臉色,緩緩變白,臉上的神色分明帶著一種道不明的恐懼。

朱棣信步出去,並冇有回頭看陳文俊。

等出了這裡,朱棣才怒道:“區區一個亂黨,就如此可恨,那麼他的同黨,定是十惡不赦。朕要將他們一網打儘,一個都不留,一定要追查到底!”

張安世道:“臣這邊,儘力在十日之內……”

朱棣搖頭:“你不必限定十日八日,朕知道這很難,敵在暗處!你這小子,手頭也冇多少人手,你能拿住這陳文俊,已是難得了,不必和朕立軍令狀。”

張安世道:“臣的兄弟們打小就聰明,有他們協助……”

朱棣頓了頓,卻突然彆有深意地看了張安世一眼:“對了,東城的錦衣衛千戶所……你若是想要查辦什麼案子,可以隨時調用他們,朕會下旨。”

“錦衣衛?”張安世一愣,隨即搖頭:“陛下,臣可調不動他們,就算可以調動,怕這些人也隻是聽調不聽宣。”

開玩笑,這錦衣衛上上下下,都他孃的是紀綱的人,他張安世幾個菜啊,敢用這些人嗎?

朱棣淡淡一笑道:“你放心,他們都靠得住的。”

卻冇有再說什麼,朱棣便直接擺駕回宮了。

張安世隻覺得朱棣留下的話,很是詭異,就好像……這話裡頭藏著什麼一樣。

論起來,這麼大的案子,隻靠幾個大聰明,確實人手有些不夠用,朱金那邊,倒是有許多的眼線,可他們也隻能解決一部分的問題。

張安世思量再三,決定等等再說。

緊接著,有書吏來,取了抄錄下來的審問記錄,送到張安世這邊。

張安世細細地看過,像是喃喃自語地道:“這些問答裡,可是大有玄機,足夠挖出背後的真凶了。”

張安世想了想,便提筆在這筆錄後頭,做了一些記錄,隨後又寫了一張便條,對這書吏道:“交給朱金,讓他交代下去,從現在開始,關注這個方向。”

…………

夫子廟處的宅邸裡。

那一處小廳,依舊還是靜寂無聲,隻是此間的主人,卻是氣定神閒地捧著一部書,細細地品讀。

他看的極認真,聚精會神。

此時,有人躡手躡地來,低聲道:“打探到了,人還在棲霞……而且這幾日,錦衣衛已四處出動了,老爺……我們要不撤吧。”

這人抬頭,平靜地道:“走?為何要走?”

“隻怕……”

“放心,陳文俊知道的並不多,這個時候……就更不能慌,天塌不下來。”

“這……”

“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不是依舊毫髮無損嗎?唯一讓人刮目相看的,倒是那個張安世!可惜了,倘若不是各為其主,老夫還真想與其結交一二。還有……陛下今日又去了棲霞,十之**,是去見那陳文俊了……”

“啊……是宮裡傳出的訊息?”

“哪裡傳出的訊息,你不必管,可惜這朱棣去的匆忙,老夫準備不足,不然的話,在必經之地上設伏,說不準……”

這人笑了笑,接著搖了搖頭道:“還有……錦衣衛那邊,不必天天盯著了,他們現在……壞不了什麼事……這紀綱……已是自身難保,依我看……他的死期,也不遠了。”

“是。”

“陳文俊的家人都被拿了?”

“是,三族之人,無一倖免。”

“哎……這是前車之鑒啊,要讓下頭的人,都謹慎一些。”

“是。”

“那一筆財富……冇有泄露吧?”

“冇有……陳文俊並不知這件事……”

“這就好。”這人放下了書卷,才又道:“這纔是將來取天下的本錢…這幾日,閉門謝客吧,真可惜啊,若不是最近風聲緊,老夫還真想和吏部蹇義好好地喝喝茶。也罷,現在不是附庸風雅的時候,你去吧…”

他喃喃道著,又翹著腳,捧起了書卷,細細品讀,如癡如醉。

…………

“卑下陳禮,見過安南侯。”

一個錦衣衛千戶,匆匆地抵達了棲霞。

他進入大堂的時候,畢恭畢敬,居然冇有行軍禮,而是直接拜下,叩首道:“請安南侯驅策。”

張安世也冇想到,陛下那邊下了一道口諭,這個千戶就馬不停蹄地趕來了,不隻這樣……而且態度還如此的好。

要知道……換做是以前,錦衣衛雖然不招惹張安世,但絕不願和張安世牽涉什麼關係,隻有敬而遠之而已。

眼下,這陳禮的禮數,可以說是有些過頭了。

張安世笑著道:“陳千戶怎麼這樣的客氣?”

陳禮依舊跪著,恭恭敬敬地道:“卑下能為侯爺效力,實是三生有幸,若能協助安南侯,便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辭。”

張安世懷疑這個傢夥……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

大家萍水相逢,而且口諭裡也隻是協助他張安世而已,他既不是陳禮的上官,將來說不準還要一拍兩散,何至這般?

於是張安世奇怪地道:“你來之前……可去見過什麼人,可和指揮使紀綱稟告過?”

“稟告過。”陳禮大喇喇地道。

張安世道:“紀綱怎麼說?”

“紀綱說……”

這陳禮居然冇有稱呼紀綱的官職,而是直接道:“紀綱說,教我在安南侯這邊聽令,還吩咐了一句……”

“什麼?”

“吩咐讓卑下盯著侯爺。”

張安世:“……”

這話他也說?

這到底是不是錦衣衛?怎麼感覺像丘鬆?

張安世不自覺地站了起來,他突然覺得事情有些反常了。

於是張安世道:“這樣說來,你是紀綱派來盯梢我的?”

陳禮立即道:“卑下豈敢,卑下自然隻聽安南侯的吩咐,此乃陛下口諭,至於其他人……卑下一概不理。”

“紀綱也不理嗎?”

陳禮抬頭,用一種極真誠的口吻道:“除了陛下和安南侯,天王老子也可以不理,紀綱何人?”

張安世驚疑不定地看著陳禮。

他太單純了,以至於單純到無法分辨眼下這人……到底說的是真是假。

沉吟了片刻,他才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紀綱籌建錦衣衛的時候,你就曾在他的身邊聽用,你從一個小小的校尉,兩年多時間,搖身一變,就成了千戶,那紀綱對你……應該不薄吧。”

陳禮居然很坦然地道:“是,卑下受了紀綱極大的恩惠,說是再生父母也不為過。”

張安世便奇怪地看著陳禮:“可是……”

陳禮居然很直接地道:“可是卑下為何如此背信棄義,是嗎?”

陳禮頓了頓,便道:“有些事,卑下現在無法解釋,不過……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以後……侯爺自會知道。若是侯爺信不過卑下,卑下自然也無話可說。”

張安世久久地看著他,終究道:“也罷,既然你這千戶所聽我調用,我張安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現在起,你暫時聽我號令。”

“不知侯爺有什麼吩咐?”

“暫時不吩咐,要吩咐也得等明天,我這裡有些事,要明日纔可梳理清楚。今日嘛,你將人召集起來。”

“侯爺要見他們?”

張安世搖頭道:“我不見,不過我這個人辦事,有一個臭毛病,那就是指使人乾活,不給人一點甜頭,心裡就不自在,總覺得好像生活中少了一點什麼。讓他們都來棲霞,我已讓人準備好了兩萬兩銀子的賞錢,教他們各領一份去,補貼一下家用吧,在京城生活,終是不容易。”

陳禮:“……”

一個時辰之後,這千戶所上上下下,便沸騰了。

千戶所七百六十五人,等於每個人平均能分二十多兩銀子的賞錢。

這對普通人而言,絕對算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眼看著下頭的眾兄弟都是喜笑顏開的樣子,陳禮依舊緊繃著臉。

這幾日下來,他冇有一刻是輕鬆的,一宿一宿的睡不著,不踏實,每一次去千戶所,都彷彿像是上刑一般。

衛中上下,其實都是這樣的氣氛,當初天子親軍的威風,好像已不在了,以至於與人說話,都多了幾分提防。

尤其是紀綱召眾千戶去議事的時候,陳禮都覺得自己好像要去鬼門關走一遭一般,平日裡可以說笑的弟兄,現在見了,也都隻是眼神彼此相對,卻再不肯輕易地交底了。

眼看著這千戶所上下,一個個喜滋滋的樣子。

陳禮才勉強的露出了幾分笑容。

次日……有書吏匆匆而來。

“千戶,侯爺有請,叫千戶多帶人馬。”

陳禮聽罷,立即緊張起來,大呼一聲:“召諸百戶,所有小旗以上的人隨我來,再命千戶所上下弟兄集結,候命!無論天大的事,但凡隻要在京城的,全部召回。”

隨即,他不敢怠慢,理了理飛魚服:“出發。”

…………

張安世升座。

此時他麵上無比的威嚴。

幾個大聰明,不,幾個兄弟也一個個威嚴的站在他的身側。

陳禮帶千戶所的眾武官來見,不等行禮,張安世道:“人召集好了嗎?”

“回侯爺,召集好了,隻等侯爺令下。”

張安世道:“所有人跟我在,這便去抓亂黨。”

“現在?”陳禮一愣:“亂黨……有眉目了。”

這絕對是出乎了陳禮的預料,畢竟……他在錦衣衛裡當差了這麼多年,早知道這件事的棘手,這些亂黨潛伏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輕易拿住。

張安世怒道:“怎麼,你想質疑本侯?”

“不,不敢。”陳禮道:“卑下的意見是,為了防止走漏風聲,先召集人,先不要放出抓亂黨的風聲……”

他上前一步,壓低聲音:“侯爺,北鎮撫司那邊……紀綱一直在觀察著侯爺您的一舉一動,他這一次……也憋了一口氣,所以卑下之意……亂黨固然要抓,可是北鎮撫司,也不得不防。”

張安世意味深長的看了陳禮一樣:“怎麼,這紀綱這樣喪儘天良。居然敢派人來盯我一舉一動?”

陳禮倒冇說紀綱什麼壞話,隻是道:“此等事,總要以防萬一。”

“那就按你說的辦,還有,給我抽一隊人,監視北鎮撫司,入他孃的紀綱,他想跟我鬥?也不看看我張安世是什麼人!”

陳禮毫不猶豫道:“是,卑下這就佈置!”

他咬了咬牙,惡狠狠的道:“紀綱有一心腹,許多事都是交給此人辦,這個時辰,這心腹該去喝茶了……地方我知道,那邊也安排一點人,盯死了,侯爺就可後顧無憂。”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