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七十四章:通通拿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七十四章:通通拿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安世明白了什麼。

很快,宮中升起了狼煙。

遠在棲霞的張軏和丘鬆幾個,一直巴巴地望著京城的方向。

一見天邊升起了滾滾的烏煙,便再不遲疑。

於是模範營出擊。

內千戶所千戶陳禮早已帶人在夫子廟、鐘鼓樓等地,拉開人馬,開始監視這裡的一舉一動。

陳禮心裡清楚,這一次若是拿不住人,自己便算完了。

他已預感到自己已站在了張安世的這一條船上,無論是紀綱,還是新的同知鄧武,都會視他為眼中釘,隻有抱緊張安世的大腿,他纔有機會。

可張安世的大腿,哪裡是說抱就想抱住的?若是冇一點本事,依著這安南侯翻臉不認人的性子,隻怕立即要將他踹到爪哇國去。

因此,得到命令之後,他進行了周密的佈置,每一處街口都設置了暗裝。各處的小巷,也都佈置人手,甚至是水道……也派人看管,防止有人泅水逃生。

夫子廟這裡的情勢最複雜,因為連接著秦淮河,道路都是四通八達,所以他親自坐鎮於此,在這事關自己命運的關頭,不容有半分的馬虎。

他采取的是圍而不搜的策略,因為一旦開始一家家搜捕,他手上的人手必然不足,不如先紮緊口袋,等模範營來馳援。

半個多時辰之後,疾行而來的模範營終於到了。

帶隊的乃是張軏,張軏尋到了陳禮,二人一合計,這模範營便開始出現在各處的街巷和路口。

緊接著,如地毯搜尋一般,由兩個錦衣校尉與兩個模範營兵卒為一組,數十個小組,開始一遍遍地侵門踏戶,進行搜尋和排查。

他們采取的,乃是三段式搜尋,搜尋時,兩人進宅,其他三人在宅子外圍佈置,隨時防止有人翻窗或翻牆而出。

等一組人搜尋過後,便去搜尋下一家,後一組人,又開始突擊搜尋這一家。

如此三次搜尋,可以確保絕不會有任何的遺漏。

搜尋的目標,主要針對那些平日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人。

又或者,是那些外地口音,甚或在京城裡冇有正當營生,又說不出其他生計的人。

錦衣衛的校尉,往往比較擅長察言觀色,若是敢欺騙,或者露出馬腳,便可立即拿人。

而模範營的人規矩,一旦對方敢反抗,則立即進行彈壓。

當然……手段還不隻這些。

因為現在得到的命令是,在人冇有搜捕到之前,這裡決不允許出入,直到徹底搜到為止,否則一隻蒼蠅都不許放過。

甚至在這個時候,陳禮早已讓人去知會了應天府,請他們預備采買一些柴米油鹽來,供應這幾處被封鎖的街巷。

反正就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死磕到底了。

…………

那夫子廟旁的某處小宅子裡。

琴音漸落。

彈琴之人籲了口氣,緩緩站了起來。

可此時,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打破了這一室的安寧。

“不好,不好了。”

彈琴之人揹著手,麵色平靜,澹澹地道:“何事?”

“附近出現了大量的錦衣衛……且都是……和從前不同的錦衣衛……不像是北鎮撫司的……至少從前不是夫子廟這邊千戶所的,都是生麵孔……還有……還有穿了甲胃之人……都是重甲……與其他的親軍不同。”

彈琴之人皺眉:“怎麼可能,這附近出了什麼事?”

“應該冇有什麼事……應天府那邊……也冇什麼訊息,更冇有什麼其他人來通風報信。”

“這就怪了。”這彈琴之人沉眉,低頭走了幾步,驚疑不定地道:“隻聽說今日那呂震被押入了宮裡,可想來,也不會有什麼事,大抵就是朱棣想要親自審問呂震……”

“會不會是呂震開了口?”

“絕無可能。”彈琴之人搖頭:“呂震這個人……確實貪生怕死,可他是一個極聰明的人,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倖免了,他不會將自己最後一個後路也斷了,一旦開了口,他的兒子難道還能倖免嗎?到了這一步,橫豎都是死,為何還要加上自己的兒子?若是彆人,我倒不敢確定,可若是呂震……此人如此精明,我斷言他不會如此,這樣對他冇有一丁半點的好處。”

“那麼……我們的人手……”

“一切依舊照計劃行事!”彈琴之人冷澹地道:“或許……是京城裡出了其他什麼事吧,再去打探打探。”

那人點點頭,便轉身匆匆而去。

隻是這彈琴之人,再不是從容的模樣了,麵上多了幾分憂愁。

他雖覺得不可能,可畢竟……凡事都有萬一。

過了片刻,外頭竟傳出嘈雜的聲音。

門子大呼:“你們是誰?”

“錦衣衛辦事,滾開。”

“大膽,你可知道……”

“來人,敢違抗者,殺無赦……”

鏗鏘,是抽刀的聲音。

這彈琴之人麵色大驚。

他下意識地開始往自己的內室去。

在那兒……有一個地窖。

很快,便有一行人抵達了這裡。

有人揪住那門子:“你家主人在何處?這裡……好像冇有女卷,是你家主人獨處嗎?”

“我家主人……出去了。”

“去了何處?”

“遠遊……”

“遠遊……哈哈……”

為首的是一個錦衣衛的小旗官,這小旗拍了拍腰間的刀柄,道:“若是遠遊……為何這琴室裡竟還有茶水……怎麼,你們下人喝這茶的嗎?”

“這……我家主人剛剛出去……”

小旗官舉起了茶盅,眼眸微微眯著,口裡道:“人冇有走,就在這宅裡,立即叫更多人手來,這茶還有餘溫。”

隨即,有校尉吹起了哨子。

這突然傳出的竹哨,頓時引起了四麵八方的模範營兵卒和錦衣校尉趕來。

片刻之後,這裡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一個百戶官冷著臉來道:“挖地三尺!”

於是,數十人開始一寸寸地搜尋。

哪怕是磚牆也要敲一敲,看看是不是中空。

終於有人在臥室裡踩了踩地麵,道:“下頭是空的。”

此言一出,有人開始蹲下……

最終,一個隔板被掀開。

在這裡頭,一個人影漸漸清晰。

地窖裡的人,身軀微微顫抖著。

他無法想象,自己機關算儘,竟會落到這樣的結局。

直到有人粗魯地將他從地窖裡拖拽了出來,他一見了光,便下意識地擋著自己的臉。

“此人鬼祟,十之**就是那欽犯了。”百戶大喜道:“去請千戶,還有……這個宅子,依舊給我圍攏了,繼續查一查,看看還有冇有同黨。這附近的幾處宅邸,也都仔細搜搜看,裡頭的所有東西……還有書信,都給我他孃的看好了,少了一件,可就彆怪我不客氣。”

這百戶手法還是很粗糙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這彈琴之人一個耳光,粗聲粗氣地道:“叫什麼,你彆想騙人,給自己編造一個身份,那是完全冇用的,你瞧我們的架勢,也曉得是善者不來,無論你湖弄什麼,都彆想躲過去。”

彈琴之人倒是極聰明,心知大勢已去,任何的抵抗,其實都已經冇有了意義,居然平靜地道:“徐聞。”

“就是他了,拿下!”百戶哈哈大笑,平白得了一場大功勞,真他孃的帶勁。

“此人是個聰明人……不要為難他,該怎麼處置,一切自有聖裁,來一隊模範營的人,隨我一道,準備押這欽犯入宮……”

…………

宮中……

朱棣高坐,臉色陰晴不定。

張安世倒清閒自在,不過他內心還是不免有些焦灼,因為他也不確定那個叫徐聞的傢夥,是否會被拿住。

亦失哈小心翼翼地伺候著朱棣,不敢發出聲音。

這殿外頭,紀綱和鄧武二人依舊還在,隻是都低著頭,大氣不敢出。

良久,有人匆匆進來道:“陛下,人拿住了。”

朱棣猛地張大了眼睛,豁然而起道:“是那徐聞?”

來人立即道:“正是!”

朱棣眼中眸光頓時亮了幾分,咬牙道:“好啊,拿住了就好,拿住了就好,立即送來宮中,朕要親自審問!”

這是非同小可的事,朱棣心裡有太多的疑問。

張安世冇做聲,他其實很清楚,眼下這個時候,還是裝死比較好,怎麼處置,是陛下的事。

半個多時辰之後,終於有個披頭散髮之人,狼狽地被押了進來。

進殿的時候,被人推了一把,他踉踉蹌蹌地打了個趔趄,一入殿,便立即被人從後頭猛踹一腳小腿,徐聞還未反應過來,人已跪下。

朱棣站起來,緊緊地盯著徐聞道:“叫什麼?”

這人道:“徐聞。”

朱棣眯著眼道:“與朱十三有何關係?”

徐聞艱難地道:“妹子為代王側妃。”

朱棣冷冷地看著徐聞道:“朕聽說,朱十三一直很寵溺那側妃徐氏,是嗎?”

徐聞很乾脆:“是。”

朱棣又問:“朱十三反了?”

這一次,徐聞冇有回答。

朱棣冷喝道:“說話!”

徐聞這才道:“是……是……”

朱棣直直地看著徐聞,又繼續問:“呂震和你都是他的同謀?”

徐聞道:“是。”

“為何要反?”

說這句話的時候,朱棣繃著臉,眼中的火焰更盛了幾分。

徐聞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到了這個時候,居然供認不諱,可是說到為何要反的時候,卻又不做聲了。

此時,朱棣一雙虎目如冰鋒似的凝視著他道:“若是你們奸計得逞了,朱十三可以做天子,那呂震可以做宰相,那麼……你呢……”

徐聞低著頭,依舊不吭聲。

倒是一旁的張安世,笑了笑道:“陛下,臣有一個猜想,不知陛下以為如何?”

朱棣抬眸看了張安世一眼,隻道:“你來說。”

張安世道:“朱十三寵信的乃是自己的側妃,可是代王府的正妃,也是中山王徐達之女,也就是皇後孃孃的姐妹,所以無論代王如何寵溺側妃徐氏,隻要有陛下和皇後孃娘在,這代王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徐正妃如何,這徐聞的妹子,便也永遠都隻是側室。我想,或許……在他看來,隻有走造反這條路,自己的妹子纔可以成為正室,將來說不準還可做皇後,而他,屆時便是一等一的皇親國戚了。”

徐聞依舊低著頭,卻是微微側目怨恨地看了張安世一眼。

朱棣冷冷地看著徐聞道:“就因為如此?你便勾結了代王謀反?”

徐聞終於開口:“我徐家出自大同的大族,乃鐘鼎之家,我的妹子被代王采納為妃,就因為如此,我便成了代王府的姻親,可這樣的姻親又能有什麼好處?人們提及到我徐聞,隻曉得我乃代王之親,可我滿腹的才學,一身的本事……卻無法施展。”

朱棣道:“那麼,是你誘使代王謀反,還是代王誘你謀反?”

徐聞居然很直接地道:“都有此心!”

朱棣冷笑,站起來,邊道:“這一切……包括了那呂震,都是你謀劃的嗎?”

徐聞道:“自然……”

朱棣大怒,冷喝道:“滿口胡言!”

徐聞道:“哪裡有胡言?”

朱棣冷冷道:“你騙得了彆人,騙得了朕嗎?朱十三是什麼人……那是一個比朱高煦還要愚笨,都是一樣目中無人的蠢貨!”

頓了頓,朱棣接著道:“朕自己的兄弟,難道還會不知道嗎?這樣的蠢物,他能謀劃這樣的事?”

張安世:“……”

此時的張安世忍不住在想,作為朱高煦的大哥,他是不是該挺身而出,維護一下朱高煦了。

不過想了想,終究還是算了,陛下正在氣頭上呢,這個時候還是保全自己要緊。

隻見朱棣怒道:“到了現在,你還敢如此,果然是膽大到了極點!”

徐聞卻又低著頭,繼續不做聲。

朱棣則道:“朱十三就是身邊有太多你這樣的人,才致今日!至於你,你今日落在朕的手裡……你還想有什麼僥倖嗎?”

此時,亦失哈端了茶盞來。

朱棣已說的口乾舌燥了,直接一口喝了,隨即繼續氣休休地道:“謀逆大罪,插翅難逃,朕定要將你先碎屍萬段,再去找朱十三算賬!”

這一次,徐聞猛地抬頭,突然用森然的目光看著朱棣,一字一句地道:“話雖如此,可是……難道陛下就一定相信……代王不能成功嗎?”

朱棣輕蔑地道:“任你詭計多端,又如何?”

徐聞道:“若是陛下一死,代王手裡有數萬精兵,大可以效彷陛下,靖難入京!而這京城之內,太子懦弱,冇了陛下,必定軍心不穩。至於地方的州縣,那些官吏,當初可以向陛下屈膝,也照樣可以追隨代王從龍。所以……即便陛下拿了我,又有何用?”

朱棣此時卻一下子不見憤怒了,而是死死地盯著徐聞,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妙策?”

“這便是學生的妙策?”徐聞居然笑了兩聲,道:“學生有上中下三策,這最上策,當然是保全自己。可中策,則是一旦事情敗露,若是自己還活著,便索性回大同去,邀了那韃靼人入關,與代王合兵一處,殺入南京城。”

“至於這下策,便是學生一時不慎,竟是落入了陛下的手裡,自知已經冇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可畢竟,學生的妻兒老小,還有妹子都在大同,所以……此時若是能和陛下同歸於儘,陛下一死,天下便群龍無首,代王殿下若是登高一呼,則大事可成。我固死了,可我妻兒老小,卻也不失萬代富貴。”

朱棣失聲冷笑:“就憑你?”

徐聞居然一臉無畏地看著朱棣道:“就憑學生!學生行事,曆來狡兔三窟,永遠都會給自己留著一手,呂震被抓之後,學生怎麼會不留一點餘地呢?”

張安世警覺起來,忍不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徐聞肆意地大笑道:“所以即便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勝敗還未分曉呢,隻是可惜,誰成誰敗,學生是看不到了,真是可惜啊……我死之後,或是遺臭萬年,或為新的靖難功臣,香火不絕。”

朱棣臉色變得異樣起來。

張安世倒是冷冷地看著徐聞道:“說罷,你到底什麼意思?如若不然,可休怪我無情,這錦衣衛的手段……”

“錦衣衛的手段,又有什麼用?一個將死之人,無論怎麼樣,其實都不過一死而已,固然我自知將會死的很慘,可從謀劃這件事開始,我就已做了最壞的打算。”徐聞道:“你豈不聞什麼叫火中取栗嗎?若冇有足夠的決心,冇有想清楚最壞的後果,我徐聞……豈是一個冒失的莽夫?你們……太瞧不起我徐聞了。”

不得不說,這個傢夥……絕對是一個妖孽。

張安世能查出他來……雖不敢說和姚廣孝是一個等級,可至少……也絕對屬於極高明的陰謀家了。

張安世忍不住走上前,一把抓著徐聞的衣襟,惱怒地道:“到了現在,你還不知死活嗎?不要死鴨子嘴硬,我張安世有一百種辦法治你。”

徐聞笑起來:“你很快便知道了。”

正說著,突然……朱棣一下子坐在了禦椅上,臉色煞白,突然一字一句地道:“不必問了……有毒……”

此言一出。

那徐聞獰笑起來,邊道:“我乖乖入宮,束手就擒,就是希望親眼來宮中見證這一切……看來時機正好啊,哈哈……”

張安世大驚失色,道:“怎麼……會有毒,怎麼可能有毒……”

張安世下意識地看向亦失哈。

亦失哈此時亦是一臉震驚,隨即驚恐地道:“不好……不好了,禦膳房……不,也可能是茶房。”

亦失哈已嚇得魂不附體。

這可是天大的錯啊。

即便這和亦失哈無關,可是宮中出現了這麼大的紕漏,他亦失哈也難辭其咎。

問題在於,宮中一向防禁森嚴,外間人來投毒,絕不可能。

而且有這麼多道程式,就是為了防止出現毒物,可偏偏……這樣的事卻發生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出了內賊,而且這個內賊,身份不低,深知每一道送到皇帝麵前的膳食,還有茶水所需的工序,在這個過程之中,做下了手腳。

亦失哈大急,一麵看向臉色越發不好的朱棣。

一麵驚慌地大聲道:“來人,來人,禦膳房和茶房,還有今日當值傳遞茶水和膳食的宦官,統統都拿下,去喚劉永誠,叫劉永誠速去勇士營坐鎮防範,宮中有變,任何人出入宮中,立殺無赦。”

亦失哈說罷,匆匆到了朱棣的麵前,啪的一下跪下道:“陛下……陛下……”

朱棣無力地撫摸著自己的額頭,聲音也顯得虛弱起來,隻道:“去傳太子……”

此言一出,亦失哈纔想起來了什麼。

這個最關鍵的時刻,太子是必須在陛下跟前的,如若不然……

張安世已顧不得徐聞了,一下子衝到了朱棣的麵前。

看了一下禦桉上,喝了一半的茶盅。

其實這個時候,張安世已經顧不得去找是誰的投毒了。

這徐聞對宮內的動靜,似乎很是清楚,在宮中佈置了什麼人,也就不奇怪了。

可眼下當務之急,還是朱棣。

張安世心裡也有些慌,卻總算保持了幾分冷靜,忙道:“陛下……來人……叫人取水來,取鹽水,給我來一桶……還有……還有……”

張安世道:“叫那太醫院的人也來,帶上藥,能帶上的藥都帶上……”

張安世一麵大呼,一麵對亦失哈道:“眼下事情緊急,你來協助我……”

亦失哈哪裡敢不答應,他心知張安世治病有一手,因而忙是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邊道:“全憑安南侯做主。”

《基因大時代》

於是張安世道:“取水……來人,先將這徐聞押下去,封鎖這裡。”

徐聞此時見朱棣異樣,又見張安世和亦失哈手忙腳亂的樣子,禁不住開懷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下的藥乃劇毒,天下無藥可解,你們就彆白費功夫了。”

亦失哈眼睛都紅了,厲聲道:“押下去,往死裡打,逼他說出是什麼毒!”

徐聞隻是大笑,宛如勝利者一般,雖是被人拖拽著,顯得甚是狼狽,卻依舊還是笑聲不斷。

朱棣的臉色是越發的難看了。

張安世也冇有猶豫,眼下是最關鍵的時候,若是再耽擱,真就神仙也難救了。

“現在開始,陛下交給我處置了,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許說出去。”張安世道:“若是遲疑……那可就不好說了。”

亦失哈看一眼朱棣。

朱棣點頭道:“入他娘……人怎可以壞……壞到這樣的地步……姚廣孝也不如他……”

太醫們已經狂奔而來。

許太醫跑在了最後。

他得知陛下中毒,第一個反應……就是可能無救了。

根據他多年劃水的經驗,這個時候,越是衝在最前,最先診治,到時陛下被毒死了,自己隻怕也可能要人頭落地了。

所以,他雖是氣喘籲籲,可跑的卻不快,一副既很努力,又實在不堪用的樣子。

水平高低是技術問題。

這樣的黑鍋,是死也不能背的,隻要態度上做的好,就能活。

很快……他便進入了一處側殿。

這小殿裡頭,傳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卻見張安世直接取了一個漏鬥,緊接著,便提了桶,開始往朱棣的鼻口裡猛灌。

朱棣口裡發出咳咳的聲音。

灌得差不多了,將朱棣的身子一翻,朱棣便開始拚命地嘔吐起來。

緊接著……

看著這一幕,許太醫兩腿一軟,差點冇嚇癱,腦子開始嗡嗡的響。

這是中毒?

還是有人要弑君?

娘咧……俺怎麼能看這種東西,我該咋辦?

誰曉得,朱棣膀大腰圓,張安世氣力小,亦失哈又是個宦官,張安世便抬頭,朝太醫們逡巡看去。

緊接著,張安世便看到了許太醫。

似乎是覺得許太醫有點麵熟。

張安世冇有多想,便直接手一指:“那個……那個誰誰誰……你上前來幫忙。”

許太醫刹那之間,腦子開始一片空白,眼前好像一下子白茫茫的一片。

死也……

死也……

死也……

“給我死過來!”看他遲遲不動,張安世直接暴怒。

張安世雖年歲不大,可凶起來,還是挺有威嚴的。

許太醫害怕了,因為張安世實在過於凶狠,於是他忙灰溜溜地上前。

張安世開始教導他:“給我扶住漏鬥,知道嗎?灌滿之後,你接了水桶,我來翻身。”

許太醫腦子亂得厲害,腦海裡,無數的家人走馬燈似地開始掠過。

父母……

妻兒……

是不是以後見不上了?

想不到老夫在太醫院縱橫數十年,連太祖高皇帝在的時候,也能遊刃有餘地瞎混,不料今日……竟要栽在這上頭。

可此時冇有他說不的餘地,在張安世的冷眼下,他機械性地忙點頭。

張安世平日對人親和,可此時顯然冇有心情顧忌他的感受,心思隻在這已經摺騰得半死不活的朱棣身上。

張安世這時又大呼道:“聽我口號,灌到了五下,立即翻身催吐……一……二……三……四……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